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冤民继续声援胡佳之五——对非法判决的反响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http://boxun.com/hero/shpzw
     首先声明:上海冤民已经不会寄希望于一场非法审判或判决。如果中国有司法公正,百姓何须还去响应和迎接人权圣火中华行?!作为一个杀鸡敬猴的判决的设计者,是希望听到人民的反响的。上海冤民认为: (博讯 boxun.com)

     1.今年4月3日,胡佳作为2006年以来自高智晟、郭飞雄等人后一起涌现出的著名人权斗士获刑3年半,对他来说是荣耀,对这个体制而言必将继续被谴责和抗议直至胡佳获释,对承受着巨大压力的胡佳案的律师来说是功不可没,这其中包括海内外所有为胡佳公开呼吁和辩护的良知力量及人士持续发出正义之声的功劳。胡佳获刑的原因可在"5篇文章2次接受外媒采访"之外找寻,就如郭飞雄遭遇的荒唐罪名一样。在上海,一个拆迁维权人士可以无罪单次被判6个月至3年,3年半使胡佳以相对低的成本获得了人权斗士的"级别",是值得的,这是典型的中国政府特色的"人权奖",尽管自4月3日后中国再次遭到海内外的强烈谴责。
     2.胡佳及其胡佳冤案有其不可估量的积极意义,在当今如此黑暗的奥运前的中国,胡佳以其大智大勇、悲天悯人的人格力量感动了许许多多各界民众,上海冤民在良知的召唤下身不由己关注此案如同关注自己的冤案,并联系上海的人权现况持续发出正义的声音,彻底颠覆了以往几十年来上海人在国人中的印象。胡佳冤案及其他们一家的人权状况牵动着上海冤民的神经。上海冤民对温家宝总理就胡佳冤案彻底失分的表态十分不满,普遍提高了我们对2006年以来上海冤民为什么会遭遇史无前例的奥运迫害的认识。
     3.学习胡佳冤案,极大地帮助我们进一步认识中国政府没有人性,认清中国的劳教、劳改制度的残酷和失败。见曾金燕在"胡佳"坐牢"4周年(图)"文中所述:
     这究竟是为什么?一个连蚂蚁也不忍踩死的佛教徒,一个爱护环境、爱惜生命的素食者,一个为百姓请命的"好管闲事者",对这个社会,不但没有坏处,而且称得上小有贡献。现在他因为写了几篇文章,接受了外国记者采访,就被起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我心揪得紧紧的,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他已过世的姥爷,因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曾经在国民党政府任职(政府只有一个,不管哪个党执政,有选择的余地吗?)及信仰藏传佛教等,被劳教,从1958年到80年代初,扣着"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姥爷的子女在臭老九被踩脚下的年代,也受牢狱之灾,现在他们不愿多谈;他八十多岁的伯父从1955年"肃反"开始,被判刑、强制劳动长达25年,根本原因,也不过是其要公道敢说话;他七十多岁的父母1957年还是大学生,都因言获罪被划为"右派",被下放强制劳动长达22年;如今胡佳还在看守所里,妻儿也不得真正的自由。
     就是这样的制度搅得胡佳上下四代受尽迫害。
     4.上海冤民普遍担心胡佳案中胡佳受到了严重的药物管教,疲劳审讯、做秀欺骗和洗脑,详见附下。他已有严重的肝硬化,他能幸运逃脱上海维权领袖陈小明一样的厄运吗?任何人包括其家属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
    上海冤民认为胡佳此次被捕前被国保多次殴打,不是任何个体的行为。所以所谓某分局局长出面向胡佳和胡佳母亲道歉是他们在实施洗脑、做秀和药物管教等的需要。当然道歉是应该的,但更应该进行法律追究。
     5.希望有更多的中国精英关注胡佳关注胡佳们,也希望你们在为中国良心们公开辩护时多披露一些真相和法制以彰显良知和正义,少一些无原则的劝解而误导了当局以为产生了震慑的作用。我们对一个专制政府的认识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这两句话。我们相信这样对受害者及其家庭是有益处的。在此,我们非常希望上海能早日诞生像高智晟们郭泉们式的领袖,能出现更多李国涛式的上海良心和民主精英。
    6.我们希望胡佳案继续上诉,让枉法者继续充分表现,让公正和公义继续得到张扬,让更多的百姓继续得到法治学习和提高,直到胡佳先生获释。
    
    上海维权
    2008.4.11
    
    附:
     1.德国之声: 胡佳父母获准为儿子庆生(选)
    "而且昨天是胡佳父亲的生日。胡佳还给他切了生日蛋糕。胡佳的健康状况很好,心态也很平和。这是他父亲告诉我的。胡佳告诉父亲,并且他母亲也亲眼看了,他的手、脖子没有受虐待的痕迹。因为原来总是往最坏的角度想,说不让见是不是因为身体受到伤害还没好。昨天胡佳也证实,没有受到虐待。"
     2.曾金燕:感恩(选):
    倘若没有家人和朋友的承担,我难以支撑到现在。胡佳作为一个肝硬化病人,需要营养好、休息好,不能有强体力消耗的活动。但是他在看守所的第一个月几乎没有睡多少觉,晚上被提审6-14个小时,也几乎没有放风机会(头七十天只有三次,每次不到半小时)。2月10日我对胡佳说:各自保重,以待团聚。我也对警察说:你们虽然没有打他,但用不人道的方法对他,一样等同于谋杀!
