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镇坪县华南虎巨幅广告牌被撤下了/何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0日 来稿)
    
    镇坪县华南虎巨幅广告牌被撤下来了
     (博讯 boxun.com)

    何必
    
    “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矗立在陕西镇坪县街头的巨幅广告牌,于上周悄悄地被撤换了。在陕西省林业厅公布虎照不久,镇坪县立即打出“虎啸”牌,并被到访各路媒体关注,网友戏谑为“借虎照,促旅游,太心急”。广告牌上周悄然被撤下后,“华南虎照”在镇坪县政府大院内再成谈资,不过,在官方层面,“华南虎照”并未引起过多重视,官员“一如既往地平静”。镇坪县政府一名公务员透露,上周日,“上面来人了,应为陕西省政府官员”。据其了解,陕西省政府希望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给公众一个交待,但林业厅的相关工作则迟迟没有进展。(2008年4月10日《东方早报》)
    
    这应该是个不错的谈资了吧。
    
    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是我这个年龄的人都很熟悉的抗日战争电影里面的台词。用到现在的事情上,也严丝合缝不是?
    
    对于陕西省镇坪县华南虎事件,人们给予了太多的关注。到了后来,事情已经从虎照真伪的问题次第上升,逐渐升温。
    
    王未名发来《世界日报》对该事件进展的报道。
    
    华南虎疑云 陕西林业厅道歉
    
    另有消息指副厅长朱巨龙已被停职
    
    【本报北京五日电】华南虎照片事件有重大发展,当初公布华南虎照片,并力挺拍摄者周正龙的陕西省林业厅,昨天发表道歉信,称林业厅「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引起公众质疑,存在工作纪律涣散等问题。
    
    陕西省林业厅的道歉信等于间接宣布周正龙拍摄的照片确实出现问题,并非真实的老虎,而有可能出现造假行径。道歉信并称,一旦国家专业监定机构公布监定结论,林业厅会如实向社会公布。
    
    新华网报导,陕西省林业厅昨天发出的「向社会公众的致歉信」中说,2007年10月12日,林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镇坪县发现野生华南虎,并公布周正龙拍摄的两张华南虎照片。此后,这两张照片引起公众的质疑,成为社会舆论的热门话题。
    
    致歉信说,举行此次新闻发布会,林业厅既未按规定程序履行报批手续,也未对华南虎照片拍摄情况进行实地调查,在缺乏实体证据的情况下,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反映出林业厅存在工作作风漂浮、工作纪律涣散等问题。
    
    致歉信说,林业厅的做法已违反了相关规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政府形象。林业厅愿接受省政府的批评,将认真汲取教训,深刻反思和查找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严肃工作纪律,整顿工作作风。
    
    致歉信说,林业厅诚恳地接受公众的批评并致以歉意。对于华南虎照片重新监定的情况,已按照国家林业局和省政府的要求,做了大量工作,一有结果会接受国家专业监定机构的监定结论向社会公布。
    
    此外,另有消息称,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已被停职。据红网报导,朱巨龙被停职的消息是国家林业局某官员「私下透露」的。
    
    朱巨龙本人则表示:「首先要感谢全国网民对我的关心和关注。其次,要送一句诗给大家,『宠辱不惊,坐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闲望天空云卷云舒』。……我的一片苦心,以后总有人会知道。」
    
    除此之外,朱巨龙未对自己的离职消息做出其它回应和证实。
    
    2008-02-05
    
    ……………………
    
    华南虎照假案 近日开庭
    
    【本报北京二十八日电】「华南虎」照事件再度升级,从喧嚣的网络进入到法律审理程序。新闻晨报报导,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表示,印刷「年画虎」的义乌市威斯特 彩印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斯特」)已向自称拍摄「华南虎」照的周正龙,及陕西省林业厅宣传中心主任关克提出名誉侵权告诉,法院已受理立案,将于近期 开庭。
    
    据报导,该案原告「威斯特」公司负责人骆光临说,他在春节前将控告周正龙和关克的两份自诉状递交义乌市人民法院。骆光临在自诉状中称,事实上,周正龙和关克发布的华南虎照「剽窃」了「威斯特」印制发行「老虎卧瀑图」。
    
    2008-02-28
    
    ……………………
    
    调查百天 镇坪无华南虎踪
    
    【本报上海四日电】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3日表示,国家林业局组织有关专家对陕西镇坪地区开展的华南虎等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工作,目前未发现华南虎实体及活动痕 迹的确凿证据。按照科学要求,野外资源调查须一定的时间,目前尚未全面完成。待野外资源调查完成,调查组形成调查结论后将及时向公众发布。
    
    东方早报报导,印红表示,国家林业局选定专家组成的资源调查组,在分析以往调查结果的基础上研究拟定调查方案,并于去年11月10日抵达镇坪县开始野外调查,确定12处重点区域。
    
    据报导,在上述区域,目前调查组已访问声称目击到虎的村民20多人,实地查验目击地点情况;完成102条样线调查,雪地徒步行走730公里查找野生动物踪迹;选点架设红外线拍摄设备26台。
    
    报导称,资料显示,在2000年至2001年国家林业局组织的华南虎野外种群专项调查中,发现华南虎野外痕迹48处,但无法分析出其野外个体数量和种群结构。
    
    2008-03-04
    
    ……………………
    
    由于传统媒体在宣称管制之下的畏首畏尾欲说还休,使得互联网借助如此题材大大地火了一把。对于类似华南虎这样有些八股八卦的事情来说,处于昏庸无能的衙门的始料未及之处,事发当初根本无法预测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因此对于冒头的事态也或惊慌失措或无动于衷,等到网上迅速传播开来形成公共事件之际,宣传部门再想阻止已经太晚了。
    
