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祖桦:再论申张纳税人权利
请看博讯热点:金融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2日 转载)
    
    
     作者:张祖桦 文章来源:《公民》 更新时间:4/11/2008 (博讯 boxun.com)

    
    我的文章《申张纳税人权利》(以下简称《申张》,载《公民》2008年3月号)发表后,受到不少读者关注,也有部分网友在网上以跟帖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见。这段时间,我又陆续读到一些相关文章与访谈,看到一些相关资料和数据。遂决定续写一篇“再论”以为《申张》的补充,同时作为对部分网友意见的回答。欢迎大家继续批评指正!
    
    
    一位网名“无所不通=无所同的狂妄方舟子!”的网民在跟帖中写道:“是谁给你提供了挣钱的环境?路、水、电、警察(刑警、交警、火警、经警、…)是谁给你提供了(注:应为‘解决了’)挣钱的‘后顾之忧’?…别以为你挣钱是你一个人的本事!如果中国也像中东某些国家那样,成天动乱、打仗、死人,你还能挣钱吗?纳税为国家尽点义务,使国家更强盛、更稳定,你就喊叫、就不干了?!”
    
    
    不错,政府是为我们提供了公共设施与公共秩序;但政府的这些作为并非是它恩赐给民众的。恰恰相反,这些都是以纳税人缴纳的税费作为代价的。无数个纳税人将自己辛辛苦苦劳动挣来的血汗钱缴给政府,养活了政府官员,维持了政府的运作。政府为民众做一些它本应做的事情,纳税人没有必要感恩戴德。
    
    
    冉云飞先生在《公民应该怎样对待政府》中说得好:为纳税人服务,是政府的天职。不要用“为人民服务”这样的政治意识词汇来忽悠我的利益,因为在你这样不受监督的政府中的字眼中,你可能随时将我剔除你认可的 “人民”之外,并且受到像“反革命”一样的对待与惩处,几十年来生活的悲剧,就该让我们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一个乱花纳税人的钱,从不真正为纳税人服务的政府,还值得你嘶声力竭地在那里表扬,那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在采访财税专家李炜光教授时问道:“2005年《福布斯》把中国列为世界上税率第二高的国家,财政部有官员却表示中国的宏观税负并不高。”李炜光回答:衡量一个国家税负的轻重不只看数字,还要看国民享受了多少福利。我们国家在提供公共服务和国民在享受公共服务方面,存在问题很多。刚刚过去的雪灾,如果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到位的话,不至于有几十万人在受罪。这说明征了这么多税都用到别处去了,国民受难的时候你却拿不出很多钱来救济。记者再问:美国《福布斯》杂志近日发表的2007“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上,中国名列世界第三。你认为原因是什么呢?李炜光回答:我们征的税,养活了一个超大的政府。交这么多的税,享受这么差的服务,从这个方面来说,人家是很客气的了。
    
    
    我在《申张》一文中写道:“2007年,中国政府至少从纳税人的钱包里掏走了5万多亿元人民币(约合700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关税、契税、耕地占用税和各种名目的收费(全部加起来可能10万亿元也打不住)。按13亿人口计算,摊到每个人头上约合4000元。”2007年中国人均年收入只有1740美元,约合12500元人民币。税负重不重一望便知。
    
    
    《申张》发表后,我从报上看到:中央党校的周天勇教授接受记者访问时说,据他保守估计,2007年除了5万多亿元的税收,各级政府还有1万6千6百亿的行政收费和罚款,土地出让、矿产权拍卖达1万3千亿,还有2千多亿元的烟草公司上缴利润,再加上彩票收入,总数应达9万亿元以上,占整个国民生产总值的36%。这9万多亿元花到哪儿?干什么了?预算内很多都没有,很多时候都是预算外支出。(《新京报》2008年3月5日)周教授的“保守估计”与我的看法相当接近。而他揭露出来的总数至少为4万多亿元的预算外收入实际上成为各级政府的“小金库”,这些纳税人的血汗钱没有纳入全国人大的监督,虽然人大对政府预算的监督能力几乎等于零,但至少这是一道程序,政府还是要把收支公开出来。但现在这些“小金库”,在不受任何约束及监督下,由地方政府及各部门的首长任意支配,大肆挥霍,为所欲为。
    
