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炳章博士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摘编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百一十九问:多少年来,你为了理想到处奔走,甚至出生入死,我们知道,你的物质生活十分简单。请问,你的革命理想是什么?
     (博讯 boxun.com)

      答:我的革命理念,可以用四句简单的话来概括:“驱除马列,复归孙文,推翻中共,重建共和。”
    
    《以上摘自第八部分:革命观和理想国》
    
      一问:什么是民主?民主的定义是什么?
    
      答:民主的题目很大。我们谈民主,至少应分为两个层面来讨论。一是民主理念,即理论部分,我称为‘软件’部分。二是民主制度,即实践部分,我称为‘硬件’部分。
    
      二问:请您先谈谈民主理念好吗?
    
    
      答:民主的理念至少包括三个要素。
    
      第一,政治上人人平等。不管你是国家元首,还是部长,或是普通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大家在政治权利(注意:不是权力)上,在法律面前,应当一律平等。政治权利包括选举权、被选举权、组织政治团体的权利和举行政治集会的权利等。
    
      第二,权力来自人民,或称主权在民。政府是人民建立的、人民选择的。政府的权力是人民授予的,不是政府自订的,也不是少数人授予的。用政治术语讲,政府只能在被统治者同意的基础上,才能行使统治的权力。政府的职能是保护人民,而不是欺压百姓。
    
      第三,民主理念的第三个要素是:服从多数人的决定,保护少数人的权利。多数是不需要保护的,因为多数人的力量大,少数人欺压不了他们。需要保护的,是少数人。最少的少数,是一个人。保护少数人的权利,说到底,就是保护每个人的基本人权。在某种意义上讲,民主的真正内涵,是保护少数,而不是服从多数。
    
      三问:什么是民主制度呢?
    
      答:民主制度,是以法律形式硬性规定下来的、以确保民主理念得以实现的政府权力结构及政治运作规范,或称游戏规则。民主制度至少包括如下几个要素。
    
      第一,政府最高权力的分散与制衡。为什么要将权力分散开来,并加以制衡?我曾用‘切饼与分饼’作比喻,把这一深奥的政治学原理,通俗地表达出来。有十个人,只有一块饼,大家分着吃。如果找一个人,他既切饼,也分饼,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他可能先把饼切成十块,九块是小的,一块是大的,然后由他一个人来分。他有可能分给别人九块小的,自己留下那块大的,这就导致了不公平。如果将游戏规则稍作调整,结果就大不一样了。试想,我们找两个人,一个专门切饼,另一个专门分饼,即把切饼与分饼的权力分开。这样切饼的人就想了:假如切的大小不一,分饼的又不是我,我得到最小的一块怎么办?为了防止得到最小的一块,切饼的那位只能一个办法,就是将饼切成均匀的十块。你看,分权的结果,导致了利益公平的分配。在政府结构中,负责切饼的,即制定利益分配准则的,是立法机构。各国叫法不一,或议会,或立法院,或下院,或人民代表大会等,其职能是制定法律。执行分饼的,是行政机构,有称总统府的,有称国务院的,有称行政院的,有称内阁的,其职能是执行法律。司法权独立是另外一项特别重要的设计。假如切饼的和分饼的互相勾结,专把小块的饼分给老百姓怎么办?在这种情况发生时,老百姓需要一个裁判主持公道,并有控告切饼者和分饼者的权力,让他们交出侵占的利益。这个裁判,就是法官,必须是独立的,均不受切饼者和分饼者的管制,即不受立法机构的和行政机构的左右。否则,无法公正地判案。裁判机关就是法院。法院有解释法律的权力和审判裁决的权力。
    
    《以上摘自第一部分:切饼与分饼──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理念》
    
      六十九问:很多人担心,革命将造成社会的巨大损失,不可为之。你的意见如何?
    
      答:刚才已说明,革命,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该来就来的问题。是执政者创造不创造革命条件的问题。既然担心革命的损失,就有必要通过各种途经,奉劝执政者:聪明一点吧!让步还不算太晚。至于革命比演进造成更大损失的假设,也未必正确。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京城有一小股武装部队,采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逮捕顽固不化的执政者,宣布实行大选,势必会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这种一步到位的革命,可能是社会损失最小的行动。实例也证明,革命行动未必造成巨大的社会损失。菲律宾的人民推翻马可仕的革命造成了多大损失?如果罗慕斯将军不采取果断措施,派飞机向总统府扔下一颗炸弹,马可仕可能负隅顽抗,派他的卫队向人民开枪,反而会酿成损失更大的流血惨案。另一方面,和平的抗争,也未必不付出惨重的代价。八九民运,学生们并未有革命的念头,但共产党用机枪坦克的血腥屠杀,给人民、给社会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假如当时策动部队哗变,把老顽固们抓起来;或者,革命群众武装起来,占领电视台,占领广播电台,占领北京市委大楼,甚至占领中南海,一场大屠杀或许可以避免。据说,当时确有想哗变而支持赵紫阳和学生的军官,但改革派的犹豫错失了良机。
    
