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左翼组织起来,做劳动者阶级的代言人/康新贵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广东韶关
     13415606701 (博讯 boxun.com)

    
     摘要:当今中国社会已分化为四个阶层:国家管理人、资本家、中产阶级、劳动者。很明显,一盘散沙状态的劳动者阶级不可能与强势阶级对抗,劳动者阶级需要组织起来。而劳动者阶级组织起来,需要一个领路人集团,这对左翼来说,既是机遇,更是挑战。
    
     关键词:劳动者 左翼 政治组织
    
    一、劳动者阶级需要左翼做他们的代言人,为他们争取权利。
    
     当今中国社会已分化为四个阶层:国家管理人、资本家、中产阶级、劳动者,其中劳动者又分化为发展型、温饱型、贫困型三个子阶层。整个劳动者阶级在社会结构中所占的比例为90%左右(发展型10%、温饱型70%、贫困型10%),中产阶级占7%左右,国家管理人占2.1%,资本家占0.3%以内。①很明显,劳动者阶级已沦落为弱势群体,其根本性的原因是在国家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中匮乏对劳动者阶级利益进行有效保护的制度性安排,正是这种制度性的缺陷,使劳动者处于不利的社会地位,同时在制度的执行中,强势集团利用其优势的社会地位,肆意对劳动者阶级侵权。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劳动者阶级缺乏强有力的政治代言人参与国家正式的政治协商。很明显,处于一盘散沙状态的劳动者阶级不可能与强势阶级对抗,劳动者阶级需要组织起来。而劳动者阶级组织起来,需要一个领路人集团,这对左翼来说,既是机遇,更是挑战。机遇——劳动者阶级需要自己的代言人;挑战——左翼能否担当起这个重任。
    
     左翼的政治倾向无疑是偏向于劳动者阶级的,但左翼内部在对当前的社会认识、对未来的制度安排,其思想认识和理论存在严重的分歧。一部分左翼认为只有公有制的社会主义才有可能是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主张以公有制为主体的混合经济体制和民主制支配下的计划经济,他们反对私有制,对当前的私有化进行了严厉的批判,认为私有化是当今社会出现种种丑恶现象的根本原因,但对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对在公有制下如何发展经济,避免传统的社会主义所出现的低效、官僚主义、计划混乱等诸多问题,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回到过去显然不可能,也没有一个成功的榜样可供学习借鉴。一部分左翼认同适度的私有化,认同市场经济,认为多元化是当今社会的本质特征,表现在政治力量多元化、经济成分多元化、文化价值观念多元化等多方面。主张阶级妥协,认为妥协是民主的象征。主张类似于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的道路,建设福利社会。左翼内部的分歧,就目前来看很难统一起来。或许也没有必要,不同理念的探索,可能更有助于左翼的发展。问题的关键是,左翼目前在整体上处于理论探索、宣传阶段,缺乏实践活动。做劳动者阶级的代言人,不仅需要理论宣传,更需要实际行动,领导劳动者阶级去争取本阶级的权利,没有行动,如何会成功?因此,左翼应重在行动,应当把主要精力用于实践活动。
    
    二、实践高于理论,左翼应当合法的组织起来,以组织的形式进行社会实践活动。
    
    左翼应当组织起来,求同存异,不论在理论上是何种主张,组织行动上应当统一起来,为劳动者阶级争取具体的权利,在这个问题上,左翼应当是一致的。具体如在国民收入的第一、二次分配上,在劳动者阶级的工资收入、工作环境、社会保障、医疗、住房、教育等具体的民生问题上做具体工作,为劳动者阶级谋福利。
    
    具体的实践活动比理论上的争论更有意义。具体的实践活动应当高于理论上的争论,你的理论再好,没有实际效果还是等于零。对劳动者阶级而言,什么主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真正实现政治、经济上公平与正义的权利。
    
