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果河水泛滥,那一定是基督徒干的?!---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回应叶小文局长的谈话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7日 转载)
    
    尊敬的叶小文局长
     (博讯 boxun.com)

    一个多月前在网站上读到<南方周末>上您纵论中国宗教的访谈之后,作为基督徒一直想对您的访谈做一个回应.我是家庭教会的基督徒,而贵局显然是不承认家庭教会的,一直对外宣称没有所谓家庭教会问题,也没有家庭教会基督徒,所以以一个"非法身份"基督徒回应您的谈话,如有唐突,请见谅.论年龄,您是我的长辈,论学识,您可以成为我的老师,论权重,我不过是不足挂齿的一介百姓,种种因素使得我并不想回应您的讲话,只是您的谈话中有着种种对基督教不实之辞,偏颇之见,为着上帝原本当有的荣耀,为了我千千万万的主内肢体,为着贵局有一个更正确的宗教事务管理,也为了避免谬种流传,本人斗胆直抒己见,愿您从长辈,老师和官长的位置,原谅小子的冒犯了.
    
    首先还是非常高兴看到贵党的宗教政策近年来有了若干的调整和转向,这是贵党与时俱进把握时务的优良传统地再发挥吧,希望贵党能真正还政于民,还自由于信仰.为此,我感谢上帝并向他祈求.
    
    谈话中,您说有"基督徒"借圣经的话语"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比喻贵党的宗教政策和法规.个人认为那位"基督徒"的视力实在太差了,而比喻失当,这是对耶和华律法的无知造成吧,至于其阿谀奉承则是品质有问题了.引喻失义,叶局也只能以讹传讹了.耶和华的律法极其精炼,只有十条,但是也非常奇妙,让普天下所有有血气的都伏在律法下,让所有的人都受其审判,耶和华的律法由此也是审视判断天下万国的法律真正合法与否的一个判断标志,真正的法律不会和耶和华的律法发生冲突,更不要说悖逆耶和华的律法了.而一部法律违反了基本了人的基本良心---上帝安置在人心的律法,那么人有当然的权利和自由不遵守这样的法律,人的良心能自发地喷发对自由的爱,要知道耶和华的律法是使人自由和全备的(雅1:25),不知贵党的法律能否接受其光照呢?至于<宗教事务条例> 是自由的还是非自由的,我想早有专业人士做出过评价了,我想他们不会是"别有用心"的,这个词语太"文革".至于这部条例将千万基督家庭教会陷入"非法" 境地,这是谁之罪呢?这样的结果真是震撼人心啊!
    
    xz问题自三月至今一直是热点问题,您当时在谈话中说道"这些人出于分裂中国的目的支持达-赖集团。热心此道的人,大概是基督徒吧",首先,"大概是"到底是不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啊. 其次,分裂中国是一种犯罪行为,同时也是一种政治行为,这样的政治与信仰有什么关系呢?叶局为什么要独独点出基督徒来呢?外国有很多政治家是基督徒,有反对中国的,但是也有支持中国的啊!这种政教捆绑和好坏不分的指责于基督徒是非常不公正的,而且在这个敏感时刻,更是危险的指向,望叶局您三思之后能更正啊.至于对xz问题的看法这里我不需表态,只是想告诉您基督教反对一切罪恶和不义.
    
    宗教问题成为中美关系的结构性的障碍,因自己的甚少涉猎美国宗教政策,外交问题我不多加评论了,美国的政策于我更是鞭长莫及了,不过想告诉您的是,余杰们是我的弟兄,是我的肢体,现在想起来,他当时的确有一定的代表性,代表了家庭教会,这虽然至今还是有不同意见,不过借着您的提醒,我现在倒是认同了那个历史时刻.至于余的政治立场则是其另外一个话题吧, 那是他个人的选择,基督教接纳一切职业的人,只要信主耶稣基督,从罪中悔改归正都是基督徒,与其个人职业不相冲突,当政治和信仰相遇的时候,基督信仰应该可以引导余杰们更好地为公义呐喊,为促进人类的自由而努力.其实您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您愿意.
    
    在谈到宗教文化交流的时候,您始终是围绕着基督教打转,其实难道儒家文化就不外传了?或者人家对儒家的传递也制定了三自政策?一种文化有信心的表现是就是自由.然而我不认同对基督教一种做宽容状接纳的姿态,因为基督教已经成为中国人信仰和文化的一部分,基督教完全可以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面对全球化的局面,中国文化要维持生命力的话,需要承认的一点是具有超越性的文化,人首先是作为一个人,然后才是其族群,然后才是国家.面对超越性的信仰和文化,所谓"自治"是违反其本性的不必要的限制.而事实上,现在绝大部分基督教家庭教会是自治的.所以看到您说到要用民族文化"制"基督教,用法律"管",还要"融",我觉得真是多虑了,这样说也让亿万信徒心寒.
    
