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后中共时期的民众思维/莫建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7日 转载)
    莫建刚更多文章请看莫建刚专栏

     21世纪,中国人在经历了由中国共产党所统治并经营了60年的中国大 陆的苦难历程后,由懵懂、愚昧、无知的狂热气质,跟着中共集团干 过了数不清的自相残杀的勾当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无数正直而 目光敏锐的知识分子的带动下,民众已经逐步地看清了中共集团的本 来面目,以奋力抗争的精神与行动,逐步地挣脱中共集团套在自己身 上的精神和物质的桎梏。但是,由于千年来儒学的为虎作伥,以及帝 王暴政的肆虐,还有历朝历代“文字狱”对中国人的迫害与杀戮,在 这种暴政的统治下,中国人已经习惯了绝对的服从,绝对的效忠。所 以,即便是到了21世纪的今天,宪政与法治、自由与民主的诉求,都 以不同的声音,并在不同的地方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甚至维权的 行动象浪潮一样一浪高过一浪,所有的情形确实使人感到振奋。可 是,上述的那种在儒学精神的熏陶下,以及甘愿服从和效忠并在此基 础上,做好一个本分的奴隶似的国人,其劣根性已经在其心灵与日常 生活中被深深地扎下了根。

     在经历了中共集团灭绝人性的历次政治运动后,中国人(特别是生活 在社会最底层的民众)在中共集团暴力革命及其意识形态的熏染下, 就象吸食毒品一样而彻底堕落。由于平均主义─共产主义的说教,使 得民众对“最终消灭私有制”而深信不疑。加之,中共集团权贵的凶 残压榨,以及匪性般的掠夺,在“改革开放”后,使得中国社会贫富 的两极分化迅速形成。民众曾一度(包括现在)对暴君毛泽东的怀 念,试图将中国社会推回到毛泽东时代的平均主义─共产主义的生活 方式。同时再祭起暴力革命的大旗,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 下,进行一场彻底摧毁富人阶级─资产阶级的革命运动。可见,马列 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以及最终消灭私有制的观 念,在现当代的民众之心目中是何等的根深蒂固。 (博讯 boxun.com)

    中国千年来的传统专制独裁的巨大能量,就是皇权至上,并自上而下 地进行着经济─财富的再分配。就即便是经过暴力起义而获得政权的 农民集团,在“均田地,均贫富”的号召下,执政和管理他们的朝代 时,也没有巨大的能量消灭私有制。并在更好的治理国家的意义上, 逐步地放弃了“均田地,均贫富”的革命口号。中国人最大的悲哀, 就是永远都在做着一个冥顽不化的美梦,即“均田地,均贫富”的平 均主义─共产主义的公有制及其生活方式。时至今日,和我们生活在 一起的民众,甚至就在民运圈内(国内),这种美梦依然被描述得出 神入化。可想而知,中共集团自1949年掠夺政权后,对民众的洗脑是 何等的残酷和彻底。当然,这也和千年来儒学精神在皇权面前的为虎 作伥,实属难分难解。

    儒学提倡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及忠孝的人伦道德。这一儒 学的精神,确实使民众的那种绝对服从、绝对效忠的本质得到了彻底 的挖掘。这一儒学之精神使民众能做好奴隶,这就是自己分内之事。 效忠一切握有生杀大权的独裁者就是自己一生的荣光。

    我们现今还生活在一个非常封闭的共产暴政的社会里,一切言论、新 闻自由,以及民众最基本的政治权力都被无情的剥夺。在这个极端封 闭的社会中,凡是敢于揭露真相的人们,都被中共集团冠以“煽动颠 覆国家政权罪”而非法入狱。这个现实不容置疑,例子也太多太多。 于是在这种当代“文字狱”的肆虐下,民众噤若寒蝉。除了具有真知 妁见的正义的自由民主人士外,大多数人都处于思想视野极端封闭的 情形之中。他们不愿思考,即便思考也处在平均主义─共产主义的框 架中而不敢越雷池一步。甚至还要加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无产 阶级专政、暴力革命以及阶级斗争的思维模式,活脱脱地使自己成为 一个阻挡历史潮流的人物。在此基础上,使自己成为一个坚定而狭隘 的爱国者,以及极端激进的民族主义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尽情 地在各种场合宣扬自己的那种为虎作伥的心得和思想而傲视“群 雄”。

