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和柏林:北京奥运会将带来更多的赞美还是谴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将北京比作柏林,表现了西方对中国的忧虑,也缓解了西方为经济而放弃道德所产生的焦虑。
     (博讯 boxun.com)

    即使我早已听说专栏作家迈克尔.波蒂略(Michael Portillo)前不久在《泰晤士报》的著名类比——二零零八年的北京与一九三六年的柏林,但当我在互联网上第一次完整读到它,开头的两句话,仍让我吃了一惊:
    
    「当美国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斯赢得四块金牌时,阿道夫.希特勒利用一九三六年的柏林奥运会作为展示纳粹德国的欣喜,瞬间变成了暴怒。想必中国领导人正疑惑,上演北京奥运会将给他带来更多的赞美还是谴责。」
    
    这位有著漫长政治生涯的昔日保守党元老和今日勤奋的媒体人,想必也能猜测出它可能引发的喧闹。况且他还使用了那麽一个直截了当的题目《西藏:西方可以利用奥运会作为对抗北京的武器》。
    
    西藏抗议与奥运会火炬传递,这两个相互交织的事件,在过去一个月中越演越烈,卷入的公泷与政治人物也越来越多。最新消息是,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在不断追问的质疑中,宣布放弃出席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而一向拒绝做出正面回应的国际奥会主席罗格也加入了批评中国人权问题的合声中。
    
    但在所有此起彼伏、未来仍将不断出现的批评声中,波蒂略的声音仍独树一帜。我尚不知八月底才结束的赛事,将以何种方式收尾,中国未来的轨迹是否因此发生改变,但毫无疑问,波蒂略的类比很有可能被视作西方对中国态度的一个转捩点。未来十年,对於中国的深刻忧虑、猜忌甚至敌视,将成为西方世界越来越强烈的情绪。
    
    人们锺爱想像多於现实,喜欢类比多於分析。当亚洲四小龙兴起时,人们说它们就像四个小号的日本;美国军队在二零零三年进军伊拉克,人们不断谈论的是它是否会变成另一场越南战争;当迪拜建造起那些绚目的摩天大楼,人们说它可能变成中东的香港;当普京以铁腕重新塑造俄罗斯时,人们将他列入彼得大帝、叶卡特琳娜女皇的序列……将此刻的事物,与过去的情景、或是平行的事物,联系起来时,人们可以获得理解的连续感与整体感,但是,人们也经常被表像迷惑,忽略事物内在的复杂性,在贴上一个标签后,沉浸在自以为是的理解中。
    
    中国总是被贴上各种标签,她历史太悠久、疆域太广阔、人口太众多,昔日与今日、平行与纵向的问题交杂在一起,光明与缺陷,都因十三亿的人口基数而被迅速放大。她既像个太阳,又像个黑洞。也因此她激起旁观者复杂的情感,他们对此既赞叹又恐惧,既试图接近又担心被改变……
    
    且不论过去五百年中,中国形象在西方视野中的形象的剧烈变化,即使在过去二十年中,中国的形象都曾发生戏剧性改变。一直到一九八九年之前,中国仍是一个被贴上「市场」标签的社会主义国家,代表著与苏联不同的道路,是西方世界的潜在盟友。在天安门广场彻底打破了这一切后,中国又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共产主义传统与王朝传统共同造就的暴政国家,市场改革并没有改变她的本质,《纽约时报》的一位专栏作家发明了「市场列宁体制」来形容她。
    
    也是在九十年代初,将中国比作二十世纪初德国的说法,开始明确的出现。那也是一场数位游戏的结果,在一九九三年世界银行一次重估国家经济实力的调查中,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这引发了一系列的惊叹和恐慌。中国开始从人们眼中的贫穷落后,变成了新兴的超级大国。此时冷战已经终结,中国不再被置放於意识形态的阵营,而是大国兴衰的历史框架中。中国的崛起,被视作二十世纪的德国与日本的崛起,新兴大国将打破原有的国际秩序,并很可能引发严重的冲突。
    
    但也在此刻,中国进入了经济增长的新一轮高峰,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开始迅速成熟。於是,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对西方世界而言,它一方面被中国市场所诱惑,这里彷佛又变成了马可.波罗笔下的黄金之国;但另一方面,它对中国的怀疑、忧虑,从未消失。因为它未曾真正试图理解这个国家的复杂性,因此在两种极端情绪中摇摆。在大部分时刻,做生意的欲望超越了其他,所以关於中国经济奇迹、世界工厂的报道充斥了西方的主流媒体。但是潜在的恐惧、与为了达成生意而放弃自认的道德原则所产生的焦虑,却一直在逐渐积累著,这两者对西方世界的内心不断产生著折磨。
    
    再没有西藏与奥运这相互交织的命题,更适宜於西方世界释放这长期积累的焦虑感了。将北京比作柏林,则既表现了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又缓解了自身利益可能一直持有的「绥靖政策」的道德焦虑。
    
    (节选自《亚洲周刊》许知远: “西方对中国态度的转捩点:奥运与西藏的类比 ” 许知远,二零零零年毕业於北京大学,现为《生活》杂志的联合出版人,也是《金融时报》中文网的专栏作家。他最近的一本书是《中国纪事》。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