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奥运与中国崩溃/王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崩溃是许多人的一个心结。
    
     几年前海外就有人著书、撰文,提出中国以目前的状态运行不久即将崩溃。自去年中国股市就流传着一个咒语,即奥运之后崩盘,眼下奥运未到,沪、深两市却在半年的时间中暴跌近一半。有报道山东某股票交易大厅出现200多人集体抱头痛哭的凄苦场景。 (博讯 boxun.com)

    
     一些海外媒体还依据诺查丹马斯《诸世纪》、明朝刘伯温的《推背图》、诸葛亮的《马前骒》中的种种隐喻,寻找蛛丝马迹套用今天的中国,指出现政权将亡。
    
     中国历来的统治者不鼓励宗教信仰,但却对玄学、神术颇为钟情,常求讲求征兆。眼下奥运圣火在法国熄灭,显然不是好兆头,似乎预示着某种变化的临近。
    
     全国上下仿佛也在等待某一时刻的到来,仿佛是在等待最后的审判的来临。这是中国老百姓根据传统的常理、生活经验形成的一种企盼。在中国民众眼中世间存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百姓自己生活日趋艰辛、质量下降,可眼中众多政府官员、垄断企业管理者,挥金如土、纸醉金迷、骄奢淫逸的景象。一项官方调查报告披露,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上都是高干子弟。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二万多亿,已经形成名符其实的官僚资产阶级。中国的奢侈品、豪华消费也以他们为主要消费对象。百姓眼中的这种严重的不和谐应当受到一个公正的审判。
    
     同时,中国民众怀着矛盾的心情看待这个可能到来的崩溃。一方面不希望自己被殃及,另一方面又似乎在企盼它的到来,以期对在这个不公的世界中的坏人进行最后审判。甚至许多政府官员也或多或少在内心相信可能到来的灾难。一些高官都自认为自己是维持会,只要稳定,无大乱就好,不图有什么变革。
    
     这一刻会否到来?无论从经济运行、社会矛盾运动分析,或者从历史演变中比较,还是从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心中事物发展道理、人情、因果报应模式,目前体系的瓦解将毫无疑问。这种崩溃可能是急风暴雨式,可能是橙色革命式,但其发展过程、趋势不变,中国正在向这个方向迈进。当然,末日审判的开庭时间要由上苍安排。
    
     奥运只是一个时点。这一时刻寄予了太多人的希望,一方面是官方借其扬我中华国威,另一方面,现实中又集聚了太多人的不满,太多人的求变心理,太多的人希望再有一次64式的全民行动,太多正在激化的矛盾,。一旦出现两种意志的现实冲突,民众决不会再轻易屈服、退缩。
    
     中国的崩溃取决于内、外的作用力。目前,国内的许多问题国际化,如台湾、香港、西藏等问题,使外部力量介入找到了发力点。内部江、胡之争晕天黑地,官僚腐败自上而下难以扼制,经济运行险象丛生,走向恶化的自我循环有加速态势,社会运行已到相当危急的时刻,为现体制的崩溃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中国的崩溃不意味意彻底垮掉。崩溃可能是官僚体系的崩溃,可能是经济链条局部崩溃,也可能是政治连带经济整体崩溃。当年大跃进是就是经济崩溃,其严重程度已经达到大量人饿死的地步。但是,当时的权力体系没有崩溃,因为是当时民众尚对中国新政权非常信任、同时传媒的舆论统一、对反对声音的封锁、镇压,使当时的崩溃限于经济层面。
    
     如今的中国已非当年的社会基础,信息传递多样化、社会经济对外开放、民众的觉悟与社会矛盾激化、经济政治一体化程度高,以及外部力量的介入,都会产生因局部崩溃而引发全局性动荡的蝴蝶效应。崩溃后,虽然经济仍然运行,股市还存在,人们可能依然在生活、照样衣食住行,但是,社会、经济、权力体系却经历一次物是人非的大变革。可以肯定,中国如果出现再崩溃,将是一次政治、经济混合型的崩溃。
    
     崩溃及可能会由偶发事件促成,过程如何无法预见,但必然会伴随以下几个现象的出现
    
     ● 民众生活下降。崩溃首先受到伤害的是基层民众。尤其是当今的中国社会,资源、财富都集中在政府手中,官僚们在和平时期都千方百计化公为私,一旦出现变化、灾难,他们会率先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保护自己。虽然只是初期,但第一波直接受害的还是无任何资源、对官僚又没有任何权力制约的基层民众。
    
    
     ● 反秩序行为出现。首先是基层民众为了生存破坏目前的秩序,反对现有的制度,近日地中海国家海地因粮食危机进行抗议、进而抢商家的行为可能会在中国重演。而这种反秩序的行为会向中等收入人群漫延。其次,企业,尤其是饱受盘剥的中小企业,可能对既有的管制进行“违法经营”,不执行现行的规则,再次,就是各地方政府对中央的管制进行抗衡。
    
