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试论中国收回藏南地区的巨大利益和可行性:《龙与象的战争》之二/周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一. 前言

     (博讯 boxun.com)

    本文为《龙与象的战争》之续篇,断断续续地写了大半年,几次被迫搁笔,不时为寻找新的佐证材料伤神、为大幅修正旧的观点烦恼。沮丧之余,笔者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一介小民的自不量力:这篇文章定下的题目太大,与一介小民的日常生活风马牛不相及;这篇文章涉及的知识范围又太广,非自己的写作水平和观察/评论世界政治的能力所能企及。
    
    近来西藏和各藏族居住地区持续发生暴乱、世界各地爆发针对北京奥运圣火全球传递活动的大规模示威抗议,这一系列突发事件却成为笔者完成本文的强力催化剂。本文从一个中国人的立场和观点出发,想为解决西藏问题尽一份绵薄之力,也有意借本文抛砖引玉,引发相关的讨论(读者诸君或许觉得身在美国的笔者“尽绵薄之力”一说有些矫揉造作,但它确实是我这几天看多了藏人暴乱和北京奥运圣火全球传递活动频频遭到强力干扰后的真实想法)。
    
    始自3月14日的西藏及中国其它藏族居住地区的暴乱至今已持续近一个月,不仅屡屡成为国际媒体瞩目和谴责的焦点,更先后对在英国伦敦、法国巴黎、美国旧金山等地举行的北京奥运圣火全球传递活动造成了极大的干扰。每当从电视、平面媒体和网络上看到上述各地爆发的针对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活动的大规模示威抗议演变成暴力事件,相信每一个中国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气愤之情溢于言表。受西藏暴乱和上述大规模示威抗议的影响,欧美各国频频发出了杯葛北京奥运开幕式的“不和谐音”,北京奥运的成功举办蒙上了多层阴影。西方政府/媒体与中国政府对西藏暴乱的起因各执一词,笔者认为双方的论点各有偏执,均难以使笔者全盘接受,但本文对此不做进一步的评述。本文仅探讨中国收回藏南地区的巨大利益和可行性,试图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换一种思维来解开西藏问题的死结。
    
二. 中国收回藏南地区的巨大利益

    
    1. 政治利益
    
    对中国而言,藏南地区最重要的战略价值是它在地理上彻底隔离了西藏“本土”与“藏独”运动的传统大本营印度。若中方彻底或基本控制了藏南地区,将基本隔绝西藏“本土”独立运动的外援,大大打击境内、境外藏独人士的信心,藏独势力将永远成不了气候。笔者认为,为了获取藏南地区以保西藏地区的长治久安和繁荣昌盛,中国值得付出除打核大战外较大规模常规战争的代价。笔者还认为,如果中国在西藏境内海拔几千米处几条流向印度的主要河流上兴建百米高的拦河大坝,中国在和平时期即可手握“水筹码”;战时即使印度发出攻击中国三峡大坝甚至打核大战的威胁,中国也无需惊慌。因为西藏境内不论哪一座大坝,对印度而言座座都蕴藏着不下十万吨级别的“核当量”,足以让印度人再长两个胆也不敢轻举妄动。
    
    藏人曾非常支持中国军队1962年的对印军事行动。当年有一名年仅四岁的藏族孩子,身背四大筒罐头与身背四发迫击炮弹的藏族大人一起翻越皑皑雪山, 长途跋涉踊跃支前。但藏人这种空前的积极性并非源于中国政府的政治鼓动,而是因为藏南地区是西藏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出生地,是广大藏人心中的一块圣地。如果中国能收回藏南地区的全部或部分领土,广大藏族同胞对中国的向心力将大大增强,其政治效果是用一千次的“政治思想教育”、用再多个亿的人民币援建西藏都无法达到的。再愚钝再笃信神灵的藏人也知道,无论哪一位达赖喇嘛或班禅活佛都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相信届时西藏的大多数暴乱将“无疾而终”。
    
