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英九将执掌的国民政府的前景已很光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8日 来稿)
    
    今年,马英九所领导的国民党,通过民主选举从新获取执政权,这分毫不奇怪,也是我们民间"中国战略"评估一向预料到的必然结果,因为扁政府的愚蠢纲领就象古时代的大鲧治水——采取"堵"的形式的失败所致,其结果不见其效不说,还使台湾民众受害颇深,而且,短短的八年,在经济上,就亏空了十三兆多元台币,怎么能使台湾民众把国家政权放心这样的政府来继续把玩?
     (博讯 boxun.com)

    而作为暂住在台北的中国国民党,一旦实际执局,在对付北京流氓政府的策略上,自然会感受到,不能仅是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办法,应该能采取"大禹治水"的方略,或者是说运用"导"的应时政略,方能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产生出对台湾有利、也对中华民族有利的应时策略。何况,台湾兴盛的出路和马政府的成就就在于如何带领中华民族彻底打败所谓的共产党上。
    
    大家都知道,扁政府在经济上所给未来国民政府留下的是十三兆多元的财政赤字,使每个台湾人都已担负着接近20万台币的债务,在政治上,由于崇尚独立建国,不与大陆一国的政略,其结果不但没有独立成,反受其辱,自己又是猫腻连连,也就逐渐失去了民心,还给北京流氓制造更多的打压籍口,又始终没有跳出被北京独裁者左右住的流氓怪圈。
    
    马英九尽管不乏智囊团体,由于是处在那样的客观环境里,对大陆的实际情况并不过多地关注,尽管也已重视民运系统的见解,但由于民运系统也没有值得推敲的应时政略,这就很显然将会影响马先生依然一个中国为中心的政治决策,这也是北京流氓政府所期待马政府不会改变的地方,所以,我们建议未来的马政府能够在国内外高调招聘海内外有政治远见的、真正的能使北京邪恶集团逐渐失势的智囊人物、来补充国民政府的智囊团体,而且不用负担任何费用。因为,真正的为国为民的政略家他不会看重个人的津贴有无。
    
    我们之所以看到未来的国民政府的前景光明灿烂,这是因为胡北京为首的流氓政府的愚蠢所给国民政府制造了从新逐鹿中原的客观条件,尽管这个条件不很容易被人把握,但最终被国民政府所利用,已属必然。而且,蒋中正先生的失败也将在马政府的努力下彻底结束,或在国内同仁的倾心支持下,国民政府从台北从新迁居南京已属必然。
    
    在舆论界里,我们看到了一片祝贺马英九竞选成功声,大家彼此乐观地认为马英九十分开明,比起陈水扁来要英明得多,假如民进党的谢长庭若是能竞选成功,恐怕就没有这样的祝贺声,因为谢长庭所奉行的政策与陈水扁并无区别,而陈水扁的政策使台湾不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不仅没有长进,反而倒退了,这样的倒行逆施怎么能再诱惑住握有选票的大多数台湾公民呢?
    
    外界祝贺马英九不无道理,大家渴望马英九先生所执掌的国民政府将会有别于扁政府,它能提高自己的能度或起式,并能从中国的政治大局进行战略思考,尽管陈水扁为了继续执政选择了卑鄙手段欺骗了更多的选票,但他的思维肤浅已经告诉了台湾民众,这样的人与流氓北京抗衡未免是太不妥当,只有利用那种真正有胸怀的人,才能带领台湾人民创造出更加美好的台湾。而大陆民众渴望马英九上台,也想得到他的广泛支持和领导。
    
    马英九尽管能做新一届总统,但是,民运系统中人也不能太过于乐观,因为他毕竟是生活在台港,对大陆民众的渴望并不真正热心关注,这一点也最令北京流氓政府放心,而能真正关心大陆民众命运或者说中华民族命运的政治人物应时诞生,才能从中国的全局思考,这一点,马先生是否能做到,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今天的台湾,虽也内忧外困,可它与北京流氓政府的内忧外困截然不同,因为一个是守住,一个是进取,而北京流氓政府即将失去独裁权利,根本接触不了内忧外困,台湾国民政府将能获取逐鹿中原的机会,想解决内忧外困已不是太难的事,它能从经济上利用大陆获取的实际利益而弥补,政治上能得到大陆民众的广泛拥护而移府南京,这样的"掉馅饼"的事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也是不可能能懂的必然路数。
    