    在“知识要为信仰留有余地”(康德语)的今天来看,也就是说,我 们所学的知识都要为其信仰服务。并且要开阔自己的思想视野,以充 足的知识所积累起的力量来支撑自身的宗教信仰的存在。摒弃邪恶的 不适应人类的各种暴戾的主义和意识形态,用宗教的信仰打开历史沉 重的枷锁,重新估价一切历史所出现过的价值意义,使人类社会的演 进更趋于合理,以及更具有理性的思维与感性的考量。

    如果我们不摒弃那些邪恶的不适应人类社会的各种暴戾的主义和意识 形态,那么,我们所有的创造和发展,都仍然处于被奴役、被压迫的 奴隶似的时代。所有个人的财产,以及人的智慧所创造出的财富,都 将被暴力革命的领袖、无产阶级专政的独裁者、阶级斗争的霸主们所 侵占。这种苦难的时代是中国人所经历过的时代,而且,就因为是这 个时代的过来人,还执迷不悟的宣扬着“最终消灭私有制”,并以研 究马列主义的正统而自居,这是否是有点妖言惑众。

    当今的中国,正以倡导宪政与法治、自由与民主的大趋势向未来发展 着。这种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是任何个人以及任何政治集团都不可能 否定和阻挡的。说到底,也只有个别的既得利益者,以及政治利益集 团才反对这一人类的普世价值。理性的思维与感性的考量就是要用语 言这一工具作为载体,来体现其精神和思想。但是,当这一精神与思 想的模式,被物化成具有“科学发展观”的技术性工具论时,人们的 批判能力和交往能力,在异化了的理性思维与感性考量之中,将成为 实施语言的暴力和行为的暴力,并将这一过程运用于批判与交往的全 方位之中去,使得所有亟待解决的历史问题和社会问题,还有当今的 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诸多问题都变成混沌。这当然对专制暴政与独裁 恐怖的执政者大有好处,他们苦心经营几十年的暴政在上述的过程中 得到了回报,并后继有人。

    我们要加倍警惕后中共时期的后共产党人,正如台湾的宪政自由民主 的政体,也要加倍地警惕后国民党时期的后国民党人。因为这两个政 治党团在中国革命时期中,都曾经继承了马列主义中极端激进的民族 主义、狭隘的爱国主义,以及阶级专政和暴力革命的斗争哲学。国民 党曾经在孙中山的“党治国家”理论的鼓吹下,结合了马列主义的专 制思想和暴力革命的斗争模式,在中共的协助下,摧毁了即将在中国 建立的宪政自由民主制度的雏形。在狂风暴雨般的暴力革命的斗争和 杀戮中,打到了各省市地区的独立自治的政府,以大一统的暴政形态 统一了中国,并在此基础上,实施着极为恐怖的独裁统治。

    共产党更是过之而不及,他们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用 大规模的暴力革命战争取代了国民党在中国的统治政权后,以名正言 顺的暴政方式,彻底地洗劫了中国社会中各阶层的私有财产。并在平 均主义─共产主义乌托邦的教育中,宣扬阶级斗争的凶残学说。将整 个中国社会分裂成你死我活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实验场所。用辩证唯物 主义、无神论以及彻底地被魔化了的“科学发展观”作为洗脑的工 具,不加节制地、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在共产党中国里根本就没有 法律这一机制)、甚至将中国千年传承下来的最纯真的人伦道德彻底 打翻,以便更为凶残的对待自己所认定的“敌人”。

