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络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第一任虚拟总统的就职演说——一个怀有“华尔脱.密蒂”情结网络公民的最大臆想:最后部份/杨岸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为总统就职演说的最后部份,我想谈谈外交方面的主题。“主权在民,国之根本。”内政决定外交,所以全体国民的利益更决定了我们对外工作的取舍。但全球化的浪潮及民主化的兴起,使我们面临更是一个开放的法治的相互博弈的世界体系,使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共求大同的局面,这也将使我们处于一种既要竞争也要合作的甚至会遭遇某种两难与困惑的境地。因此,作为一个近十四亿之众的民主大国,不得不肩负起自己民族更多更大的权利与责任来智慧的面临这一切。
    
     (博讯 boxun.com)

     首先,我会尽快促使两院就我国加入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签署的批准。很难想象,作为一个迈入现代化进程的泱泱大国,作为联合国的创始的成员之一,作为她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没有对联合国这个最重的国际公约给予批准参加。那真是羞辱了我们作为一个大国的政治责任与国际尊严。
    
    
     尔后,我将联合各国政府首脑签署发表《全世界公民团结起来,为拯救人类地球村而奋斗!》一份共同宣言并递交联合国大会,以引起全人类对环境问题在全球化浪潮及工业峰波中的全面凸显,表示大家一致的深切重视与整体关怀。面对着由全世界环境污染泛滥而导致大自然对人类的痛切报复的危机己迫在眉睫,我们早感觉到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己高高悬挂在人们的头颅之上,随时会直逼下来让鲜血染红大地,一种由人类的疯狂破坏而引起大自然的天谴般的无情惩罚。
    
    
     诚然,作为每一个独立单个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的单个利益;但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共同的人类利益,特别是从更长远更整体的利益来看。发达国家由于他拥有的现代化优势,她应该有更多更大的当担;发展中国家由于她拥有的后发优势,也要有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才是所有地球国家应有的负责态度,不然我们又何谓万物之灵。
    
    
     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们及我们的子孙后代,也是为了全人类及全人类的子孙后代。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母亲——人类地球。你能说你的国家引起的沙尘暴就只遮蔽了你的天空与大地,而邻国的天空与大地就安然无恙吗?你能说你进行的核爆试验只是使你的国土颤抖,而人类地球母亲就没有也同时在战栗吗?中国俗话说,十指连心呀。任何人的国土本来就依赖于地球母亲的大地而存在,你的国土被污损了,那她就没有痛感了吗?
    
    
     可是我的一位很有悲观主义情结的国外朋友,很不看好我的这个宣言。他说,“全世界公民不可能团结起来,除非外星人开打我们的时候,看地球人会不会暂时的团结起来去抗争一下。这就像你们中国人一样,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你们了,你们就还团结了一下,没有这个外敌了,你们又内乱内伤不断。难道我说错了吗?”
    
    
     我不想去论战他的说法对错与否,但他有一点却显然说错了。就我现在掌握的国家宇宙星际情报资讯而言,外星人根本就不存在要不要开打我们的问题,她们只是由于对地球人类行为中的一次又一次的深度失望,包括对人类的专制暴政及不义战争的失望,已通过了一次最后大会的表决决定,放弃对地球人类的整个拯救计划。
    
    
     外星人无疑是一个比我们地球人类具有更强大更文明更智慧的生命群体。她们很早就生活在我们之间,这决不是科幻故事,而我们根本就不知她们身处宇宙何方,这恰恰说明了她们比我们的文明要高级的多也高尚的多。
    
    
     有人一定会问,既然如此,人类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她们为什么不肯显身来援助我们,不来一次对我们毕其功为一役的大拯救。但我不这么看,因为我们还没有达到她们的那种宙商,所以她们还在等待我们的进步与成熟,才可能让她们对我们而大白于天下。
    