     ● 中央权力削弱。面对大量的反现存规则、秩序的行为,中央政府可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年毛泽东去逝时,中国官方称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作为政治强权人物的邓小平为了避免经济彻底崩溃,所做的事情只是无为而治,任民间自由发展、自组织修复,局部承认民众对既有财产制度的变更,顺势而为,否则社会动荡在所难免。如今,在中国农村已经发生失地农民要求土地私有的运动。(黑龙江佳木斯富锦市大约4万名农民从1996年开始失去土地,10多年的上访维权活动毫无结果后,他们喊出了“不要奥运要人权”口号。2007年12月,他们在互联网上发表公告,宣称对政府征走了10多年的土地拥有所有权,准备自行分地。)有分析称今年各地会出现更多的农民要求土地私有运动。
    
     ● 连锁反应。局部的崩溃会引起全局动荡乃至崩溃。政府目前的可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但倾向于对民众采取冷酷的惩戒与管制,而不是向利益集团开刀、疏解民怨、解决问题。目前的通货膨胀治理、股市政策等等都可见一斑。中国目前的矛盾已经不是用传统体制下的管制手段可以彻底解决问题,这样做只能会引发更剧烈的对立与动荡。要解决问题必须跳出传统的思维与手段。
    
     ● 变局复杂。大陆目前已经存在大量海外的利益,不仅在虚拟经济领域,在一些重要的实体经济领域也存在大量经济利益。一旦出现动荡与崩溃,变局会出现非常复杂的局面。
    
     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崩溃可能的结局是:
    
     法国大革命式,彻底推翻现政权,这个过程比较痛苦,而且肯定会出现流血。
    
     英国皇权式,在政治谈判、妥协之后的产生。
    
     俄罗斯――叶利辛领导的前苏联的变革。最终是目前的疆域、政权都彻底变化。
    
     北洋军阀式。具有中国特色,特点是山头林立,各自为政,占山为王,现实中国家内部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
    
     前苏联一些独立出来的国家的橙色革命。
    
     台湾式民主,由专制向民主过渡的典范。是善搞权谋的中国人向透明政治过渡的成功的模式。(当年邓小平写信给蒋经国,提出一国两制,蒋经国把“两”字改为“良”字,也就是对台海两岸,只有民主制度是好制度,也是成为一国的前提。)如今看,台湾的民主应当是一个非常好的“好东西”
    
     如果我们寄希望于体制内部的蜕变,也应当是一次凤凰涅槃式的再生,而不是对现体制修修补补的权宜调整,必须是顺应潮流,符合民意、运用智慧,革除权贵的非常之举。
    
     一些海外人士提出借助奥运压迫中国政府改善人权,推进政治民主变革,类似绑架、挟持人质,虽然这种方法原本是某些暴力机构所擅长。其实大可不必这样做。
    
     人算不如天算。不均衡循环的体制中存在大量的黑洞。不断膨胀的政府和低效的垄断的国企就是黑洞之源。腐败者是体制最好的掘墓人。体制的强权只能在腐败中一天天烂下去。在当今全球民主浪潮中,再强大的暴力如果失去民心,都不会长久,前苏联、罗马尼亚的轰然倒下时颇有戏剧性。中国现体制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学好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天做孽尤可恕,自做孽不可活。
    
     虽然眼下唱赞歌的大有人在,5000年盛世,中国发展的空前机会,世界第二大强国………希望不要成为中国崩溃的挽歌。
    
    
     (本文是在去年9月写的草稿,当时还没想到可能会在传递奥运圣火时出现令当局难堪的局面,以及西藏的事件,现在看如果处理不好,将会酝酿出对中国形象不利的浪潮,到那时,在国际上众目睽睽之下图穷匕首见,以本来面目示人,以前的任何掩饰都会付之东流。国际社会也将从本质上对待中国,到时嬗变的可能会更大) _(博讯记者:王东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总理给大陆中小企业最后一击/王东民
  • 中国股市政府救市与“接轨论”——政府应该、有义务、必须救市/王东民
  • 大陆该打台湾吗?敢打吗?/王东民
  • 江泽民也不容易/王东民
  • 从雪灾看中国国力/王东民
  • 春运―――权力经济惹的祸/王东民
  • 祝博讯全体员工新春快乐/王东民
  • 不祥的鼠年——2008/王东民
  • 温总理价格管制能走多远/王东民
  • 2008中国中小企业的严冬/王东民
  • 博讯——坚持/王东民
  • 催生中国民主的五股力量/王东民
  • 引发中国动荡的导火索/王东民
  • 江泽民与中国民主/王东民
  • 上海帮真的强大吗?/王东民
  • 令人失望的十七大/王东民
  • 通货膨胀是江朱时代的遗产/王东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