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短期进修》艾鸽诡谲派短篇小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9日 来稿)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请勿对号入座) (博讯 boxun.com)

    一
    没有人怀疑龚泉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脸的毁林开荒后的痕迹,不时地有新草长出来。还
    郁郁葱葱。可有一年60多岁村支书田宝病倒了,据说是肝硬化。急于交权,就培养龚泉做接班人,火速入了党。可死神大概有些日子懒得动,不肯收编。他不但没死成,还越活越新鲜了。交权之事也就不再提了。日子久了,龚泉也就不再想着接班的事了。但去年省府党校来了个官员,路过树鸦村的时候,车子煞车失灵,不敢走了,困在这高山上。这边疆地区的横断山脉,山的一边是高耸入云,另一边是百丈深渊。看着都害怕。这官员叫胡书之,急着回党校,龚泉见状背起他就往山下走。且不顾胡书之的不好意思,一口气把他背下山,累得衣服都被汗水洗过几遍了。胡书之得知龚泉是候选村支书,回到党校后,二话不说就特批给他发了个到省党校短期进修的文函。龚泉收到文函后,激动得连醉三天后才醒过来。走的时候,村民们都来送行。有的直接就大喊:“龚支书,再见!”气得老支书一个月不理朝。
    
    二
    这龚泉奢酒如命,在去省城的路上又喝醉了。误了车。迷糊之中见有人来抢包,就与之搏斗,被人一拳打倒在地。起来时,发现包没了,腿上还被石头划破了受了点伤。包没了,证件也没了。而眼看就要到省城了,这如何是好?公共汽车来了,他想向人家作解释。可司机见他身上又是灰又是血,身无分文,当叫花子赶下车去了。龚泉愁得脸象破碎的酒瓶,惨不忍睹。他突然间想到官员胡书之,只要到了省城见到胡书之总会有办法。龚泉见前面有个加油站,就去求车主想搭车。可人家见他这副醉醺醺样子,唯一想到的就是加大油门开走。活人怎能让尿憋死?好不容易又来了一辆到此加油的闷罐车,龚泉就想找机会翻进后车箱。话说省城看守所的全封闭的闷罐车,从郊区县转来了3个受收审的人犯,司机兼狱警马立也到此加油。加完油后他有点不放心,又打开车门看了一下。人犯都带着手拷,他又有枪,想跑也跑不了。正准备关门,突然听到有人喊:“同志,你忘记把你车子的油门盖子盖油门了!”他回头一看,果然,油门盖掉地上了。这很危险!谁的烟头不注意,仍进油门里,那就完了!车子一烧起来,搞不好加油站都会爆炸!他忙去检油门盖子,把油门盖好。然后,回头就把车门关好了。可他哪里会想到:就那么一瞬间的工夫,龚泉居然钻到里面去了!
    
    三
    龚泉一开始只注意能否有机会偷搭车,没注意是那个单位的车。上车后才发现是省看守所的车。他觉得无所谓,自己情有可原。到了看守所后,马立把车锁匙及交接单子给另一狱警陈明,然后就哼着歌曲:“让世界充满爱。。。。。。”走了。
    因为很少出差错,陈明就打开车门让人犯们下来。他数了一下:4人。见单子上写着3人。便笑道:“竟然如此马虎!4人写成3人。”他把数子改了过来。然后对名字。前面3人的名字对上了,但没有龚泉的名字。龚泉忙开始解释:“同志,我是去省委党校短期进修的!”陈明见他脸上有灰,腿上有血,身上又没有任何证件,心想:不知从哪个监狱里逃跑出来的!就笑道:“你编吧,编去省委党校短期进修编得不象!前几天,有个人犯编说自己是邓老爷子外侄孙,也编得不象,挨了几电棒!你也想试试?!”龚泉急得连眉毛胡子都差点开始说话了:“我真的,真的,真的是去省委党校短期进修的!我叫龚泉,不信打电话去问!”陈明把电棒拿过来,给了他几下!他讥讽地:“老子还要去中央党校进修呢!”
    
