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活着》与《福贵》:从专政手上拯救社会主义/陈永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8日 来稿)
    
    近来,国内数家电视台正在播出由余华的小说《活着》改编的电视剧《福贵》,我看得精神很恍惚,觉得里面大有文章。福贵比活着,要求高多了。
     (博讯 boxun.com)

    电视剧主人公“福贵”,1949年之前算是地主出身,因为豪赌气死老子败尽家产,也因此因祸得福,成了贫农,躲过土改的镇压。1949年之后社会主义,为福贵唯一作的事情,是解放军无意中救了福贵一条小命。就好象历史教科书中板正腔严地宣布,基本上不打日本鬼子见了就躲,掌权之后还感谢日本鬼子帮他取了天下,如此就解救了中国人民。
    
    1949政权的成立无疑是给福贵带来了更大的灾难。对于福贵来讲,社会主义就意味着灾难,大跃进、文革等一系列的斗争,让福贵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家庭人员一个个死去,饿死的、病死的、出意外的都有。
    
    改革总是被看成否极泰来。结尾,土地下放后,福贵的外孙子做梦有了自己的牛,并且努力中。生活开始转向有梦的方向。渴望并不带来真实,有梦的方向还是巨大的问好,或许苍老的福贵走向坟墓,这种梦不过是对福贵的自我安慰。这个梦是一个小孩和老人共同的。而承担生存任务成年人没有梦。
    
    一个梦能撼动百年苦难一根毫毛么?主人公“福贵”,遵守自己生命的法则,年轻叛逆,成熟时归顺秩序伦理,晚年返老还童做梦。其呈现出来的,并不是参与到百年历史长卷来,而是想过一个与政治无关,但求温饱和幸福的日子。沉默的多数人,有两种生活方式。一种是秩序的,但是贫穷的生活。一种是无秩序的,未必不贫穷的生活。这样一来,秩序高于福贵。
    
    风云与风月,风雨都不要入侵,平淡地守住土地过日子。来于娘胎,归于尘土。这是对百年政治纷纭对乡土入侵的抵制,沉默而倔强。我觉得从电视剧《福贵》的整个过程立意来看,就是在追问一种可能:一个私人领域何以可能,不要卷入政治动荡,百年政治变迁无关的,属于自己的独立的空间。《活着》和《福贵》是对政治运动入侵的抗议。这种入侵,上个世纪三四年代,和改革开放最为明显。前者造成一场代价惨重的社会主义革命,后者引发的政治灾难目前隐而不显。
    
    《活着》与《福贵》盼望咬断社会主义与专制的脐带,恢复社会主义的本来面目。社会主义,是以社会为中心的。马克思主义者葛兰西认为启蒙政党应该消融入公民社会。
    
    
    
    公民社会的正当性
    
    
    
    即使在古典道德政体中,儒家知识分子引导的政治空间,与民俗引导的乡土,基本可以说是断裂的。前者并没有完成对后者的高度整合,而直到毛泽东的合作化运动之后才完成。所以历朝历代政治动荡,虽然因为饥荒有底层民众参与,但是乡土结构始终没有被破坏,延续到毛泽东革命的时代。
    
    即使毛泽东展开对底层最有强度的政治动员,也是没有很成功地把底层卷入,虽然已经很严重,但是一下子很快就恢复了。文革对民间的相对独立性,基本没有撼动,农民和大部分工人,没有卷入政治运动。
    
    于中国现代化的历史而言,被现代化的乡土与农民,他们自己要求什么,从来被忽视,被代表。可以看到一个个没有脑袋的农民。
    
    滚滚时代大潮中,能不能有一个独立谦卑的生活空间,不要兴也百姓苦亡也百姓苦。这个空间与追求卓越无关,与灵魂不朽无关,只与生命的延续、幸福有关。皇帝轮流做,只要不乱收税,要乱征兵,不要侵犯其财产和妻女,就与百姓无关。留一点门缝,例如科举给他们当出路,就成。
    
    人介于动物与神之间,少数人才是有着成为人神,声名留世的渴望和才能,大部分人就是想从动物中脱离出来,不要被必然性约束,例如告别贫穷,走向富裕。
    
    人中的油和水,是可以分离得开来的。油是追求不朽的,卓越的,英雄的,而水是个人生活的。大部分人当生命的维持成为重负,活着很艰难,成为人上人的贵族梦,只有小孩和老人才会做,成年人劳累得连梦都没时间了。对他们来说,基于财产权的小康,是他们或许可以触摸的。为声名千古不朽或者为人上人的奋斗,截然不同于他们的生活世界。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不管这买卖有本没本,追求英雄不朽,卓越是自愿的,高风险高利润。上天对他们是公平的。而民众被卷入是不自愿的。如同《射雕英雄传》中的杨铁心和郭啸天这对具有英雄情节的小人物,也只能当炮灰。杨铁心的老婆,因为美貌,才被金亲王看中,才成为历史的一个部分。而郭啸天,只有盖世武功的儿子,才成为侠之大者。总之要有美貌和盖世武功,才能进入或者点缀历史。
    
