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黎爱国民主人士纪念林昭遇难40周年/冷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9日 来稿)
    
     4月27日,星期天,就是被称为“中华圣女”的林昭遇难40周年的前两天,中国民主党(在法国)借巴黎13区中华圣母堂会议室主办“林昭遇难40周年”纪念会,参加会议的有侨居在法国的各界爱国民主人士三四十人。他们中有学生学者,有餐馆老板也有打工仔,有中共前政府官员,还有著名的“右派分子”林希翎,林昭的生前同学好友陈爱文,周静梓等。会议由在法国的中国民主党人张化先生主持。会议前,点燃40根蜡烛,与会人士为林昭默哀一分钟。
     (博讯 boxun.com)

     首先,中国民主党(在法国)主席吴江先生致悼词。吴江先生在悼词中指出,林昭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这个曾经是共产主义忠实信徒的年轻女子,因为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看清了共产党统治的本质,看清了现实的荒谬与残酷,看清了把人命当草芥的暴政,在共产党的狱中受尽非人的折磨。在1968年4月29日被共党匪徒秘密枪毙,年仅36岁。杀后,脍子手还向她的母亲要5分钱的子弹费。她在狱中写了几十万字的“血书”,是我们这些追求自由民主人士的宝贵的精神遗产。
    
     接着,主持人张化先生做主题发言,简介林昭的生平事迹和思想。 张先生从三个方面概括林昭的思想,一,否定极权制度,指出这种制度不适合人类生活,同样,我们中国人也不应该接受。二,在“反右”时就看穿中国共产党是个已经“发疯”的政党,它在利用年轻人的幼稚,善良,和热情,欲以煽动加以驱使。三,指出毛泽东是个披着“洋袍”的魔鬼,杀人成性。
     张先生还介绍了林昭的思想来源, 一是父母的影响,林昭的父亲留学英国获得博士学位,他父亲的博士论文就谈“宪政制度”的,二是基督教信仰,林昭中学时代就读于教会学校
    
     然后,著名“右派分子”林希翎发言——
     林希翎说,我们应该结合当前的现实来纪念林昭。要揭露共产党的虚伪本质,几十年后,历史又在重演,共产党的本质没有变,只是花样变一点。它从来都是要将朋友打成敌人。我们这些“右派”想跟他们对话,要求平反,补偿,但他们不答应,要把我们这些人一个个“拖死”。他们对达赖也是这样,要把达赖“拖死”。要说爱国,达赖超过共产党100倍。西方人为什么那么喜欢达赖,是达赖提倡宽容,爱,而不像一些宗教,具有排它性。
     看这次留学生在西方国家的示威游行,让人哭笑不得,林希翎说。我们中国人说,家丑不可外扬,但这回共产党是“自暴其丑,自取其辱”。毛泽东说,灰尘不扫,它不会自动跑掉。对共产党也是这样,你不跟他斗争,你越退让,你就完了。
     奥运会要花多少民脂民膏,没有共产党下那么多的钱,在海外能搞起那么大规模的支持活动吗?那些侨领,是王八蛋,林希翎说,她跟他们中的一些人有过接触,他们在海外为共产党撑脸,不过是为了回国捞好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那些因奥运而受害者,怎么可能跟他们“同一世界,同一梦想”呢?不过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他们在借奥运来转移人们的视线。几十年来,他们造了多少冤假错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现在好像高楼大厦多了,硬件很光鲜了,但“软件”还是专制,极权。本来是喜气洋洋的事,却让全世界的警察来保护你的“圣火”,真是天大的笑话,即使全部的奖牌都拿到手,也比1936年的希特勒奥运会还要可耻。无疆界记者用“五环手铐”来代表北京奥运,是很聪明的。五环手铐,受害者一代一环,而一旦铐上,就铐你一辈子。五环手铐,还象征如果国际社会接受共产党那一套,那么,五大洲不都被铐上了?
     胡佳,多可爱的年轻人,先扣上“颠覆”的帽子,然后抓了判刑。何清涟,多优秀的经济学家,不能呆在中国。还有『往事并不如洇』的作者章怡和,『凤凰卫视』的曾子墨,都是才女,共产党不能容纳。他们要奴才,不要人才。它是个逆向淘汰制度,越坏越上台。
     林希翎透露,她已经加入法国籍。当年胡景涛还是副主席时,来法国访问,她上书胡,要回国,愿意放弃法国籍,但胡不采她。林希翎说,是他们“逼我做法国人”。在法国,她是个“左派选民”,支持罗亚尔,因为在罗亚尔在“达夫尔”问题上对中共持强硬立场,要抵制北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中共在国际上也是跟独裁者是一伙的。
    