    基督教成为中国文化的当然成分,自然不存在什么渗透了,"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渗透到我们的精神信仰中、文化需求中、民族心理中",这样的说法对基督教还是有排斥啊.其实就我个人来说,我只是读圣经接受的耶稣基督,那么是谁"渗透"的呢?很诚实的讲,整篇访谈最不能让基督徒接受的是如下说法:"当社会不公平问题突出起来,大量的农民和知识分子流动起来,如果利用基督教的火种进行渗透,传播的恐怕就不是'福音'了"。敢于直视现实的话,现在的社会问题不突出吗?这突出的责任到底要归结给谁呢?当年贵党的革命难道是基督教点的火?上帝因他的慈爱怜悯拣选了这世上愚拙,软弱, 卑贱,无有的人,啊,我就是这样的人,事实上当今中国基督徒承载了当今中国最深重的苦难,物质上和精神上的苦难,有相当部分的基督徒是所谓主流社会厌弃抛弃的人,他们背负十字架,在上帝那里得安慰得力量,他们与这个世界罪恶争战,他们祷告祈求上帝的恩典,正是这样的争战和祈求祷告延缓这个社会的过早崩溃. 难道这不是福音?多一个基督徒,少一个罪犯,难道不是上帝的祝福?由此,我对叶局的这一没来由的论断深感遗憾,叶局难道不知道基督教是爱的宗教,爱的信仰,基督徒一直致力于涤荡罪恶,促进人类的文明,为当今的普世价值的建立贡献了相当多的力量,叶局没有关注到吗?当中国越是前行的时候,基督教越是中国的祝福,而不是相反.何况农民和知识分子是敌人吗?这两个从前相距遥远的阶层在基督教里相遇,难道不是中国的祝福?
    
    基督是全地的大君王,他管治全世界,万国万族要伏在他脚下,他的荣耀遍及诸天,一切文化都会被其光照;而我们顺服基督,所以也顺服他所赐权柄的地上掌权者.而你的上述话语不由让我想起罗马帝国时期对基督徒的逼迫来,那时罗马城流行一句话,"如果台伯河水泛滥,那一定是基督徒干的"."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这是您都引用的话语,只是您和您的同事们用一种不信任的眼光看基督教,基督徒会怎么看你们呢?不过您放心,很多基督徒每天都为天下万人和在上有尊位的祷告,他们爱自己的家人,邻居,爱这个国家.我这么说,只是希望源自历史的偏见能稍稍降低些,对基督教不公道的指责再少一点,而我们更愿意安静将这一切交托给主,他以公义和公平坚立他的国度.
    
    此外,上面你说到有基督徒支持dllm,这里又说到基督教唯我独尊,上下有些矛盾的看法,我想原因在于这是访谈,而不是学术讨论.不过我能理解你的意思,其实基督徒唯有对自己的信仰真正情有独钟,才会尊重其他的宗教情感,深刻透视之,怜悯之,并愿意与之寻找真正的心灵平息之所,独一的才是宽容的,这是一个悖论吧.
    
    很谢谢您对基督教神学的关注,老实说,我一点也不羡慕什么解放神学,黑人神学,当然我还是尊重其智力和知识的.我所仰慕的神学是基督教的大公传统,也是基督教的纯正信仰.告诉你一个奥秘吧,你也别担心中国会不会有神学了:其实每一个信仰纯正的基督徒都是一个神学家,神学不是一种学术或者知识,而是从心灵和诚实里对上帝的敬拜,这是真的,上帝是智慧的上帝,上帝爱他的每一个子民,基督教是一个智慧的宗教,有知识的信仰.
    
    虽然您否认家庭教会的存在,但是您谈到基督教的时候,我还是思考了这么多,因为自己的小信,有些话语打了不少折扣.此外与您的博学比较,我只是浅浅地谈了基督教一点点吧,可能会有错误.而一介小民,就不具真名了,不过如果<南方周末>也能登出的话,那我就敢于借此扬名了.这是不可能的.原因你知道,我知道,上帝更知道.
    
    上帝与你同在,愿他的恩典能临到你!
    
    纯属个人思考,与任何教会或者网站无关,责任由本人承担.
    对华援助协会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