    通盘全局思考,马英九一旦执政,就必须调整政治战略,针对北京流氓政府应能出台新的政治主张,以及具体的政治纲领,这种纲领不仅要务实,还要能符合台湾人民以及大陆人民的根本利益,方能使过去的失败转换成今天的胜利。
    
    过去,民运系统中人,极力与扁政府接洽,认为扁政府也不会拒绝做中国的总统,但百般的努力的结果,也只能反受其辱,使民运人士彻底地清醒到:台湾目光短浅的政客,根本就不想知道怎样中原逐鹿,只是看重台湾利益,甚至是个人的利益,反被北京流氓帮棍处处打压得灰头灰脸,使北京那些害群之马仍然继续强奸民众,台湾也倍受其害。
    
    上个世纪,蒋中正由于蔑视共产党的能量又崇尚杀戮政策而败北,但是,在美国的庇佑下,终于生存下来,再就是毛泽东时代,也许良心发现、再这么地施用战争机器,已经是百害无益,也就使国民党生存下来,给了国民党东山再起的机会,给中华民族留下了铲除独裁统治、从新逐鹿中原的战略基地,当邓帮对大陆人民终于公开亮出牙齿以后,逐渐地,使这群"共产党人"其实是恶棍的真面目暴露无遗以后,大陆民众对他们的流氓行径真的是深恶痛绝,也是国民政府从新获得民众箪食壶浆的新时机。
    
    如今的胡北京,这个邪恶流氓反动集团轴心,由于采用杀戮政策,完全背离了人民的意愿,尽管他们奸了又杀,但任何杀戮者最后被杀掉丝毫不奇怪,这是因为,大自然规律任何人也逃脱不了,而且,胡北京已经彻底地、十分明朗地背离了共产党的假面,赤裸裸地对民众的和平反抗举起屠刀,使大陆民众不得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最近据说西藏的杀戮结束后流氓政府尽管能给予死者20万人民币的经济赔偿,而且是仅仅赔偿了在拉萨"3・14"暴力事件中死亡的18名无辜群众,其余的大多数无辜死难者并没有得到特殊抚恤金,即使是这样,制造这场杀戮的北京邪恶轴心怎么会知道,人的生命岂能是用金钱来交换的呢?民众的生命再低贱,他们已经知道如何捍卫自己的生存权利,这是杀戮者卑鄙伎俩无法改变的状况,所以西藏的杀戮又使邓家帮这些不合法的流氓杀戮者又自动增添了一笔血债。
    
    作为国民政府,应该是中国人民的政府,面对大陆人民深受胡害,即使能忍耐也不该是迁就,更不是对邪恶势力无所适从,应该能够展开自己的手脚后,合理的、客观的、符合政府利益地展开进攻,而这个进攻,就是使北京流氓政府彻底地结束占有国家权益的实际兑现的最可行的形式。
    
    这就需要根据国民政府的实际条件,展开自己的手脚,利用大陆欲北京流氓政府倒掉的人,达到国民政府的政治目的,并能采取各种形式地扶植他们,培养他们,使他们成为中国民主的钢铁战士。这就急需辅佐各色各样的人能够应时而动,因为国内不乏民主思想者,信仰者,民主的钢铁战士,他们暂时还不具备正式开战的工作水平和心态,而能使他们早日凝聚起来,在国民政府的旗帜下冲锋陷阵,就很需要国民政府的耐心辅导和培养,因为驻扎在海外欲下山摘桃子的所谓的某些民运组织中人,面对中国邪恶势力的肆虐,已经是黔驴技穷。
    