    
     再者,我们有我们的活法,她们有她们的活法。人类的命运是必须通过人类自己去承受与认知的,那样人才能称之为人。如果让她们完全取代与包办了我们,那就不是我们的活法与感悟了。这就像父母完全包办了儿女的婚姻生活一样,那儿女们自己对爱情与婚姻生活的认识与感悟又会在那里?这也就更像人类可以消灭蜜蜂或帮助蜜蜂,但却绝不可以取代与包办蜜蜂去生活一样。尽管我们也并不见得比蜜蜂聪明,只是由于我们有了思想,而且是自由的思想,所以在智慧上与蜜蜂相比,才一个是在天上一个是在地下。可见思想特别是自由的思想,对人类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何况,宇宙也有宇宙的法则,规律,天道,作为她们那些更高尚更文明更智慧的外星生命,她们更会持之以恒的遵循那种天体的演进。早就有一种蛛丝马迹的迹象表明,人类无论经历的是战争大灾难还是自然大灾难,她们都几次给予决定性的援手,拯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只是由于我们人类的无知与狂妄,没有悟性来看清与或认识到这一点罢了。
    
    
     如今,她们决定弃我们而去。这样,人类的自我拯救就不得不提到全体人类共同的议事日程上来了。借此机会,我再次呼吁美国,加拿大,巴西,阿根庭等美洲诸国;欧盟及欧洲诸国;俄国及独联体诸国;印度,日本,以色列,韩国,印尼等亚洲诸国;阿拉伯诸国;非洲大陆诸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等的五大洲的所有国家,组成世界性的反环境污染盟军,为拯救人类的自毁而奋斗。
    
    
     但这仅仅还不够,还需要更多的世界公民的广泛参与才可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这就像二战需要更多的无名战士参与一样,才能取得那次足可以彪炳千古彪炳日月伟大的反法西斯胜利一样。
    
    
     有人已经开始这样做了。我的竞选顾问对我说,他已经完成了对我参选的工作使命,他将舍弃全部工作,今后专司这方面的事业。他已和很多外国同仁联系好了,决定在网络成立一个民间的世界合作国,来为全世界的反环境污染做出自己的贡献。这个网络的民间的世界合作国的成立,决不是为了与世界官方的联合国抗衡,而是让联合国力不能逮的地方而发挥自己的作用。
    
    
     民间有民间的优势。由于他们身处世界各国实地,他们更能深入环境的现场及污染的源头,他们会充分利用网络的交流与沟通,让大家看到更多环保与污染的真实情况。我完全支持他的这种创新与创意。我将利用我的影响力动员更多的企业家,慈善家来支持他们的这种善举,这种对整个地球人类的伟大善举。同时,我也会以政府的名义给他们更多的出入境方便,希冀更多的绿党人员,环保人士,自愿者队伍,深入到我们的国度。
    
    
     我却不会认为他们的到来,会对我们的内政事务方面形成一种说三道四的干涉,也不是想挟洋之重来给当地的政府的环保措施不当施加压力,因为我们已经开放的媒体舆论监督会做得更加厉害。我只是想看到外国友人来自不同的国家与民族中的独特视角与观点碰撞,进而能更好的启示我们的思考与防患。我想人类全球化进步的浪潮需要这种扬帆。
    
    
     在这里我觉得还有必要补充一下。尽管我对我们国家以前的领导者不少方面的外交政策与措施行为颇有微词。但对四十多年前中国当权党的领导人号召全体中国人民,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美国政府及社会的种族歧视的那次大游行,到今天我还是那么记忆犹新并认为正确。尽管那时我还很小也参加了那次官方组织的对黑人兄弟的声援与游行;尽管我后来知道我们社会存在的对一些阶层歧视与群体歧视比他们的种族歧视还厉害的多;尽管我后来知道美国很多的黑人兄弟是开着自己的小汽车去参加那次和平抗议游行集会的,而我国的农民父老乡亲是推着小土车支撑了解放战争的胜利,可到后来却连推着小土车逃荒到城里去讨米或谋生的权利都被不可能了,那就更不要说他们遇到社会大面积的不公与歧视,还可以推着小土车去参加游行抗议的和平集会了,我们的人民真是太善良了啊,他们只会忍辱负重,默默承受一切不幸;尽管我后来知道美国政府是在一直努力改善并顺成民意还做得的确不错;尽管我后来知道伟大的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早己经获得了实现。但我还是要说,美国社会那时候对黑人兄弟的不公与歧视的现象却确实大面积地存在过,所以当时的中国党领袖与政府号召我们中国人民去游行抗议,去声援被迫害了的黑人兄弟的行为完全是正义的举动,谁也不会认为那是对美国内政的一种干涉,而只是一种对正义的道义伸张。我也决不会由于时间的流逝和与对当时党的领导人以及他的外交政策方面有议异,就否定此次此举的道义性与正义性。
    
