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耀杰:推荐80后思想者邝海炎的博客文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4日 转载)
    张耀杰更多文章请看张耀杰专栏
    [日期:2008-04-14]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有一些由知青变成愤青以及粪青的过来人,特别那些是自以为著名、自以为有学问的所谓博导、教授们,总是陶醉于自己(本国)亡国奴式的极其邪恶野蛮加盲目无知的伪理想化爱国主义,张口就是外国帝国主义的殖民后殖民,接下来就是本国的道德沦丧、世风日下,除了自己一代之外70后、80后、90后全部是垮掉的一代,全然只有自己拥有足以压倒一切的发言权。历史的铁律是:世势造英雄,江山代有人才出。更加崇尚负责任的既自私自利又合理合法的个人主义的新一代年轻人,才是终结极权专制的真正力量之所在!
    
    推荐邝海炎博客,特别是他所说的这样一段话:"一个人说的话对不对,好不好,是可以商量的,可以批评的,可以反对的;但是一个人说话的权利,却是不容权力侵犯的,是宪法必须保护的。当你们利用民族主义情绪反击西方媒体,并自鸣得意时,也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的自由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你的尊严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中国的国际形象是变好了,还是更坏了……"
    
    邝海炎,男,1982年生,湖南郴州人,毕业于某大学历史系,现为编辑。从小就喜欢胡思乱想,而且性格叛逆。上高中时,开始崇拜鲁迅,还曾经为金庸一醉,为李敖一狂,为顾准一恸,最后归信了自由主义,不过近来思想有点左倾,看来一切都在扑朔迷离中。
    
    2008-4-14于北京家中
    
    
    

"秦晖语式"的魅力 ——秦晖讲座侧记
    
    作者:邝海炎 2008-04-14 09:13:27 发表于:博客中国
    
    
    
    最近,广州的天气一直比较热,好象是提前进入了夏季。但是,昨天早上当我穿着短袖往公交站点赶时,天空却飘起了雨,那雨丝打在我的手臂上,让我感觉分外的惬意。我心里想,这几天里我一直被网上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弄的烦躁不已,大概秦晖先生的这场演讲就像这雨丝一样,会给我带来些许的凉意吧。
      我好几次都公开承认过,我的思想发蒙虽然是从模仿李敖的自由个性开始的,但真正学会用学理进行思考,却得益于"草原部落知识分子"文丛。在我看来,钱理群的深沉、朱学勤的高明、秦晖的敏锐、徐友渔的清晰,构成了"四五"一代自由知识分子群像,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少年的我才不曾感到孤独。
      徐友渔、朱学勤两位先生的讲座已听过了,这次终于盼到了秦晖。虽然我在北京的一次饭局上曾与秦先生有一面之缘,但出于敬畏,我连招呼都没跟他打。感谢南都承办的"公众论坛",他们请秦先生来演讲,我得以当面聆听先生的教诲,也算是弥补了我心里的缺憾吧。现在,我就把自己听讲座的一点收获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 扛起红旗反红旗
      