      七十问:有人担心,用革命换来的政权,仍然是一个专制政权。革命会不会造成以暴易暴呢?
    
      答:这种担心,是对历史不了解的缘故,是因果绝对论。革命不见得造成以暴易暴的结果。古有美国的独立战争,近有菲律宾和罗马尼亚的革命,人家建成的并不是专制政体。反过来,用和平手段获得的政权,也不一定是民主政体。希特勒是怎样上台的?马可仕是怎么上台的?他们并没有采用革命的手段,他们上台靠的是选票,是民主程序。但是,他们建立起来的,却是个无比残暴的政权。结论已很明确:手段与结果之间,并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关键是运动领导者的素质和运动领导者的目的。
    
    《以上摘自第四部分:民运的手段与策略》
    
       一百一十问:你反复提到人民有革命的权利,革命乃天赋人权。你的革命观是什么?
    
      答:圣经《使徒行传》示喻革命的权利:“必须顺从神,而非顺从人。”圣经告诫:神的权柄高于任何世俗的权力。
    
      《易革注疏》颂扬汤武革命:夏桀殷纣,凶狂无度。天既日,人亦叛主。殷汤周武,聪明睿智。上顺天命,下顺人心。诛纣牧野。革其王命,改其恶俗。  
    
      孟子曾为革命正名: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桀矣,未闻弑君也。
    
      《黄帝四经》昭示:“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苛而不已,人将杀之。”就是说,统治者苛政不改,人民可以行使上天赋予的权利而革命除之。
    
      美国独立宣言号召人民行使革命的权利:“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正当权力是从被统治者的同意中产生出来的。任何形式的政府,当其对这些目的有损时,人民便有权利将它改变或者废除,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美国贡献最大的总统之一林肯,继承了独立宣言的精神,在其就职演说时,公然为人民革命的权利进行辩护:“这个国家、及其所有的机关,都归其住民所有。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人民厌倦了现有的政府,他们就可以行使宪法的权利改变政府,或者行使革命的权利推翻政府。”
    
      这一切,都揭示了一个真理:推翻暴虐和腐化的政府,乃人民的天赋人权。因为,政府是人民建立的,应当为人民谋取福利。当这一宗旨遭到践踏,推翻、更换现存的政府是天经地义的。别说暴虐的政府,就是做事不合民意的政府,人民都有权更换之。在民主国家,更换政府乃平常之事。美国每四年就有一次更换政府的机会,那就是周期性的选举,很少有政府是长期执政的。看一看二十年来美国换了多少届的政府?尼克松、福特共和党政府,人民不信任了,把它推倒,换上卡特民主党政府,卡特干的不好,人民把它赶下台,换上了里根、布什的共和党政府。他们做了三届,经济先盛后衰,人民又把共和党轰下去,请克林顿的民主党重新执政。所谓民主制度,只不过是把推翻、更换政府合法化、程序化罢了。
    
    《以上摘自第八部分:革命观与理想国》
    
      九十八问:请问,你攻占某个城市的计划是如何构想的?
    
      答:攻占某个城市,实际上就是新时代的“武昌起义”。我们应当发动新的“武昌起义”,来推翻中共的专制。此计划并非天方夜谭。前几年,曾有一个县武装部长个人占领县城的纪录。也有几十个造反者攻占云南某个县城的事件。那些事件显示,中共政权不堪一击。出了事,县长、县委书记首先逃命。假如某个中小城市条件成熟(防备松懈,民怨沸腾,等等),可以从各地集中一批精干人员,采取突然袭击,占领市政府、电台、电视台。然后,公布施政纲领,发动人民的力量保卫民主政权,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八十年代,菲律宾人民推翻马可仕政权,是人民革命成功的样板。
    
      可以想见,如果民运准备充分,一举拿下一个中小城市,暂时接管政权是不困难的事。然后,民主政权应当立即采取如下措施:
    
