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存在与实在的思辨/莫建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9日 转载)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存在与实在的思辨                                      (博讯 boxun.com)

    
    主体与客体是一个直接而不可分割的整体,这就是说,实体(即整体,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个体)在世界中所体验的事物是主体与客体的结合与存在。没有主体就没有客体,没有客体,主体便趋于"虚无"。
    
    在微观的精神世界中,电子(即人)在以开放的指向萦绕着富有引力中的它物(即原子核)运动时,其时间是有限的、不会重复的质的表现。其质的物质又是以生与死、爱与恨、悔与悟而呈现出来的。当这些它物(即原子核)在运动的引力中充实而饱和到爆炸的时刻,各种原子所爆炸出的菁华都结合与组成了以巨大生命为冲动的行星似的能量,而进入了宏观的精神世界并在那里进行探索。
    
    这个宏观世界,是以历史社会的形式所表现的。但是,巨大的生命冲动在其冲动后,所遗留下的尘埃,便成为各种不同类型的物资实体,被抛到了物质的世界里,这样就出现了个体与整体、个人与民族、与阶级和阶层,与这样或那样的生理的、心理的一切都在这个世界里的原初的境地中共存(即存在)。
    
    于是,就出现了个人的存在方式——忧郁、惊恐、苦难、孤寂、哀怨与狂暴的表现与描述。而就这样的个人存在的方式而言,只要升华到艺术哲学的最高境界,那么一切都将以和谐而解决(但是这种和谐也是短暂的)。如果这个人的存在体,还在物资世界里盲目地徘徊和浑浑噩噩地为了利益的争夺而出现的杀戮,那么他的归宿就是死亡。但是,这种死亡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对存在的解决。
    
    存在是事物的自我本原,出现和呈现在这个世界中的实体。"虚无"和"有"是这个实体的对立对象。当这个实体面对"虚无"的时候,它便是"无"。当这个实体面对"有"的时候,它便是"有"。这个自我的本原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感觉到非常的偶然和荒谬。所以,这个实体在从出现到终结的整个过程中,就不断地进行各种的自我选择,以及自我的超越,由此来决定其自身的存在价值。
    
    人被抛到这个世界后,他的存在是暂时的、可能的、稳定的,但不是永久的。这种暂时的、可能的存在迫使人运用创造来设计其自身的存在蓝图。
    
    人在人生的经历中所获得的存在的概念:在海德格尔那里是走向死亡的前奏;在萨特那里是感觉上的厌恶、呕吐与恶心;在马塞尔那里是神秘的宗教经历;在雅斯贝尔斯那里,却是死亡的痛苦,罪恶的临界点,以及悲剧性超越的苦难情结。
    
    存在主义者认为,历史、艺术、诗歌、语言、人和上帝的本质,绝非是科学所能了解的。这些领域里的本原只有通过思辨才能探索和揭示,而科学实验、实践在这些领域的大门前都处于止步。
    
    人所经历的存在,首先是由于不可能逃避的死亡而决定的。这样就产生了恐惧,而恐惧却注定了他的存在是处于被破坏和不稳定的处境之中。于是,存在主义哲学的本质就是恐惧、厌恶、罪恶、死亡和经历中的不稳定。
    
    个人一旦被抛到这个残酷的世界里,便处于无依靠和无支持的孤独状况。他同种族、社会、国家毫无关系,他的选择和人生的自由都被这个恶魔似的世界所剥夺了。所以,人的奋斗和努力在宏观世界里是没有用的。他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只是梦幻和追寻。他的整个精神是处于"虚无"的境况中,他通过自身的奋斗,企图想要达到自己所要达到的目标。只有命运才能成全他的梦幻和追寻,而这个命运的机缘在他来说,又是那么的虚无缥缈。
    
    人只有拼命的努力奋斗,才能以自己的才智窥视到命运展现机缘的那一瞬。而这种人生中命运机缘那一瞬,在这个荒诞的宏观世界中,又是多么的短暂,当人运用自身的才智追寻到命运机缘的那一瞬时,正要驾驭它去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标,可是残忍的死神却将死亡的铁锤向他猛然的击去,于是这个追寻到命运机缘的人,便又坠入到虚无缥缈的境况中去。
    
