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络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第一任虚拟总统的就职演说——一个怀有“华尔脱.密蒂”情结网络公民的最大臆想:曾作过的承诺/杨岸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现在,还有一项本人曾作过的承诺也想借此来兑现一下。
    
     (博讯 boxun.com)

     曾有位选民问我,你以前的名字叫华唯红,为什么后来又改成了华耳拓?我说一旦大选胜出后,便对你说出这个改名的秘密。而我的这个秘密,就是缘于一种华尔脱.密蒂情结,就是缘于一种对密蒂这个英雄人物的十分敬仰。我想,就是用仰之弥高来形容他这个人的伟大也不为过。在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多说说华尔脱这个大师级的人物,以便于你们更好了解我将来的执政风格。崇敬一个至少在我们国度中名不见经传人物的我,将来到底会成为你们心中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公仆?
    
    
     华尔脱先生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真正的大师级的隐士及想象力大师;是一个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社会人人皆知的著名人物;他同时也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位真正的无名英雄。我之所以特别崇拜他很重要的一点也更是缘于后者。
    
    
     如果说没有美苏中英法等盟国共同对世界法西斯的联合军事抗击的胜利,如果说没有千千万万的像密蒂先生那种无名英雄般的付出,要大家取得的那种伟大同盟的二战的全面胜利是无法想象的,后来的世界会成为一个什么模样也是无法想象的。同理,我也同样的很崇敬我国的抗日英雄,无论是上至当时的统帅将军,中至各个党派与各种团体,还是下至当时的民团土匪,只要他们当时为中华保种保族的抗日战争出了力,流了血,丢了生命,都将永远值得我们崇敬。如果没有他们那些的热血付出,大家都成了法西斯及军国主义的亡国奴,还会有民国与共和吗?还可能有国共之争的生存条件吗?还有可能成为联合国的创始人与五个常任理事国成员之一吗?没有民族的贡献与付出,何来世界认同和与之?
    
    
     所以,我曾暗自发誓,只要我有能力,我一定要在神州的东南西北中大地上,雄建五座高山仰止般的无名英雄抗战纪念碑,以示对那些抗日烈士特别是那些无名的抗日英雄的永远铭记。不瞒各位同胞说,在我这次竞选总统的日子里,每当深夜仰望苍穹群星闪耀之时,我就总是在祈祷那些星际中的抗日先烈之灵会赐我一种精神力量并护佑我的成功。
    
    
     哦,话扯远了,还是收回来去说说华尔脱.密蒂先生。他老使我想起他那种极富英雄想象力的肆意姿扬。
    
    
     我曾求教他这位老先生,顺便说一句他还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先生的一个战友。我们为什么没有他那么好的那么丰富的想象力?他笑了笑回答,“你们其实也有,只是与我们的颜色不同罢了。人们无法想象,一个有女娲补天,有夸父追日,有嫦娥奔月,有精卫填海等等神话的五千年文化历史的民族,想象力会逊于我们。只是你们民族的想象力在形而上方面走上了歧道,而在形而下方面又处于了扭曲,所以导致了许多苦难与失败。那些东方式乌托邦的泛滥,那些亩产几万甚至十几斤的粮食产量的荒诞;那些十年超英十五年超美的吹牛;那些几年就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天堂的空放;那些横扫一切帝修反、封资修的癫狂;那些把工宣队旗帜插克里姆林宫的虚妄,那些把军宣队旗帜插上五角大楼的大话;那些想建立世界革命中心的梦呓;等等臆想不足说明了是被你们自己异化了而导致的吗?”
    
    
     我汗颜地说,美国的自由与强大,就是由于有了千千万万像您一样这么富有丰富想象力的男女存在。密蒂,请您收我为你的关门弟子吧。我的想象力为什么越走越狭窄,离现实越来越遥远,而你甚至连做白日梦都可以做成为一种现实?老人模了下我的头额说,“小子,真没有这个必要啊。学会做公民吧!那么你们的想象力就有了一种很健康的很深厚的社会根基。到那时,一个有五千年文化历史的十多亿民族所产生的想象力裂变,是要让这个世界上任何民族都要刮目相看的,为之倾倒的。你何必舍近求远呢?想象力丰富方面其实你们早是我的先生了啊。”这句话对于迟愚的我来说,是在好多年以后才完全想明白了的。
    
    
     曾几何时,我们还远没有处于学会做公民并生活在那种有很健康的很深厚的社会根基的土壤之中。所以我有时还只会在黑夜的臆想中走向徘徊,而不是像华尔脱.密蒂先生靠做白日梦的那种想象都可以成功;更没有像美国的人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那样,早就争得了黑人兄弟公民权利的真正实现。
    
