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堪培拉之行记述(二)/陈用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进房间,卸了行李。方圆拿上奥运火炬传递路线图,立即领我们去实地考察。先到和解广场附近的国家图书馆。借着路灯,我们看到插着五星红旗的几辆小车停在联邦路的和解广场。
     (博讯 boxun.com)

    广场对面就是火炬传递起始会场―格里芬湖南岸草坪,四周已经用铁栅栏围起来。可以隐约看到摆好的椅子、搭起的凉篷。广场上,两个巡逻警察正迎着几名中国留学生模样的人走去。
    
    我们再绕到国会大厦门前的草坪,也看到一辆本田小车和一位正在张望的留学生,象在等人。
    
    回到旅馆,开个短会,迅速确定了基本方案:悉尼组去火炬起始会场,墨尔本组直奔国会大厦前草坪,程哲做后者的临时向导。我的判断是,中共每次搞外事活动,政治意义是首要考量,不管路线怎么改,国会大厦这一站是不会轻易取消的。
    
    正在连夜赶路的墨尔本朋友们打来电话说,预计凌晨6时才能到达堪城。
    
    此时已是凌晨1时。袁铁民先生很晚独自驾车从悉尼过来,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由于有几人是临时报名,床位不够。李清先生和钟伟先生等人就睡自带的睡袋。其实,到凌晨4时半起床时,最多仅约3小时的睡眠时间。我迷迷盹盹地刚睡着,就被闹醒了。
    
    5时整,摸着漆黑漆黑的天就出发了。一路上看见不少留学生和华人已经在火炬传递的几个主要路口站妥,显示十分有组织。也有三三俩俩地举着红旗走在国王路大桥上。还看到一群人举着蓝底星月旗,在湿漉漉的晨雾中,向湖边挺进。显然是来自维吾尔社团的抗议者,也就是中共所说的“疆独分子”。我知道,他们大部分从阿德莱德和悉尼来。没见到西藏社团的人。4月13日悉尼中国留学生在举行“爱国大游行”时,很多人穿上印藏汉同胞手拉手图形和“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姐妹、我们是一家”字样的文化衫。但他们一见藏胞的面,就两眼放红,仿佛有刻骨仇恨。
    
    正想着,车已经到了国家图书馆附近的停车场。眼前,又是一群群年轻的留学生正泊车,猜想他们多半也没怎么睡。为防万一,我们特意把五环手铐标志存在孙立勇的小旅行车内,并掩盖起来。
    
    拿上两条横幅,卷起血红的中共党旗,我们来到紧连着国家图书馆的联邦路,那是火炬必经之地。500多中国留学生早已占据了要地,还陆续有学生涌来,沿着铁栅栏向两端不断延伸。我们靠着右边黑压压的人潮站定,试图沿铁栅栏占据约5米长的地方。后到的一批10多个的学生,就在我们的左边摆阵。
    
    一会儿,维吾尔社团过来了,引起我们左边的学生一阵骚动。学生们明显感受到了“恐怖分子”的威慑,不由自主地往我们这边挪。
    
    最初,他们还以为我们是同类。等我们把横幅打开,挂在铁栅栏上,就听有人惊呼:“这是反华的!”我们中间不知是谁立刻纠正道:“是反共的。”
    
    无数留学生混杂着数个华人倏尔包抄过来。我们当时在场的20来人和6米长的横幅瞬间已淹没在红色的海洋之中,一下子全被互相隔开。这些人还亢奋地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当他们唱到“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时,我忍不住笑出声:把“不愿”两字改作“甘愿”来描述这些恃强凌弱者是最贴切不过了。
    
    数个警察就在边上看着。我问他们怎么办,其中一个警察就对我说:“这不是人身攻击。我们不能管。”在警察的建议下,在冲突没有激化之前,我们和维吾尔社团都转移到湖边去。后来湖边一块就成为示威抗议区,占整个外围区的五分之一,相信是警察事先安排好的。
    
    天已经蒙蒙亮。墨尔本组到了国会大厦前草坪,发现空无一人,误以为改了路线。于是过来会合。
    
    我们去车上取了18幅标牌以及铁镣手铐五环标志。标牌上分别用英文写着:释放政治犯;释放杨天水、吕耿松、胡佳、秦永敏、郭飞雄、何德普、胡石根、郑贻春等;中国-枪决犯人金牌;上百万访民要求正义;中共撒谎、人民死亡;把土地还给农民,等等。
    
    面对虎视眈眈的学生们,标牌可以互扣,横幅可以折叠,但手铐五环标志太大,不好掩饰。银灰色的五环镣铐十分抢眼。我们在红色的人群中穿梭,仿佛羔羊入了狼窝。孙立勇和钟伟抬着手铐五环,不时有疑惑或敌意的目光投射过来。快到示威区时,人潮迫使两人将五环举起来。突听一声炸雷:“这是什么?反奥运的!”立刻就有无数只龌龊的手伸过来抢。由于五环是塑料泡沫做成的,眨眼间即已化作一断断。再一眨眼,连断块也被他们藏起来了。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刚才还是庞然巨物,现在居然连影儿都没有了!突然,我瞥见一块残留在地上的两节小泡沫链子,就不顾一切地挤过去,捡起来。我用这个手铐五环的碎块接受了三家媒体的采访。手铐五环最终还是惨遭“红卫兵”的酷刑!
    
    孙立勇回忆说,当时参与抢夺的一位留学生还用手中的物件敲打他的脑袋。警察当场逮捕了滋事者。也许被警察起诉的5个学生中就有此人。
    
    有许多记者都拍下了上述留学生的暴力滋事画面。澳广ABC电视台记者也拍到了这个极为“精彩”的片段。
    
    (未完待续)
    
    注:如有疑问,请与作者本人联系[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迫害、要人权、要民主--堪培拉之行记述(一)/陈用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