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白下区为强拆用尽卑鄙手段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南京市民
     (博讯 boxun.com)

    ------一名南京普通市民的求救信
    
    亲爱的弟兄姐妹:
    
    
    我们全家都是基督徒,我们家的唯一住所在今年4月22日清晨在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下被拆迁办强行拆除,当天清晨我们都在祷告,拆迁办的人带了上百号人强行闯入我家,将我们强行拖出家门,然后将房子拆除,后来把我们全家强行带到离家几十里外的一所空房里。我们已经向省、区有关部门反映,但省、区的口气和拆迁办一样,我们家的拆迁补偿款至今没有着落,恳请弟兄姐妹们切祷,求神怜悯我们这软弱的一家,显明他自己的旨意。
    
    以下是我们向省、区信访部门递上的材料,其中详细的写明了,我们家自拆迁以来的遭遇……
    
    我是南京的一名普通市民,我和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我的老婆一家四口,和和睦睦,过着幸福的日子,虽然我们家条件不好,收入一般,也没有太高的社会地位,但我们有衣有食,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不得不使我们忧愁,悲伤,太多的重担担在这我们一家四口人的身上。
    
     我的父亲因多年的脑梗和严重的颈椎病而无法行走,我们年轻人要工作,许多重活都是我母亲扛,她也是快六十岁的人,患有多年的高血压和心脏病,但我们一回家总会分担她的劳苦,虽然是累一些,但我们都是有信仰的人,当我们一起祷告的时候,我们的心总能平静下来,因为我们能够体会到什么叫做彼此相爱,互相担当别人的重担。我们的信仰指导,支撑着我们一家人的生活。
    
    最近发生的事给我们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对我们家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与物质上的伤害。他们的所作所为很难让我说这与我们国家提倡的和谐社会相协调。
    
    我会本着客观,诚实,公正的态度讲述事情发生的经过。我们是于2007年8月30日接到了位于白下区朝天宫的拆迁信息,我家住在莫愁路268号,属于拆迁范围之内。开始我认为拆迁本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各大城市都在大力发展经济建设,对老旧城区的拆毁与重建从而提高了南京市的形象,加上马上就要到奥运年了,我们更应当以新面貌,新气象,新环境去配合奥运会的到来啊,但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居然成了一场噩梦的开始……
    
     我以前知道,南京许多老百姓谈到拆迁总是充满了怨恨,失望与无奈。常听到有野蛮拆迁,不法拆迁,特别是已经过去的“邓府巷翁彪自焚”事件足以震撼我们每一个人的心。让我们欣慰的是政府在2004年2月1日出台了新的《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使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能得到很大的维护,所以我们认为今年我们这里的拆迁会依照新的条例来施行,但事与愿违。刚开始,就有一群自称是拆迁办的人看中了我们家楼下的两处平房(我们家是上下两层)理由是用作拆迁办公室,过了几天,见搬来的并不是办公家具,搬来的却是床与一些生活用品,接着就住进来一批光头男子,他们白天睡觉,晚上出门,每天回来都是凌晨一两点,回来之后还制造噪音(不是听歌就是大声讲话),严重侵害了我们家正常的休息。我特别为我的父亲母亲担忧,他们一个瘫痪在床,一个不能受到惊吓与刺激,他们真的经不起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搅扰,两位老人期间多次发病,每天夜里都没有办法平静入睡。我的母亲白天还需要照顾我的父亲,倘若她没有好的睡眠,第二天她一个老人家怎么会有力气去照顾我的父亲呢?就算是我们年轻人也受不了啊!而且他们的每天的洗澡水都倒在屋内,由于厨房和楼道地势比较低,这些洗澡水就径自流向我们的生活区,以至于我们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不是刷牙、洗脸而是打扫这些生活污水。我们与他们协商过几次,都无济于事,他们依然我形我素。后来我的母亲找到拆迁小组,请求他们让这些陌生人离开,别在干扰我们正常的生活,可是他们给我们的回答却是“不知道”“不认识”“不清楚”。真是这样吗?你们说的是实话吗?如果不是拆迁办的允许,这些人凭什么无缘无故的跑到我家里来住!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容忍一帮陌生人突然跑到自己家里,并且又大吵大闹吧!这完全是不合法也不合情理的。后来,好不容易这些人才被我们请走。
    
    之后的这一段日子,拆迁办屡次上门总是以所谓的评估价自居,导致协商无果,并总是以强拆来威胁恐吓。
    
    到了三月初,拆迁办送来一张所谓的“强拆令”限我们三天之内必须搬家,否则就强行拆除我们家的房子,而2007年颁布的物权法第六十六条规定: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团体,单位或者个人侵占,抢夺或破坏。难道他们无视法律吗?我们一直都是坚持,并没有搬走,他们看我们没走,某天上午,拆迁办又带来一名男子,自称姓吕,是法院的工作人员,但却拿不出法院的工作证,是不是他冒充法院的工作人员来欺骗我们呢?后来又有自称是区政府的工作人员陆续来到我家,但也拿不出相关证件,这到底说明了什么呢???
    
