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庸俗邪恶的极权统治/莫建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8日 转载)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如果說,在現當代國家統治的形式中,什麽樣的統治模式最爲殘暴、邪惡和庸俗,那麽無疑就是極權主義所形成的專制暴政與獨裁恐怖。這一殘暴、庸俗、邪惡的政權,在違反人權自由民主的價值以及合法理論的基礎上,將公民社會劃分出要消滅的群體及其敵對的階級。例如在共產黨中國的建政初期所劃分出地、富、反、壞、右等的階級成分。勞改農場是對人性進行徹底改變的實驗場所,所有具有道德倫理以及能在政治正義上作出正確判斷的人,都被庸俗邪惡的極權統治者,以「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中國式司法墮落的判決投入到勞改農場。在勞改農場中,以最爲兇殘、毫無人道的教育方式對這類人進行著對共産主義神學的歸依和對黨效忠的思想性的徹底清洗。在公民社會中,用共産主義政治神話的烏托邦教育,公然取消道德倫理和宗教信仰的信條。從而把殺人說謊以及用政治造假的作秀;迫使公民變爲對極權統治者絕對服從。墮落法律成的機器人。極權統治者不僅鎮壓和迫害反對該政權的政治敵人,而且,還毫不留情地殲滅他們認爲應該殲滅的順民。在這些殺戮與滅絕人性的瘋狂中,狂妄地自稱爲「人民的大救星」、「人民的帶路人」。從而將極權統治集團提高到「光榮、偉大、正確」和堅不可摧的政治神壇。
     (博讯 boxun.com)

    由於卑鄙、狂妄和瘋狂的迫害,使極權統治者所呈現的政治行爲上的邪惡,超出人性所能理解的限度。但是這種現象並不高深莫測,因爲是危害人類社會的暴行,所以其兇殘的行爲往往都産生於膚淺而毫無深度的思維動機,以及人性反常的現象。邪惡行爲因缺乏理性的思維與感性考量的深度思想而凸顯極爲膚淺的庸俗常態。一個統治者由於與生俱來的私欲擴張與極端功利的索取,使其基因往往和正常人的基因、心理素質、道德常態形成反向思維。但是這個統治者所有身體的構造和生理的結構,卻是平平常常的兩腳動物。甚至在身體及其生理上比正常人還缺乏完整性。在理性的思維與感性的考量中,常常陷入低能而膚淺的思考模式中不能自拔。因爲極端私欲和功利的擴張與索取,使極權統治者們不具備人倫道德的責任與政治正義的崇高風範。所以在極權主義國家統治的模式中,公民所遭受的災難和兇殘的迫害與憲政自由民主國家的統治模式相比,其概率高出到使人們感到懼怕和恐怖的程度。
    極權統治者的邪惡是極端恐怖的,同時其思想信念也是極其膚淺和庸俗的。他們膚淺和庸俗的殘暴彌漫和糟蹋著人類社會。恰恰就是他們犯罪的本能所凸顯出的非人的力量及其喪失人倫道德與政治正義的自暴自棄;象病毒一樣在人類社會中相互傳染。在人類社會中,趨炎附勢的政治流氓、惡棍、街痞也因其極端私欲和功利的擴張與索取,而以犬儒似的吹捧以及肉麻的歌功頌德,將其恐怖極權的病毒傳播和擴散,形成了在其統治的公民社會中,以一種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自覺奴性;永遠都膜拜在那個金字塔頂端的神壇上的極權主義的最高統治者。
    
    膚淺而庸俗的邪惡統治,其思維能力與政治正義的深刻的思想是水火不相容的。因爲政治正義的思想往往都是趨向於深邃的理性思維與感性的考量,從而探究一種適應于公民社會幸福繁榮的生存之道,而這種生存之道的核心,就是寬容、善良、仁慈、博愛,即從大愛到小愛、從公愛到私愛以及情愛的人倫道德的政治路徑。在政治正義的驅策下,隨時隨地都對不適應于公民社會的行政、司法、立法的過程與條文進行監督和修改。只有這樣,政治正義的人倫道德才具有深刻的量度,才能激發自由個體的人格價值的原創性,才能造就公民社會在寬容、善良、仁慈與博愛的建設中更加和諧、穩定。
    