    而无数平庸的生命呢。能不能过自己贫贱的日子。英雄的归英雄,贫贱的归贫贱。启蒙和革命,从来没有改变他们,能不能别来扰乱他们?英雄的代替,与民众无关,油的震荡,让油们自己去干。民众不要去当炮灰。
    
      当初日本侵华的时候,日本鬼子打到河南,河南人民帮助日本鬼子解除了国军武装。对于人民来说,谁当家都无所谓,只要你不搞苛捐杂税。如果不是共产党搞游击战,把北方人民也卷入战争中来,那么日本也不会三光政策,大家看到日本在东北就没有。人民就是觉悟不高,是因为政治造成的,被压迫,被剥削,没有提供机会。实际上每一个人都潜在到有灵魂不朽的欲望,而民众被生活的艰辛阉割了。
    
    就是说,中华民族对底层民众的整合能力,建立在受到威胁和保护之上。民众是被裹挟进来的,是被迫的,是被逼上梁山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要的是和平安全秩序幸福,只有当这种朴素受到伤害,才会加入中华民族整合。所以是一个异质的,战斗的共同体。
    
    建国之后整个经济发展是想团结全国的人,参与到全球化竞争。农村就被裹挟进来。所以,在这种方案眼里,纳入到全球化的体系和都市化,同时意味着中国农村问题,或者是前现代问题的根本性解决。
    
    例如农民工到广东去,就纳入到广东三来一补世界工厂的体系里面,就纳入到全球化的体系里面了。中国加入WTO,就首先牺牲农民。一个国家也好,总有一部分人是搞生产的,不可能大家都搞崛起,只有少数人或者一半以上的人参与全球竞争。大部分人参与全球竞争,就没办法活了。农村不要赋予国家崛起的使命,就让它稳定好了。
    
    民主最广远的基础在于公民社会相对于政治社会的独立性,这在美国立宪体现在权利法案,体现在有限政府和国家社会分离的规定性中。没有追求灵魂不朽欲望,而终生受到幸福欲望支配的底层人民,被政治命运卷入旋涡,是极为不公正的。这些人为政治社会提供了税收之后,还让他们无条件支付血的义务服兵役,是不公正的;如果更进一步,还要他们付出灵魂对国家忠诚,那简直是邪恶魔鬼。
    
    按照古典自由主义的一个广为流传的观点,例如施特劳斯在讨论柏拉图《弥诺斯》时分析的“普适协议”,未成文法或神法自然法,恰恰可以规范“正义的事情”。这种写在人心的上的“正义”,只有基督教,才明白说出。基督教作为底层的宗教,但对战争,疏离国家,如同基督表达出来的,除了凯撒的税收之外。其他的就是不公正的。这体现在权利法案中,身体和灵魂是不可以卷入政治的,是不可以民主立法的。
    
    在1943年的Flag Salute 案件中,罗伯特.杰克逊大法官发表了如下经典见解:
    
    权利法案的真正宗旨,就是要把某一些事项从变幻莫测的政治纷争中撤出,将其置于多数派和官员们所能及的范围之外,并将其确立为由法院来适用的法律原则。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言论自由权、出版自由、信仰和集会自由以及其他基本权利,不可以受制于投票:他们不依赖于任何选举的结果。
    
    这是和平时期的政治对自己的自我克服,避免公民社会那些只想追求幸福的人民,被动卷入政治和战争。施密特指出来的,像这样民族国家搞得全民皆兵,实际上是最残忍的,最不人道的。二十世纪战争死了那么多人,很大原因就是全民皆兵。打战本来就是战士的事情,与老百姓有啥关系?打战只有利于权贵,而把人民当炮灰。不要搞得民族国家就是一个公民士兵国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改革是一个“世界末日”
  • 陈永苗:诬蔑民权为民粹—少数政改派的投名状
  • 后改革时代的新一代视角——在改革三十年民间座谈会上的发言/陈永苗
  •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 陈永苗:诬蔑民权为民粹——少数政改派的投名状
  • 陈永苗:有毛必有邓,有邓必有毛
  • 陈永苗:高等教育是一个宪政问题—再次反对茅于轼涨学费
  • 陈永苗:“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定时炸弹
  • 陈永苗:改革阵痛应转由权贵承受
  • 陈永苗:改革已经无法拯救“改革”—致明日的第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中国改革三十年
  • 陈永苗:给张维迎颁发诺贝尔疯子奖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一切美好的,都被权贵用于自肥
  • 陈永苗:大地深处存在着最深层的自然法—再评黑龙江农民分地
  • 陈永苗:一次“卫星变轨”:从跪劝权贵从良到自己当家作主
  • 陈永苗:走路去月球:从经济自由到政治自由
  • 陈永苗:《色,戒》与宪政爱国主义
  • 陈永苗:维权运动的中国史意义
  • 陈永苗:政治自由是首要的—评资中筠先生12月1日广州讲座
  • 王岐山的学者生涯/陈永苗
  • 《参与》专访知名宪政学者陈永苗(图)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