     3.庭审律师辩护受阻 胡佳受不人道对待(选):
    据了解检控方指案件情节严重,律师说这种情况下法院如果定罪成的话刑期会超过5年。胡佳在庭上的陈述承认自己有言辞过火的地方,也原谅了国保警察长期对他进行的暴力打压,他说能够接受判决,表现得十分从容。当天唯一一名能够出席庭审的亲人 --胡佳的母亲告诉本台,此前一名公安副局长曾向胡佳道歉---
    胡佳母亲:"在里面预审处的人和他一起'学法'时,他说只是不能原谅国保对他的一些不公,后来胡佳在庭上就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公安局长都跟他道歉了,国保他也原谅了,就是不存这个结了。说不管是什么结果他都接受。律师说只要是有良心的人都会被感动的。"
    另外,家人和律师在星期五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证实了一些本台此前从可靠途径得到的胡佳在看守所和审讯期间受到不人道的待遇。据了解在被捕头一个月,胡佳受到每次6至14小时的夜间审讯,与此同时白天不准睡觉,对他的精神产生很大影响,律师李方平说,当局这种做法有疲劳审讯之嫌---
    李方平:"比如说胡佳审讯回去以后,只能睡两个小时就要起来参加看守所的活动,又得不到补休,我们觉得这有疲劳审讯之嫌。从胡佳反映,第一个月是非常难过的,他现在才慢慢调整过来。"
    与此同时有消息指在被捕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里,胡佳只获得放风三次。本台周五就此向律师查询时,李方平表示不便明言,但肯定当局在这方面严重违规---
    李方平:"根据看守所管理条例,每天最少有一到两个小时的放风时间,胡佳的情况的确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4.胡佳案家人不准旁听 传胡佳受精神虐待(选):
    就在种种迹象预示星期二的庭审将会是黑箱作业的同时,据不便公开来源的可靠消息称,胡佳在被捕后的第一个月每天受长达十四个小时的审讯,不准睡觉,令他的精神受到极大伤害,严重时甚至产生错觉;而曾金燕曾受国保威胁如果不配合,他们将对胡佳实施更多类似的酷刑。与此同时,消息来源还称,胡佳的律师们也不断遭施压,日前,他们再度因案件被北京司法局约谈。
     5.见胡佳印象与家人的担忧/RFA张敏(选):
    据可靠消息来源,此后至今,曾金燕仍然对胡佳的健康深感担忧。
    她说"看到他脸色比较苍白而且发青,据现在所知,胡佳头七十天只有三次'放风'机会,每次不到半小时,从这个情况看,身体健康不会好到哪里去。我们现在还有好多信息不知道,所以很难判断"。
    曾金燕责怪自己太粗心大意,说2月10日她"见胡佳的时候问他'每天都干啥呢',他就是不回答,警察就在那边哼哼哈哈讲'每天六点还是八点钟起床''中午吃饭是吧?''吃完饭睡午觉对吧'。。。
    曾金燕说"我当时就怀疑,但没有深究"。
    胡佳的案子是2月16日转到检察院的。胡佳的家人最近才知道"最初的一个月对胡佳是晚上提审,白天基本上不让睡觉,一共提审四十八次,一个月没睡多少觉"。
    曾金燕因此认为,现在可能还有很多事家人和外界都不知道:"例如胡佳现在一方面说他'释然',他也是非常失望,说'讲道理、讲法律根本没有用'。他根本没有能力去追究,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非常疲劳,没有抵抗能力了"。
    曾金燕说"至于从其他人口中听到说情况有多好,不要追问,问都不要问"。曾金燕举例,如有人对她说"'每天给胡佳吃素食的套餐',开始还说'住单元房,有独立卫生间,每天都洗澡',其实没有。后来一问"'吃什么呀?','吃土豆丝,西红柿鸡蛋'也并不是特别给他的。问他每天都干什么,他答不出来。。。自己哪有不知道自己每天干什么的?"曾金燕几次问国保,胡佳每天干什么,国保也回答不出来。
    曾金燕曾在3月18日问胡佳'体检怎么样?',相当于进去后的第二次体检,胡佳说"结果现在还没出来"。
