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台湾的最终出路--寄语马英九先生/刘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这次台湾大选国民党胜出,虽属意料中事,但其产生的效应仍将会是出人意料,各方都不得不重新洗牌,以应对新形势新局面。
    国民党甫胜出,马英九还未上台,这次大选的旋风效应已使得海峡对岸一片欢呼,人心为之摇动。中国大陆的民众通过网络和各种渠道了解到台湾大选实情,对台湾人民通过选票,和平、理性地轻易实现政党轮替大为赞赏,并表示出相当的羡慕。各网络留言对此次台湾大选都持正面的、肯定的态度。因为此次的台湾大选是国民党上届落选后重新执政,完成了一个轮回,台湾民主已趋成熟。有网民留言曰:“对岸已开花结果,我们还是冰天雪地!”
     更预想不到的是,中国有些一贯保守的“左”派知识分子,一改过去对民主政治的负面看法,对这次的台湾大选表现出理性的热情,肯定了这次台湾民主选举,并从台湾的民主进程看到了中华民族实现民主制度的可能性。他们已认识到,解决中国的腐败问题,除民主制外似没有别的出路(参看洗岩:《何新的可喜转变》,多维网)。而在此之前,这些人一直对中国在现阶段能否适合民主政制持怀疑否定态度。 (博讯 boxun.com)

    有些人也许没有意识到出现这种变化的重大意义。这是一种天平的倾斜,一种战略的转折,表现出人心向背,将在今后中国的政治进程中产生难于预料的影响。“台湾行,大陆也能行”。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神话彻底破产。 这是这次台湾大选最伟大的胜利,也是最可喜的收获。正如美国已故总统肯尼迪在1960年就职演说时所宣告的:“我们今天不是庆祝一个政党的胜利,而是庆祝自由的胜利,这一天象征着一个结束,也象征着一个开端。它表示着一种更新,也表示着一种变革……”
    所以,这次大选不能只看作是国民党的胜利,而是民主自由的胜利。
     这次台湾大选的结果,给中国政府带来的是另一种挑战――民主自由的挑战。
    从表面看,隋着民进党下野,“台独”危机暂时搁置,可以歇一口气了。事实却不然。过去对付“台独”民进党,只须开足马力宣传民族主义,大肆抨击台独,而全国上下也都几乎是同仇敌忾。反台独反分裂成为一种凝聚力,实现了高度团结,又可以藉此化解和掩盖其他社会矛盾。
     但国民党上台后,“台独”不见了,对手没有了。民族主义顿刻失去了效用,再不是一件利器。代之而来的,是民众对民主政治日益迫切的诉求。正是“才上眉头,又上心头”。这种新的挑战将更难应付。也更具威胁性。
     而在台湾方面,目前,新当选的总统马英九踌躇满志,新官上任三把火。开放三通、两岸直航,调整两岸经济政策,开放大陆观光游客……等等,都是他马上要做的事。一句话:拚经济。发展台湾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打造一个经济强劲、充满活力、具有竞争力的台湾。在政治上,与大陆友好对话,签订和平条约,保持现状,不统不独,是他的近期目标,也是他的终极政策。
    这些都应该做,也必须做。做了也会卓有成效。
    但是,马英九和国民党也应该清醒意识到,这次大选国民党的胜利,并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更谈不上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些都只是权宜之计!苟且偷安!
    台湾的危机仍在,达摩克斯之剑仍高悬。外交空间不会有所改变,和平只是暂时的。任何经济的繁荣都不会有安全保障。保持现状、不统不独,这只是一厢情愿。谁许给你长期保持现状?谁答应让你永远不统不独?
    这是台湾必须面对的现实。那么台湾的出路何在?
    台独已被事实证明是行不通的。民进党政府的下台,除了经济腐败,更是它的台独路线的失败。事实上台独并不符合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同文同种,同宗同祖,谈何独立?口中说中国话,谈何去中国化?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与美、加、澳、新与英国的关系比较,除了地理位置紧密连接,还因为中国文化传统与英国的差异。中国人的大一统思维、观念短期内将难于改变。
    近年来,隋着中国改革开放,台湾的经济已与大陆密不可分,大批台商在大陆投资,台湾经济越来越难于摆脱对大陆的依赖。台湾人在大陆居住的已达近两百万人。台湾在大陆已经陷得很深,事实上早就“统”在一起了。马英九的大陆政策实行后,两岸在经济上更会成为连体婴儿。要分谈何容易!