    2. 经济利益
    
    藏南地区属热带/亚热带气候,全年温暖多雨,动植物资源、水力资源和矿产资源都十分丰富。雅鲁藏布江和藏南诸河的年径流量约3,600亿立方米,其中约一半集中在喜马拉雅山南麓6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印有争议地区。与之相比,流域面积广达180多万平方公里的长江的年径流量为9,513亿立方米,仅为小小的藏南地区年径流量的2.64倍;而黄河的年径流量仅为661亿立方米,仅为藏南地区的1/5.45。仅开发藏南地区水力资源和矿产资源的一小部分,就足以解决该地区能源和资源之需,还可供输出。
    
    藏南地区位于大喜马拉雅山脉东段的南麓。在不到100公里的直线距离内,该地地势从海拔仅100米的冲积平原一路跃升到海拔超过7,000米的皑皑雪峰。如此雄伟壮丽的自然景观、丰富多彩的物种、呈垂直状分布的生态系统,在地球上绝无仅有,是旅游的上选之地。与藏南地区的自然景观相比,中国人心目中的旅游圣地黄山、泰山,世界闻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等等统统都是小儿科。只要13亿中国人中的十分之一到藏南地区旅游,相信十年二十年后该地区城市的现代化程度将不亚于现在的深圳、广州。
    
三. 中国收回藏南地区的可行性及方法

    
    1962年爆发的中印边境战争已过去了四十五年多,印度已实际控制并经营了藏南地区(印度所称的“阿鲁纳恰尔邦”)多年,更累积向那里大规模移民一百多万;印军自遭受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失败的奇耻大辱以来,一直都在秣兵厉马积极备战,以期报昔日的一箭之仇;更兼现在的印度已是核大国兼军事大国,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故众多的中国论者认为,中国要想收回藏南地区难上加难,甚至断定永远也收不回来了。但是周晋认为,与这次西藏暴乱造成的昂贵经济损失、丧失掉多年来建立的良好国际形象相比,采用各种手段,假以时日地实施收回大部分藏南地区的既定国策,对中国而言是必要的。成功的关键在政府的信心与决心,民间的鼎力推动也不可或缺。中国人可以自豪地说,在领土与主权问题上,中华民族是最有忍耐力和坚定目标的民族。如大陆对台湾的主权要求,历经近一个甲子的时光也从未改变,将来也永远不会改变。
    
    1. 改变宣传,降低中国民众的期望值
    
    对藏南地区的归属权,中国过去的宣传是那里全部是中国的领土,理应全部收回。这种说法显然是不现实的。八股宣传也应与时俱进、改头换面。藏南地区的历史、人文、地理因素错综复杂,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历史上那一带是曾有不少藏人居住,但也有信奉印度教和其它宗教的人居住。人居地区以外更多的是自古以来从未正式划定归属权的土地,即所谓的“两属地”。将这些从未正式划定归属权的土地笼统地全部划入西藏地区、进而并入中国版图是极不现实的,印度人绝不可能答应。为此中印两国除了兵戎相见、两败俱伤直至爆发核大战外别无他途。而中国未必能“重蹈”1962年中印战争的“旧辙”,以采用战略战术的突然性、奇特性而达到速战速决的制胜效果(这里插句题外话。当初中国的“收回全部藏南地区的中国领土”一说也不妨理解为是为以后的谈判埋下的伏笔,是深谙“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一种高明策略。任何谈判都是要打折的。索价越高,得到的往往越多)。
    
    笔者认为,中国官方应先以半官方、非官方的出版物和电子媒介,在官方的默许乃至暗中操盘下,向国民全面介绍藏南地区的历史、地理和错综复杂的民族关系。用“舆论先行”先将国内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逐步降温,继而降低国民“收回全部藏南地区”的高期望值。
    