    而类似华南虎这种表面上看根本与政治生活无涉、纯属一个偶然事件的货色,能够引发如此之大的议论,这让传统媒体黯然失色,却使得互联网赢得了新一轮的交锋。洋鬼子对此说三道四。
    
    争议话题──中国门户网站新卖点
    
    英 | 大 | 中 | 小2008年02月28日17:31
    
    在迅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一些重要的大型门户网站在业务收入方面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中国人对网络生活的狂热,因此,这些网站从不会放过任何可能引起关注的事件。
    
    以“虎照”事件为例。去年秋天,陕西一位农民自称在当地发现了一只据信已绝迹多年的华南虎,并以照片为证。所谓虎照随后在中国各家网站上迅速传播,并在一大批自封的民间记者、专家学者小组甚至政府官员之中引发了一场关于照片真伪的口水战。
    
    某位政府官员的虎照专题博客访问量竟然超过了100万次。怀疑虎照真实性的人士自称“打虎派”。跟他们针锋相对的“挺虎派”则坚持老虎和虎照都是真实的。
    
    而为各派间口水战提供平台的正是各大门户网站。它们不失时机而又小心谨慎地给论战煽风点火,并因此收获大量点击量。实际上,近期中国互联网上流传的各种丑闻事件远不止于此,虎照事件只不过是其中一例。前不久的香港“艳照门”事件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另一个最新案例便是藏羚羊照片造假事件。在这张获奖照片上,一群藏羚羊在列车高速驶过的青藏铁路附近嬉戏,呈现出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象,而2006年年中开通的青藏铁路一直以来就充满了争议。
    
    人们现在基本上可以总结出这样一种模式:针对社会上的各种事件,中国的门户网站已惯于为迎合公众需要而迅速跟进并大造声势,以期增加网站的点击量。
    
    互联网评论家洪波说,在网民们开始讨论某个话题后,网易等网站就会迅速跟进,并在整个讨论中扮演主导角色。这是中国网络社会的一大特色。
    
    中国大型门户网站目前的业务规模不算大,但增长势头很猛。去年,它们的收入总额达到了人民币123.5亿元,之前的2006年是100亿元。2007年的总收入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来自互联网广告,而预计今年这块业务的比重将进一步上升。
    
    中国四大门户网站中,网易、新浪和搜狐都已在纳斯达克上市,腾讯也已在香港上市。去年中国门户网站总收入中有四分之三来自这四大门户网站。据中国互联网数据中心(DCCI)最新报告预测,今年门户网站总收入将达到161.9亿元,明年将达213.3亿元。
    
    去年秋季虎照事件期间,新浪开通了一位政府官员的博客,这位官员在博客中极力为所谓虎照拍摄者周正龙及当地政府辩护。舆论批评当地政府为开发当地旅游业不惜煽动当地有老虎出没的谣言。11月中旬,专业摄影网站色影无忌(Cameraunion.com)贴出了一张与陕西虎照中的老虎极为相似的5、6年前出品的虎照年画。
    
    相关报导
    
    • “艳照门”掀起轩然大波
    
    • 中国就藏羚羊照片造假事件道歉
    
    美国的门户网站也喜欢“煽风点火”,比如雅虎的留言板就会很热闹。但美国网站上的这部分功能不像中国门户网站这样成了吸引流量的高招。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在于,美国门户网站更愿意用来源比较可靠的新闻和娱乐内容吸引客户投放广告。而中国门户网站却依靠比较零碎的收入来源。从火爆的QQ到让人上瘾的网络游戏都会成为中国门户网站吸引用户的招数。
    
    自从1995年互联网进入商业运营以来,中国网民数一直在飞速增加。目前,中国网民总数已达2.1亿,比排在世界第一的美国只少500百万人。而中国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间已达18.6小时,超过世界任何一个国家。
    
    中国网民经常会就新闻事件展开长时间的讨论,有时会延续数周,甚至像虎照事件这样长达数月。他们会从网上到处搜集能支持他们意见的资料,甚至还亲自做调查。
    
    去年,在重庆发生拆迁“钉子户”事件期间,就有博客作者从现场发回消息。他们向互联网上传了大量照片和视频,向人们展示在重庆一处大型建筑工地上、一座破旧的小楼孤零零地矗立在地块中央的情形。门户网站将这类内容放在网站主页醒目位置,以此向广告客户招徕业务。有时网站还会组织相关活动进一步跟进事件。
    
    比如,网易在贴出周正龙的40张虎照后随即召集了一个专家讨论会,对照片进行评估。参加会议的有来自中国摄影家协会、华夏鉴定物证中心的人员以及动物学家、刑侦人员、中山大学教授和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Forensic Science Association of China)的人员。除网易外,新浪、搜狐也都派出了自己的报导队伍参与虎照事件最新进展的报导。
    
    中国人之所以对“网络新闻”如此热衷,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对新闻业的严格审查制度。国家对新闻和娱乐媒体的严格控制让博客和网上论坛等“民间媒体”的影响被异常放大。营销界将论坛里的这些讨论称为IWOM(即所谓“互联网口碑”)。
    