    而中国大陆近年来的经济、军事强劲发展,也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不管在价值上如何评判,台湾之于中国大陆,已经是如来掌中的孙行者,要跳出来已很难了。统一只是时间问题。
    接下来要讨论的,是如何实现统一的问题了。
    一国两制,象香港、澳门那样,成为中国的一个行政区,台湾人民断难接受。也不是马英九的“愿景”。
    表面看,这是一着死棋,台湾等着收盘。但其实不然。主动权全在马英九!一子活了,全盘皆活。正是马英九,手握台湾将来、乃至两岸未来的钥匙。这钥匙就是民主,这张牌(或棋子)就是民主。台湾的出路,台湾的未来在于中国的民主!没有中国的民主化,就没有台湾的出路。
    这步棋说简单也极简单:马英九应主动与对岸和谈,谈统一。和谈的方式多种多样,完全可以不拘形式,走出去也行,邀进来也好。应尽可能与胡锦涛主席直接见面、会话、座谈。争取早日访问大陆,并安排胡锦涛主席回访。来而不往非礼也,一来二往,关系就正常了。都是兄弟,都是同胞,都是亲人,有什么不能谈,有什么解不开的结?
    中国当局已早就表态,只要是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这次中共十七大,胡更是释出善意,两岸可以在完全对等的基础上谈。都谈到这样了,台湾有什么理由不谈?
    既然什么都可以谈,对马英九来说,只谈“民主”两字就够了。出一张民主牌,就全盘活了。只提一个要求:两岸在民主的基础上实现统一。台湾是民主社会,世界是民主潮流。中国领导人也一再呼吁要实现民主。这从胡锦涛、温家宝的许多讲话中,从中共的许多文件中都能证明。上溯历史,翻开1940前后的中共报纸,他们也曾提出过要建立民主制度。台湾提出这一要求(条件),是有情,有义,有理,有节。利在中华民族,利在世界人类,造福千秋万代。
    人们习惯于将未来国民党政府与中共的和谈称为“第三次国共合作”。这有不准确之处。前两次的国共合作,是名符其实的。这一次,马英九只能是代表台湾政府。因为台湾是多党政体,这种谈判也代表在野党及其他政党,更代表全体台湾人民。台湾已经不是国民党的家天下,所有条约都必须在国会批准通过才能生效。因马英九身在国民党,就姑且称之为“第三次国共合作”吧。
    但三次的国共合作,这一次应最有成功的希望。回过头来看前两次的合作,实际上是水中花镜中月,毫无可能的。因为那是意识形态之争,是水火不相容的主义之争。时至今日,仍有不少学者或民运人士对那两次合作失败扼腕叹息,以为错过了历史机遇。遂将合作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又或者将责任全推给老蒋。
    这都太幼稚了。我们知道共产党的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他们主张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奉行阶级斗争理论,消灭剥削消灭阶级。其他方式,如与别的政党合作、参与议会政治等都只是手段,是临时的策略。这就决定了她绝不可能与国民党合作组成宪政政府。现在许多历史已经解密,真相早已大白。至于1948年国共的最后和谈,中共提出的和谈条件已经等同是通辑令、敦促无条件投降书。
    然而,星移斗转,天翻地覆。人类以差不多一个世纪的时间,上亿人的生命,验证了共产主义的非科学性。随着世界共产主义大厦的崩塌,今天的中共已经彻底放弃了那些教条。也没有人再相信那套东西。个人财富再不是罪恶的象征,资本家已堂而皇之入党。因此这次和谈已不再是意识形态之争和主义之争,最大的、不可逾越的的障碍已经扫除。中华民族的发展、繁荣、富强成为每一个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中国人之共同目标,共同利益所在。
    这就具备了和谈合作的基础和空间。就有了成功的可能与希望。
    当然,合作仍会诸多周折,困难重重。不可能一蹴而就。最大的障碍恐怕就会来自中共各既得利益集团。所以此次谈判实质已是利益之争。但大势已定,历史潮流不可阻挡。
    许多事情都是可以做的,能做的。一步一个脚印,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举例说:
    ――第一步,双方派出谈判代表,成立和谈小组。对方断没有理由不答应。
    ――双方互设办事处,象第二次合作时那样,循的是旧例。
    ――胡马互访,设立胡马电话热线,双方随时就敏感事件通气,以避免危机。
    ――交换传媒。允许《人民日报》在台湾发行,《中央日报》在北京发行。这也是循旧例(40年代,中共的《新华日报》也在重庆发行)。同时,中央电视台可以在台湾播出,台湾电视也可以在大陆播出。
    ――允许共产党在台湾组党,允许国民党在大陆组党。这也是循旧例。过去的国共合作,甚至可以参加对方的党,中共许多领导人都曾参加国民党。
    只要双方有诚意谈,这些要求都并不高,而且绝对是公平合理,不偏不倚,都是双方应该而且能够接受的。
    如果这些都能做到,则和平统一大业就为期不远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离我们到底有多远/刘放
  • 命若琴弦--60年代饥荒死亡仍在继续/刘放
  • 当统治者这只猛兽被关进笼子/刘放
  • 刘放:台海间是否真的必有一战?
  • 我家的抗日老兵/刘放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 新年感怀:大国崛起与没落,如何走出历史轮回/刘放
  • 红太阳的殒落--毛泽东逝世30周年/刘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