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贵阳公安不作为是那般/徐国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7日 转载)
    
    贵阳公安不作为是那般
     (博讯 boxun.com)

    
    共产党政府一直在宣扬:人民公安为人民,为纳税人服务,为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权服务。公安的存在,意味着公众的安全得到保障。这应当是常理。可是,任何人决不会想到,公安的出现则使稳定的局势变得混乱;公安的在场,则使公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并且,公民们可以自行处理好的事也变得困难了(在这里,我并非说整个公安的存在变得不必要,而是质疑,某些地区的公安已经成为一方人民的祸害)。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太多,我只说说发生在我身边的例子。
    
    我名叫徐国庆,家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溪北派出所管辖的地段。曾是个小产业家。自从参加“89、64”民运和1995年贵州“中国民主党”组建等等活动后,一桩桩怪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
    
    今年的“3、20”事件就是其中之一。原先是邻里纠纷的事,隔壁邻居有纠纷,还可依理自行解决,一旦依靠当地公安,反而使事情激化,公安不能正确处理不说,还出现了更大的伤害。
    
    举例1:
    
    3月20日中午,我与邻居发生纠纷,为怕事态扩大,我们想到了求助于当地公安。希望公安派出所的出面,作为中间人,代表公正秩序的机构能制止任何坏的事情发展。于是,我们就主动找了公安。
    
    下午同三名公安乘警车到现场,我们目睹,下车的公安不是来执行公务,反而成了另一方来问寒问暖的朋友。在问寒问暖过后,我与我的夫人遭到了对方七八个人的一阵拳打脚踢的围攻。被打得晕死过去的我,公安可以不顾死活,却开着警车拉走了对方一凶悍打手。
    
    举例2:
    
    平时每到“89、64”,或“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等敏感日期,当地公安是不请自到,还百般问候。出了这事后,我们接连不断拨打了6个110的报警电话,却一直不见110的警员出现场。我不需要公安时,公安不请自到,当我需要公安时,公安则百呼不到。
    
    在未找公安时,我们还可以避祸,我们与对方还不至于有这种大的冲突。找了公安,我们则被打伤。公安的警车不载走伤者,反而载走了凶悍的打手。执行公务的公安如此,置我方于另类。
    
    举例3:
    
    出了“3、20”事件后,我们双方家人还能坐下来商量,并曾私下协商私了的解决方法。并达成协议:由对方赔偿我方医疗费了事。3月28日,我们到派出所,给袁所长讲到此事。还是请派出所出面做个中间人,在赔偿医疗费时到场,以了结此案。
    
    谁知,公安派出所知情后,在对方答应赔偿医药费规定的时间内,却出现了一推再推的事。
    
    为此,4月2日,我们到派出所找了袁所长,希望协助解决。袁所长答应下星期一、二处理。下星期直到四,还不见解决。4月10日,我们打电话,或去派出所,再找袁所长,袁说,本星期内解决。本星期五,对方来派出所大吵大闹一通,派出所说改日再处理。
    
    直到一个多月过去,对方时常在街上搞人身攻击和辱骂,派出所仍然在说要处理好之中,然,始终是不作为让事件任意发展。
    
    在我们搬家来到此地,位于贵州大学之地时,当地公安就有说辞(某副所长),说我们居心叵测,是贵州民运人士安排到此地搞大学生民运工作的,居住这里不妥,意有要想法撵走之意。如今,正好遇到“3、20”事件,公安不作为是否有因?
    
    我们不希望中国的公安走向公报私仇的丑陋境地,我们不愿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愿意看到一个无党派偏见,公允的、中立的、超越世俗的公安部队出现在中国。
    
    那么,就请受纳税人养育的公务员们有所作为罢!
    
    
    贵州民主人士:徐国庆
    
    
    2008-4-26 于贵阳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