    上海互联网舆论研究咨询机构CIC的费嘉明(Sam Fleming)说,门户网站需要有趣的内容吸引流量,而网络口碑无疑有利于这些内容的传播。
    
    虎照事件发生后,新浪、搜狐和网易都开设了专题报导。而天涯、色影无忌和百度贴吧等互联网社区也开通了讨论区。在一片喧嚣声中,一些有所指的谣传也大有市场。网上社区西祠胡同(Xici.net)借用中国成语“坐山观虎斗”,将其专题讨论区起了个“华南虎坐山观人斗”的名字。
    
    在这场围绕虎照争夺网民注意力的较量中,网易似乎胜出了一筹。不论虎照本身是真是假,但网易新闻频道的广告点击率却因此创了新纪录,据Nielson/Netratings的数据,其12月份的点击率较一年前激增了83.84%,点击量更是增加了一倍。据一位知情人士说,两位在此次虎照事件报导中表现出色的网易员工因此得到晋升。
    
    Juliet Ye
    
    ……………………
    
    中国国内网站凭借着这种争议性题材,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传统媒体远远地甩在了后边,从而取得了争夺受众这场竞争中的决定性胜利,使得传统媒体再一次沦为失败者,品尝着日益扩大的败局,收缩阵线到了自我挤兑的地步。
    
    因此,传统媒体也就是能够针对事件本身号召一些或者言不由衷或者辞不达意或者似是而非的评论。
    
    被当作是中国右派舆论阵地的南方报业集团分属的《南方日报》发表评论:造假者再不能低估民间力量。任何自以为聪明的造假者,从此都不应该再低估民间力量,否则,头破血流,身败名裂,几乎是一种必然!华南虎照片风波终将落寞,然而,民间的力量和智慧对任何信口雌黄的人和事,都将构成潜在的威胁。从这一点来看,其对推动社会“正常”的意义不可低估。
    
    这种言词,很是虎虎生风、振奋人心吧。
    
    造假者因为中国可怜的民间力量就会头破血流?又痴人说梦了吧。
    
    看看人们的议论纷纷吧。
    
    狐假虎威,假虎假何威?
    
    邵建
    
    狐假虎威,虎假何威?老虎俗称“山大王”,威自其身,无需假也。但,如果是一只假虎呢?我说的是那张照片上的“华南虎”,假而不倒,直到今天,它依然“我自岿然不动”地安卧在那张照片上。不过一张照片而已,真假早已明朗,半年以来,人们只是在等地方政府的一个态度。可是,态度还没看到,但,华商网上的华南虎论坛却于两天前却突然关闭。莫非这就是一种态度?不,它更像是一个下马威:这个问题你们就别谈了吧。这只假虎何其幸运,有那么大的力量在为他护驾。此所谓狐假虎威,虎假权威,尽管是只假虎。
    
    华南虎照牵涉地方权力“两宗罪”(罪是一种比喻性的说法),一是权力造假,继而是权力护假。造假问题所以迟迟难决,盖在于权力以拖延来遮蔽。这里的权力已经不是一个林业厅,而是当地最高行政权力。可以说,早在东窗事发不久,地方权力的态度就不能令人满意。去年11月,据《羊城晚报》引用香港媒体报道,陕西省省长级官员在香港出席一个论坛时,有记者问到华南虎照的问题,该官员这样回答:“……华南虎属于濒危的物种,它是否还存在也成为全中国关心的问题。因此,对华南虎的生存进行适当考察是必要的,政府的鼓励行为也没有过错。”我不知道,华南虎造假,是否也属于“政府的鼓励行为”,周正龙不是拿上一笔奖金了吗?记者问的是照片,回答的却是华南虎,王顾左右而言他,这样的回答难免不让人做那样的推论。几个月过去,假虎照惹得民情如沸。3月4日,该官员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陕西省政府对华南虎照事件的态度是“明确”的,“但是在即将开幕的两会上,我们应该把精力主要放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上”。至少作为关注这件事的人,我不知道该地方权力明确的态度是什么。假的就是假的,伪造应当戳穿。可是,当民间一方真相大白时,权力那里,照片真假居然还是一个久而未决的问题。这分明是一个假问题,回避如此,还谈什么态度明确。两会期间,当然要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可是,假虎照已经酿成具有世界影响的公共事件,它已经集聚了极为广泛强烈的民间权利诉求,权力想回避,又怎么能回避得了呢。当然,权力自有它的办法,比如3月5日,有记者希望采访陕西省长,但记者刚说出自己的南方都市报的身份时,工作人员马上上前将记者架走。采访本是记者职分,你可以不回答,工作人员也可以将不愿回答者引开,但却没有权力把记者架走,这是阻碍记者采访公务。请注意,“架”是一种劫持的姿态。
    