    据曾金燕所知,2月10日与胡佳见面之前,曾作过一次体检。但曾金燕至今怀疑警方所说的报告结果是否真实――"因他们说什么都好"。有一天国保还告诉曾金燕"胡佳的肝硬化已经好了",以致曾金燕当时就发火,说"你们朦我,也得考虑清楚怎么朦法,别把我当成三岁小孩,肝硬化是不可逆转的,你说检查的哪项比较正常吧,'病毒载量'怎样呢?"对方"啊、啊。。。"根本答不出来。
     6.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选):
    三 怎么还是这一套
    我和胡佳第一次见到,特别注意他脖子和手腕都没有手铐的痕迹,他在里面没有被打,当然一开始胡佳认为是无辜的,态度很不好。胡佳被审讯了四十八次(到二月份基本上没有被提审),每次都是六到十四小时,而且都是在夜里审讯,白天还不让睡觉。(这是另一种虐待啊!)
     四 胡佳原谅他们
    胡佳(在法庭上作陈述时)挺感人的,不少人都低下了头,感动了。胡佳他做任何事都不是偷偷摸摸的,他做维权都是光明正大做的。胡佳的话是发自内心的,他认为自己也不是百分之百全对,对自己的激愤之词有反思,说自己说话说过火了。 但难道可以就因为他说了话就治他的罪吗?
    公安局 预审处一个处长说"通过看守所与胡佳相处的日子,我比较喜欢胡佳。"国保也反复对我们家属说"胡佳是个好人"、"胡佳本质不坏"。
    国保做事没有理性,以前多次打胡佳。连金燕生孩子那些天,胡佳接金燕还被打了嘴。就这事,北京公安局余(俞?)副局长2008年1月30日上门向我道歉,说五个指头都不一般长,国保他们做得不对,事是做得有点糙。
    胡佳以前说不能原谅国保。现在他们既然道歉了,他原谅他们。(作为个体)胡佳原谅他们了。
    胡佳很释然,他对结果不计较。
    另:据悉,在胡佳被抓的头70天,胡佳只有3次"放风"的机会,每次不到半小时。为了保证充分的阳光,胡佳每次脱了上衣晒。
     7.曾金燕: 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选):
    胡佳和家人的意见
    最后看法院所采取的胡佳在3月18日的陈述:"被告人胡嘉在法庭审理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予以供认"。4月3日开庭宣判总共20分钟左右,胡佳除了回答法官自己是"胡嘉",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对律师点了个头,肢体语言上再没有其他的表达,他甚至没有看到家人。旁听席上除了我和母亲,其他都是些家庭主妇、学生以及陌生男子,我还看见一个男子睡着了。宣判结束时,我看见胡佳转身,神情漠然地要离开,我叫他的名字"胡佳……",他离我一米左右,却没有听见我叫他,被法警押走了。
     他被羁押的第一个月,几乎每天晚上被提审,每次持续6-14个小时,白天他还要参加看守所的活动,如每天上午6点-12点是"坐板"时间——即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所谓的审讯,根据国保警察对我的叙述,大部分时间是对胡佳"进行说服教育"、"让他转变思想观念以早日回归社会",这是输灌还是洗脑?他见不到任何可以给他支持与帮助的亲人和朋友,也几乎没有放风的机会。这种极度疲劳并可能严重危机健康的情况下,他还有能力表示抗议吗?疲劳审讯、剥夺睡眠及放风机会,都是违反看守所规定的。
    看守所里还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说,我们不知道。有时我也不敢说话,因为害怕更进一步的报复。他们可以不打胡佳,但是用许多方法让他痛苦。而这只会更严重地伤害他的健康。作为家人,我希望他能从健康角度考虑,保重自己。
    我很恐惧,在被威胁"不配合就连你一起抓"、"不配合就把你带走,然后格外开恩让你三个小时喂一次奶"时,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怎么办?(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