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蔚:今天中国的家庭沦为了共产党压榨民众的场所/唤醒国人之166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4日 来稿)
    刘蔚更多文章请看刘蔚专栏
    
     2008年4月2日 (博讯 boxun.com)

    
    【《唤醒国人》题记:
     我《唤醒国人》系列文章讲述中国普遍存在的现象,愿唤醒13亿中国人认识到来自西方非主流的马列共产党自1949年建政以来,没有也不可能制造一寸土地、一两矿产、一滴水,但它靠武力霸占老天给每个人赖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矿产、水等自然资源,迫使人民为了生存到它那里高价购买这些资源,按现在2007年的币值,仅这一项每个人一辈子就要给共产党白白挣30万元人民币。共产党同样靠武力垄断全国经济,一手决定人民收入,一手决定人民支出/物价,实际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税。这就是13亿人生活困苦的两个根源。
    
     共产党为了压榨人民,不断挑起人民之间的攀比,争斗,毛泽东时代就害死了八千万人中国人。2000年以来共产党管区每年的非正常死亡达320万人,包括200万自杀的人中死亡的28万,污染死亡的75万等等。今天2007年13亿人18岁以上的人平均400元人民币一个月的收入根本解决不了住房、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问题。而共产党的3000名高干子弟拥有的财富达2万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人6.7亿元。今天共产党管区0.4%的人占有那里70%的财富。同时在共产党大力破坏环境进行生产的情况下,污染,干旱,洪水在加剧。几十年来,共产党只给了人民一个自由,就是给它挣一辈子钱,歌颂它一辈子,除此之外,它都会来打压。
    
     西方马列共产党使中国历代几千年中,人民拥有老天给他们每人的一份土地等自然资源,实际上实行市场经济的状况倒退到每人的一份自然资源被武力霸占,实行武力垄断经济,人民被疯狂压榨的状况。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出现的唯一的一次重大倒退,来自西方的马列共产党也是中国几千年来唯一的反革命,反动派。13亿人每个人都有一部血泪史,就看你愿不愿意承认了。
    
     现在的中国是压榨和被压榨的双方。一方是占不到人口千分之一的共产党的局长们,他们决定人民收入,支出/物价,实际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税,武力霸占老天给每人赖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矿产、水等自然资源,现在他们就是不从单位拿钱,一年的收入都是三百万元人民币以上;而另一方就是13亿人了,自己的收入,支出被共产党的局长们决定,实际上缴80%以上的税,老天给自己赖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矿产、水等自然资源被共产党的局长们武力霸占,痛苦比欢乐多。再也没有第三方了。现在我们民众可以做的主要有给13亿人中认识或不认识的人讲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这么苦的真相,一辈子至少给一个人讲,欢迎各位传播《唤醒国人》的题记和文章。当哪天13亿人中有一半人认识到这些真相,共产党的统治就持续不了两年。
    
     在结束共产党的统治后,年满18岁的约10亿人一人一票表决,赞成票超过反对票后,民主平等的新中国实行以下四项制度:
    
     1市长、省长、总统由当地年满18岁的公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任期四年。
    
     2 公民享有游行结社,兴办实业的自由。
    
     3 平分共产党管区的财产,主要是住房,货币。在压榨人民的共产党几十年按权分配财富的制度下,几十年来好人吃亏,坏人得利。新中国将共产党管区2007年现有的平均每人23平方米的住房,以23平方米为单位编号让13亿人抽签领取。住房是人民建的,人民不用交房租,这辈子住的问题就解决了。将共产党管区的现有的学校、企业、货币等价值100万亿元人民币的财富平分给人民,于是与其它政权更替一样,宣布人民币作废,13亿人每人领取10万华元,币值与人民币相当。
    
     4 自然资源一人一份。楼房地也是土地。每位年满18岁的人不花一分钱,在政府抽签领取老天给他的一份住房地、商用地、和耕地三种地,总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死后不遗传,由政府让后来满18岁的人抽签领取。民选政府每年将当年开发的石油、森林、金、银、铜、铁等自然资源的产值,扣除人员,设备费用,开13亿张支票平分给13亿人。
    