    
     同样的道理是,无论是在我们的执政前还是执政中,当国际社会与其它国家的一些工会及环保团体出于道义,对我们国家所产生的一些人权侵害与维权伤害事件的表示关切与反对;对我国工人与农民的明显的人为的不公待遇与社会歧视表示抗议与声援;对我国环境保护政府可以为而不去作为时所表示的不满与异议,我也同样也不会认为人家此举就是干涉我国的内政。反而会认为这是人家对我们政府工作中的一种鞭策和对我国人民权利及公民地位的重视。是出于一种对正义的良知支持与责任关爱。否则就是我们只会要施于人,而不准人家反施于我们了,那就是我们自己在犯了一种双重道德标准与政治不正确的错误了。只准自己自由的去抗议人家的不是,而不准人家自由的抗议我们的更不是,那又如何好意思去自圆其说呢?我的外交风格也许就是这样,无论来自什么地方的批评,应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无论来自什么地方的表扬,脸红,埋头继续,只争朝夕。没有什么可多说的,我就是这样的人。尊重外交礼仪,但却不为面子活着,不然对不起你们人民。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我这种作派。
    
    
    
     另外,国际上很多方面包括国际经济规则方面下的一些贸易交易多数是一种竞合的关系,有些利益的磨擦也不过是国际游戏规则下的“合理冲撞”的一种足球体育竞赛精神的允许部分,就看我们如何文明地去学会来为自己所利用罢了。我们不会有那么样的脆弱与偏见,这就好象一个把自己绑成小脚的女人适应不了田径比赛,却怪人家的竞赛规则不公正一样。
    
    
     综上所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不管如何,我们相信正义总是可以超越国界的。不然人类又如何会共同地努力地去追求那些普世的大同价值,不然人们又如何会义无反顾地去捍卫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当正义无国界的日子真正不远时,孔夫子与马克思都说过的“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日子就应该真正不远了。我们祈盼这一天早日的真正的到来。
    
    
    
     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但在这个新的太阳下面,呈现出每个人的微笑是不同的。我们衷心祈望的是,这种新的太阳下面的微笑,是一种公民般的微笑。而这种公民般的微笑是人世间最圣洁的最高贵的最和平的最恬静的微笑。因为这种微笑源自于你公民的权利、责任及义务;源自于最神圣的宪法赋予你最神圣的自由力量;源自于人格上你不要依附任何人任何团体而体面的活着!
    
    
     当新的太阳升起之际,你无论面对的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你无论面对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都将会永远平静的微笑的倾听着那首集体的雄浑歌声在穹苍中响起:“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是的,全靠我们人民自己——用好你手中的公民权利!
    
    
    
     同胞们,公民们。
    
    
     最后,我想对你们说的是,作为网络总统我是虚拟的,但作为国家公民你却是真实的。你扪心自问,你真实吗?亦还有多少不真实?何去何从,你抉择吧!
    
    
     让我们共同祈祷:
    
    
     愿苍穹之天庇佑我们!
    
    
     愿列祖列宗的英灵庇荫我们!
    
    
     愿至圣至爱的宪法女神庇护我们!
    
    
    
     谢谢各位。
    
    
    
     华耳拓
    
    
     公元二零一一年元月元日于长城脚下
    
    
    
    整理人:杨岸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络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第一任虚拟总统的就职演说——一个怀有“华尔脱.密蒂”情结网络公民的最大臆想:特别注明/杨岸达
  • 杨岸达:小马哥,亮起你大义的旗帜来!
  • “文革”四十周年祭悼国法之殇/杨岸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