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巩胜利:封杀《色,戒》的全球性悖论——评“封杀”演员汤唯与电影《色•戒》的理论与实践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今日聚焦】

     (博讯 boxun.com)

    ■ 巩胜利(学者)
    
    针对中国社会出现的“很色情、很暴力”问题,中国上下第一次大出手:3月10日前后,中国当局已下令“封杀”汤唯,与汤唯有关的一切“作品”尽在全国“封杀”之例。这是近60年中国第一次公开封杀中国演员。针对汤唯被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封杀一事,参加“两会”的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张海涛在政协会议上回应说:“封杀”政策“对事不对人”,这是官方首次证实“封杀”汤唯的做法的确属实。而曾被批准在中国内地公开上映的《色,戒》导演李安则同期公开声明对汤唯表示支持。汤唯代言的外资企业联合利华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曾锡文则承认,目前确实有很多电视台已撤下了汤唯代言的一则旁氏化妆品广告,但原因并不清楚,而公司与汤唯的代言合同还将继续履。
    
1、何以“封杀”汤唯“不封杀”李安?

    
    就在2008‘中国“两会”如火如荼、震惊海内外之际,有关当局一声令下封杀了《色,戒》。这使2007年轰动了整个中国、海内外而声名鹊起的汤唯,从天上天堂跌到地下地狱,真可谓“成也情色,败也情色”。最最麻烦而中国国家尖端的是:有关当局为什么不在《色,戒》出笼、上演之初,就把它扼杀在“色情”的摇篮之中,却在已经深入到13亿中国人心、大多人都看过这部电影之后、已经“泛滥成灾”之后,才将其“呜呼”一声扼杀。若按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衡量,不管好坏《色,戒》已经成了全国的众失之的,为什么等到它“泛滥”之后、开始消退了才、封杀她呢?为什么不防患于未然、封杀于她在出笼之前的瞬间?既然是近60年中国的“大毒草”,那么曾经放《色,戒》在中国全国公影的批准者,又要负什么样的国家责任?
    
    《色,戒》公开在中国放映,绝不是什么秘密。值得历史永远玩味的是,不仅《色,戒》电影获批准在中国公开放映,获批准的电影不去处罚,却要惩戒个中的电影演员?
    
    汤唯只不过是一介、20多岁的年轻女演员,她脱光与否、“色情暴力”与否,都与她本人无关——根本不是她能够操控、左右的。按逻辑与结果缘由来断案,真要被“很色情、很暴力”封杀开刀的该是这部电影《色,戒》及导演李安,但中国当局为什么不拿这部电影及导演开刀呢?若真是拿这部电影和导演开刀,岂不就是中国当局冒全球之大不违,与全球电影界都过不去?权衡利弊与国际大环境之下,不管是这部电影、导演、所有的演员,拿汤唯开刀是最容易、而轻易操作的就可以杀一儆百!而“很色情、很暴力”《色,戒》的一切,不过是李安所为。中国广电总局,不是“封杀”错了“主、次”?
    
2、“封杀”国策,该不该让国民知道?

    
    很简单,对与一棵举国的“大毒草”,是要掐枝断叶、还是要斩草要除根?这是非常常识的一个生态环境问题。若汤唯真是“色情”“大毒草”代表的话,中国内地将《色,戒》电影放纵到现在才6个月之后才“封杀”,那么就是中国影视管理当局就有不作为之嫌。从2007年10月到2008年3月,这半年时间你监管当局都干什么去了?
    
    封杀汤唯的背后,展现出中国社会文化生态环境、法律制度及“人定胜天”的严重法律紊乱与缺失。更所何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政府封杀一名国民,要不要让绝对多数国民都知道因什么原因而被封杀?要是一个国民被驱赶出国,要不要告知因什么原因而被驱赶出去?一如国家要“封杀”“驱逐”国民等,要不要将这种“游戏规则”向国民公布、或就象“内部文件”由官方、官员来自己掌握?
    
3、性的真谛与全人类的未来

    
    汤唯是历史幸运的,20多岁,就知性了美妙。而近60年中国“扛过枪、打过仗、流过血、受过伤,分配过老婆”的毛泽东一代,永永远远也无法看到、并感知这性美满、无穷的魅力和人生的快乐。
    
    这也难怪,近60年的中国,出了一部“很色情、很暴力”的“大毒草”《色,戒》,却几乎是一部叫响全中国、全球“叫好”的电影,却令中国国家广电总局产生举世的悖论、历史性的产生了“不爽”,又根本不便、不可能拿这部电影及导演开刀。其实,国家广电总局完全可以非常简单的下一纸命令:鉴于电影《色,戒》的“很色情、很暴力”,此电影及导演今后一律不准进入中国市场。但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全球电影风暴又刮向哪里?
    