    就华南虎照的目前状况而言,假照片遇到了真难局。民间指伪,还需要科学证伪。证伪未必为难,但就怕权力作梗。一张小小的照片半年未决,如果不是权力拖延,就是权力无能,问题总在权力身上。最近陕西省林业厅长对新华社记者表示此前找了几家权威鉴定机构,但对方都不肯接手。这些机构无疑是投鼠忌器,这更表明权力在其中的沉潜作用。怎么办?权力不行看权利。并非一切是都必须仰赖权力,政府之外,还有公民社会。我不妨借用哈维尔一篇文章的题目来表述,走民间道路解决虎照真伪,是“无权者的力量和非政治的政治”。我们知道,权力是power,但无权者也有power,这就是公民社会的力量。权力不愿做、不能做的事,权利为什么不能依靠公民社会的力量去做。弄清虎照是真相诉求不是权力诉求,所以它是非政治;但,如果同时说它也是政治的,那是指它的公共性及其影响。让权利做给权力看,亦即让公民社会做给政府看,看看谁更效率。或者说,权利帮助权力弄清真相,给天下一个透明的交代,这不妨也可以援为公民责任。因此,未必需要无谓地旷日持久地等待权力去找它认可的鉴定机构,关注此事的网民——他(她)们的政治身份是公民——为什么不可以自己寻求鉴定。国内机构如忌惮,未尝不可眼睛向外(华人神探李昌镐不是就虎照发表过看法吗)。真假有是非,科学无国界(其实如果不是复杂的权力背景,国内机构早就接手)。当然,鉴定需要资金,而且不菲。在此,我建议,一个论坛被关闭,换个地方开起来。重开的论坛,可以在网上募捐。
    
    让我们把这件事当作建构公民社会的训练吧。
    
    ……………………
    
    问题是,现如今的中国有什么所谓的公民社会么?人们早就乐不可支于,权利社会取代权力社会,可到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呢?华南虎事件也能够成为公民社会的训练?很有些异想天开。真是如此,那么无论是孙志刚事件、非典事件、重庆钉子户事件,还是奥运圣火事件、台海事件,都能够成为所谓公民社会的训练机会。
    
    具体到华南虎事件,人们也还是喋喋不休。
    
    遇上赖皮官员怎么办?
    
    杨宽兴
    
    1787年,当美国各州的55名制宪代表齐聚费城,始于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权力制衡思想终于催生出它的现实对应体,自此,立法、行政、司法三者的分立与相互制衡逐渐成为现实政治中被广泛接受的规则,而四年后批准通过的《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则从公民权利的角度确立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宪政地位,此后,由于新闻业的迅猛发展,西方社会中,以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为后盾的舆论监督逐渐演化上升为“第四权”,不过,作为第四权的舆论监督与一般所说的三权分立并非同一层次上的概念,立法、行政、司法权属国家权力,其运作均依赖税收和国家财政,而舆论监督则是一种更广泛的社会权利,在民主国家中,媒体大都属于民间独立运作,依靠广告收入或捐款赞助维持生存,而不掌握权力资源。
    
    这种不同层面的宪政组成决定了舆论监督与立法、行政、司法的不同功用。非民主国家或不成熟民主国家中,当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之间尚无法形成有效的相互制衡时,社会层面上的舆论监督往往早先一步萌生出民主政治的新芽,与思想启蒙同步的争取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权利运动往往成为三权分立的先声和公民社会的基础。但另一方面,由于舆论监督力量并不掌握权威的政府权力,多数情况下,舆论监督作用的显效有赖于三权分立制衡作用的系统推进。
    
    一般来说,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分立虽构成一种相互监督、相互制衡的关系,但在现实中,应首先体现为立法、司法对于行政权力的制衡,因为在政府权力的三个分支中,行政机构的权力是最不让人放心、而又最容易形成独裁与专制的:行政机构对军队、警察、财政、人事提名等大权的控制,使之掌握了最多的资源,作为执行机构,行政权力又往往需要对社会事件相机处置,使用权力的弹性空间较大。
    
    由于这个缘故,立法、司法如果不能对行政权力加以有效监督和制约,那么,现代民主政治中的分权概念就只是一句空话。美国有一句家喻户晓的话:“总统是靠不住的。”这句话体现了美国宪法的基本理念,在当初的制宪代表看来,行政最高领导人总统的权力首先要加以制约,因此,某种意义上说,三权分立的权力架构,首先就是针对总统而设、防止总统成为皇帝的机制,这种分权机制对总统权力的制约能力,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水门事件中得到了充分展现。
    
    常识告诉我们,任何人都会犯错误,而且,我们不能假定行政机构领导人具有知错就改的道德勇气,恰恰相反,手中掌握权力的官员,往往会用一个个新的错误刻意掩盖旧的错误,这一点中外皆然,在旧的错误有可能被掩盖的时候,美国总统尼克松与中国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的表现并无不同。
    
    水门事件的真相本不复杂,但揭穿这一黑幕的过程却十分曲折。对当时的美国总统来说,由于水门事件扯出管子工等一系列滥用权力的黑幕,如不加以掩盖,其行政权力将会受到挑战。当丑闻逐渐被揭穿,非法“窃听专家”麦克考尔德开始寻求与法官的合作时,尼克松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于是他亲自披挂上阵,要求跳过国会听政会这一程序,直接进入司法程序——因为国会听政会是向全国直播的,尼克松此举是为避开立法与舆论监督这两权的锋芒——但尼克松很快发现,他的行政系统的部下、独立检察官考克斯同样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考克斯甚至对新闻界公开发表讲话,说他正在考虑要求法庭传总统出庭作证,这时候,尼克松被迫以更大的决心解决考克斯的问题,他向司法部长施加压力解除了考克斯的职务(独立检察官在美国权力制约体系中,处在行政权与司法权相交的一个点上,总统有能力通过下属解除下属的下属的职务)。不过,尼克松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首先,美国的新闻媒体实在不好对付,《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记者见缝插针地搜寻水门事件的消息,《华尔街日报》则在这个时候对副总统的受贿及偷税行为进行了报道,迫使副总统辞职;与此同时,国会的调查委员会也非常善于借用公众舆论的支持,他们直接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提供真相;更重要的是,国会的弹劾程序即将启动;而新任独立检察官同样难缠,继考克斯之后,他接着对尼克松穷追猛打。终于,在国会弹劾程序、最高法院判决和公开转播的电视辩论等重炮轰击之下,尼克松被迫交出录音带,宣布辞职,至此,法治战胜了总统的权力。
    