      秦先生的讲座单刀直入,"贫民窟是资本主义时代的罪恶"吗?对于这条左派普遍持有、并深信不疑的论断,他并没有直接反驳,而是端出了左派的祖师眼爷马克思——
      "我们这个国家是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导的国家,但是我刚才讲的关于这些贫民窟的理论,在19世纪恰恰是马克思主义者曾经严厉批评过的我刚才讲的这些说法。大家知道,说贫民窟是资本主义罪恶的,说城市化唯一的目的就是城市里不能允许有不雅观的住宅区等,这些言论在19世纪欧洲社会主义者主要是蒲鲁东提出来的观点。请大家看看恩格斯的"论住宅问题",这本书可以说马克思文献中讨论贫民窟中最系统也是最详细的住宅,当然还有"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也曾经提到过这些状况,但是提的最多的,或者专门谈贫民窟问题的,大概就是这本书。这本书就是专门批评蒲鲁东的,他指出,穷人在任何时候都住的很差,这并不是资本主义特有的现象,资本主义以前穷人也住的很差,并不是现代无产阶级遭受的一种和以前不同的特有的痛苦,相反,它几乎是一切时代的穷人的状态,也就是说贫民窟本身并不是马克思、恩格斯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所独有的东西。"
      秦先生的这招就是典型的"扛起红旗反红旗"。记得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有些高手常常能用对手的武功把对手打败,这种打法往往让对方心服口服。我猜想,中国的左派的不敢在秦晖面前舞动"马克思主义大刀",估计也是因为"引经据典"时被秦晖击中的概率实在太大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秦晖是真正读懂了中国历史,也读懂了马克思的。以前段时间他为恩师赵俪生写悼念文字来看,赵俪生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遗存》只是认为,所谓"亚细亚生产方式"是指公有制在私有制社会(阶级社会)中的遗存。古老共同体经济形式的遗存和军事政治上的专制,是中国古代私有制由浅化向深化历程中的两大阻力。中国古代无论私有制和公有制都不成熟,一直带有"亚细亚"色彩。现代资本主义的纯粹私有制,在鸦片战争以前,有的甚至在土地改革以前,都未曾出现。而秦晖则由此深入马克思著作的内在肌理中,挖掘出如下"思想金矿":马克思的"亚细亚国家"理论与"共同体"概念密切相关。在19世纪,古代或"传统"社会以身份性、强制性和依附性的"整体"为特征,而近(现)代化意味着个性与个人权利的觉醒和自由人的契约联合,这是启蒙时代以来各种"进步"思想的共同观点。举凡卢梭、黑格尔、梅恩、密尔、滕尼斯、迪尔凯姆乃至马克思、拉法格、考茨基和普列汉诺夫,都是这么看的。马克思认为:"我们越往前追溯历史,个人就越表现为不独立,从属于一个较大的整体。"这些"整体"的演变过程是:最初是"完全自然的家庭",然后由家庭"扩大成为氏族",又由"氏族间的冲突和融合"形成各种更大的共同体。或者说是:"自然形成的共同体"包括:由家庭"扩大成为部落",然后是"部落的联合"。由这些"自然形成的"组织再合成"凌驾于所有一切小共同体之上的总合的统一体",即"亚细亚国家"。在这些压抑个性的"共同体"或"统一体"中,个人只是"狭隘人群的附属物",个人本身就是"共同体的财产"。由所有个人对共同体的依附产生出共同体成员对"共同体之父"的依附。而这,就是"亚细亚专制"之源。
      在这里,如果说赵老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遗存》一文,只是表达了一点对当时流行的"租—佃关系"、"农民与地主阶级斗争"模式的抗议和不满,那么,秦晖的《田园诗与狂想曲》则非但是"试图消解阶级斗争在中国社会中占据的主流意识地位",而且是要提出中国历史新的解释模式。秦晖之所以比他的老师看的更深,是因为他跳出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窠臼。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在当时实证资料有限的情况下,上述见解实际上是从那些学者对自由的价值追求中逻辑地推出的。所谓"亚细亚国家"就是这样一个与其说是事实判断、不如说是价值判断的概念",由此,秦晖挽救了"亚细亚生产方式"的合理内核,使其喷发出批判价值!这不仅表现了其思想气局的恢弘,而且为他后来的"大共同体本位说"打下了最重要的一块基石。想想看,在中国读马克思,能读到这份上,也堪称天人了!
      