    人如果要达到真实的境界,就必须经历忧虑、苦难甚至绝望。因为真实的境界,只有从上述的情绪中体验出来。而从幸福、欢乐甚至快感中体验出来的,无非都是一些虚假的精神状况。当人沉浸在这些虚假的欢乐状况时,也会出现忧虑、苦难和绝望。因为人永远不会出现幸福、欢乐和快感的精神境界,所以往往处在这些情绪中,人总会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虚无"。在忧虑、苦难和绝望中,人是不会出现幸福、欢乐和快感的永久境界。因为忧虑、苦难和绝望的境界是人的永恒的归宿。
    
     自由个体的生命价值在于无穷动的轮回中,这不仅仅只是生命的终结与诞生,而是指自由个体的价值变化与价值的行为,即自由生命的"实在"的原则性。"实在"的演化是一种创造性铸炼自由个体增长的过程,是意象的观察到渴望的情绪、情怀、情感与激情的无穷动。这种变化与进展,开拓了强有力的个体价值的原始欲求的实际应用,使自由的秩序适应于个体生命的稳定、扩展和创立条件并使之达到自由的最高境界。
    
    自由个体在铸造的变化与进展中,他的激情与意志是虚怀博大的。但是,他的情绪、情欲、情感乃至情怀都带有邪恶似的创造及摧毁,这是不受任何时空的控制,而达到一种毁灭的时空秩序的强有力的权力意志与冲撞的自由的"实在"。
    
    艺术是决定"实在"的关键,只有在艺术家及诗人的身上,"实在"才能闪烁出最直接,最明亮的辉煌。诗人、艺术家、哲学家使生命进入了一种自由冲撞的生活方式中,使其自由个体的权力意志,更加强有力和充满着人生"实在"的意义。
    
    诗人、艺术家的自由价值,必须根植在体验与被体验,同时被拓展开的"实在"的艺术创作,以及被艺术铸造的自由和秩序的建设中。艺术的真正使命,是自由个体的"实在"价值在拓展的秩序中,铸炼形而上学的自由意志:酣酗的原欲、骚动、抗争及获取自由的权力。同时,酣酗的艺术创造,其生命的骚动及抗争就是自由的能量,其价值就是在艺术冲撞的无穷动中获取"实在"的生命权利。
    
    宗教、道德及哲学的反动,就是自由个体对艺术铸造的真正的"实在",同时,也是艺术在铸炼中,重新锻造出一种自由的宗教、道德及哲学的最高的形而上学的无穷动。宗教、道德及哲学的力量和智慧是无限的,因此,心灵的直觉与感觉也是无限的。宗教、道德及哲学只要崇尚人权、自由与民主,那么,这就是人类最高的思想境界,比所有说教的胡言乱语,都要高尚和无与伦比。只有尊重人的权利,维护自由的创造,倡导民主的诉求。那么,这种宗教、道德及哲学才是人类最为"实在"的根本。
    
    "存在"与"实在"无论怎样变化和演进,都将使生命进入到悲剧性超越的全过程,这种悲剧性的超越就是生命在命数苦难的铸造中,显示出艺术创作的最高的思想境界,同时也是生命本质的形而上学的无穷动轮回。
    
             (1984年阅读手记)
             (2003-7月初稿)
             (2008-4-27定稿)首发《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思想随笔(之2)莫建刚
  • 苦闷孤独的小像/莫建刚
  • 庸俗邪恶的极权统治/莫建刚
  • 独立自由的政治本质/莫建刚
  • 苦闷孤独的小像(之三)莫建刚
  • 后中共时期的民众思维/莫建刚
  • 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莫建刚
  • 帝国的堕落与腐朽/莫建刚
  • 雪山雄狮的反叛/莫建刚
  • 对话:马克思主义及其他/莫建刚
  • 《一个中国民运家属的现状——陈贤英女士的遭遇》/莫建刚
  • 《冰雪肆虐·2008》莫建刚
  •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莫建刚
  • 痛悼包遵信先生!/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
  • 政治模式的谎言/莫建刚 吴玉琴 廖双元
  • 悼念六.四绝食宣言/莫建刚(执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