[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这种“和谐社会”的公安?莫建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1日 转载)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这种“和谐社会”的公安? (博讯 boxun.com)

    莫建刚
    
    
    
    在后共产中国的社会里,我们随时都听到“人民公安爱人民”这样动
    听的口号。不管是电视还是媒体里,一直以来,中共的媒体都在报道
    着这种所谓的“人民公安爱人民”的动人故事。但是,在现实社会
    中,媒体所报道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故事却使“人民”感到困惑。本来
    是一件很好解决的事件,可是只要这些“人民公安”一出现,于是这
    件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如果说,一个公安干警,能按法律进行一些
    民事纠纷的处理,那么这个被称为“人民”的社会就是安居乐业的社
    会。但是,恰恰相反,当某些地区出现一些民事纠纷时,某些的确也
    是披着公安干警制服的人,他们的出现反而给这些所发生的事件的解
    决带来了非常复杂的不确定因素。使一件较小的民事纠纷变成了一场
    带有恶势力背景的殴打和迫害。
     
    家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溪北地段的徐国庆先生,因为和邻居发生一
    桩民事纠纷,懂得运用法律来解决纠纷的他,为了不愿意将事态无限
    扩大,及时报警请花溪溪北派出所的警察出面给予合理的解决。然
    而,当这个派出所的警察来到现场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与无聊。
    2008年3月20日中午,溪北派出所的三名警察,来到徐国庆先生和邻
    居发生纠纷的现场,这三名警察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居然公开袒护
    挑起事件纠纷的对立面,并隐蔽地唆使其对徐国庆先生及其夫人进行
    围攻和暴打,当场将徐国庆打昏死过去,他的夫人也被暴打得躺在地
    上形成重伤。
     
    然而,这些警察,在暴徒围攻徐国庆夫妇时,却在一边站着做出了一
    幅视而不见的样子。当暴徒们将徐国庆夫妇打成重伤后,这些警察便
    用警车将这群暴徒护送到其他地方给予保护起来。事后,才得知那些
    打人的暴徒和这些警察是亲戚朋友。
     
    这就是中国部分警察的所作所为。所有的法律在他们的眼里,都成了
    维护自己及其亲朋好友的护身符,为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可以践踏一
    切法律和人性。其实,在中国的这块土地上,某些不作为和胡作非为
    的警察就是披着警服的合法土匪,
     
    要说斗殴,在中国这块没有法律的土地上,谁都可以纠集一伙人将对
    方打垮。但是,作为一个民主人士来说,徐国庆先生却没有这样做,
    这充分说明了中国民主人士是一个提倡宪政与法治的群体,面对一个
    即将蜕变成黑社会的中国社会,民运人士始终都是站在依法治国的光
    明地带。以自身的实际行动来尊重法律(不管这个法律是什么样的法
    律)而体现出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
     
    徐国庆夫妇被那群暴徒殴打成重伤后,被送到医院进行治疗,所花的
    医疗费用去了几千元。可见伤势的严重性是非语言可以说得清楚的。
    这是一件较小的民事纠纷,而这一纠纷如果说,按私人即两家坐下来
    进行处理,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以和谐地解决好的。但是,就因为报
    警请来了警察,才使这么一桩小事变得如此的暴力和复杂。在这件民
    事纠纷的事件上,警察保护的不是受害的一方,相反他们保护却是实
    施暴力打人的一方(因为那群暴徒是警察的亲朋好友),由此可见,
    法律在这三位警察的身上,已经失去了法律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变成
    了黑社会的私法和践踏守法公民的恶法。
     
    受害者向打人的一方索取治疗医药费,这是在什么样的国家里,以及
    在法律的面前都是天经地义的合法性要求。但是,在中国,特别是在
    贵阳市花溪区溪北派出所,却变得非常困难!这个派出所的袁所长在
    这个问题上却表现出非常吊诡和矫情。在事件应该进入法律的程序
    时,他却一拖再拖,并容忍打人凶手在派出所大吵大闹。把一个执法
    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欺行霸市的菜市场。
     
    一个多月来,受害的一方得不到法律正常的保护,而用暴力伤害他人
    的一方却逍遥法外,并时常在街上对受害者进行人身攻击和凶恶的咒
    骂。可是这个派出所和那个袁所长,却不闻不问任凭事态向邪恶的方
    向发展。
     
    为什么徐国庆先生会受到这样不公正的对待,究其原因就是他是一个
    中国的民运人士。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对民运人士的迫害就成了中国
    公安干警的日常常态。在他们的眼里民运人士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
    主义”的敌人,他们在其上司的唆使下,尽其所有迫害的手段去消灭
    这些为了实现中国宪政自由民主制度的人们,这就是中共在后共产党
    统治时期的邪恶面目。
     
    现在,“徐国庆受迫害事件”仍然向着不明朗和黑社会化的处理方式
    下滑着,我们希望国内外的民运人士严重关注这起事件,并发出正义
    和维权的呼声。
     
    (2008-04-30) 首发《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存在与实在的思辨/莫建刚
  • 思想随笔(之2)莫建刚
  • 苦闷孤独的小像/莫建刚
  • 庸俗邪恶的极权统治/莫建刚
  • 独立自由的政治本质/莫建刚
  • 苦闷孤独的小像(之三)莫建刚
  • 后中共时期的民众思维/莫建刚
  • 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莫建刚
  • 帝国的堕落与腐朽/莫建刚
  • 雪山雄狮的反叛/莫建刚
  • 对话:马克思主义及其他/莫建刚
  • 《一个中国民运家属的现状——陈贤英女士的遭遇》/莫建刚
  • 《冰雪肆虐·2008》莫建刚
  •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莫建刚
  • 痛悼包遵信先生!/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
  • 政治模式的谎言/莫建刚 吴玉琴 廖双元
  • 悼念六.四绝食宣言/莫建刚(执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