      一,宣布民主政治纲领,宣布停止共产党的一切活动,宣布局面稳定后,立即实行大选,一切权力归于人民。
    
      二,宣布市场经济政策,宣布取消特权,惩治贪官污吏,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清算贪官污吏之财产,不法的一律充公。保卫人民的私有财产和私有产权。
    
      三,呼吁本市和邻近县市的人民进行总体动员,封锁公路、桥梁、机场、河道、田野,阻挡武警和军队的可能进犯。
    
      四,呼吁退伍军人组织起来,成立民主力量的武装,保卫民主政权。
    
      五,呼吁全国人民积极相应,呼吁各城市效法跟进。
    
      六,呼吁港澳台人民、海外华人给于财力支援、人力支援和舆论支援。
    
      七,呼吁各国政府给予道义支持,向中共施压,制止可能的武装镇压。
    
      集中力量夺取一个城市,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树立一面民主旗帜,成为民主力量的可见象征和凝聚点。老百姓马上可以知道应该拥护什么,海内外的民主力量能够有形地凝聚起来。一旦民主政权站住了脚,接着可以触发全国各城市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摘自第六部分:关于体制外的革命运作》
    
      六十三问: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已经步上民主政治,实行了政党轮换。有人说,台湾国民党能够做到的,中共也能做到。民主不用急嘛,慢慢等就是了。请问您怎么看?
    
      答:首先应当指出,民主、自由、人权,是等不来的,必须通过争取才能得到。有人很欣赏台湾的政治改革,寄望中共能够步台湾蒋经国的后尘,在大陆实行政治开放。我抱着同样的期待,不过,我并不十分乐观。凭我对两岸情况的了解,必须指出国共两党的某些区别。
    
      其一,国共政权的基础,在性质上不同。国民党迁台之后,面对中共的虎视眈眈,不得不施行权威式统治。所谓权威式统治,特点是:政治上专制;经济上为自由经济;意识形态上不全面控制,除马列主义外,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可自由传播。中共政权的性质,是极权专制,或称全面专制,即政治、经济、思想上全面而彻底地一党专制。政治上,共产党控制一切;经济上,是共产党控制的国有企业为主导的计划经济;意识形态上,除马列主义外,其它思想都不得传播。
    
      其二,国民党当年的政权,在价值观念上,肯定民主、自由、人权这些普世的价值观念。中共不承认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反而说它的“人民民主专政”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
    
      其三,国民党迁台后,还是保留了一些民主的种子,如乡级、县级行政首长的自由选举等。中共没有。
    
      其四,国民党政权的主体干部队伍还是相当好的。充其量,我们只能说它是一个权威执政集团,但不能说它是一个犯罪集团。中共不一样,它已经堕落成了一个犯罪集团,一个流氓土匪团伙。
    
      我九八年回国,国内有的民运人士对我说,现在中共到了想进行政治改革都不敢改的地步。此话怎讲?可以设想一下,所谓政治改革,就是开放政治权力,即开放言论自由,开放党禁,开放选举,实现司法独立。不管落实那一条,中共特权都会面临被清算的命运──他们贪的太多了,他们干的坏事太多了,中共实际上成了一个犯罪团伙。在这种情况下,期待中共政治改革,是非常渺茫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毕汝谐
  • 呼籲中共正視對王炳章不人道的待遇/郭平
  • 解龙将军:纪念王炳章
  • 郭平在旧金山纪念六四18周年的声援王炳章发言
  • 王炳章的悲剧-反独裁的政治不是儿戏/程咬金
  • 王策、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 王策 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 敦促中国政府批准王炳章参加父亲葬礼(紧急呼吁信并广泛征集签名)
  • 王炳章的父親病故, 家人呼吁讓王炳章回加拿大奔喪 _____ 劉泰
  •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盛雪
  • 评:王炳章被逮捕真实内幕-逃离人员原意作证
  • 王炳章被捕真相揭密:自害害已,鈇証如山
  • 潘晴:为理想而承受苦难—写于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 陈维健:怀念战友——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 王希哲关于黄花岗杂志本期《黄花岗千古,王炳章万难》的批评意见
  • RFA专访:王炳章狱中受虐挨打
  • 王炳章入獄四周年祈禱會
  • 王炳章博士健康与自由祈祷会(图)
  • 广东省监狱当局对王炳章实施非人道待遇
  • 人权组织提供证据显示中国诬陷王炳章
  • 王炳章再中風
  • 王炳章家人促中国批准其保外就医
  • 加拿大表关注 王炳章境遇改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