    回顾三十多年前的水门事件,我们会发现,尽管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但行政权力欺骗公众舆论的能力不容低估,在赢得总统连任之前,尼克松曾以在任总统的权威打消了公众对水门事件的强烈怀疑。幸而当选连任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大选期间,司法部门的调查并没有停止,美国开国先贤们设计的权力制衡机器一直在有效运转,而且处在自动运行状态,行政权力根本无法阻止立法和司法权的介入。随着水门事件调查的深入,负责调查此案的西里卡法官依照程序提出了国会介入调查的要求,这时候,察觉水门事件中存有更深内幕的新闻媒体也开始增加对水门事件的报道篇幅,于是,立法、司法、舆论监督形成一种轮动效应,让本来满不在乎的总统左支右绌,被迫露出越来越多的马脚,尽管尼克松足够赖皮,但在立法、司法以及舆论监督的制约之下,他根本就赖不下去。
    
    当然,权力制衡机制不仅表现为立法、司法对行政的监督,行政权力也同样可以通过否决议案、大赦、任命法官、财政手段等对立法、司法予以制衡,最高法院也可以否决国会通过并由总统签字的法案,总而言之,三权分立就象一个结构牢固的三角形,其中任何两条直线都对另外一条形成牵制,更不用说还有社会层面的言论自由保障。
    
    这种制衡机制在今天的陕西伪虎门事件中显然并不存在。种种迹象表明,在华南虎造假事件中,镇坪农民周正龙并非核心人物,镇坪地方政府和陕西林业厅才是关键角色,时至今日,作为行政权力的一部分,它们仍在顽固坚守谎言,种种恶劣表现中透露出的无耻嘴脸远远超出三十多年前的尼克松总统,遗憾的是,伪虎门事件中,只有发育并不充分的舆论监督力量在孤身奋战,而立法、司法二权始终作壁上观,由于他们的沉默,尽管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民间舆论已经独立揭穿了谎言,造假者仍在胡搅蛮缠,试图蒙混过关。新闻舆论可以得出纸老虎照片做假的结论,但因为没有司法调查权和惩罚权,难以揭示这一恶性事件的具体造假过程;而没有立法对行政的制衡和威慑,无论民间舆论形成多大声势,造假官员都可以厚着脸皮“官照做,会照开”,这无异于对造假行为的鼓励,官员们发现,不管舆论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也无法伤及他们一根毫毛,他们完全可以继续赖皮下去。没有司法、立法二权的介入,伪虎门事件根本就无法画上最后的句号。
    
    这体现了舆论监督的局限性。舆论监督无疑是重要的(伪虎门事件中,中国网民奢侈地享受着令人不可思议的言论自由),但我们发现,没有三权分立与权力相互制衡,舆论监督的外部力量无法抗衡行政权力的强悍,即使倾举国之舆论,也无法打倒一只小小的镇坪纸老虎。不过,伪虎门事件仍然是值得关注的,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思考权力制衡与互动的契机。迄今为止,我们无法断言舆论监督对行政权力发起的挑战是否能够引起司法、立法的联动,或许应该说,舆论监督的孤身作战表明立法、行政、司法之间并不存在制衡关系,它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相互牵制的三角形,而是处于宪政混沌状态的三位一体,也就是说,如果立法、司法不能独立于行政权力而存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也只能是弱势的舆论呼声与强大的整体政府权力间的不对称较量。只要权力保持沉默,舆论监督就不具备个案突破的能力,只要脸皮够厚,赖皮官员便可以为所欲为——即使形成有效的呼应,舆论也是无足轻重的。
    
    因此,谈论权力制衡为时尚早,形单影只的舆论力量首先要正视其与整体权力间关系的实质。无论从悲观或乐观的角度,我们都要面对这样的现实:舆论监督虽然乏力,却是目前唯一蕴含新权力概念的载体。
    
    2007年12月4日于北京
    
    ……………………
    
    事情果然如此吗?
    
    真实的情况是,随便到网上看看。在被剥夺了知情权的网民当中,来不来就采取民粹主义立场对周边事务义愤填膺者大有人在。我不反对人们发表自己的看法,相反,我希望人人都能够享受言论自由。这也是我坚持不懈地利用每天一篇的文字内容向人们提供信息的诉求之一。不过,我要说的是,发表看法,应该在对于所评论事务的相关信息的最基本的把握上。
    
    比如最近的藏独事件。我周围有不少人一股脑地把责任推到达赖身上。我则得苦口婆心地介绍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达赖本人在此事件当中的真实地位与作用。
    
    国内媒体对于国外类似CNN等媒体在报道拉萨以及其他藏人居住地的别有用心的报道上大加鞭挞,国内互联网(注意,原本互联网应该是无国界的,但是,咱们不得不在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管制下忍气吞声)也有着诸多声讨国外那些别有用心报道媒体的专区。
    
    作为新闻圈儿里的混混儿,我太知道中国新闻制作的路数啦。别的还不说,光是4月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声色俱厉地指责政府对股市灾难袖手旁观、报导中采访吴晓求并痛骂北京当局称要市场自由发展的说法“根本是弥天大谎”,这种节目应该算是挺痛快了吧,结果呢?第二天,该节目以及《证券时间》等均遭到毫无预期的停播。
    