    
      二、 从否定方向厘清命题
      
      我一直认为,秦晖在中国思想界的地位是比较尴尬的,因为他的思想从真问题出发,不只是对左派的"伪问题"具有消解功效,还对右派的"假主义"具有批评功效。比如在这次的演讲互动阶段,他首先批评左派的"农民呆在农村更好"论——
      "现在我们经常制造一些假问题,如果农民呆在农村是不是更好一些呢?从来没有说那样不好嘛,现在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农民不愿意呆的话,你能不能给他们一种别的选择?就象铁军说的一样,当然这个合作社,事实上我们也知道,铁军说的这种合作社,其实恰恰都是发生在西方,合作社能够办成功,也是充分尊重了农民的制度,有条件这样做的地方当然是最好,没有条件这样做的地方,农民如果进城,你就要维护他们进城的权益,如果他们呆在农村,就要维护他们呆在农村的权益。是城市化还是所谓复兴农村的问题上,不管怎样,往往都要以侵犯农民权益为前提,一讲城市化我们就是大圈地,就强迫农民离开土地。一讲复兴农村,我们就驱赶农民,取消农民的迁徙权,为什么不可以把思路倒过来呢?如果我们要复兴农村,首当其冲的不是把农民赶回去,而是禁止政府乱圈农民的地。如果我们要加速城市化,首当其冲的不是政府更大的权利可以去圈地,而是政府必须给老百姓以更多的迁徙和居住自由,当然也包括福利。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所谓的农民是在城还是在农村,并不是真正的一个问题。"
      接下来,他在回答"农民工本身对中国民主体制有什么促进作用"时,又回转头来批评了右派的"中产阶级执政说"——
      "有人说民主需要有一个中产阶层,说中产阶层是民主的前提。我认为这是很大的误解,因为我们现在讲的中产阶层,有的人理解为中等收入者,有的人把它理解为好像是企业家,所以产生很多混乱。其实你在西方的民主经历中看所谓的中产阶层是什么呢?和"产"是没有关系的,是中间等级,而这个中间等级可能是最穷的人,也可能是最富的人,这个所谓中间等级,所谓的中间不是指收入居中间,而是说在中世纪的晚期,既不是农奴也不是农奴主,也就是说既不是剥夺别人自由的,也不是自由被剥夺了的,他们实际上就是所谓的市民,既不是贵族也不是农奴的人。大家可能知道市民中有很穷也有很富的,但是都是市民,市民就是中间等级,也就是第三等级,这三个概念基本上是差不多的。第三等级或者中间等级为什么是民主化的前提条件呢?在中世纪的农奴制下,如果有一部分人是农奴主,显然他们对民主是不感兴趣的,有另外一部分是农奴,他们根本不是国家公民,国家对于他们有什么样的关系呢?他们不向国家纳税,他们只向农奴主交租,对他们来说就是怎么对付农奴主的问题,而不是参与国家大事的问题。如果要让农奴对国家大事产生兴趣,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并不是农奴觉悟低,而是国家跟他们根本没有关系。在这些国家搞民主,前提是要有国民,就是直接跟国家发生关系的,他们那里的贵族是有特权的,他们不交税,所以不会产生无代表不纳税的问题,农奴也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农奴也不向国家交税,他们只向自己的主人交租。只有什么人交税呢?第三等级,直接面对国家的人。他们所谓中间阶层,指的是摆脱农奴制之后的市民阶层。
      而我们中国的历史和欧洲是完全不同的,中国历史上就没有过农奴制的时代,我们中国所有人都是编户其民,是缴纳皇粮国税的子民,中国所有的人天然就跟国家在打交道,中央集权国家是不准领主制发展的。所以我觉得如果要说所谓的中间阶层,就是跟国家打交道的国民,那么中国从秦始皇开始,全体中国人都是所谓中产阶层,或者是中间等级,如果说条件,那个时候就具备了。但是前提是,如果我们把秦始皇看成是大农奴主,所有人都是他的农奴,也可以说中国一个中间阶层都没有。一旦中国民主了,全国人民都是中间等级了,一旦中国不民主,中国就没有一个中间等级,因为你都是农奴嘛。
      所以如果说在他们那里,是中间等级形成是民主的前提,那么在中国恐怕是相反的,中间等级是民主的后果,在不民主的条件下,那么你可以把皇上理解为一个大农奴主,我们都是他的农奴,那么富人也是,穷人也是。如果国家是我们的公仆了,我们一下子就变成中间等级了。中间等级如果大家理解为中间收入者,这是很大的误解,这也是跟历史事实不相符的。"
      秦晖对"问题"的这种侦破能力非常强,像"不是分不分家的问题,而是怎么分家的问题"、"文化无优劣,制度有好坏"都是这种能力的表现。他的这种能力让我想起高中时的一件小事:有一次,我月底回家,骑着摩托在村里的公路上瞎逛,路上突然熄了火,我以为是没油了,就把各种开关关了又开,看看是什么原因。过了下,我爸来了,他对摩托比较在行,我以为他能搞定,就告诉他可能是喷油器的问题,可没想到到,他对着喷油器弄了近一个小时,还是不行。正在这时候,我的一个搞摩托维修的老同学从那经过,他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不知道,可能是喷油器的问题。他没啃声,上了我的摩托,随便在哪动了下,"噫,怪吧,居然发动了"!我问他是哪的问题,他说:"哪有什么问题啊,你自己把点火开关关了,我只是打开而已",听了这话,我和我爸面面相觑,简直哭笑不得。
      在我的感觉里,秦晖就像我这位修摩托老同学,他能在别人为假问题忙的不可开交、却无济于事的时,随便动个手指儿就告诉你,真正的问题在哪里!有人曾打过这样的比方,思想就像"玩具",而在中国思想界,刘小枫"像个孩子,内心充满着摆弄'玩具'的欲望"。其实,我倒觉得,思想也可以是更有实用价值的"器械",而秦晖就是一个修理"器械"的人。而且,他的心态不是顽童的"摆弄"心态,而是类似与新教徒的"职业伦理"心态。所以,如果说,刘小枫对思想"玩具"的摆弄,是中国思想界的一道靓丽风景,颇具诗意和美感;那么,秦晖对思想"器械"的修理,则是中国现代化的一道安全闸门,有了他,观念的偏见得以修补,思想涝旱得以调节,我们的行动才不至于卤莽冒失!
      
