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收回土地的大潮席卷到上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农民收回土地的大潮,已经席卷到大都市。收回土地,从抵制征收到抵制拆迁。从农村包围城市。 (博讯 boxun.com)

    
    上海市民赵汉祥4月22日,根据《宪法》第十三条明文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向胡锦涛发布声明:宣布收回土地使用权。赵汉祥是上海市民,虹口区多伦路99号私有住宅共同产权人。1998年11月17日;陈良宇的小兄弟薛全荣时任虹口区区长,在上海十一个历史优秀建筑风貌保护区之一的多伦路。以虚假的拓宽道路为名,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将居民赶走,但未将房屋拆迁,经修缮后高价倒卖。多伦路99号至今完整保留。1999年4月9日,上海虹口区政府向赵汉祥发出《限期拆迁决定书》,随后使用暴力方式将我们56口人赶出家门至今。
    
    为此赵汉祥代表向虹口区多伦路99号私有住宅共同产权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发出公民声明:宣布收回上海市虹口区多伦路99号私有住宅和土地使用权,任何人不得侵犯。请中央政府予以确认和保护。同时,也向上海市维权上访民众提出维权互助的请求:要求大家关注他们的人身安全,声援他们收回自己的私有住宅,结束流浪的生活。
    
    不管是黑龙江等五个省市农民,还是上海市民赵汉祥,他们已经变革了过去几十年中的土地维权方式,也就是告别人要求政府做主的方式,走向自己作出政治意志。我们翻开民国初期的历史,人民团体或者人民,经常对外国使团宣布,北洋政府并不代表国家和人民。孙中山在广州,也抗议外国人控制的海关关税,给予北洋政府,因为北洋政府并不能代表中国人民。这样的政治宣告将人民国家与政府分离,让人民国家归于人民国家,让政府归于政府。
    
    政府就是政府,并不是国家。国家就是一个,政府是要不断换届的。国家是不能被政府垄断的。这是连一部分共产党元老都承认的,例如刘少奇,王稼祥。
    
    农民和市民的政治宣告,是一种公民不服从。对恶法的拒绝,他不诉诸于进攻,而是防守自卫,收复一个已经失去多年的圣地。恶法和违法行政行为归于政府,并不归于人民和国家。然后拒绝被政府垄断代表,要自己发出宣言。如此把人民和自己,作为国家的目的而凸现出来。政府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人民,而不是为了侵犯人民。当政府侵犯人民,而最后竭尽法律救济手段之后,人民就可以拿起武器。这是自由主义的经典理论。
    
    赵汉祥说,请中央政府予以确认和保护,不再有顺服的姿态,而是一种命令,在道义上,把自己抬到本来的,应有的人民作为国家目的的地位。这是通过公民不服从的方式,实现的。赵汉祥还向上海市维权上访民众提出维权互助的请求,这时候,就是面向社会公众的,而不是乞求于政府的,正是米尼齐克在《重建公民社会》中所阐述的公民社会的精神:面向社会公众的言说。
    
    公民社会的精神在中华大地上风生水起:
    
    例如,黑龙江富锦参与收回土地的农民只有小学文化,他们罢免了原村委,但并没有选举新的村委,而是抓阄决定了8名村代表,意即大家的事大家共同承担,以避免这种情况:新当选村委被迫害。黑龙江人不需要领头人也能把事情办成,人们主动协作,互相配合,不拆台,不攻杵,不内讧,是最有集体主义精神和民主意识的人。农民到处求告十几年,无门。农民最后说,得了吧,也不要托人了,也不要找关系了,咱就自己把村委罢免了,把地分了就行了。
    
    还有例如,厦门抵制px的散步,参与的人,不再是过去游行示威那样,再固定地点集合,有固定路线,固定口号,相当的组织性。而厦门抵制px,以散步的形式,没有集合,没有固定路线,四面八方从家走出,再到广场口号,在广场暗按照中心中的诉求,再协商出口号。目的是保卫家园,只有信息联络,没有组织,具有非常浓重的公民社会的精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活着》与《福贵》:从专政手上拯救社会主义/陈永苗
  • 陈永苗:改革是一个“世界末日”
  • 陈永苗:诬蔑民权为民粹—少数政改派的投名状
  • 后改革时代的新一代视角——在改革三十年民间座谈会上的发言/陈永苗
  •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 陈永苗:诬蔑民权为民粹——少数政改派的投名状
  • 陈永苗:有毛必有邓,有邓必有毛
  • 陈永苗:高等教育是一个宪政问题—再次反对茅于轼涨学费
  • 陈永苗:“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定时炸弹
  • 陈永苗:改革阵痛应转由权贵承受
  • 陈永苗:改革已经无法拯救“改革”—致明日的第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中国改革三十年
  • 陈永苗:给张维迎颁发诺贝尔疯子奖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一切美好的,都被权贵用于自肥
  • 陈永苗:大地深处存在着最深层的自然法—再评黑龙江农民分地
  • 陈永苗:一次“卫星变轨”:从跪劝权贵从良到自己当家作主
  • 陈永苗:走路去月球:从经济自由到政治自由
  • 陈永苗:《色,戒》与宪政爱国主义
  • 陈永苗:维权运动的中国史意义
  • 王岐山的学者生涯/陈永苗
  • 《参与》专访知名宪政学者陈永苗(图)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