    这两个节目中,有不少过去我在央视时的同事。很是为他们难受。
    
    去年7月,北京电视台出了迄今为止语焉不详的纸箱包子馅儿事件,使得整个电视台成为中国食品安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牺牲品,并且使得当局控制媒体的力度空前加强,人们说中国新闻界就此倒退20年;今年4月,央视节目则因为股市惨状报道并为之忿忿不平而再度被封杀。
    
    这也可以说明,中国在意识形态向左转、社会政策向右转的路线上变本加厉了吧。
    
    我说过,现如今是舆论控制最为严酷的。这就是了。
    
    在如此情况下,还说什么公民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
    
    就这,还什么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还什么依法治国和谐社会?
    
    宣传部门像发扑克牌似的发布宣称禁令,一天里能够频频发布几个乃至几十个“宣称精神”,这也是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了。
    
    所以嘛,在如此背景下,在白色恐怖无处不在的情况下,在言论自由遭遇到近些年来前所未有的弹压和打击下,对于周边事务的了解,就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因此,尽管咱们听过言无不尽,但是在无法了解事务的真相的情况下,还是别急于下结论找立场的好。
    
    对于华南虎事件,中国民间已经形成了日趋悲观的群体性结论。
    
    初级阶段的虎照后遗症
    
    每聿
    
    2月21日《南方都市报》上的两则新闻不妨比对着阅读:一是“最近,2005年“华赛”(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一张金奖照片被网友强烈质疑为合成修改作品”。另一新闻说国家林业局一位官员向透露:虎照二次鉴定确实尚未开始。陕西省林业厅最初委托的鉴定机构是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但该鉴定中心不肯接受委托,此后,陕西省林业厅又找了几家鉴定机构。“确实没有权威鉴定机构愿意沾这个事。”
    
    如果说旷日持久的“虎照门”在不断消解社会诚信之外尚有一点积极的意义的话,这个意义就是:唤醒公民的不信任感,激活民间的批判意识与求证意识。虎照真伪一直成谜,显然早不在于技术难度与程序难度,而在于虎照背后的利益纠结。一张老虎照成了烫手的山芋,竟致“确实没有权威鉴定机构愿意沾这个事”,如果没有强势集团或权力倒逼的可能,恐怕不至于衍生出如此光怪陆离的版本。既然虎照碰不得,羚羊照呢?鸽子照呢?……
    
    难怪网友戏谑道:现在是“大家来找碴”时间,上期2006CCTV年度十大新闻图片的《藏羚羊生命中的十道难关——铁路关》摄影作品已经成功被鉴定为假照片,今天推出的这张照片,是2005年首届华赛自然及环保新闻金奖作品《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尽管作者认为“找碴”是无稽之谈,但这并不影响网友质疑的热情。在越来越多的获奖照片被网友重新拉出来“过堂”的背后,有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公众关注华南虎照的真伪,已然超越了新闻发布会所谓“照片中老虎是真是假,是否是活体,都难以评估该地区野生华南虎的状况”——但既然相关职能部门都能“王顾左右而言他”,那么,企事业单位、学术团体等推出的照片就更值得存疑了——这就好比专卖店都可以贩卖盗版了,你还能相信流动摊贩的“原版引进”吗?
    
    这是虎照事件的后遗症:对照片的不信任,对新闻的不信任,对公信部门的不信任。尽管“大家来找碴”也能让假羚羊照等无处藏身,但它所支付的社会成本是高昂的:一者,它增加了公信部门工作的难度,将使得越来越多的权威鉴定、认定、评估面临被解构的风险;二者,它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尽管偶能推动真相的出现,但这种推动无异于电气时代的钻木取火——尽管也有光亮,本质不是进步;三者,它助长了信息传播中的“逆向阅读”心理,降低了信息效率,都去寻求“第一手”资讯,背离社会分工精细化的发展方向。
    
    法国社会学家勒庞用“心理群体”指称那些被“集体心理”支配的公众,群体心理累积的开始当然来自个人经验,但当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传染开来——比如“官方照片存疑”,这种观念可能像病毒一样扩散到网民外的群体,而且在传染中滋生出更恶意的变体。眼下,还仅仅是质疑照片而已,可见,“大家来找碴”并非是虎照后遗症的最高阶段,充其量,只是初级阶段的群体心理,如果没有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加以及时疏导、有效遏止,必将对一定范畴内的正常秩序产生冲击。
    
    羚羊也好,鸽子也罢,真假其实都不稀奇,求真与作伪历来是相辅相成的一对行为,要紧的是我们如何建构一种激浊扬清的氛围、去伪存真的勇气、革故鼎新的能力。这一切,说到底不是人的难题,而是制度的考题。
    
    ……………………
    
    俺早就说过,在现如今的中国,除了骗子和娘是真的,其他都有可能是假的。在造假贩私无处不在的情况下,找到些个假的,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无论是对于像华南虎照片这样的货色,还是藏羚羊照片那样获得央视奖项的作品也好,不管出于什么动机,比如是想过一把侦查鉴定的瘾,或者是想名噪一时,都可以把那些官方公布的照片或者作品拿来分析。结果呢?很可能会看到,几乎找不到什么真的。
    
    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者,也可以为与时俱进的中国进行另类的注解。假如发现一些重大题材的作品的真实性存在问题,那么将会触发更大的动静。
    