     以上是这四项制度。通过实行上述制度,共产党管区累积了几十年的冤屈、贫困都可以得到解决,每个人的住房、吃饭等基本生活也可以得到解决。13亿人拿回属于他们自己的财富,本身就是对正义和人权的巨大维护。
    
     凡是基本上赞同本题记的人可以相互称为觉醒人士,觉醒人士也是民主人士,便于相互交流。我们进行的是一场使13亿人摆脱共产党压榨,拿回我们被抢去的财富,拿回老天给我们每人赖以生存的包括上千平方米土地等自然资源,建立民主平等新中国的伟大的全民大革命。一样的痛,一样的泪,13亿中华儿女们,起来,向着人人都有自己家园的新中国前进!
    
     刘蔚 2007年9月4日】
    
     2008年春天张军,刘蔚,李燕,王琴四位朋友在徐州李燕的家中聚会。从1月到3月这里几乎没有下雨,看着不大明亮的太阳,四个人想,“看来今天是不会有雨了。”四位一边喝白开水,一边谈着今天中国大讲的家庭的关爱及父母的爱是否真是无私的。
    
     “现在中国的多数家庭不是公平关爱的关系,而是伤害的关系。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有200万人采取自杀行动,这些人都有家人,他们为什么选择离开他们的家人,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他们认为家人对他们起的坏作用大于好作用。有高中生因为父母说他不够努力,打死了父母;也有父母打死孩子的,都是为了让子女考上大学,望子成龙嘛,”张军说。
    
     “有人说今天中国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无私的,我看并不是这样。他们要不希望孩子出人头地让他们获得歧视别人的资本,一说起来‘我的孩子在哪里哪里高就’;要不希望孩子出人头地让他们摆脱生活的困境,”刘蔚说。
    
     “你们说得没错。不过根本上这些是共产党造成的。共产党的法律规定子女有养父母的责任。于是很多父母就希望他们的子女能升学升职,将来好养他们,就是所谓的‘养儿防老’。美国等民主国家就没有这样的法律。一个人生活工作几十年,他的收入,支出是他孩子决定的吗?不是,是这个社会决定的。于是包括农民在内的民众退休后的生活应该由社会建立起来的保障体系承担,而不是他的子女。中共一方面实行这样的法律,一方面又实行计划生育的法律,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你政府规定了他生了孩子,孩子就有责任承担他以后的生活,那他不多生才怪。欧美国家为什么人口不增长甚至减少?因为人家没有这样不讲道理的法律。
    
     “更深层次看中共政权从中央到街道没有哪一级的官员是当地民众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制定法律的人大代表也不是,制定出来的法律也从来没有经过民众一人一票表决过,中共政权及其法律都是非法的。不错,中国历代没有选举,但那时世界其它地方也没有选举,今天2008年世界190个国家中有120国家已经实行了民众一人一票选举总统的民主制度,今天一个不是民众选举出来的政府就是一个非法政府。可见,共产党制定的那些法律根本不是民众意愿的体现。为什么它一天要民众去学法,普法?因为每次它几个官员总是在民众没有表决通过,而且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出台了各种法律。我们在这里说的也是对全国13亿人说的,都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赞同的人给不知道的人讲,转载,”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是这样。共产党实行的城市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是这样规定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规定,持有非农业户口的城市居民,凡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低于当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均有资格申请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救济。申请人员经最低生活保障管理审批机关审核批准后,即成为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它现在的保障金额约是300元人民币一个月,就是城市居民一个月收入不到300元的,它补齐到300元一个月。我们看一个人满了18岁他的生活还该由其它家庭成员承担吗?按共产党的法律,在一个满18岁的三口之家中,只要一个人的收入达到1000元人民币一个月,那其它两人就不能领到一分钱的补助,哪怕他们十年没有收入。凭这个恶法,共产党就将50%以上本来应该领取补助的人挡在了门外。
    