    这些人的可耻、卑鄙的行为逐渐暴露出来,3月28号的傍晚,我去我老婆的公司接她下班,当时卷帘门已快放下,公司就我与她两人,当时我正在饮水机前接水,刚一抬头,就见一高个陌生男子站在我的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连续扇我几个耳光,然后向我怒吼:“叫你再乱讲话”,“叫你再乱讲话”,当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连连回答:是!是!是!接着只见门外另有一个男子示意打人者出去,教训一下就可以了。临走之前又对我的腹部猛踢了一脚,并警告我说:“你晓得我的意思!”这件事发生以后,拆迁办的人每次上门都恐吓说:你们要吃苦的,等类似的话语。也就是暗示我们如果我们再不搬,我们还要受皮肉之苦!接下去的几天,令人气愤的事就连连发生了,大门的孔锁无故被人堵死了,助力车的钥匙孔也被堵死了,助力车排气管里被塞了棉球,其行为恶劣可以想象……
    
     2008年4月5日,拆迁办又带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到我们家,有城管,科长,自称法院的人等等,有的喊,有的嚷,我的母亲因为心脏不好受不了这种激烈的场面,后来他们才极不情愿的离开,4月8号又来了四五个自称是拆迁善后组的(并未持上岗证),其中一名领头的女子口气强硬,限我们三天之内搬家,否则强拆。
    
     第二天上午,我母亲为我重病在床的父亲倒痰盂,突然拆迁办来了20多个人想闯入我的家里,我母亲说,我的丈夫身体不好,经不起打扰,有事到门口谈,于是其中一个就是昨天来自称是善后组领头的一名女子上前对我母亲就是一记耳光,后面又上来另外一名女子对我母亲又是一记耳光,接着两名男子将我母亲推倒在地,我母亲为了自卫,便拾起一块石头打他们,但被他们一脚踩住手臂,手指擦伤,我母亲站起来后,又被一名经常到我家谈拆迁的姓陈的男子,又是猛的一推,我母亲再次被推倒在地。我的母亲已经六十了,患有心脏病,高血压,这帮人竟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下这样的毒手,我想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容忍这样恶劣的行为,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众人的面几个人欺负、侮辱一个老人,一点同情怜悯的心都没有!情急之下我母亲立马到区政府,盼望能够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解决办法,区政府的门房通知拆迁办来人把老人领回去,说好好商量,更可气的是拆迁办的人并没有把我的母亲送回家去,竟然四五个人未经我母亲同意,强行将我母亲拉上车,开车把我母亲独自丢在远离市区几十里外的白水桥,将老人硬生生的拽下,扔在路边,拆迁办的人便开着车扬长而去……请你们想一想,这是什么行为?这是对一个人人格的侮辱!以及对一个老人生命的威胁和伤害!我母亲不识字而且身体不好并且受到了惊吓,如果老人迷失了方向怎么办?如果老人在外被过往车辆撞到怎么办?请问他们考虑过事情的后果吗?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试问,这些人与绑架有什么区别?难道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法律制裁不了他们吗?难道还不算违法吗?难道这个世道就是坏人当道,好人就要受一辈子委屈吗?我们还要生活,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平安,稳定,幸福的家。我们不愿看到这一层阴影一直笼罩在老人身上。她还要为我们做简单但却可口的饭菜,还要继续照顾我重病在床的父亲,她不能没有健康,真的不能没有健康!
    
    那天当我们从邻居那知道我的母亲失踪的消息以后,我们都非常的震惊,害怕,担心,我们到处打听她的消息,后来知道她去了白下区区政府,我们立马赶到区政府,听区政府门房讲,我母亲被拆迁办带走了,我们立马赶到拆迁办,正好碰到动员我们家搬迁的拆迁办工作人员(也是负责拆迁我们这个组的组长),他却一脸无辜的说:我怎么知道你妈在哪儿?找妈回家找去……
    
    后来,在去医院的路上找到了我的母亲(我母亲好不容易一路问人才回来),我们也报了警,一位警官让我们先带老人看病,医院诊断:软组织挫伤,血压偏高,并且脸上以及身上多处有瘀伤(有病历为证),后来回到派出所录了口供,晚上110与我们一起来到拆迁办,我们先上楼,看到打人者还在拆迁办,然后让我老婆去喊110上来,等他们上来之后,打人者已经离开,他们矢口否认打老人的事,此事就此不了了知……最新的《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六十一条明确写到:当事人胁迫,侮辱,殴打另一方当事人,妨碍拆迁工作顺利进行的,将由公安机关予以治安处罚,构成犯罪的,将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为什么我们受到这样身体以及精神上的伤害后,都没有给我们一个公道的说法呢?
    
