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奎德:北京vs.达赖喇嘛:「西藏文化代表权」争夺战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2日 转载)
    陈奎德更多文章请看陈奎德专栏
    
     (博讯 boxun.com)

    
    (发表于2001/11/15)
    
    
    当今世界,「西藏文化」的正宗代表是谁?无庸置疑:达赖喇嘛。作为西藏的宗教领袖和文化象徵,作为把传承和传播西藏文化当做自己毕生使命的精神大使,达赖在国际上声誉日隆有口皆碑。如今,藏传佛教遍及全球,西藏研究成为显学,而达赖喇嘛也成了西方人心中的智者和偶像。
    
    不过,今年却冒出一桩怪事,颇耐人寻味。即,北京政府最近突然张开笑氤,对藏学大唱颂歌,开始大力宣扬起西藏文化来了。这其中卖的是什麽药?须知,藏传佛教过去在中共宣传品的笔下,一直是野蛮、落後、愚昧以及农奴制意识形态的代词,为了红色能一统天下,北京甚至逼走达赖喇嘛、摧毁西藏寺院,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今日何以转换面孔,大发慈悲,大送谀词了?
    
    细究个中原因,无他,盖因西藏文化的传布、声誉及其神秘性引起了全球广泛兴趣与关注,西藏文化已经获得各国民众的仰慕和赞叹,以达赖为代表的西藏流亡者已赢得各民族的同情与支持,中共对西藏文化的摧残已经导致世界性的强烈愤慨,一句话,西藏问题已经国际化了。
    
    於是,情急之下,北京祭起了它的统战法宝。今年四月至六月,北京政府派出多个「中国西藏文化交流代表团」,马不停蹄地去了瑞典、法国、智利、阿根廷、墨西哥、巴西和俄罗斯等国。这些大部份由非西藏人率领的所谓「西藏文化」代表团,其公费旅游的「交流」,无非是大撒银子,大唱赞歌而已。而在大陆内部,西藏的书籍、音乐、食品也正在被允许广泛传播,前往西藏旅游已成为当今汉人的时髦。
    
    此外,北京政府还把各国众多藏学家请进去,以「推动中国藏学研究」。今年七月,170多位中外藏学专家与学者聚集北京,出席「二零零一年北京藏学讨论会」。这些藏学专家来自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荷兰、瑞士、澳大利亚、尼泊尔、巴基斯坦、日本、韩国、台湾和香港。此次国际性会议规模空前,涉及学科范围广泛。会後,部份客人被邀请去西藏,遍访名胜古迹、城市乡村。同时北京还组建藏学研究机构与队伍。目前中国已有各级藏学研究机构五十多个,专业的藏学研究人员达二千多人,他们已出版了近千种藏文典籍,发表了数千篇藏学论文,藏学专著新书也层出不穷。
    
    电视专题和网站也随之起舞。北京宣传机构全面介绍中国西藏五十年的巨大成就,采取了报告会、图片展、藏族歌舞表演等多种形式。他们甚至动员了西藏那曲孝登寺活佛珠康 土登克珠,现身说法,赞扬中国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揭露达赖之流的谎言」。各东道国人士在亲耳聆听後,据报导说几乎都「被感染了」。
    
    北京这一系列「热情的」捧佛颂藏的举动,所为何来?实在是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夺取西藏的「文化代表权」是也。北京的企图,是对达赖釜底抽薪:不仅在政治上、军事上徵服西藏,而且企图在精神上、文化上取得对西藏的绝对控制权。於是,一场「攻心之战」於焉展开。
    
    为达此目的,北京政府给迷恋西藏的西方学者提供了诱人的机会:前往西藏实地考察。在学术界,田野调查的重要性是众所周知的。况且中方待客殷勤,唯恐不周。因此,西方学者对中国政府以实地考察免费观光为诱饵的热情邀请,几乎是无法抗拒的。既如此,作为回报,各国藏学家就「理应」心照不宣,知趣地「自律」:对中共的在西藏的暴行保持沉默,对拉萨监狱里众多的政治犯、良心犯视而不见,甚至有义务对中共的「治藏成就」偶尔予以表扬。这也是近年来,藏学课题的选择开始回避政治和法律方面的问题,而从经济学、社会学、文化学角度进行的研究较多的背景。
    