    而在华南虎事件等当中,官方新闻发言人的表现,也成为了公众的看点。詹奕嘉发来相关的内容。
    
    詹奕嘉
    
    2008年2月28日 20:41
    
    近期网文共享
    
    近期网文.rar
    
    新闻发言人还是新闻忽悠人.doc
    
    新闻“发言人”,还是新闻“忽悠人”
    
    王攀
    
    贵报前日社论《质疑是公民的权利 释疑是政府的义务》,批评了铁道部新闻发言人面对公民批评的蛮横态度。最近新闻发言人忽悠公众的笑话,还远不止这一例。
    
    比如这半年以来闹得沸沸扬扬、迄今还未尘埃落定的虎照门事件。国家林业局一位官员前日透露:虎照二次鉴定确实尚未开始(2月21日《南方都市报》)。而在新华网2007年12月27日"对话新闻发言人"系列访谈中,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新闻办主任曹清尧表示,华南虎照片的鉴定目前已取得突破性的一步。而所谓突破性进展,在距今57天后,原来是"华南虎"照片连二次鉴定机构都没有找到。
    
    不能不再说说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回应广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的新闻。王勇平指责郭锡龄的"炮轰""既违背事实又违背常识",但网友随即从他的发言中找到"既违背事实又违背常识"。比如,针对王勇平"新疆到广州铁路里程达6000多公里,内燃机车开过去,至少要7-10天"的回应,一位网友也给出了自己的计算,7天的平均时速:6000/7/24=35.7公里/小时;10天的平均时速:6000/10/24=25公里/小时。该网友调侃说,"这样的速度,是内燃机车,还是拖拉机呀?"
    
    再比如,郭锡龄此前表示,铁路因为断电,只能去找内燃机车,最后在新疆找到。王勇平回应"从来就没听说过铁道部从长江以北调过任何一台内燃机车到广州"。对此,网友引用王勇平1月31日的发言:"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抗灾救灾战役中,以最快的速度从北京、郑州、武汉、济南、南昌、南宁、沈阳、兰州等铁路局紧急调集大量内燃机车、客车,和大批人员驰援广铁,迅速疏导客流。"多数网友就此质疑,难道北京、沈阳、郑州,不属于长江以北?
    
    作为地方政府部门的新闻发言人,不妨再看看陕西省林业厅新闻发言人的表现,《南方都市报》2月19日有关华南虎的报道里,记者在向陕西省林业厅求证时,林业厅的新闻发言人孙承骞换了手机号码,无法联络;而虎照事件中挺虎派的代表人物、陕西省林业厅的信息宣传中心主任关克,同时也是林业厅新闻发言人助理,他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政府部门为何要设立新闻发言人?在铺天盖地的信息面前,如果没有一个权威的信息来源,杂乱信息容易搅乱人们的思想。实施新闻发言人制度,有利于人们看到权威性的言论,避免小道消息影响社会正确判断力。但令人遗憾的是,新闻发言人提供的信息就不权威,所谓"华南虎照片的鉴定目前已取得突破性的一步",在57天后连鉴定单位都没有;所谓铁道部回应公民批评,不仅充满挑衅意味,连自己的回应也不能自圆其说;而有的新闻发言人在媒体最需要的情况下,干脆来个找不见人……这样的新闻发言人又怎么让人看到权威性的言论,怎么避免小道消息的传播?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回应公民炮轰引起全国热议,国家林业局、陕西省林业厅在"华南虎"事件里新闻发言人"忽悠人"和"找不到人"的表现,都应该成为政府部门反思新闻发言人当前问题的一个契机。尤其是"华南虎"事件,"华南虎"是一个试金石,它在重创政府诚信、公信力之后,也让目前的新闻发言人呈现在全国人民面前。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08-2-22
    
    ……………………
    
    有关官方新闻发言人,我说过的已经很是不少啦。一言以蔽之,都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老牌右派则不是从新闻发言人信口雌黄、而是从对华南虎等事件的态度上进行了比较。
    
    三个道歉的三种味道
    
    吴稼祥
    
    今天是网民节吗?不知道。反正今天对网民来说,是个好日子,一早起来,我们就收获了三个道歉:
    
    ——第一个道歉来自“虎照门”的背后老大陕西省林业厅。
    
    该“道歉”说: “2007年10月12日,我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镇坪县发现野生华南虎’,公布了周正龙拍摄的两张华南虎照片。此后,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两张照片引起了公众的质疑,成为社会舆论的热门话题。”
    
    致歉信还说,“举行此次新闻发布会,我们既未按规定程序履行报批手续,也未对华南虎照片拍摄情况进行实地调查,在缺乏实体证据的情况下,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反映出我厅存在着工作作风漂浮、工作纪律涣散等问题。”
    
    致歉信又说,“最近,省政府办公厅发布批评通报,指出我们的做法很不严肃、极其轻率,违反了《陕西省政府信息公开规定》《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建立政府新闻发布制度的意见》的有关规定,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政府形象。我们诚恳接受省政府的批评,将认真汲取教训,深刻反思和查找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进一步完善工作制度,严格工作程序,严肃工作纪律,整顿工作作风,切实抓好各项工作。”
    
    对于华南虎照片重新鉴定的情况,致歉信说,“关于华南虎照片的委托鉴定问题,按照国家林业局和省政府的要求,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我们将继续予以推进,一有结果我们接受国家专业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并如实向社会公布。”
    