    
      三、 在分析比较中提炼"概念"
      
      一般来说,真正的思想家都是制造"概念"的高手,以此为标准,当今中国有两个人最具思想家潜质:一个是吴思,一个是秦晖。秦晖制造概念的能力,之前的"黄宗羲定律"、"尺蠖效应",以及最近的"双低优势"、"负帕垒托增进"都有所表现,而在这次演讲中的表现就是"负福利住房制度",他说——
      "在他们那些国家,福利房的覆盖率有的很低,就是所谓比较右的国家,自由放任的国家,有的很高,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福利都是从最穷的人开始覆盖的,从来不是从最富的人开始覆盖的。美国绝对不会给总统分配住房的,大家都知道,美国总统在任期内是住在白宫,但是白宫可不是国家给他的房子,白宫只是他的官邸,你在任时住在里面,任期结束就要搬走,不像我们一个校长分一栋楼,结果盖了七八栋,因为有历任校长们,按照他们的原则,就是谁当校长谁来住,或者谁当总统谁来住,总统是没有福利房的。
      像这样的福利房,我觉得我们国家以前从来就没有过,我们国家以前的住房制度,大家都知道,那是把钱交给各单位,各单位自己来建房,一般有权有势的单位,工资高、住房也好、福利也好,无权无势的单位工资低,住房也差,没有单位的人收入最低,也完全没有福利,我称之为负福利,这种福利不是缩小两极差异,而是扩大两极差异的。"
      很显然,这一概念与"负帕垒托增进"一脉相承。秦晖喜欢从否定方向切入问题,但如果仅仅是为了厘清"假问题",还称不上思想家,因为思想家必须通过对历史和现实的分析比较提炼出自己的"概念"和"方法",供别人使用。所以, "双低优势"、"负帕垒托增进"、"负福利住房制度"这些概念的提出才真正表现了秦晖对中国思想界的原创性贡献。有些左派口口声"反对西方的话语霸权",寻求"中华文明的主体性",建立"中国社会科学的自主性",可他们却用的几乎都是西方的"概念",鹦鹉学舌不说,还自以为站在了思想的前沿。与秦晖相比,他们估计只有羞死的份!
      
      
    