    極權主義的統治者們,爲了使自己的邪惡統治能萬壽無疆,常常以冠冕堂皇的名義實施著鮮爲人知的兇殘暴政。爲了宏揚極權階級的所謂優越文化,極權暴政的辯護者無不孜孜不倦地四處搜索和發掘蒙蔽公民社會的自以爲能事的所謂正面的動機。使常人難以企及的高遠而具有所謂玄奧的深刻理想來炫耀世人。由此將膚淺而庸俗的邪惡的思維深化成超凡脫俗、神聖偉大、目光高深。而決非普通公民可以理解的理想宏圖。深化和拔高膚淺而庸俗的邪惡思維;貶斥公民的認知能力;威脅公民理所當然地接受「光榮、偉大、正確」的開啓和領導。於是在上述事實所營造出的災難中,鑄成實現共産主義光輝未來的,使人眼花繚亂的烏托邦。
    
    我們知道,在極權主義制度邪惡的統治中。那些爲虎作倀、趨炎附勢者,也實實在在地成爲極權制度運行的司法和執法者。在他們庸俗而膚淺的思維裏,只能容納極端私欲和功利的索取和無度的擴張的內容。在「其行可鄙,其心可誅」(林牧語)的邪惡行爲中,爲了極權統治牢不可摧地運營長久,他們行使著極權主義最高統治者所授予的屠殺和迫害的權力,將苦難的同胞兇殘地殺戮、鎮壓,使他們在其殘暴而邪惡的瘋狂中,家破人亡、屍骨無存。這些在極權主義最高統治者授意下的執掌著司法和執法權力的行兇者,以膚淺、庸俗、邪惡的化身,危害著公民社會的和諧和穩定。在某種意義上,他們既沒有共産主義的信念,也沒有公民社會所倡導的人倫道德的品行。他們無非是極權主義統治者,爲其兇殘的統治存在的政治工具和這台殺人絞肉機器中的部件;以及一顆顆永不生銹的螺絲釘。他們沒有思想,更不具備人倫道德和正義品性的理想。他們趨炎附勢無非就是滿足於他們與生俱來的私欲和功利的極端索取和擴張。不具備理性的思維與感性考量的深刻的思想,就不可能形成具有政治正義性的正確判斷。沒有政治正義性的判斷,就不可能得出誰是誰非的政治理念。事實證明:極權主義的專制暴政與獨裁恐怖,無一不是以愚民政策對思想的鉗制,同時控制著新聞媒體的新聞自由,禁止公民社會中,自由個體的人格價值的原創性及其言論自由、出版自由而爲其條件。
    
    「極權主義企圖征服和統治全世界,這是一條在絕境中最具毀滅性的道路,它的勝利就是人類的毀滅。無論在哪裡實行,它都在開始摧毀人的本質」(阿倫特語)。只要還有迫害、屠戮和侵犯人類社會的存在和發展,不管它是否是主權國家還是什麽樣的其他政權的組織和集團形式,都應該受到整個國際社會的譴責。這不是什麽主權國家內部的事情,也不牽扯著什麽干涉內政的問題。這是一種極其嚴肅的國際人道的援助,當極權主義的邪惡統治開始屠戮和迫害公民社會時,國際社會的人道主義的援助就必須開始進行,同時也必須伴隨著對極權統治者的無情譴責和對其進行道義的公訴。這就是說,沒有干涉內政的道理,只有對邪惡政權的譴責、公訴的道義根據。由於極權主義的專制暴政與獨裁恐怖的暴力、強制和邪惡的政治文化因素,公民社會中知善行善的行爲,以及爲了和諧地生活就需要一個穩定的政治環境。但是,這些最基本的政治權利的需求,要比實行了憲政自由民主制度的國家實行起來就困難重重。這就需要在強調自由個體的人格價值的人倫道德判斷的同時,必須強調憲政自由民主社會制度的建設的根本原因。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独立自由的政治本质/莫建刚
  • 苦闷孤独的小像(之三)莫建刚
  • 后中共时期的民众思维/莫建刚
  • 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莫建刚
  • 帝国的堕落与腐朽/莫建刚
  • 雪山雄狮的反叛/莫建刚
  • 对话:马克思主义及其他/莫建刚
  • 《一个中国民运家属的现状——陈贤英女士的遭遇》/莫建刚
  • 《冰雪肆虐·2008》莫建刚
  •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莫建刚
  • 痛悼包遵信先生!/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
  • 政治模式的谎言/莫建刚 吴玉琴 廖双元
  • 悼念六.四绝食宣言/莫建刚(执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