    ——第二个疑似道歉来自“雪灾门”(姑妄称之)的责任单位之一中国气象局。
    
    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昨天说,当前技术水平难对一周以后的天气作出肯定的预报,对此次连续发生四场低温雨雪冰冻天气过程,没有事先料到,对后面可能出现的灾害缺乏足够的估计。
    
    郑国光坦承,这次连续发生四场低温雨雪冰冻天气过程,气象部门也没有事先料到,以至于对前两场,也就是1月10号-16号,18-22号这两场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出现以后,没有对后面可能出现的灾害有足够的估计。
    
    他解释,“每一场天气过程我们都准确预报了,都是对一个过程、一个过程的预报,所以后面连续那么多的过程,这对于我们目前的预报水平来说还达不到,我想其他国家的气象部门也很难达到。”
    
    ——香港“艳照门”的主角陈冠希提供了第三个道歉。
    
    报道说,“陈冠希昨日透过预录短片首次公开向受裸照事件影响的受害人道歉。短片中他坐在一幅灰白色墙身前,身穿衬衣,全程以英语发言,面容憔悴,明显有黑眼圈。
    
    陈冠希在录象中自称受“伤害”,感到“痛苦”,并向无辜受害者道歉;他又呼吁全球网民销毁裸照,让她们早日从折磨中“痊愈”。
    
    读完三个道歉,我咂了咂嘴,发现各有味道。道歉词越短的,道歉人官越小的,甚至根本不是官的,越像道歉。不信你看,陈冠希的道歉词最短,与官也最无缘,道歉也最苦。最不像道歉的是中国气象台,那与其说是道歉,还不如说是辩解,甚至示威:“我想其他国家的气象部门也很难达到”,似乎要他们准确预报“那么多过程”,简直就是挑衅。这好理解,说这话的不仅衙门最大,而且是局长大人自己。陕西林业厅的道歉也不是响应良心的召唤,而是奉“旨”: “最近,省政府办公厅发布批评通报,指出我们的做法很不严肃、极其轻率”,如果省政府办公厅没有发布通报呢,你还会道歉吗?使这个道歉缺乏基本严肃性的,还是道歉者对那两张“老虎照”的态度,作为上级主管部门,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能力让周正龙说出实情,非要把责任推卸给什么“国家专业鉴定机构”吗?
    
    陈冠希的道歉苦涩,陕西林业厅的道歉狡猾,中国气象局的道歉霸道。三个道歉三种味道,离权力越远的味道越好。
    
    ……………………
    
    这种总结,也是对中国权力的写照。
    
    按照如此路数,权力越大,越不会道歉。那么,最大的权力是什么呢?当然啦,就更不会听到来自那里的道歉啦。
    
    有的只是,在最近胡佳被判处三年半有期徒刑上,其朋友和律师滕彪所说的,该判决的意图是来自“很高很高的上方”。
    
    再就是,经济半小时被停播。
    
    耐人寻味的是,镇坪县华南虎巨幅广告牌悄然撤下,并没有什么人公诸于众,还是记者发现的。
    
    华南虎事件到了今天,也算是旷日持久了吧。
    
    官方对此讳莫如深,谈虎色变,这种态度才是很蹊跷的。
    
    今年全国两会上,当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陕西省高官时问及华南虎事件,被旁边的工作人员架走。陕西省代表委员异口同声认为没有必要抓住华南虎事件不放。这也是很有趣的现象。
    
    这应该是中国社会当中,所有的责任都能够逃遁于无形的现状。
    
    胡锦涛在震怒管治危机时,华南虎照片也被当作是表现之一,认为华南虎事件让政府的公信力受到了极大的损害。
    
    可是,虽然胡哥怒不可遏,可不管是陕西省林业厅,还是镇坪县委府,抑或国家林业局,对此却置若罔闻,到现在还迟迟无法给出华南虎照片的准确结论。
    
    这真是给管治危机火上浇油。
    
    更是让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有了随时随地的演绎。
    
    中南海连个镇坪县都搞不定。如果说还有什么民间力量、公民社会,这恐怕都太南辕北辙了吧。
    
    知道什么是政府和市场双失灵么?这就是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经济学家说不宜过分压低粮食价格/何必
  • 劳动合同法成为左派无可奈何的挽歌和绝唱/何必
  • 艳照门演绎出来的别样风情/何必
  • 昂首阔步大部制出师不利/何必
  • 水价将使通货膨胀快马加鞭/何必
  • 中国史无前例地发现新铀矿/何必
  • 赌博经济下的中国风月无边/何必
  • 大部制了又能怎么样/何必
  • 该是怀疑计划生育国策的时候了/何必(图)
  • 东航交易案水深火热/何必
  • 还在持续不断的气象灾害/何必
  • 气象灾害终于胡底很值得关注/何必
  • 中国次区域合作命途多舛/何必
  • 腐败哪儿是那么好反的/何必
  • 凭什么老是对国家主权津津乐道?/何必
  • 我是败类我怕谁/何必
  • 俺第五个本命年就这么悲壮完结/何必
  • 国家气象局长应最先为雪灾引咎辞职/何必
  • 咱们都成为中国笑话里的跳梁小丑/何必
  • 何必:望京事件将使新体制面临严峻挑战
  • 九江大桥事件的善后与乌七八糟的去年/何必
  • 咱不用带血的煤炭?/何必
  • 何必:对郎咸平 819合肥演讲内容的十大疑问
  • 市长峰会何必强迫“天不降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