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0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博讯 boxun.com)

    袁鹰先生:您好!
    
     日前在香港公众图书馆推介新书的书架上,偶见大作《风云侧记》(修订本),至感欣喜。尽管严格地说,尊著简体字版早已于2006年10月面世(据《繁体字版前记》),且曾因“被禁”引起海内外注意;而此修订本亦已出版9月有余,但于我而言,均属新书。盖以本人现况,只能等到可供借阅之时方可仔细拜读也。
    
     经略作浏览,深受教益之余,若干篇什实不无难以苟同之处。除王彦君女士所言对胡乔木之“基本社会定位”外,尚有对58年大炼钢铁之肯定,对大跃进民歌之颂扬等,但此次拟提出商榷者,乃对江青作用之评价。
    
     在《狂飚为谁从天落?》一文中,您回顾了“批判电影《武训传》的缘起”(封面提要),是否完全准确姑不论(因您仅以《人民日报》副刊编辑的身份忆述,或者尚有涉及中共最高层之其他内情亦未可知),先看大作中以下这段文字:
    
     (《武训传》事件)这是江青第一次在政治舞台上亮相,尽管“犹抱琵琶半遮面”,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此后二十多年的历史证明:凡事只要江青一插手,问题就立即严重而且变质。她苦心经营十多年后,羽毛渐丰,野心渐露,有恃无恐,居然攫得操纵“文化大革命”的大权,于是兴风作浪,舞剑挥刀,排演出长达十年之久、惨绝人寰的旷世大悲剧。(明报出版社,2007年,105页)
    
     窃以为,您的说法与事实有很大出入,对江青非常不公平,尤其是将文化大革命这场“长达十年之久、惨绝人寰的旷世大悲剧”归咎于她,而只字不提毛的罪责,未免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之嫌。
    
     且容笔者逐一道来:
    
     一,《武训传》事件,大约缘自江青向毛告御状,动机可能出于其对陶行知先生的宿怨。据说当年陶曾写诗劝被蓝苹抛弃的唐纳振作,诗后来见报,江青一直怀恨在心。故趁电影《武训传》公报私仇。倘若这可以说成“江青插手”,则后来“问题就立即严重而且变质”,其责任在毛而非江。是毛亲挥御笔撰写《人民日报》社论,文中上纲上线,雷霆万钧,不可能出于江之手笔;下令发动口诛笔伐,估计亦非全出于江的主意。区区一部电影,况且刘少奇、周恩来都看过并且没提出什么问题,何以毛决定兴师动众,大张挞伐,个中原因耐人寻味。
    
     有论者分析此事,认为不排除毛借此给周恩来一个下马威。因为孙瑜、赵丹等都曾在周领导下工作,并获其赏识。陶行知生前与周关系也很好。俗话说:打狗看主人。毛打击孙、赵以至陶,等于提醒周:我才是一言九鼎的今上。尽管你在文化人中有威望,但无论你或他们都要唯我马首是瞻。否则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另外,就事论事,江身为文化部电影事业指导委员会委员,不管其初衷在公在私,还是有对一部电影说三道四的发言权的。冠冕堂皇的说法,叫做“在其位,谋其政”,袁先生视之为“插手”,倒有点不在理了。
    
     二,“苦心经营十多年”的提法,恐怕也冤枉了江青。除《武训传》事件(包括武训历史调查团)外,65年11月批《海瑞罢官》之前,文艺界的历次运动似均未见江青露面。其中反胡风和反右规模最大,迄今为止没有资料显示“江青插手”。当然,内中有无毛、江“夫妻店”之合谋,外人实难揣测。
    
     至于所谓“羽毛渐丰”,充其量是与姚文元、张春桥结伙,但这是毛首肯的。57年起毛对姚赞赏有加,58年张的《破除资产阶级法权》受毛青睐。故到底是江青自己“苦心经营”,还是毛大力扶持推动江、张、姚“三人帮”成形,大可推敲。看来后一种可能性大得多。
    
     三,说江“攫得操纵‘文化大革命’大权”,显然并非事实。人所共知,江在受审时说过: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主席叫我咬谁就咬谁。此乃千真万确的大实话!文革大权是毛交给她的,不是她耍什么手段去“攫得”的。以毛这样的盖世枭雄,区区江青怎能从其手中“攫得”操纵大权?那不太贬低伟大领袖了吗?
    
     袁先生是老共产党员,对毛自有深厚感情。为尊者讳,可以理解。不过,《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已有明言,文革是毛亲自发动的。尽管接着又说什么“被反革命集团利用”,“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借用袁先生的话),那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事实是毛先后利用林彪和江青两个集团,打倒刘少奇,打击周恩来等“亲密战友”和大批老干部,以巩固其至高无上的地位,而不是相反。
    
    毛自始至终主导文革,他一归天,文革也随之落幕。说江青“排演”了一场中华民族“史无前例”的“大悲剧”,这个动词很贴切。但总导演除毛之外,别无他人。江青堪称为毛最信任的总导演助理,但也止于助理而已。正如陈伯达当面顶撞江时所言:要不是毛主席,你(江青)什么也不是!
    
    中国历史上历来就有“红颜祸水”的传统观念。想不到袁先生这样的“明眼人”,又是亲闻亲见若干重大事件内幕的正派文化人,似乎也受此种陈旧观念之影响,对江青的作用作出有失公允的评价,的确令人遗憾。
    
    然而,笔者佩服袁先生的雅量,尊著中收入王彦君女士一函,不愧长者之风。以袁先生与胡乔木的关系,以及书中字里行间流露的价值取向,相信不会改变原有的对胡的看法。但能以此种方式,将有异于己的胡之“基本社会定位”公之于众,让读者自行取舍,如此开放的态度,诚属难能可贵。
    
    袁先生的为人为文,均不乏令人尊敬之处。王女士函中自称晚辈,即见其忱。笔者比袁先生小15岁,也可说份属晚辈。不过长兄与袁先生同龄而稍长半岁,故未效王之自称,虽然如此,敬意则一也。
    
    以上仅供参考。
    
    即颂
    
    撰安
    
     香港读者
    张成觉敬上
     2008-4-1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张成觉
  •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张成觉
  •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张成觉
  •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张成觉
  •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张成觉
  •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张成觉
  •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张成觉
  •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张成觉
  •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张成觉
  •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张成觉
  •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张成觉
  •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张成觉
  •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张成觉
  •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张成觉
  •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张成觉
  •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张成觉
  •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张成觉
  • 西陲当日忆地主/张成觉
  •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