4、谁教我们夫妻的“性与色情”?

    
    《色,戒》作为一部公众的电影,当然它不能担当起人类的传种接代的功能,但它最起码是近60年中国人性压抑的一种历史回归的“可见”——启蒙性的教育开始。当然,性教育、性启蒙、性爱、性生活、性娱乐等等,不是人人、所有人都需要能享受、并可以进行的。就象“色情”一样,如果不去传播,就琐定在夫妻之间进行,那么全人类还存在、还有所谓的“色情”了吗?这就是说:自所以全人类繁衍到今,人类间的性是根本无法用言语所能够替代的,更何况如今全球发达国家的性“不在吃饭,就在性,要不就在于去那张床的路上”(来自美国著名电视连续剧《欲望城市》典故)——娱乐性,成为现代人、现代美满社会、家庭的第一必须、需求。
    
    21世纪及未来中国,不仅需要一个13亿人口中国的美满社会,更需要中国一个个美满性的家庭。一辈辈、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男人和女人门,也该当然享受美满性的今天与未来。一个完整美满的社会也是一样,把需要性的男女,还给他们以最美妙、最美满的性的一切;把需要接受性教育、性启蒙的,给予最恰当的性的感受;把暂时还不需要性的男女,让她们在祖国广阔天地里无忧无虑的继续……做为人类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一部分电影、电视剧,分级管理,按需设置,不该要的人“不给”,需要的人“对号入座”,这是全人类“人道”与“鬼道”的根本区别。
    
5、影视分级管理,法制国家已进行了2、30年

    
    影视作品的分级管理,此是否解决了“封杀”谁,“不封杀”谁的国是、国略问题?同一个地球的全人类,天下人都能是,而唯中国人不能是?具有全球五分之一总人口、13亿人的中国,比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更需要一个整体有生态环境的大自然、一个有国际人文环境的中国社会。
    
    影视文化作品,除了传承全球各国的文化、人文、历史等等以外,还是人们不可分割的一种娱乐,一种生活的原本。特别是自20世纪末以来,人类对性娱乐的兴起和普及,影视作品却跨越一切的成为第一主角——教育人类为性娱乐而成为最高、最美妙的人生境界,成为法制、最富裕国家人们的不可缺。
    
    未来,倘若中国那一天也实行了一直通行国际的“分级管理”,那汤唯岂不白白被“封杀”牺牲了?——这迟到的正义,还是真正的正义吗?
    
    现在是2008年3月中旬,中国年轻女人人汤唯可能会彻底绝望、但又无奈了,一个13亿人共和国和这个国家彻底封杀了她所有可以见诸公众的“作品”。《南方都市报》3月12日“娱乐版”以汤唯1/4版题图套黑整版配文字命题《走!到好莱坞去》。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也不管是奇才还是庸官,更不管是国策还是哥白尼的根本错乱,就这样汤唯、她要走了,义无反顾、她带着对这个诞生她、抚养了她20多年共和国的无限无奈、无限眷恋、无奈的自豪、无限的永远……?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联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心•人心—→国家之心!——再评3•22《谢长廷:不要为我哭泣》及任何国家、政权存亡之道/巩胜利
  • 重审许霆,中国人期待什么?/巩胜利
  • 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巩胜利
  • “春运”何以危机中国30年?/巩胜利(学者)
  • “独家特稿”:美欧中商战到底为什么?/巩胜利
  • 中共为何非杀郑筱萸不可?/巩胜利(图)
  • 【世纪新论】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巩胜利
  • 2007全球“5·1劳动节”大扫描——澳警开枪洞穿了什么?/巩胜利
  • 驾驭金融马车中国还需真功夫/巩胜利(图)
  • 【“博讯”中国评论】 柳斌杰接替龙新民是好事?/巩胜利
  • 【博讯评论】央行调率与1.1万亿美元悬剑/巩胜利
  • 【博讯新论】2007·吴敬琏/巩胜利
  • 【世纪新论】2007·黑色星期2及其/巩胜利
  • 【世纪新论】五十八年“法制中国”环境大系/巩胜利
  •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 “新年特稿”2007:繁华中国的全球性困顿/巩胜利(图)
  • “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巩胜利
  • 中国何以频发暴力“灭门案”?/巩胜利
  • 江山必由“民意”出——从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看今天、未来的趋势和意义/巩胜利
  • 独家报告:南中国“变天”前夜……/巩胜利
  • 巩胜利仍等待手术,对支持他的朋友表示感谢
  • 大陆著名学者巩胜利需要心脏手术,急需资助
  • 中国不和谐有加重趋势/巩胜利
  •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巩胜利(图)
  •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巩胜利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