      结语:言者谆谆,听者藐藐
      
      我一直认为,在当今中国,做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确实很难的,比如"大锅饭分家"问题,秦晖比郎咸平讲的更早,也讲的更透,但这问题真正受大家关注还是因为郎咸平文章,这是因为秦晖恪于"自由主义"的理性和宽容,不愿意走极端,缺乏策略性,所以无法适时的鼓动民意。当然,我有时候也觉得,思想家只有提供概念和方法就可以了,到底怎么操作是政治家的事情。从这一角度看,秦晖恪守学者本分或许也是一种好事。
      这些年来,秦晖一直咬着政改不放。面对所谓的"中国奇迹",他认为是"双低优势"造成的,有人据此认为,秦晖是在为"低自由、低福利"叫好,我觉得这人肯定是眼珠子掉在了地上。其实,秦先生的思想,只有认真去理解,对我们是大有裨益的,只可惜思想家与人们的关系向来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以最近的长平事件为例,某些左派利用此事围剿南都,在网上煽动起民族主义情绪,结果政府在舆论战中反败为胜,这倒真应该秦晖先生所说的"低自由优势"。连"舆论战"都不能逃脱此律,夫复何言?
      长平的原话是:"言论自由天然包括说错话的自由,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比谣言更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这话的意思很明显:1、我不同意你的话,但我拼命维护你说话的权利;2、有人说了错话,可以在对事实进行澄清、跟他进行辩论,甚至对他进行批评,但不能剥夺这人说话的权利。3、一个好的制度环境应该不怕人说错话,因为有纠错机制。可《北京晚报》的社论却如此歪曲:"按照这个逻辑:"言论自由"就可以颠倒黑白、捏造事实,就可以肆意歪曲历史、可以信口雌黄、可以"自由"地造谣、"自由"地抹黑、"自由"地扣帽子。就如同最近西方媒体在中国问题上歇斯底里的表现一样,这难道就是言论自由吗?这是言论暴力"。很显然,长平所说的"言论自由"着眼的是说话的权利,而不是说话的内容,一个有"言论自由"权利的人当然可能说错话,你的批评可以针对他的说话内容,但最好不要针对他的权利,尤其是不能用权力剥夺他的权利。可文峰却纠缠着说话的内容,他这样歪曲长平的观点不要紧,还恬不知耻地说:"我从未看到任何一个西方媒体在它的国家里享有这种自由,因为这种自由侵犯了他人的权力,践踏了社会公义、丧失了起码的道德,如果这就是南都长平要维护的"普世价值",那只能是失去廉耻的价值。"这话更是眼珠子掉在了狗屎堆里,连"权利"与"权力"都分不清楚,居然还有脸出来写社论,我倒想请文峰说说,美国没有"说错话的自由"吗?英国没有"说错话的自由"吗?法国没有"说错话的自由"吗?德国没有"说错话的自由"吗?
      请脑残人士和"御用走狗"听清楚了:一个人说的话对不对,好不好,是可以商量的,可以批评的,可以反对的;但是一个人说话的权利,却是不容权力侵犯的,是宪法必须保护的。当你们利用民族主义情绪反击西方媒体,并自鸣得意时,也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的自由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你的尊严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中国的国际形象是变好了,还是更坏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推荐杨恒均博客
  • 张耀杰:与台湾朋友谈马英九
  • 张耀杰:劳教制度摧残举报人(图)
  • 张耀杰:如沐春风:我所接触的张思之先生(图)
  • 张耀杰:没有书房,只有"书床"(组图)(图)
  • 张耀杰:明星的私德与官员的公德
  • 张耀杰:法学教授乔新生的诛心骂人
  • 张耀杰:公民社会与网络公民
  • 张耀杰:“疑罪从轻”的死刑冤案
  • 张耀杰:大学教授不可以强迫听课
  • 地归其主的地权宣言/张耀杰
  • 张耀杰:地归其主的地权宣言
  • 张耀杰:既要奥运也要人权—吁请政府当局善待胡佳先生
  • 张耀杰:天下为人人之私—支持黑龙江省富锦市72村4万农民宣布拥有土地所有权
  • 张耀杰:还是特务好
  • 张耀杰:周老虎不该是替罪羊
  • 张耀杰:表扬国务院之后——兼评《南方农村报》
  • 张耀杰:华南虎与乔新生
  • 张耀杰:前辈文人的习惯“扯谎”
  • 张耀杰在“冲突与和解”研讨会上的发言片断
  • 张耀杰在“2005—2007中国新闻自由度研究报告研讨会”的发言
  • 张耀杰:中国雅虎首页转载《人民日报》文章违背实名制
  • 张耀杰:公盟研究员谈最高法院的尊严
  • 张耀杰:网络恐怖活动也是卖国
  • 张耀杰:31年前的今天值得纪念
  • 张耀杰:还是要替富人说话:财富的来源是什么?
  • 张耀杰:请河南籍人士关注“中国律师第一状”
  • 张耀杰:落马省部级官员有1成没有包养情妇,堪称道德楷模
  • 张耀杰:现代鲁迅郎咸平
  • 张耀杰:从博士生控诉杀父血案看河南公权力
  • “研究员”张宏志的“思想”举报/张耀杰
  • 中越边境的圈地及污染/张耀杰
  • 张耀杰 :山西阳泉的处女“卖淫”—“我感到不可思议,和对社会有了疑惑”
  • 张耀杰: 乡土中国的美丽与贫困
  • 张耀杰: 人权杀手李群涉嫌绑架共产党
  • 张耀杰博客中的陈光诚
  • 张耀杰:就键帽问题致IBM大中华区董事长周伟焜的公开信
  • 张耀杰:网友消息:为冰点退报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