    由於达赖及其西藏流亡政府不能给国际藏学家提供田野研究的条件,由於他们与北京政权庞大的财力人力无法相比,因此,对於这场在北京和达兰萨拉之间争夺西藏文化代表权的斗争,人们大都不看好达赖及流亡政府,以至海内外悲观之论四起,认为「这场无形的战争胜负已定」,「达赖政府的影响力势将越来越微弱」云云。
    
    不可否认,从近期後果来看,北京是可能连连得手的,因为这是一场力量对比悬殊的搏斗,是任何头脑清醒的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的。
    
    但是,从长远影响而言,笔者看好的,却是达赖及其流亡政府。原因也很简单,藏学的发扬光大,西藏文明本身的历史地位与价值获得国际性扩展,获得世界性关注,这件事情本身,将使西藏文化在国际上的能见度大大提高,获得普遍重视,这也就意味著普遍的了解。同时,西藏文化地位的蒸蒸日上,藏人因自身文化的崇高地位和深邃内涵而自豪,这就必将增强年轻一代藏民(对西藏文化)的文化认同感。
    
    而客观的藏学学术研究的结论,就长远看,势将逐步廓清西藏问题的真相,了解达赖喇嘛在藏传佛教中的核心地位。如此,这就必然增进年轻藏人对自己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崇仰。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被中共认可、精心培养的小活佛噶玛巴,他在西藏的地位和物质条件不可谓不好,但不管中共如何统战他,甚至想利用他在宗教上的影响来取代达赖喇嘛,然而,一当他成熟,深层接触了本民族宗教文化後,他毅然选择的仍然是逃亡印度,投奔达赖喇嘛。
    
    正如殖民主义宗主国培养的殖民地高级知识分子往往是激进的反殖民主义斗士一样,据王力雄先生在西藏的调查,在中共培养下,学历越高的藏族知识精英,其反抗北京的藏独意识越强烈。显然,个中原因在於,知识精英所具有的分析思考能力和独立人格,决定了他们他们对平等、自由有著比常人更深切的渴望,更不能容忍异族的压迫和歧视,更不能对专制者「妖魔化」他们的历史保持长久的沉默。用北京惯用的语言,中共培养藏族知识精英,其实正是在培养自己的掘墓人。
    
    再者,学术研究有其自身的逻辑。在深入求实的研究中,北京的歪曲、伪善和经不起学术推敲的蛊惑宣传,终将湮灭於历史的尘埃之中。人所共知,「了解沟通」,是专制之敌,是愚民主义之敌。北京希图通过鼓励西藏文化的研究来收买人心,获得国际清名,掩饰自己毁灭西藏文明的劣行,封堵达赖喇嘛和藏族流亡政府的声音,遮盖自己篡夺西藏文化代表地位的野心,这恐怕只能是南其辕而北其辙。当西藏人及汉人通过西藏文化的研究与扩展,理解了西藏文化的来龙去脉及其历史命运之後,只要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还没有死绝,西藏文化的传人就还在,藏传佛教的火种也就还在,则北京想取代达赖喇嘛成为西藏文化的代表这一狂想,也就只能成为「南柯一梦」,永远不会被西藏民众和藏族知识精英所接受,也不会被文明世界所接受。
    
    ── 原载 《议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奎德:2008,“文化冷战”滥觞?
  • 陈奎德: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
  • 陈奎德:怯懦的审判
  • 陈奎德: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 陈奎德: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 陈奎德: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 陈奎德:三十年,什么“东”“西”?
  • 陈奎德:雪域诗韵《觅雪魂》序——盛雪诗集
  • 故国归来谈宪政-杨建利陈奎德在亚洲电台对谈(一)
  • 陈奎德: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 陈奎德: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 陈奎德: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中共十七大观察
  • 陈奎德:「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 陈奎德:中国罗生门
  • 陈奎德: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 陈奎德:五七道德后遗症
  • 陈奎德:“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 陈奎德: 中国:意识形态与利益集团
  • 陈奎德:“不争论”寿终正寝
  • 陈奎德:“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 陈奎德: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 陈奎德: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 陈奎德: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从林昭所想到的
  • 陈奎德: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2、43)(上)
  • 陈奎德: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图)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陈奎德: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 陈奎德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 陈奎德: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 陈奎德: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陈奎德:雅虎:双手沾血
  • 陈奎德: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