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0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以前是吉林大学在长春,现在是长春在吉林大学。”这是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鸣在昨天的演讲中引用的一种说法。它形象地反映了大陆高校现状的一个侧面。
    
    “起于上世纪90年代后半的高校大跃进,在不改革体制的条件下,试图靠注入大量资金,在短时间内使大学上档次。其恶果是加速了高校行政化和衙门化的过程,败坏了学风,导致学术腐败。”
    
    这是为张鸣此次演讲印制的海报上的一段话。看起来有点抽象,还是用具体事实说话吧。
    
    原来的专科学校升格为学院,学院升为大学,本来一万人左右的大学(例如吉林大学)跟本地其他高校“合并”,变成几万人规模的大学,并且订下“向世界一流大学迈进”的目标。---这就叫上档次。
    
    这最后一项实际是大鱼吃小鱼,以原先规模最大的大学命名。所谓“长春在吉林大学”,意味着该市只保留了一所大学的名字,其他高校全改挂吉林大学一家的招牌,于是给人的印象变成了“长春在吉林大学”。
    
    那还不算最大的。上海交通大学把第二医科大学跟别的一些原先独立的学院都合并了,规模一下扩展到五万余人。该校现有21个学院/直属系(另有成人教育学院`网络教育学院`技术学院和国际教育学院),全日制本科生19596人,全日制硕士研究生9173人,博士研究生4629人;有专任教师2978名,其中教授722名;中科院院士15名,工程院院士18名,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973计划)首席科学家11名。
    该校设有一级学科博士点22个,二级学科博士点143个,涵盖理`工`农`医`管`法`经`文等8个学科;一级学科硕士点41个,二级学科硕士点232个,涵盖全部12个学科门类。49个国家重点学科点,9个一级学科国家重点学科,19个上海市重点学科;1个国家实验室(筹),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1个国防重点实验室,1个国防重点学科实验室,13各部门重点实验室。2006年科研经费11.84亿元。
    以上不厌其烦地列举一大堆数据,读者可别小觑这些名目。那后面意味着白花花的银元,炙手可热的权柄。其间高低有别,层次分明。
    张鸣说,大陆高校于1998年启动“985工程”,事缘当年五月四日为官方确定的北大百年校庆之大日子,江泽民称要挑出几十所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大学者,规模大也,有大楼也,非靠大师也。于是九年来高校大跃进,从340万全日制的在校生,跃增至2007年的2700万,年平均增长率22%,远超同期的GDP约10%的年增长率。造成的恶果是:一,大学生毕业即失业;二,教学质量下降。但学官们却大大有好处。
    关于后面这点,张鸣举了个例子。他说98年之前,国家教育部的司长到人民大学,校领导绝对不会出面接待。但现在,校长就不敢怠慢下来的司长大人,那是看的钞票份上。司长手里可是掌着财权,大笔一挥,百万`千万人民币就有了。
    当然,这钱不会随便给,各所大学得使尽浑身解数去争。例如,你要“上学科”,评上一级学科,钱就多了。要“设博士点”,“重点实验室”,“上项目”,诸如此类,挂上一个什么名堂,便财源滚滚来。
    为此,教育部对各高校组织了种种检查`评估`验收,庞大的专家团在学官带领下,浩浩荡荡驾临。结论是事前已大体内定了的,自然,被检查者也得识相(粤语称“识做”)。参与的专家也心中有数。个别人倘较真出了格,下次就不再榜上有名了。据说,有权势者声言:三条腿的狗不好找,两条腿的专家有的是!
    往日教育部门是所谓“清水衙门”,如今可不一样了。各级学官呼凤唤雨,只要带个“长”字,都能盘满钵满。因此,教授们无不千方百计去弄上一顶乌纱戴上,有权就有利啊!
    原先全国有十二所大学属副部级单位,现增至29所。部里的司长们直接得益,他们可以空降到这些大学当领导,享受副部级待遇。反正他们都拥有“教授”之类高级职称,也算名正言顺。
    副部级的大学也有新问题:校长书记之外,最高仍是处级。不过,这个问题难不倒“有心人”。他们可以扩充所辖部门,多设几个科长,于是他这个处长也就跟厅级干部权限差不多了。
    张鸣的“九年目睹怪现状”远不止此,且待下回再续。(08-4-17)
    
      
      
      
    教授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张成觉
  •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张成觉
  •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张成觉
  •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张成觉
  •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张成觉
  •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张成觉
  •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张成觉
  •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张成觉
  •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张成觉
  •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张成觉
  •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张成觉
  •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张成觉
  •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张成觉
  •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张成觉
  •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张成觉
  •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张成觉
  • 西陲当日忆地主/张成觉
  •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张成觉
  •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