     为此事,我们也向省信访办反映过此事,我们感谢信访办相关领导的接待,但我们家的老人遭人殴打侮辱,以及拆迁补偿尚未得到妥善解决。
    
    昨天也就是2008年4月22日,清晨,我们正要起床,就听见楼下有人用重物在锤我们家的房子,我马上下楼,发现楼下的一面墙已被敲出一个大洞,我立马喊“不要敲了”谁知他们并没有停手,我就去开前门,当我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这时冲上来一名男子勒住我的脖子强行把我往外拖,我说:让我系上裤子我自己走,他们根本不理会还说:再动我就打死你……于是我就被他们强行拖上他们预先整备好的车。而此时我母亲也被强行拖上车,我母亲的衣服都被撕坏了。我们母子俩就这样被强行带走了……事后听我老婆讲,她也是被拆迁办的人硬是从楼上拖下来的。还有我那可怜的老父亲,也被匆匆穿上衣服,抬了出来,他们连我患中风、严重颈椎病瘫痪在床的老父亲都不放过啊……我老婆和我家老父亲被放在另一辆车上也强行带走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们被带到很远的一套空房子里(事后才知道是兴卫村兴贤家园修贤愿25幢1单元102室)这是拆迁办交给我们的钥匙和电费交纳卡)然后把我们家的东西(强拆房子时拆迁办让搬家公司把我们家的东西都摞到简易袋里面)一起堆放在空房子里。就这样我们家的房子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下被强行夷为平地……
    
    此时此刻望着风烛残年的老父亲老母亲,我们全家的心都在滴血,我们的家呢??以后老人怎么办……我怎么才能抹去这件事对他们老人造成的心理伤害呢??
    
    以上就是我们家自拆迁以来所遭受的痛苦和伤害……谁来还我们公道??
    
     5月24号奥运圣火就来到南京站,举城欢腾,每一个南京人都准备着迎接这一天的到来,为什么我们全家这时候却还要沉浸在丧失家园的痛苦之中……
    
     很快奥运会就要首次在首都北京举行,这是每一个国人所骄傲的事情,也是我们祖国向全世界展现我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共同发展的大好时机,我们全家多么盼望能安心的呆在家,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北京奥运会的盛况,可现在呢,我们连最起码的家都没有……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九年强拆迁户许正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信/上海维权
  • 强征强拆,施暴政自敲丧钟/老哈
  • 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伟华
  • 殴打记者 强拆民房 罪证如山
  • 睡梦中遭遇强拆 高呼“共产党万岁”被掐喉咙/无锡丁仲初
  • 济南强拆受害人李红卫拦车喊冤后给市长的信
  • 谁来帮帮被山东临沂政府强拆房屋后无家可归的百姓?/刘国慧
  • 花楼街强拆:武汉市市长李宪生的“疯”碑
  • 人大法工委:强拆不算“绝对”违反物权法
  • 住户公开信:南京又一“老党员”的家被强拆了!!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最牛钉子户22日没拆,物权法专家支持强拆 (图)
  • 陈墨:话说强拆(图)
  • 见义勇为烈士家被强拆,骨灰被压废墟下
  • 济南暴力强拆不断上演 已经不要脸了?
  • 北京新街口派出所替强拆公司抓倪玉兰
  • 扬州强拆:六旬老妇深夜爬铲车拼命维权 (图)
  • 济南最残暴的强拆发生在两会后:馆驿街南片区的强迁写实(图)
  • 北京南站周边平房被强拆(组图+视频)(图)
  • 数十人半夜强拆民房 一家4口被扔大街上(图)
  • 奥运主场馆地区不愿搬迁的居民面临被强拆
  • 吉林强拆访民到公安部上访被“移交”截访人员关押(图)
  •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重庆江北区溉澜溪仍强拆强搬
  • 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迁安市政府野蛮强拆农民房屋
  • 图片:北京被强拆无家可归 露宿区政府(图)
  • 柳州非法占地强拆调查资料(3):举报信(图)
  • 柳州非法占地强拆调查资料(2):审计报告(图)
  • 柳州非法占地强拆调查资料(1):情况介绍(图)
  • 成都当局唆使数十名黑社会人员强拆太平村
  • 长沙:房主被骗去“谈协议”,家被强拆,老母失踪
  • 视频:美女拆迁户李明洁被强拆的遭遇
  • 谁之过?北京崇文区被强拆户王宝恒的儿子王志刚自缢身亡/周莉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