    2. 中国的地缘军事和战略优势
    
    A. 地势优势
    
    中印边防的整体态势,中方明显地占有居高临下的优势。中方若在喜玛拉雅山脉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地带多修建几处可以俯瞰南面印度的大中型雷达站,无需借助任何军用卫星的侦察,任何时候印度境内纵深两千公里范围内一切中等规模以上级的军事调动将一览无遗、尽收眼底,而“知己知彼”永远是军事上取胜的不二法宝。换算成军力,一个大型雷达站可抵印军一个旅。所以若中印两军的后勤供应能基本打平,则还没开战,取胜的天平就已向中方一边倾斜。
    
    中方据高处险要地带修筑坚固的据点防守,历来是印方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据点既可以在和平时期以少量兵力监视、阻滞和牵制几倍甚至十几倍于己的印军,战时又是很好的进攻出发地。
    
    耗资三百亿人民币建成的“青藏铁路”的通车是中国战胜印度的最大利多,中国会充分利用这一优势。笔者相信,如果“青藏铁路”能在1962年建成,“藏南地区”可能已尽入中国的版图。印度以前根本无意与中国谈判哪怕是一些局部地区的中印边界问题。但“青藏铁路”通车后,印度的态度即大大软化,甚至主动提出愿意和中国谈。印度的精英和有识之士们更不会对“青藏铁路”规划出的三条自拉萨延伸到西藏各边远地区的支线计划视若无睹。如果这三条支线竣工,印度在可能的中印边境再战中的后勤供应优势将荡然无存,届时印度手中取胜的筹码更少,中国取胜的把握更大。
    
    B. 国际地缘政治优势
    
    从地缘政治上讲,印度西邻世仇巴基斯坦,而中巴是历经考验、休戚与共,比具有相同意识形态的国家更“铁”的哥们。有巴基斯坦在西翼牵制印度,印度在面对中国时将如芒在背。同样,有中国在北面牵制印度,印度在对付巴基斯坦时也将顾虑重重。
    
    印度东北邻孟加拉、东南邻缅甸。中国虽曾于1972年为声援巴基斯坦而否决了孟加拉国加入联合国的申请,但此后中国与孟加拉的关系一直不错,给后者许多援助。印度虽然是孟加拉国(前东巴基斯坦)独立运动的最大支持者,但穆斯林占总人口83%的孟加拉,非但不可能是印度的天然盟友,更对印度深怀戒心。印孟两国的关系从孟加拉至今不允许印度的商品经由孟加拉境内的公路和水路运往孟加拉东南部的吉大港可见一斑。
    
    中缅关系二十多年来一直很好,近年来中国保持了在缅甸的强大军事和经济影响力。而从印度洋边缅甸的实兑港横贯缅甸,最后到达中国昆明的长达900公里的石油输油管线最早将在2009年完工。更重要的是中国将取得实兑港这个梦寐以求的位于印度的后院印度洋的出海港口。从此和平时期印度人的眼睛不能再只盯著北面和西面,也要时不时地瞅瞅南面;在战时更形成了从三面夹击印度的战略态势。
    
    另外,著名的印巴冲突的导火索--克什米尔地区也与中国的新疆和西藏接壤,必要时中国完全可以在这个地区对印度施以重压。1965年9月,第二次印巴战争中当巴军节节败退时,中方就是在中国-锡金的边境线上集结重兵。中方一旦对印宣战,大军即刻就能冲到几十里外的东巴基斯坦境内,与巴军联手夹击印军。中国的那次军事集结迫使印度知难而退,从而结束了第二次印巴战争。
    
    C.“印度洋上的中国珍珠链”
    
    中国援建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已在2007年3月20日正式竣工。同样是中国资助兴建的斯里兰卡南部的汉班托特港一期工程已于2007年月开工,预计三年后竣工(2008年4月8日有报导表明,中国援建斯里兰卡基础设施的费用超过10亿美元,这笔款项是斯国传统的合作伙伴印度和日本在斯国投资的两倍多)。此外中国正在承建缅甸的实兑港和胶漂港。不管中国这一系列援建/承建港口的工程是否真如美国国防部所说的是“采用珍珠链战略遏制印度洋”,反正印度人已深刻感受到在自己传统的后院印度洋上暗潮汹涌,“中国人正在从四面八方围上来”。
    
