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高兴: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0日 转载)
    
    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博讯 boxun.com)

    吴高兴
    
    热炒了一年多的彭宇赔偿案早已尘埃落地,但其审理过程一直云遮雾障,未能向外界公开,直到最近一期的南方周末,才披露了其中的一些真相。这个普通的民事案件在二审中以双方撤诉调解落幕,似乎是一个双方皆大欢喜的双赢结局,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结局是当时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一手导演出来的。该案二审时,正值中共十七大前夕,据南方周末报道,“为了给十七大营造良好氛围,建设南京和谐社会”,李源潮亲自出马对案件作了批示,要求对这个民事案件进行调解,不要炒作。省委书记一声令下,全省三级法院的领导闻风而动,省高院和南京中院的领导不惜越俎代庖,竟然为案件的双方当事人 “制定了相关的调解意向”,法院行政领导为此多次开会,甚至“十一期间都在加班加点研究”。父母官们喜欢对外媒的记者说自己的司法是独立的,却连一个小小的民事案件都不能由办案法官独立审理,其司法活动的“独立性”,由此可见一斑。
    
    可想而知,在来自江苏省委和省政府的强大压力下,无论是这个案件的原告或者被告,除了接受调解,别无选择。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时固然应当首先进行调解,但这种调解应该是在没有任何外力干预的情况下进行的,调解协议应该是双方自愿达成的,而如果调解不成,就应该由法院来判决。一审判决以后,双方都提出了上诉,这本身就说明了调解之难,要知道一审的判决是有调解的失败在先的。虽然二审仍然可以调解,但有了党委和政府的干预,就无法保证调解双方的自愿性质,人们很难相信调解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愿的表达。事实上,彭宇就说自己的压力很大,因为“省里的主要领导都参加了调解”。省里的主要领导大约不会直接参加调解,但有了“省里的主要领导”这些太上皇的旨意,这个案件就只能以调解的方式解决,而且调解不成功也得成功,这是毫无疑义的。
    
    这一普通民事案件的结局,被官方控制下的媒体宣传为“双赢”,“皆大欢喜”,无论这“双赢”和“皆大欢喜”是不是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感受,隐藏在背后的,都是司法在走向独立道路上的倒退。应该指出的是,追求案件结局的“双赢”,要求审理的结果达到“皆大欢喜”,这本身就是错误的。许多案件,尤其是此案中彭宇和徐老太是否相撞的真相难以确证,双方各执一端,很难调解,调解不成由法院判决,实乃出于不得已之举,而法院无论怎么判,当事人中起码有一方会感到委屈,不可能是“皆大欢喜”。退一步说,在党委和政府的干预下,彭宇和徐老太的调解协议即使确实是自愿达成的,即使双方确实都感到满意或欢喜,这也不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案例,因为党派和政府对司法的干预不是司法公正性的保障,而是对司法公正性的威胁。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不过表明:在党的政法委统管司法的体制下,只要牵涉到政治问题,哪怕是一桩小小的民事案件,也可以由党和政府来导演!不过,这一次是民事案件,被李源潮导演成和谐戏,平时更多的是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案件,那就只能用“颠覆”的罪名导演成举世啧啧的滑稽戏了!这不禁令人想起“铁血宰相”俾斯麦统治时期德国的一句诙谐名言:“德国的法律是按照俾斯麦的身材量身定制的。”
    
    在官方的舆论导向下,人们的注意力被引向了案件审理结果的公正性上。其实,从法治的观点看,一个案件办理得公正与否,首先不是看其结果的公正与否,而是看其程序的公正与否,因为程序的公正是实体公正的前提。而程序的公正性,又是以司法的独立性为前提的,而党派和政府对案件的干预,本身就是对司法独立性的恣意践踏。按照司法独立的精神,法官审案的唯一依据,不是情义,不是道德,当然更不是政治上的需要,而是冷酷无情的法律!但是,案件一旦受到党派和政府的干预,法律这根审案的唯一准绳就有可能在各种美丽动听的言辞下被远远丢弃在一边。笔者以为,就彭宇赔偿案来说,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不是事实真相究竟如何,不是结局的谁输谁赢,也不是案件结局所产生的社会效果是好是坏,而是所谓的“撤诉调解”,究竟是否出于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意愿?
    
    人们有理由认为,如果没有李源潮和江苏省委的干预,彭宇赔偿案就会以法院判决的方式结束。法院的判决结果如何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法院的判决有没有充分的法律和法理依据。按照时下的常理判断,彭宇如果真的是出于做好事的动机去搀扶徐老太,那么在徐的家人到场以后就可以离开了,而彭宇不但没有离开,而且还为其垫付了200元医疗费,而对自己所垫付的200元医疗费又一直没有向对方讨要,甚至在派出所做笔录和庭审时都曾经承认相撞,单是根据这些情况,人们就有理由作出判断,彭宇从公交车上下来以后的确与徐老太相撞了。但是尽管如此,根据民诉法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只要原告徐老太拿不出足以让法庭采信的证据,则法庭仍然应当判原告败诉,否则就是一个不公正的判决。但是,由于省委和省政府的干预,该案不得不采取调解的方式解决,从而不得不让双方各自承担了一部分责任。所以,此案的结局,表面上是皆大欢喜的“双赢”,但在“双赢”的背后,却是司法独立性和公正性的丧失 。在党委和政府的干预下迫使双方接受调解,政治上“建设南京和谐社会”的宣传效果是达到了,但司法的独立性和公正性却丢掉了。
    
    在中共十七大的分组讨论会上,李源潮把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作为建设“和谐江苏”的一个范例,他可能至今还没有意识到,由他所导演的“撤诉调解”,恰恰使本应独立进行的司法活动蒙羞——司法被迫充当了政治的奴婢,同时这也说明,在现行的政治体制下,司法是无法真正独立的。彭宇赔偿案由一审的判决到二审的撤诉调解,与其说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双赢结局,不如说是李源潮为贴金“和谐”而导演的一场政治秀!
    
    最后,在彭宇赔偿案的处理中,还牵涉到司法与媒体的关系问题。南京中院的一位负责人责备新闻媒体“不客观的报道对法院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对司法公正力造成极大的诋毁”,笔者不能肯定这位中院负责人的话是否符合事实,但笔者可以肯定,没有自由媒体的介入,法官审案判案就缺乏舆论的监督,从而其公正性就难以保证。媒体的介入固然有可能诋毁司法形象,甚至有可能影响法官的审理和判决,损害司法的公正性,但是,对此的预防和解决之策,绝非排斥媒体的介入,更非要求媒体应如何报道的所谓“舆论导向”,而是司法的真正独立和内、外部的监督机制,毕竟除了上帝,谁都不是永远正确的真理化身。如何才能保证司法机关的独立?如何才能有效地监督司法机关?这才是我们应该从彭宇赔偿案中所引出的思考,也是我们在建设和谐社会中值得着重关注的司法问题。
    
    2008-04-12于近江斋
    
    (首发于《自由圣火》2008年4月19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高兴:爬云峰(游记)
  • 吴高兴: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 吴高兴: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吴高兴
  • 吴高兴: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吴高兴
  •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吴高兴
  •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吴高兴
  • 吴高兴:中国民主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 吴高兴: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 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吴高兴
  • 吴高兴: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 吴高兴: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 吴高兴: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 吴高兴: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吴高兴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吴高兴: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吴高兴
  •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吴高兴
  •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吴高兴
  • 台州急电: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仍杳无音信/吴高兴
  • 台州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吴高兴
  • 严正学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吴高兴
  • 严正学案: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