    国民收入的第一次分配,是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的关系问题。关于劳动所得和资本所得各自所占的比例,其他国家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衡量一国国民收入初次分配是否公正的主要指标是分配比率,即劳动报酬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如果劳动者的报酬总额占GDP的比重越高,则说明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越公正。目前我国总工资占GDP的比例为40%左右,资本主义国家为50—60%之间,如美国,国民总产值的70%是劳动报酬。而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目前初次分配存在着资本所有者所得畸高、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劳动所得持续下降的局面。瑞典的劳动所得(工资加雇主为其支付的相当工资总额约40%的社会保险金)与资方所得(利润加折旧费)相比,在二次大战战后初期为1比1,六十年代为2比1,七十年代为3比1,八十年代为2比1,有些年头甚至达到4比1。②中国的这一比例恰恰相反,2004年为0.65比1,③远远低于瑞典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期的比例水平。事实上,很少有低于1比1的。我国在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中工资所占的比例显然是偏低和不公正的。
    
    国民收入的第二次分配,是指国家的财政支出。在国家的财政支出结构中,劳动者阶级期望教育、社会福利保障、医疗卫生占有更多的比例,而强势阶级对此不感兴趣,因为他们不在乎自己支出多少医疗费、学费,更无须生活保障费,他们希望财政支出更多的用于经济方面,以便于他们的盈利活动等。财政支出结构的比例如何确定,按照民主的本质特征——多数人统治的原则,应当由全民来共同决定。而事实上不可能由13亿中国人共同投票决定,只能由各阶层的代言人共同协商、投票决定。2005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2%。在发达国家中,社会保障的支出一般占到财政支出的30%左右。在英国中央财政支出总额中,社会保障支出约占32%,卫生及社区服务支出约占17%,教育支出约占12%;④2004,我国用于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的支出总量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为25%,新自由主义的典型代表美国为75%;近年来,我国每年在基本民生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重逼近世界倒数第一,除了柬埔寨、津巴布韦等国比我国低之外,绝大部分国家都是高于我们。⑤再如大学学费等。大学学费之高已超出了劳动者阶级的承受能力,但学费的数额是由强势集团单方面决定的,劳动者阶级尽管有很多的不满和抱怨,但也只能是不满和抱怨而已。很明显,左翼如果在这些问题上为劳动者阶级出头,将必然得到广大劳动者阶级的支持和拥护。
    
    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中的多党,没有属于劳动者尤其是温饱型、贫困型劳动者的组织。工人有一个名存实亡的工会组织,农民、个体户、无业人员则无组织代表他们的利益。左翼要为劳动者阶级出头当代言人,就必须组织起来,而且只能是合法的组织起来。按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6、7、9、10、11、 14、15、17条的规定,依法向政府有关业务部门申请批准成立,依法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作为一个合法组织为劳动者阶级服务。
    
    三、路漫漫其修远兮,左翼当坚定信念。
    
    值得注意的是,左翼依照法律程序,成立合法的左翼联盟组织,未必能得到“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也就无法“依照本条例的规定进行登记”。但无论如何,批准与不批准,是政府的事情;是否依法行使本阶级的权利,是劳动者阶级自己的事情,更是左翼的事情。浙江台州温岭市的一些农民,自发的成立“温岭农会”以保护他们自己的权益,从本世纪初至今,没有获得批准,但其意义是深远的,影响是积极的。“温岭农会”将会成为一个民主的象征,一个民主进程的里程碑。北京、广州等地的房屋业主们,要成立“业联会”保护他们的权益,至今也未获批准,但其同样有进步、民主的意义。左翼——持有坚定的信念、远大而崇高的目标、拥有一定的理论思想、人数众多且不乏精英人物,难道还不如那些农民和业主们?本人无意贬低农民和业主们,但左翼倘不如他们,实在是可以休矣。
    
    据本人所知,温岭农会、业联会筹委会的成员,至今无一人因此被逮捕入狱。申请成立是合法的权利。
    
    参考文献:
    
    1、康新贵 《当代中国社会四个阶层的划分与阶层矛盾》 中国社会学网 2007年9月;
    2、高锋,《瑞典社民党的理论、政策创新与瑞典历史变迁 》 网络《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2005年5月22日发布;
    3、《中国统计年鉴》,2005年;
    4、齐志宏,《多级政府间事权划分与财政支出职能结构的国际比较分析》,中国论文下载中心,06年3月24;
    5、中国经济周刊,《专家建议:每年3000亿建立初级社会公平保障体系》,《人民网》2006年8月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