    D. 印军的固有劣势
    
    1962年中印边境之战后,印度是在领土上占了些便宜,但同时也给自己套上了一个紧箍咒。几十年来,数十万精锐印军就一直窝在喜马拉雅山脚下防备中国,即使在印巴战争打得最凶时也轻易不敢调动。这些印军攻不能攻,守不易守,防不胜防,始终处于被动防御的态势,这点就连印军自己都从不否认。
    
    一个民族的民族性决定了由该民族成员组成之军队的勇敢和血性。在印度被英国殖民统治近三百年的漫长历史中,人口众多的印度人从没有进行过任何强有力的武装反抗。印度在“圣雄甘地”的领导下,没有经历武装起义,用世上绝无仅有的“非暴力抵抗运动“的方式获得了民族独立,故印军中充斥着自英国著名军校毕业、却只擅长“纸上谈兵”的赵括式“高材生”。自印度独立以来,印军除了几次欺负弱邻巴基斯坦外,只有1962年的中印边境之战让印军经历了惨烈战争的真实考验。在这场战争中,中国军队一旦抄了印军的后路、分割包围,印军立刻望风披靡、全线崩溃。不论是印军军官还是印军士兵,其军事素质大都不及格。虽然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但也没有必要太高看今日的印军。今日的印军军力虽然十分庞大,但其军事训练、军械的制造维护、后勤保障、军种间的协同配合等等都有历史沿袭下来的种种弊端和问题,致使其整体军事实力大打折扣,并不像素以“一斤鸭子半斤嘴”著称的印度军方吹嘘的那样吓人。
    
四. 结尾:该出手时就出手

    
    在结束本文前还有两句题外话。随著中国的日益强大,随著中国在中印对峙中逐步占尽了地势优势和国际地缘政治的优势,以及中国在印度洋上有条不紊地编织“印度洋上的中国珍珠链”,印度主流政治家和主流媒体逐渐认识到印度不应一味地同中国对抗。令中国国内一些悲观者大跌眼镜的是,这些印度主流政治家和主流媒体并不认为青藏铁路的开通将打破中印之间的军事平衡,也不认同一些西方战略学家提出的“中国威胁论”。相反,他们认为印度应借青藏铁路建成之际,开始谋划并积极与中方接触,共同修建一条从拉萨至印度工业重镇加尔各答的跨国铁路。
    
    时代毕竟不同了,中国人不应该再妄自菲薄。以现在中国人的综合国力,本该是中国的,中国就应全力争取,为13亿中国人及其子孙积极开拓生存空间是中国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否则不仅自己的国民不满,更会被对手小瞧。
    
    但愿“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能成为现代中国的“新主旋律”。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寻求改变和“十六年之痒”之轮回/周晋
  • 远古的眼泪,大自然的精灵/周晋
  • 从“柔性政变”说起/周晋
  • 高尔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另一重意义/周晋
  • 从“唱歌少将”彭丽媛说起/周晋
  • 龙与象的战争——也谈1962年中印之战和领土之争/周晋
  • 风云诡谲的南海:21世纪的波斯湾/周晋
  • 丑陋的韩国人/周晋
  • 周晋:中日关系的未来和亚洲政治的新格局
  • 周晋:从高雄人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说起
  • 周晋:读《王光美作为迫害者的一面》
  • 周晋:冷眼看台湾政局
  • 周晋:也谈“抗美援朝”战争
  • 介绍莫言的《生死疲劳》/周晋
  • 骰子、扑克、老虎机--漫谈赌博和美国的赌博业/周晋
  • 网络诈骗,谨防上当受骗/周晋
  • 对六四事件责任归属的另一种探讨/周晋
  • 冷眼旁观台湾政局/周晋
  • 周晋:世界杯赛期间谈裸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