    
     一声长叹,历史曾如此定格:从我的“臆想”到华尔脱.密蒂的“做白日梦”,再到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又还有多么遥远的路程要走啊。说到这里,一些敏锐的选民一定会意识到了什么,华尔脱.密蒂原来还是个爱“做白日梦”的人!你原来崇拜的英雄人物还有这么可笑的一面!这好像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大家一定会进一步追问,选择一个崇拜爱做白日梦人物的人做总统,是不是一种错误?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个人能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者,带领伟大的人民进军在一条伟大的金光大道的路上。
    
    
     的确,华尔脱先生有时确有其缺乏闯劲,碌碌无为的一面,这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有其两重性及另外的一面一样。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了一位伟人,也不妨碍我会在他身上学到很多却在别人身上学不到的东西。选择我是不是一种历史错误,实践与时间将证明这一切。
    
    
     公众们,请给我五年时间吧,没有什么可怕的。一个只给自己带来做白日梦境的人,但实际上并没给你们带来社会梦魇之恶的人来做总统,是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你们既然能经受以往的统治者几千年几百年乃至几十年的统治,给我这短短的五年保姆打工期又算得了什么?何况我还是带着一种三权制约的紧箍咒在为你们服务。我一旦干不好,不要你们说让我滚蛋,我也会知趣的卷起铺盖走开,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政治产权——公民权利永远在你们手中,你们顶多也就只失去了一个孬经理人,而我得到的还是一个最伟大的业主——你们伟大的公民社会的存在。警惕啊,善良的人们!你们永远用这种心态注意着我,你们对我的选择再错也就错不到那里去。
    
    
     至于说我是个什么东西?坦承地说,政府就不是个好东西,我能是个什么好东西吗?人类只要还没有进化到那么一种成熟的文明境地,一时还找不到更合适的社会管理工作的替代物来替代政府,那么人类社会就还不得不要政府这个坏东西来过渡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只是实践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民选所产生的政府那个坏东西,要比非民选所产生的政府那个坏东西,肯定要好的多。因为这是由人民把这个坏东西关在笼子里,而不是由这个坏东西把人民关在笼子里。
    
    
     由此你们可以得知,在我没当选总统之前,可以说肯定我是个好东西,因为我再没什么出息,也只涉及到我家庭这个小单位。但做国家头号公仆就不一样了,既算是在宪法的范畴内工作,政策与措施一旦有所失误与失策,损伤层面都可能波及的上亿之众。何况,面对那个传统的博大精深的无以复加的官场文化的陷阱及谋术与权力的诱惑及异化,更是要千千万万的不可掉以轻心,否则一些坏东西就冒出来了作孽,你还根本没弄清是怎么回事!所以,就是在民主制度的这个笼子里工作,我们也不能不如履薄冰,兢兢业业,来不得半点在任职工作内的怠慢与虚浮。
    
    
     你们选举时也就知道了我的经历,我在行政经验方面几乎是个空白。所以,我更需要你们赐予的智慧与勇气。首先靠人的诉诸产生制度,然后就靠制度反诸于人了。一位作者曾说过这样的话,也是很多对大人物还有崇拜癖的网民也喜欢引用的话:“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崇敬爱戴的国家,则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坦率的说,无论是站在现代共和国的角度,还是站在反族群歧视与群体歧视的立场,都很不喜欢这句话。
    
    
     没有一个民族对自己所产生真正的伟大人物会不崇敬爱戴的。但在历史与社会的信息完全透明以后,人民档案的心中自然会更有杆自己的是非标准之秤。那些高举人民玩人民的,挑起群众斗群众的所谓伟人,是根本不佩站在这个民族的伟大人物之列的。所以我把此话改动了一下:“没有公民社会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公民社会而不知崇敬爱戴的国家,则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的这种篡改,因为公民社会的广泛成型,才是一个民族真正健康强大的标志性建筑。
    
    
     我的伟大不伟大不是关键,你们的伟大不伟大才是举足轻重。这却不是为自己的能力所限先找个理由。而是因为任何领导者无论再怎么样的伟大,比起广大人民大众的那种伟大,那他的纠错概率真是太小了,太小于万一了啊,那怕是所有信息被他全部垄断了也是如此。除非他是不想让人民自由的言说,那样他当然也显得很高大伟岸,只不过这是他早就把他的人民打的全跪叩在地上的缘故罢了。人一旦跪伏着,连猴子都显得高大了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络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第一任虚拟总统的就职演说——一个怀有“华尔脱.密蒂”情结网络公民的最大臆想:最后部份/杨岸达
  • 网络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第一任虚拟总统的就职演说——一个怀有“华尔脱.密蒂”情结网络公民的最大臆想:特别注明/杨岸达
  • 杨岸达:小马哥,亮起你大义的旗帜来!
  • “文革”四十周年祭悼国法之殇/杨岸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