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高兴:爬云峰(游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5日 转载)
    
    吴高兴
     (博讯 boxun.com)

    离清明只有一星期了,正是桃红李白的时节。每天上午在茅山附近跑步,看到金黄的油菜花田里一簇簇红艳艳的桃花,就心痒痒的,按捺不住游春的念头。今天约了妻子和儿子出游,虽然天是阴沉沉的,但三人的兴致头都很高。
    
    我心里原本想去大坑里水库那边看桃花,那里的山坡上种满桃树,想必今日是红霞满山了,但妻子说大坑里去过多次了,腻了。于是我们决定沿着茅山村边的山路往上爬。记得大约十五年前与老H一起爬云峰,就是从这里上山的,但这次大家都没有爬云峰的打算,因为妻子体力差,说起爬云峰,她肯定一票否决。今天我们不过是信马由缰,打算能爬几步就爬几步,爬累了或兴致尽了就下山。
    
    这条山路十五年没走过了,沿途虽没什么好风光,但爬了一段本想返回,看看前面豁亮的地方,禁不住的好奇心又牵引着我们继续往前走。“再爬几步,前面肯定是岗头,爬到那儿看看再下山吧!”妻子总是这样说。就这样,转过一个山弯又一个山弯,一直没有到那个称为“岗头”的终点,也不知走了多少路程,来到一个废弃的村落。这个村的人都搬到山下去住了,只剩下一个老人,他也是属猪的,比我大一则,74岁了,但很硬朗。老人告诉我们,这里离云峰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了。我看看表,还只有中午十二点半呢。我对妻子和儿子说,我们何不到云峰一游?她母子俩都同意了,于是我们继续往前走。
    
    我这一辈子以前只爬过两次云峰。第一次是四十多年前读高中时代,只记得爬过,知道那儿有“美女照镜”,其他什么印象都没有了。第二次大约是十五年前的1993年,跟老H一起,记得走的也是这条路,在记忆中,云峰没有参天的古木,似乎有点荒凉和破败,所谓“美女照镜”是什么样的,也毫无印象了。这一次是第三次爬云峰了,妻子和儿子则都是第一次。进了石拱门,就算是进了云峰的“景区”了,这一带倒不像依稀的记忆中那么荒凉单调。进得旧庙,里面倒也有些曲折幽深的感觉,积满灰尘的菩萨,酿着脏水的稻臼,布满蛛丝的酒坛,这些都说明这里人迹罕至。不过,晾在竹竿上的衣服和后园里蓬勃的菜草都告诉我,这里有人居住!
    
    悠转之间,忽见庙内的墙壁上,一左一右还留着华国锋时代的两条红色油漆标语。左边是:
    
    党的十一大路线
    
    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抓纲治国,继续革命,为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
    
    右边是:
    
    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紧跟华主席把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看罢标语,我对儿子说:
    
    “你刚才路上问我‘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是什么意思,现在有了最好的例解。你看——我指着标语说,三十年前‘英明领袖’华主席领导我们‘抓纲治国’,我们就都‘抓纲治国’大搞阶级斗争,反对‘抓纲治国’的当然是反革命;以后邓小平领导我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部分人就富起来了,我们这些‘另一部分人’就都穷下去了,唱反调的也是反革命;以后江泽民领导我们‘三个代表’,大家就都向有权慢慢也有钱有钱慢慢也有权的老板们看齐,从此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就不是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而是大大小小的红色资本家了,反对他们的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现在胡锦涛领导我们建设和谐社会,大家就都必须呆在家里不得上访,特别是不得到北京去,否则就不和谐,就得关禁闭甚至自投罗网进班房。你看,这不是说明‘君为臣纲’、‘君为民纲’吗?今天我把你和你妈哄到云峰山顶上来了,这不是说明‘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吗?”
    
    听罢我一番宏论,儿子和妻子都笑了。
    
    看了“美女照镜”以后,我们就准备下山了。妻子怕累,力主走原路;我怕重复单调,心里只想另择下山的路,但嘴上说:“由你,由你!”来到岔路口,我指着另一条路说:“走那条路肯定更近。”妻子说:“那条路太陡,不好走。”我笑着说:“走走看,如果太陡了我们就回来。”她同意了,结果当然不会走回头路。这条路确实陡,也不比原路近,但充满新鲜感。来到山脚,知道这里叫“云峰山脚”,应该是最正统的爬云峰之路了,我是经常在这一带游览的,怎么从来不知道从这儿上山可以到达云峰呢?
    
    回到家时,已经晚上六点,天也黑了。走了一整天的山路,累是有点累,但大家都心里舒坦,说今天要是不爬这么多山路,肯定没有这样舒坦。特别是妻子,平时她跟我走半个小时的路都说累,可是今天爬了一整天的山路也不过如此,晚上照样看电视,聊天。要是出门时就跟她说:今天要爬一整天的山,她肯吗?
    
    生活就像爬山。想起十九年前,我因六四“反革命宣传煽动”,坐了共产党的大牢,打碎了一直赖以谋生的饭碗,如果十九年前命运之神就向我宣布,“你起码要经受十九年没有饭碗,没有稳定收入的日子”,一芥百无一用的书生,我还能挺到今天吗?
    
    
    圣经上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耶和华口里吐出的话,就是希望,就是信念。人是靠不断的希望,靠信念生活的。
    
    2008年3月30日爬云峰,31日补记于近江斋
    
    (首发于2008-04-04《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高兴: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 吴高兴: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吴高兴
  • 吴高兴: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吴高兴
  •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吴高兴
  •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吴高兴
  • 吴高兴:中国民主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 吴高兴: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 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吴高兴
  • 吴高兴: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 吴高兴: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 吴高兴: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 吴高兴: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吴高兴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吴高兴: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吴高兴:教育改革应该从教育技术的改革走向教育体制的改革
  •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吴高兴
  •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吴高兴
  • 台州急电: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仍杳无音信/吴高兴
  • 台州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吴高兴
  • 严正学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吴高兴
  • 严正学案: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