    
    我在《申张》中还写道,我国有名目繁多的税种,税收渗透在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当中,纳税人的负担相当沉重。本文要补充的是,去年以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还在频繁调整一些税的税率,并不时增加一些新税种。譬如,在2007年5月30日深夜,财政部就通过新华社突然宣布将证券印花税税率从1‰调整为3‰ ;6月11日,国税总局又通过新华社公布宣布,自7月1日起,中国将实行新的车船税缴纳制度,缴纳税额将平均提高一倍左右。2007年上半年,国税总局宣布,自7月1日开始,将取消一些企业的出口退税制度。另据2007年6月15日《东方早报》报道,中国政府在2007年7月份大幅度提高资源税税率,上调幅度将至少1倍。财政部和国税总局频繁调整税率和增加新的税种,尤其是近些年来中国政府财税收入每年都有一个超GDP增长速率双倍甚至三倍增长诸如此类的话题,成为近期中国报刊媒体中经常出现的醒目标题。
    
    
    不仅税收增加很快,违法违规收费同样也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就在前不久,国家审计署公布了收费公路的审计结果,接受审计的100条收费公路违规收了149亿元,几乎每一条高速公路都有违规的地方。这难道还不够触目惊心吗?
    
    
    与此同时,大多数纳税人近年的工薪收入增长却很缓慢。据北京市人大代表、首都经贸大学财政系主任赵伦披露:2006年,部分企业普通在职职工的工资涨幅是3.6%左右,经营者收入的涨幅则为15%。建筑企业经营者收入增长了40%,但普通职工收入只增长了17%;医药制造企业经营者收入增长了1.6%,普通职工收入的增长却为负14.3%。2007年,北京市的社会平均工资是36097元,而有六成以上的普通在职职工年收入是低于这个数字的。赵伦认为,造成这种社会现象的主要原因是,GDP的“大蛋糕”政府拿走了较大一部分。长期以来,社会上大多数人,60%都达不到平均工资。如果多数人处在一个工资收入增长极为缓慢的状态下,应该说反映了社会的整个分配机制存在问题。(《新京报》2008年3月19日)
    
    
    如此之大的反差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照啊!一方面,纳税人的税费负担日益沉重,在全球各国税率和“全球税负痛苦指数”上均名列前茅;另一方面,社会上大多数人的工薪收入增长却十分缓慢,如果除以物价上涨指数,一部分人的工薪收入甚至呈现负增长。更为重要的是纳税人不仅享受不到相应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亦享受不到自身应有的权利,甚至于对巨额税费到底用于何处一无所知,这怎么看也不象是“以人为本”啊!
    
    
    目前这种官民权利倒置的状况之所以能够得以存续,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国家的政治体制违背了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原则,政府垄断了各种权力且不受任何制约,立法机关软弱无力,司法机关成为权势的附庸,新闻媒体被严格管制,民间组织得不到生存发展的空间,纳税人权利荡然无存,执掌权柄者遂得以肆意妄为,拼命地与民争利,强取豪夺,赢者通吃,大贪大腐。
    
    改变这种这不合理、不合法、非正义的现状,拨乱反正,使我们的社会朝着一个公平正义、合乎人性人道的文明方向进步,是每一位纳税人共同的责任。基于此一目的,我将申张纳税人权利的基本观点简述如下:
    
    
    一、确立纳税人本位的理念。是纳税人养活了政府,而不是政府养活人民。纳税人才是国家这个大共同体的主人;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只是纳税人的公仆,为纳税人服务是他们的天职。
    
    
    二、通过修宪将现行《宪法》中关于“公民有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的条款修订为“公民享有纳税人权利与公共服务,并依照税收法定原则缴纳税金。”
    
    
    三、纳税人缴税是有条件的。纳税人应享有知情权,税的征收与支出要对纳税人公开透明,要征得纳税人(或由他们依照民主程序选举产生的代表)同意,要接受纳税人的监督与问责。
    
    
    四、纳税人不要逆来顺受。要认真行使自己的表达权即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直率地对政府工作提出批评和意见(包括建议),毫不畏怯地申张与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
    
