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独立自由的政治本质/莫建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6日 转载)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独立自由是人类的精神,同时也是人类生存、创造与发展的动力。人类如果缺失了独立与自由的精神,其生存的状态将是自然中最原始、最低等的无明与混沌。无明与混沌就是使人类在发展中失去创造的最大阻拦。之所以独立与自由对人类的发展和创造是如此的重要,最主要的就是体现在人类的生存,是有别于大自然中其他动物的唯一特征。因为有了独立自由的精神,人类就能使无明演化为光明,使混沌演化为明晰有序。并使人类社会在自由独立的创造中充满着理性与感性双重互补的理想状态。使理想在现实与创造的实践中,得到更合理的体现。西藏也不例外,正因为西藏民族在中共集团的暴政下失去了人权,失去了自由与独立,西藏的反抗才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大力支持。 (博讯 boxun.com)

    
    "西藏没有自由!"这是今年3月中旬以来,西藏在爆发了和平抗议示威的同时,大批被封锁在寺庙中,不能和外界接触的西藏僧侣们所喊出的一句真诚的话语。没有自由,这是一种多么使人恐惧的情形。但是,它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西藏各地。而没有自由,这一恐惧的氛围在中国各地像瘟疫一样的四处漫游。它岂止是使西藏没有自由,在中共集团统治的近60年中,中国包括西藏都没有自由!更遑论独立。
    
    如果说,把西藏看成是一个公认独立的国家,这是西藏人最无明、最绝对的政治错误。也有违圣徒达赖喇嘛所提出的,要求对西藏实行高度的自治,而不谋求西藏独立的圣言。应该知道,独立自由是针对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而言的。如果将西藏看成是一个可以独立的主权国家,那么按此逻辑推理,中国30个省份都可以独立为30个主权国家。那么,还可以再进一步的推理,中国56个民族也可以进行独立的诉求,而成立为具有主权意义上的56个民族主义的国家。这是一个没有宪政与法治、自由与民主观念的政治上的绝对缺陷。极端激进的民族主义独立,并不可能带来本地区,本民族的自由与民主。如果说,56个民族主义的独立都成为了事实,那么,这56个民族主义独立的国家,依然是深陷于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统治中而不能自拔。提出民族主义主权独立的政客们,无非是出于极端自私的心态,想在民族主义主权独立的袖珍国家中称王称霸而已。
    
    西藏的那些政客们,在民族主义主权独立的政治问题上大做文章,是违背了西藏高度自治的原则,同时也违背了联邦共和自治的民主诉求,导致了多年来汉藏民族的心理隔离,也导致了汉藏民族的相互仇恨。以至于,西藏的那些政客们,在寻求民族主义主权独立的有机可乘的政治投机中,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这些西藏的政治投机家们所要求的西藏领土独立,在国际法乃至联合国宪章的意义上是非常不合理的。须知,西藏主权独立所包含的领土,有云南、四川、青海、甘肃等地所居住的藏人地区,其面积大约有250多万平方公里。从历史上来看,比原吐蕃(bo)部落的领土还要多。这是一个不合理的政治要求。如果说,从原吐蕃部落迁移出的藏民,他们随着游牧似的生活走到了什么地方,那个地方就是现西藏的领土,那么这岂不是"霸王硬上弓"的政治强暴吗?
    
    联邦共和自治的国家形态,是符合大中华统一管理的政体。这个联邦共和自治的国家形态,是调和所有民族分裂与解决专制暴政大一统的唯一的政治集合体。通过努力和奋斗,使中国转化为具有宪政与法治、自由与民主的联邦共和自治的国家体制,是所有中国56个民族所向往的社会制度。独立应该是每一个个体的精神独立,而不是主权独立。每一个个体的主权独立丝毫不能使其获得自由,相反会更加造成无数的混沌与无明。国家与民族的资源是不能让任何独裁者及其集团所侵占,也可以认为,西藏的领土资源也不能由那些闹独立的西藏政客所侵占。
    
    在中国,没有多数民族与少数民族之分,只有各个民族生活方式的不同。不因为生活方式的不同,而出现极端激进的民族主义矛盾,乃至各种民族主义的仇恨。其实,这些都是专制暴政的政客们所制造的民族隔阂。中华民族的国家是由56个民族所组成的政治共和体,这不是哪一个政治集团的专利发明,这已经是一个历史中的约定俗成的事实。如果说,西藏要求主权独立是正义的,那么东德和西德的民众推到"柏林墙"就是非正义的,美国的"南北战争"更是要进行历史上的重新评价了。可是,恰恰就是这些历史的事实,使我们看清了宪政与法治、自由与民主在人类的生存与发展中是多么的重要。
    
    应该赞赏和坚持圣徒达赖喇嘛的政治立场:西藏寻求的是一个高度自治的地区,而不是要求主权独立的国家。西藏从来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形态,它的前身吐蕃部落也是一个靠血腥暴力打出来的原始部落。一个国家的概念,需要有法律来作为强有力的支撑(不管是宗法还是世俗之法,两者缺一都不可。)而原始部落的群体,也就是仅仅依靠酋长和群臣们的随心所欲来管辖和治理。
    