     “共产党还实行户口制,把人束缚在一个城市或一个村,户口制中有一页是户主,多数是父亲。共产党把家庭作为一个权力单位,管其领导叫家长。就是说一个家庭也要管起来,按照什么标准管起来?按照共产党的标准,包括上述共产党关于家庭的一系列法律。中国历代,今天的民主国家都没有‘家长’的叫法,也没有户口,英文里没有‘家长’这个词。父母就叫父母,监护人是说一个人,常常是父母,有养育子女的责任,而不是政权把家庭作为一个权力单位。一些父母觉得他是‘家长’‘一家之主’了,多了不起,其实是上了共产党的当。实际上是共产党封他个官不给他一分钱工资,要他把家人按共产党的标准管起来。这与它在学校设立一系列的班干部,团干部是一样的,”王琴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现在共产党的媒体大讲家庭的关爱,我们不反对家庭的正常关爱,我们反对的是让家人去承担共产党压榨民众的后果。现在的啃老族也是它造成的。中国历代几千年每人都有老天给他生活的上万平方米的土地,交约6%的税给政府,一年劳动日在100天以下就解决了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过着诸葛亮未出山前的生活。现在台湾,美国的民众也是有土地的,台湾民众的平均收入是约1000美金一个月,美国是2000美金一个月,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无忧。革命是重大进步,不是共产党说的杀很多人就是革命。可见,来自西方的马列共产党没有给我们带来进步,而是退步,它才是中国有史以来唯一的反革命,反动派,最大的汉奸。中国民众这几十年生活困苦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们被这个反革命,反动派,汉奸政权统治着。
    
     “回到我们说的家庭。按照公平的原则,就家庭的经济关系来说,每个人只有养他的子女到18岁的责任。子女18岁生日那天就应该搬出父母家独立生活。子女没有养父母的责任,子女有他们自己的子女要养。这样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欧美等民主国家都是这样做的,那里的夫妇既不会多生孩子,也不会逼着子女去拼掉别人,出人头地,使家庭不是公平的场所,而是争斗的场所,承担共产党压榨民众后果的场所。只要有公平,家庭会快乐,人口也不会增长。再看今天中国,共产党在用刺刀经济全方位压榨民众的同时,通过法律,媒体造势,形成子女生活困苦就由父母承担,父母生活困苦就由子女承担的恶习。现在说啃老族,其实也有啃小族。许多中年夫妇两个人上面养四个老人,下面养一个孩子,两人收入加起来就1千多元人民币一个月,难啊,”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我们人出生在有山有水的地球,不是没有任何资源的太空,土地和矿产等资源是老天给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官员,教授,商人都造不出一寸土地来。所以每人应该有老天给他生活的一份土地。一个政权在经济上占用了一个国家的部分土地等资源,它就有责任给民众提供住房,食品,教育,医疗这四项基本生活的福利。比如美国政府在经济上占用美国的一部分土地等资源,美国民众也占用一部分,这样美国政府就给低收入民众提供住房,食品,医疗等补贴福利,中小学教育是全民免费。而中共政权自1949年掌权以来,实行所谓的土地国有,搞得全国人民没有一寸土地,这个政权武力占有了全国所有土地,矿产,到现在2008年不给民众提供任何福利,它完全是对民众彻底的压榨。
    