     林昭的校友,北大西语系毕业的李梅英发言——
     李梅英说,一进大学,共产党就教育要做党的“训服的工具”,就要喊“打倒林希翎”“打倒反革命右派分子”(众笑)。文革时下放,开始独立思考,所谓的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最高阶段,已经被历史所否定。
     现在共产党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来做它的统治思想。但是,李梅英说,“民族主义”应该与正义联系在一起,否则,日本侵华,也是日本人的民族主义了。而什么是爱国呢,李梅英认为,爱国就应该把民主制度引进中国,有多党竞争,根除腐败,让人民有言论自由。维护极权的不是爱国者。
     李梅英说,海外中国民主派的声音很不够,以致于她在法国电视台上听到一个法国记者说,中国人不要民主。她特别反对这次留学生示威时的一句口号,“我们中国人的事,别国不要干涉”,这就把中国人当成他们家里圈养的猪啊鸡啊羊啊,任其宰割,这是极可恶可耻的。这不仅不符合我们古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原则,也违背世界人权原则。
    
     接下来林昭的同学,朋友陈爱文先生发言——
     陈老先生说,再过两年他就80岁了。他很感谢有人组织这样的会议,这是把民主自由的圣火传递下来。100年前,孙中山,秋瑾等辛亥革命的先辈们,从西方取来了自由民主的圣火。但这个圣火不久就被袁世凯灭掉了。接着,蔡锷在云南又举起了这把圣火。后来,这把圣火就由孙中山后的国民党接了过来。但是,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腐败透了,他们还杀民主人士李公仆,闻一多,这样,1949年后,这把圣火就交给了共产党,全国人民当时是真心拥护它的。
     但是,这把圣火又被毛泽东一步步扑灭了。中国最后一个皇帝不是溥仪,而是毛泽东。1949年毛泽东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不对,是毛泽东站起来了,中国人民又跪下去了。1966年天安门上,三呼“万岁”,完成了毛的登基仪式。
     这样,自由民主的圣火就由“右派”接过了。但那时我们跑得并不好。我是“犬儒主义”。1962年10份,林昭保外就医,我看到她戴白花,我还责备她,她说她父亲去世了。林昭说,“我认为我们不可以在这样的制度生活下去”,我那时不了解,大饥荒已经饿死几千万人了,我只知道自己吃不饱。我写信叫温州的几个北大同学来看她,我们还商量逃到温州乡下去躲起来。但不久,林昭又被抓了进去,没有了消息,直到后来才知道她被杀了。
    
     周静梓女士发言--
     她说,本人没有什么右派言论,也不关心政治,只是跟右派同学一起比较聊得来,说话投机,而所以被划入右派,是因为1958年,北大校长陆平对划出的右派人数不够,要凑足数,她是被补上的。(这时,林希翎插话,我当右派还是很够本的,众笑)周女士还介绍了张元勋探监的事。时间大概在1964或65年,张以林昭未婚夫的身份前往。狱方答应说,如果你来能够帮助改造林昭,那么,下次还可以再来。张元勋那天是在一间会议室里见到林昭,旁边两排警察,林昭头发很长,头上戴着白花,身体用白床单裹起来,整个看上去,就让人想到关汉卿的『窦娥冤』。林昭一说话,就开始骂。张劝她不要骂,旁边警察说,我们都听惯了。
     可见,林昭至死都没有屈服。最后要枪毙她,又找不出理由,就用“顽固”的罪名,而凶手至今还消遥法外,有的据说还享受离休高干待遇。
    
     中国民主党(在法国)副主席姜友陆先生发言——
     他说,反对共产党要有具体的行动,这一点“右派”们做得很好,他们有组织,有诉求,声音也比较响。但是,1949年前后,被共产党镇压的地富们呢,在海外,我们没有听到他们或他们后人的声音。他们也应该组织起来,向共产党要回他们的财产。现在共产党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们就是在40年代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姜先生说,他本人不是地富子弟,而是城市贫民,属于共产党的利用对象。但是,他小时候看到的地富阶层,都很友善,并不像共产党宣传的黄世仁之类,更比共产党的干部文明教养千万倍。那时,中国社会是真正和谐的。共产党来了,把中国的传统社会结构给破坏了,是他们在挑起斗争。
    
     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郏国庆先生发言——
     郏先生说,很惭愧,当林昭早已觉醒之时,他还在写『井冈山颂』等诗,当然,现在看,都是垃圾啦。他的父亲1958年被打成“漏网右派”,只是因为说了一句“治国还是应该法治而不应该人治”,诛连九族,他的弟弟就不能考大学了,得罪了党,就一辈子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 。。。
    
    (冷水根据会议记录整理,未经发言者核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上书潮泼盆冷水——论胡温公开信中所隐含的奴性文化/冷眼
  • 万里:为纪念六四泼瓢冷水
  • 一元论是极端主义的基础——和周巨川先生商榷/冷水
  • 泼点冷水该清醒了,中国陆军根本谈不上一流
  • 给“中国世纪”浇一盆冷水
  • 冷水江非法煤矿死灰复燃掠夺资源(图)(图)
  • 给大陆“愤青”泼两桶冷水(图)
  • 湖南冷水江市1840鸡3日暴毙 疑传人
  • 学子给“国学热”泼冷水:不实用 不值得学(图)
  • 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给民工文化泼点冷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