    应该毫不犹豫的认为:西藏民族就是中华56个民族中的一员。就像蒙古民族一样,当它的军队横扫欧亚大陆后,挥师进入了中原,并在中原建立起大元帝国后,整个蒙古也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为了讨得苏联人的心欢,中共集团将外蒙古出卖给了苏联,这才是中华历史上最屈辱、最无耻的一页。可以说,原吐蕃部落中通过血腥和暴力的战争,也类似于蒙古民族一样将现中国的云南、四川、青海和甘肃等地进行了侵略,把无数的西藏民族迁移到该地区定居下来,而形成了一个西藏民族的居住区,居于这种情况和理由,而要求独立以建立一个大西藏国家的政治目的纯属痴人说梦,这就是无数政客们玩弄的最下三滥的政治伎俩。
    
    不排除在中共集团的统治下,西藏民族的生活是非常贫困的。但是,生活在内地诸如贵州、云南、广西和四川等地的各种民族,他们的生活同样也是非常贫困。就在中共集团夺取政权之前,在西藏地区生活的农奴,他们在农奴主的压迫下,生活也上一样的苦难和贫困。上述西藏民族的生活贫困的事实,都不能被视为要求主权独立的理由之一。
    
    要繁荣富强,民族要幸福安康。其实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共集团的暴政统治。西藏民族只有在圣徒达赖喇嘛所提倡的西藏高度自治的精神引导下,并联合所有反抗中共集团暴政统治的其他各民族,以渐进式建构工程的建设心态,而不是以极端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逐步走向联邦共和自治的国家形态。也只有在这种宪政与法治、自由与民主执政的联合体中,西藏乃至整个中国才会繁荣富强,56个民族才会幸福安康。
    
    3月中旬以来的西藏和平抗议示威的活动,遭到了中共集团的血腥镇压。主要是因为西藏民族追随圣徒达赖喇嘛的政治主张,要求在西藏建立一个高度自治的民族政府,而受到中共集团的拒绝和迫害。毋庸置疑,要求高度自治其政治本质,就是要放弃中共对该地区的绝对领导。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同时,摒弃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这也是应该的。因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无论是在西藏还是在全国其他各省市地区,实践证明都是失败的。高度自治就是让民众自行决定,并用自己的选票选举出自己所信赖的政府及其领导人。这就是高度自治的政治本质。而高度自治的政治诉求,也是全中国人民的政治诉求。一旦高度自治形成了绝对的历史潮流,中国的宪政自由民主的制度将为期不远。
    
    正如台湾的民主进程一样,这个地方首先避免了中共集团对该地区的凶残统治(当然专制独裁的国民党统治也是很恐怖),在"分而治之"的情形下,台湾的民众也以毫不妥协的民主要求进行着宪政自由民主制度的建设工程。通过抗争和奋斗,台湾终于在2000年实行了宪政自由民主的制度。这种制度虽然在时间上还比较短暂,但是它在台湾自由民主人士所推行的渐进式建构工程的进程中,却已经逐步地趋于成熟。在2008年度民主选举中,台湾民众的政治素质是如此的优雅和理性,他们的民主选举既公正有序又和平而激情,堪称亚洲宪政自由民主的典范。
    
    上述台湾的经验证明了,这个地方也是从一个高度自治的政治形态逐步地转型为宪政与法治、自由与民主的新国家政体。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的地方独立了,自由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台湾的民主制度,虽然给当地的民众带来了生活的幸福安康,但是中共暴政的1400枚导弹,还对准着这个已经实现了自由民主的地方。台湾的宪政自由民主的制度,还在受到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巨大威胁。不要只看到本地区的那种狭隘的独立情绪,当恐怖主义的战争已经侵略到自己的家园时,狭隘的独立情绪是拯救不了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的。
    
    西藏民族只有联合台湾民族乃至整个中国56个民族,组成一个抗争中共集团的统一的政治联合体,并以渐进式建构工程的建设心态作为自身的政治进程,大力促进中国的民主化,和全体中华民族共同奋斗,将中共集团彻底赶下中国的政治舞台,那时,西藏、台湾乃至整个中国都将得到独立、自由的彻底解放。
    
     (2008-4-1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苦闷孤独的小像(之三)莫建刚
  • 后中共时期的民众思维/莫建刚
  • 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莫建刚
  • 帝国的堕落与腐朽/莫建刚
  • 雪山雄狮的反叛/莫建刚
  • 对话:马克思主义及其他/莫建刚
  • 《一个中国民运家属的现状——陈贤英女士的遭遇》/莫建刚
  • 《冰雪肆虐·2008》莫建刚
  •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莫建刚
  • 痛悼包遵信先生!/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
  • 政治模式的谎言/莫建刚 吴玉琴 廖双元
  • 悼念六.四绝食宣言/莫建刚(执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