    
    五、纳税人要坚持主张自己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和代表权,坚持主张通过自由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议士代表纳税人看管政府及其财税收支。否则的话,纳税人有权拒绝纳税。
    
    
    六、纳税人应切实享受到行政与司法救济权,包括行政复议权、行政诉讼权、控告申诉权、求偿权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当纳税人权利受到侵害后诉诸法律解决获得公正判决的权利。
    
    
    七、纳税人应切实享有共同结社和集会、游行、示威等宪法明示的权利。对于纳税人整体权益受侵害的情况,靠单个纳税人的力量是无法解决的,必须由纳税人组织来代替单个纳税人行使自己的权利。当面对一个强大的政府时,纳税人有必要采取结社或集体行动的方式与政府进行博弈,对政府实施监督,防止公共权力被用来谋取私利,以有效地维护公民的权利。
    
    
    八、纳税人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之所以要缴给政府(广义的政府包括立法、司法、行政机关),供养政府,是期待政府能够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与公共设施,如保障民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优质立法、公正司法、普及教育、医疗卫生等。政府如果没有能力提供就是失职或渎职,纳税人有权要求政府承担相应责任,直至要求政府领导人下台。
    
    
    九、政府要增加新税种或提高税率必须征得纳税人或代议机构的同意,不能任由政府未经纳税人或代议机构的同意就自作主张,胡作非为,滥征暴敛。
    
    
    十、纳税人要盯紧自己的钱袋子。要通过各种渠道全面监督政府的征税行为、税收状况(包括各种行政收费与罚款)和财政预算与支出情况以及预算外的收入与支出情况。对违法征税行为(包括滥收费、滥罚款)与挥霍浪费、贪污腐败要勇于追究,敢于问责。
    
    
    在权力的巨无霸面前,公民权利通常都是遭受欺压的弱者。纳税人的权利能否实现,端赖公民们自己的主观意愿与积极争取。正如美国法官Learned Hand曾经说过的:“自由活在每个人的心底。如果它在那儿死去,没有一部宪法,没有一条法律,没有一个法庭,能让它起死回生。”
    
    
    “西谚是这么说的
    
    上帝的归于上帝
    
    恺撒的归于恺撒
    
    骑墙而立的烛火不倒向黑夜
    
    而是把天鹅绒铺开”
    
     ————蒋蓝
    
    
    行动起来吧!中国的纳税人。
    
    
    2008年3月28日
    
    
    《公民》2008年4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祖桦:申张纳税人权利
  • 张祖桦: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结
  • 张祖桦:土地、PX、访民及奥运
  •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台高效绞肉机——评李建彤著《反党小说〈刘志丹〉案实录》/张祖桦
  • 张祖桦:冷 评 “ 十 七 大 ”
  • 张祖桦: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台高效绞肉机
  • 张祖桦:赵紫阳的政治改革遗产
  • 张祖桦:以奥运促人权
  • 包遵信 张祖桦:只待新雷第一声-祝贺《开放》创刊二十周年
  • 农村土地问题的症结在于国家权力的垄断/张祖桦
  • 张祖桦: 严重歧视农民的选举法
  • 张祖桦: 军队国家化乃政治文明之通则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张祖桦:宪政民主救农民
  • 李卫平:听从良知的召唤—访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
  • 张祖桦:违宪审查制勿成一张画饼
  • 张祖桦:给有意参选人大代表的朋友们的九点建议
  • 张祖桦:甘地与非暴力主义
  • 张祖桦:马丁·路德·金与美国民权运动的启示
  • 张祖桦在2007年度“十大网络公民”遴选暨《网络公民》高层论坛上的发言
  • 张祖桦:凭什么剥夺公民的结社自由?
  • 【LQQM访谈实录】张祖桦:宪政民主与中国转型
  • 张祖桦: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危害大得多—声援陈光诚和维权村民
  • 张祖桦:自贡地方当局应立即停止侵犯刘正有先生的人权
  • 张祖桦:应全力争取兑现宪法规定的“八大自由”
  • 张祖桦:无法无天的陕西地方政府—评陕北民营油田行政侵权事件
  • 张祖桦:强大的利维坦 虚弱的利维坦—评北京市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停止执业”
  • 张祖桦被拘留后获释但继续被监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