    四
    被电棒打得头昏眼花,被关进狱房里又被老人犯一顿暴打,龚泉终于老实多了。狱头说:“你以后编,要编得象一点。什么去省委党校短期进修,鬼都不会相信。”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人来提审他。但他发现自己好象过了好几年。终于有一天,陈明亲自提审他:“老实交代,你从那里的监狱里逃跑出来的?!”龚泉泪流满面:“我真的是去……”见陈明又把电棒举起来了,他忙改口:“是去……省城……看亲戚的!”陈明眼睛发亮:“那还有可能!亲戚在哪里!”龚泉由于牙肿口水流了出来:“在……党校。”他真的不会编,又回到党校来了。陈明握着电棒又有点手发痒了!
    龚泉跪下磕头:“不信,你马上打电话去问:找个叫胡书之的。”陈明拿起电话:“如果所言不实,你就惨了!”陈明把电话挂到省党校人事处:“是党校吗?我们这里是省看守所。有这样一个事情:我们这里关着一个人犯名叫龚泉。他身上有血迹,我们怀疑他涉嫌杀人或是越狱者。他一再声称是胡书之同志的亲戚,我们想知道胡书之同志有这个亲戚吗?”“啊……你等等?”党校人事处马上问副校长胡书之:“省看守所抓到一个杀人嫌犯叫龚泉,他竟然声称是你的亲戚?有这回事吗?”胡书之大吃一惊忙摇摇头:“我是外省人,在当地没有亲戚。”陈明很快就知道省党校的回答了。他又给了龚泉两电棒:“不老实!先收审三个月再说!”他要龚泉签字。龚泉:“我又没犯罪。为什么要收审我。”陈明:“怀疑,就可以收审。”龚泉:“你有什么证据怀疑?”陈明:“你身上有血!”龚泉:“我仅仅是抓小偷跌倒了……”
    
    五
    龚泉象熬命一样把三个月熬到期了。
    一直没有人来提审他。在最后一天,同狱的人对他说:“今天可能会放你出去了!”
    龚泉心想:也对!他也听说过:法律规定收审期最长三个月。
    又见到陈明了。他的嘴角上荡漾着一层浅浅的笑意。龚泉觉得快看到包青天了!他又拿出了一张表要龚泉签字。龚泉心中的莲花就在开放,马上拿过来就签字了。陈明满意地:“这是第二个收审期,也是三个月。”“啊!”龚泉差点晕倒在地!陈明一板一拍地:“我们是严格依法办事的!收审期最长不超过三个月。”龚泉眉头紧皱:“不是已经收审了三个月了吗?”陈明摸着电棒:“每次收审期最长不超过三个月。可以收审N次。”龚泉几乎绝望:“有这种法律?”陈明:“有这种解释。”龚泉:“你们有什么理由还要收审我?”
    陈明指着一张挂在墙上的全国地图:“你知道全国有多少监狱吗?我们怎么会知道你是从哪里逃跑出来的呢?得把你的姓名照片报给全国所有监狱或劳教所。再等待回音。快者几个月,慢者一两年不一定。”龚泉:“小偷被治安处罚有时候也不过关几天就放了,可不可以把我也当做小偷关几天放了算了!”陈明:“那不行!比如,你没有偷钱包,怎么可以把你当小偷处理吗?这不是冤枉好人吗?”龚泉想到家人几个月无音信,一定急死了。就跪下来了:“求求你了:把我当作小偷处理好吗?”
    
    六
    半年过去了。这期间,看守所按龚泉提供的家乡地址,去过一封“有无此人”的调查信。信正好被村党支部书记收到,田宝得知龚泉没去成省委党校,而进了看守所高兴地喝起酒来。信也不知被扔到哪里去了。第二个收审期结束了,陈明又拿出了一张表要龚泉签字。龚泉不敢再乐观了。他细看了一下,是第三个收审期的表格。也就是说还要再收审三个月。他觉得自己的老骨头快搭进去了,就大叫起来:“我坦白,我交待!我是一个真正的小偷!”
    陈明严肃地:“早说实话,不就需要受那么多罪了嘛!”
    龚泉通过在看守所“短期进修”后,终于学会编谎话了。他声称自己在来省城的路上,偷了一个人的钱包。因那个人力大,反抗自己成功。不但钱未偷到,还被人家痛打一顿,以至一脸灰腿上有血。坦白交代完毕,还按了手印。陈明拟了一个治安处罚决定:
    姓名:龚泉,案发经过。(略)决定居留处罚七天。他说这还要报批,法律问题丝毫不能马虎。要他耐心等待。
    龚泉几乎把星星都盼得不好意思见他了。
    最幸福的一天终于来到了。狱门又敲响了!陈明又提审他了。那被批准做小偷的处罚报告被批准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激动,龚泉一生中就遇到过三次。一次是入党。一次是新婚之夜。第三次就是被批准做小偷。由于被实际关押期早就超过了七天,所以,马上可以被释放了。陈明临别时又给他讲了一大堆法律知识:收审期间叫人犯,但不能叫犯人,判刑后才可称之为犯人。收审制度是我国的独创的法律制度,可以有效的打击罪犯。陈明希望龚泉一路上走好,不要再去偷别人的钱包。龚泉千谢万谢,终于可以重新做人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鸽:遗爱(清明节祭民族魂)
  • 艾鸽:沁园春《雪》
  • 艾鸽《论权利的剩余价值》连载(3)
  • 沁园春 冰/艾鸽
  • 诡谲主义艺术流派宣言/艾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