    时至今日,台湾在经过了宪政与民主、自由与法治的和平革命后,已 经呈现出一派使中国大陆民众羡慕的社会制度。但是,为了使自由民 主、宪政法治更加牢固和完善,他们随时随地都在警惕着来自各方面 对这个新生的宪政自由民主政权的邪恶攻击。因为各种政治上的吊诡 和矫情,台湾这个新生的民主政权,其发展的步履极为艰难,正如著 名学者洪哲胜先生所强调指出的那样:

      “国民党通过半个世纪的独裁统治、黑箱作业,国库通党库所积   累的天文数字的党产,和它半个世纪‘分而治之’的独裁统治对   台湾社会所造成的致命的割裂,才是今日台湾民主走得如此步履   维艰的主因。”

    事实上,台湾自由民主的政治,是建立在独立自主的精神和基础上。 如果说,台湾按当时国民党独裁政治一直走到底,那么宪政自由民主 的制度永远和台湾无缘。如果说,台湾自由民主的政治,不是建立在 独立自由的精神和基础上,那么就即便将国民党政权拉下台,新上来 的还是一个类似于中共集团的新的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独裁者集 团。正因为有了独立自由的精神,台湾宪政自由民主的制度,虽然步 履维艰,但是却使中国大陆的民众,感到一股强烈解放的希望。

    后中共时期的中国大陆充满着无数政治的吊诡与矫情。那些生活空间 和思想视野极端自我封闭的民众,其思想和精神始终同中共集团的政 治思维一样而并肩进退。他们看重的就是秦始皇似的大一统的政体, 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中国出现独立自由的思想和精神,他们就会顿 足擂胸、呼天嚎地,比死了他们的祖宗还要悲哀。于是,各种暴力革 命的语言甚至行为,都会一鼓脑儿地冲向他们的“敌人”──独立与 自由。他们随时随地都将具有独立自由精神的人们视为“政治流氓” 或“流氓政治”,而当他们如数家珍地这样数落的时候,他们那种邋 遢而封闭的思想,却散发着极端猥琐的恶臭。

      “我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旦开放选举,进步的民运力量就会和   台湾的泛绿一样,马上面对巨无霸的中国泛蓝──专政中国60年   以上、拥有天文数字之党产和力足以垄断中国政治的既有社会关   系的后共产党人。”(洪哲胜语)

    这个观点是极为精准的。当中国人自1978年以恢弘的气势,展开了自 由民主运动以来,其步履维艰更比台湾自由民主运动艰难。至今,在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中,还大量关押着为自由、为民主作出贡献的 人们。

    如果说,中国一旦开放选举,其所面临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的问题更 加尖锐。因为要面对“垄断中国政治的既有社会关系的后共产党 人”,所以,中国自由民主的人士就需要具足和平革命的斗争经验, 摒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政治思维,以及平均主义─共产主义的 最终消灭私有制的经济模式,还有那种思想封闭而恶臭不堪的政治的 猥琐语言。

    上述的一切,都是政治梅毒所散发的带有传染性质的政治病变,它足 可以摧毁一个具有健康思维能力的人,并使其在相对的时间内,失去 强有力的政治免疫力。后中共时期的相当一部分的民众,可以说,已 经患上了这种政治梅毒。如果不及时地加于医治,那么就会失去抗政 治梅毒病变的免疫力。如果所有的后中共时期的民众,甚至中国自由 民主的人士都患上这种政治梅毒的病变,那么中国宪政自由民主的制 度将会遥遥无期。

    (2008-04-05) 转自《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莫建刚
  • 帝国的堕落与腐朽/莫建刚
  • 雪山雄狮的反叛/莫建刚
  • 对话:马克思主义及其他/莫建刚
  • 《一个中国民运家属的现状——陈贤英女士的遭遇》/莫建刚
  • 《冰雪肆虐·2008》莫建刚
  •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莫建刚
  • 痛悼包遵信先生!/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
  • 政治模式的谎言/莫建刚 吴玉琴 廖双元
  • 悼念六.四绝食宣言/莫建刚(执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