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藏奥乱象纷纷 千源小姐深沉 请看申铧报道 一瞥黄某沉吟/黄河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7日 来稿)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藏、奥乱象纷纷,千源小姐深沉。请看申铧报道,一瞥黄某沉吟。 (博讯 boxun.com)

    
    九斤老汉欣喜,后续已是千金。借此宝地说话,先谢转发有心。
    
    黄河清 4、20于马德里
    ————————————————————————
    
    中国留学生王千源接受媒体访问谈困境
    http://news.epochtimes.com/gb/8/4/18/n2087232.htm)
    
    
    —————————————————————————————
    申铧女士、
    王千源小姐:您们好!
    
    我是一个经历过文化革命的老人,对现在海内外华人的狂热行为一点不奇怪,令我惊喜的是看到的申铧女士4、18采访王千源小姐的报道。(请参阅:http://news.epochtimes.com/gb/8/4/18/n2087232.htm)
    
    二十岁的年龄段,正是我1967年在监狱里被打的死去活来还喊着“毛主席万岁!”、回到笼子里翻开毛主席语录本,看着毛主席笑眯眯笑眯眯的笑脸,情不自禁地号啕大哭的时候。现在的愚昧不过是把“毛泽东”换成“祖国”罢了。
    
    六十年的灌输教育熏陶奴化异化已不在腠里而达膏肓了。改变的途程艰难漫长。现在“愤青”的狂热较之四十年前文革的愚昧更可悲,因为现在夹杂着太多的利益驱使,而少了或根本没有了理想的追求。可喜的是现在已出现了曙光。这缕曙光最是王千源小姐这个年龄段青年学子的觉悟和清醒。
    
    王小姐的许多看法观点很深刻,使我很感意外,也十分欣喜。这已不是张志新、刘宾雁式的“第二种忠诚”,也比遇罗克、林昭更深刻。不是灌输得来的,是自己感悟的。这才是最最重要的,比无论什么海内外“精英”们的深沉、超然和以往的豪言壮举都重要千万倍。对比我们那个年代,那种全体愚昧到疯狂麻木的程度,这是核子裂变程度的变化。假以时日,一代、两代、三代……中国整体的真正变化就会到来。
    
    我原本就很悲观,并不奢望自己有幸看到这一时刻的到来、享受这一幸福,但我现在看到了真正的曙光,已经隐隐有满足之感了。尤其令我欣慰的是王小姐的坚定、凛然、无畏。王小姐与其父母的那一段充分地显示了这一大器。
    
    不论现在海内外华人有多狂热,永远也不可能逾越文革时代的愚昧;那是人类一代历史黑暗的极致,也已成过眼云烟了,何况现在的小儿科!坚定、凛然、无畏,再加上韧性,绵远、力量就蕴籍其中了。一得之悟,写出就教于王千源小姐、与王小姐共勉。
    
    请接受我对您和您父母的感谢、敬重。也谢谢申铧您做了这么次美丽的采访。
    
    附奉我的一篇小文《西藏•奥运•洋人•同胞》参阅指正。
    
    顺致敬礼!
    
     黄河清08、4、18于马德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戊子清明祭
  •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 黄河清:人君病,天知否?!(散曲)
  • 黄河清:八卦炉中黄琦雄(散曲)
  • 稿件:四美俱,二难并——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在香港出版/黄河清
  • 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造反派、保皇派的部分史实/黄河清
  •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之2——反右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俞梅荪
  •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一)——俞梅荪悼包遵信逸事
  • 邓焕武:手提肝胆输脾血──黄河清新著《中国没有明天》读后感
  • 黄河清:当今好汉何处觅?原来英雄有刘刚!
  • 黄河清:人渣与天使.在警察重重包围下痛骂人渣
  • 黄河清:华人骄傲,在西班牙!在世界!
  • 黄河清:华人贿赂在西班牙
  • 黄河清:这是为什么?——纪念反右50周年之七
  • 黄河清:天安否?人道毁!——纪念“6·4”十八周年
  • 好汉郭飞雄,好妻子张青, 好律师胡啸,好记者张敏!/黄河清
  • 袁木与马力——致马力先生的公开信/黄河清
  •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反思之四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