    还要认识到,在中国境内,面对丧失人伦、丧失人性的杀戮者,只象达赖先生那样和平呼吁与抗争是不够的,大大不够的,因为没有人性的人,是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更何况,他们自己也不感觉自己已经"苍老"、"乏力",而且还有好多的邪恶精神来挥动屠刀,屠杀民众,再加上还有不少的追随者助纣为虐,仅靠理念真的不行,也只有扶植那些不怕牺牲、不怕流血、又具有钢铁意志的民主战士,才能从大陆的内部产生动摇胡帮办根基的内在力量。
    
    暴力,是我们一向反对的最卑鄙的形式,但这种反对并不局限在对暴力者不暴力的思维上,如果对采用暴力的坏类不敢暴力,那未免是对自己贪生怕死或懦弱的辩护,只有那些敢于牺牲自己的人,不怕暴力,又以国家与民族利益至上的人,才是当前民运系统最值得骄傲的人。那些仅能在网络上狂喊的文人,道德家,是不可能使真正暴力的邪恶势力因他的那种姿态而寿终就寝的,而不能使暴力者寿终就寝,是因为这些人根本就看不到暴力者需要暴力才能根除的缘故。
    
    而我们欲采纳暴力,并不是为了暴力而暴力,我们是为了最终消灭暴力,永远的和平与民主,才将选择暴力行动。这一点,是道德家所不想懂的道理,我们并不需要他们懂。同时,大家看到,西藏的土地上,杀戮者先制造了暴力,然后嫁祸给被暴力的人群,又用这样的借口进行了广泛屠杀,这样的恐怖事件,难道仅用道理就可改变的吗?胡锦涛历来与邓小平一样,认为暴力才能使他们的独裁统治继续下去,虽然邓小平最后也知道必须的走民主的道路才行,并嘱咐胡锦涛等走民主道路,但是,铁杆的杀戮者胡锦涛是不在意多死些人的,他们的恐怖行为从来就没有终止过。
    
    作为即将到来的马政府,还要清楚,北京流氓独裁者,已经到了对待和平抗争的群体,制造流血事件然后嫁祸给和平抗争者再展开杀戮的手段的程度了,对邓帮温文尔雅未免是对牛弹琴,只有从根本上铲除掉他们别再无二法门!
    
    然而,用台湾这个并不强大的势力与现实中的邓帮邪恶势力正面对决,已经是大多数人不以为然的事了,因为众人所看到的北京流氓势力依然很强大,不能羊入虎口,却看不到,他们自身的弱腐也就是具即将倒下的纸老虎,而这些在中国这样的条件下,我们民运中人以及台湾政治家若能自信能成功,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加大,因为每当我们相信自己能做到时,就自然会想到如何去做的层次上去了,扁政府之所以不能做或不会做,就是因为他们尚未进入到这个层次中来,怎么会更接近成功?
    
    一旦马政府形成,就必须做出新的抉择,而能达到正确抉择极为重要,当然,开初能达到很理想这未免不现实,但首先马政府要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才能知道如何追求,在即将到来了的今天,对于台北马政府来说,重要的不是是否选择,而是如何选择,或者是如何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在中国客观现实中,只有最正确的选择已使台北国民政府无处藏身。
    
    也就自然使国民政府需要关注那些能够做到的"小事",并不停地积极去做好,那么,不久国民政府就会使自己看到,今天,国民政府不能做到或不能做好的事情实际上已是微乎其微。我们便断言:创造中国民政奇迹的现代人,并不是那些颇有成就的学问家,而是那些并没有多少学识、却很豪放的勇敢拼搏者,这样的人,才能在实践与探索中不停地自我调整,早日形成新的政治规模。
    
    马政府还要清楚,要想与北京对决获得胜算,就应该在政略上高于一筹,还要使与北京势力的差距逐渐缩短,尽管是自己的需要,还要考虑到大陆民众的需要,方能把这个差距逐渐缩短。
    
    不久前,我们与民运系统中的一位民运领袖交流,告诉他,作为民运领袖,不应该再做什么文章,搞什么形式,而是能集中精力做些实际的民运工作,那就是如何扶植国内的民?F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