     “如果让共产党的刺刀经济继续会怎么样?现在2008年一人一生所需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等基本生活费是133万元人民币。其中住房需要约48万元人民币,食品一人一生也是40万元以上,从小学到大学16年需要约10万元,一人一生的医疗费约10万元,这些钱都是交给共产党和与它勾结的单位。而满18岁的10亿成年人的平均收入是400元人民币一个月,其中8亿农民的平均收入是约260元人民币一个月,1亿城市职工的收入是约800元人民币一个月,还有1亿中学生,大学生,研究生,失业者,老人没有收入。一人一生工作30年才挣15万元人民币。就是说百姓干八辈子也挣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费。而按觉醒人士的方案,每人抽签领取住房,耕地,知识文凭让民众自己去承认,一人一生住房,食品,教育这三样基本生活不花一分钱就可以解决。为什么我们一直呼吁公平?因为公平对于人生活的好坏才是决定性的。没有公平,老天给你生活的土地,矿产等资源和你创造的财富都不是你的;有了公平,每个人都可以过得很好,”李燕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好啊,我敢说今天中国民众多数人会赞同我们的主张。在共产党不让民众一人一票对任何社会事务进行表决的情况下,我们判断13亿人一人一票表决我们觉醒人士的主张,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并且我们呼吁了进行这样的表决,那我们就能说‘中国民众赞同这样的主张’。我们对任何人都是同样的标准。那些反对我们的共派人员,无论在论坛上,还是在单位,显得人数不少,但他们呼吁过就我们的主张或他们的主张进行13亿人一人一票的表决吗?没有。可见,他们并不真的相信他们是多数,我们是少数,”张军说。
    
     “是这样。在共产党全方位压榨民众的情况下,民众时有反抗,它就打压。几十年来我们民众渐渐明白了当它说它去哪里‘平乱’,‘剿匪’时,就是那里的民众反对它甚至起义了。另一方面在今天中国你要真是个流氓,强盗,它多半不制裁你。民众被打了,被抢了,被骗了,被污染了,它的警察局,法院多不受理。没有它,我们民众完全能维护治安,保护环境,但那样它就会来打压我们。根本上它不愿意看到一个多数人看重公正公平的社会,那样它的局长们还怎么武力霸占老天给民众生活的土地,矿产等所有资源和住房,教育,医疗,媒体,银行等多种行业全方位压榨人民?2006年是共产党3000名高干子弟拥有的财富达2万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人6.7亿元。可以说今天中国就是强盗的乐园,君子的监狱。
    
     “一些人还指望全方位压榨民众的共产党去解决民众的民生或基本生活,这是指望强盗去改善他人的生活,指望嫖客,妓女去扫黄。一些人说,‘抱怨有什么用’或者‘有本事你们把它推翻掉’,不能要求自己或别人一个人起一万个人的作用。我们一个人能说服另一个人就起了作用,就保本了,能说服两个人就赚了一个,就是成功的人生。实际上如果我们呼吁公平真的没用,那些共派人员又为什么反驳呢?”王琴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我刘蔚唤醒国人系列文章对关键的几段,每次都会讲,因为有些读者以前可能没有看过,看过那几段的读者可以跳过去。有人还是觉得不可能改变现状,那就看看我刘蔚。我钱可能没你多,打篮球打不过你,打麻将也打不过你,我没有比你多一点技能,但你不会怀疑,我们主张公平的人士不会怀疑,共派人员也不会怀疑,那就是如果中国有1亿个刘蔚,共产党的统治一年也维持不了。今天你要被共产党压榨一辈子,机会来了;今天你要当个革命者,甚至民族英雄,机会也来了。
    
     “一些人说,‘我们说的他们都知道,只是没有胆量造反。’他们是不是真的知道?现在2008年全国13亿人有多少人明白每个人应该有一份老天给他生活的土地,矿产,包括木材,石油,金,银,铜,铁等资源?有多少人明白每个人在18岁时就应该能领取23平方米使用面积的住房?有多少人明白一个政府有责任给每个人提供住房,食品,教育,医疗这四项基本生活福利?我看多数人还是没有明白,他们可能根本没有想过这些,想的就是只要不被共产党打成‘反革命’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管他应该有什么权利。
    
     “不过民众也在觉醒。今天我们民众就两个标准。判断我们生活好坏的标准是一个人一年工作100天以下能否解决他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这四项基本生活。判断我们言行是否该做的标准是设想13亿人一人一票表决的话,赞成票是否超过反对票。我刘蔚判断13亿人看我的这篇文章赞成票会超过反对票,所以我就发出来。我的上百篇《唤醒国人*》系列文章在海外博讯*新闻网站的博客,名字在那里的作者群中。我们高兴地看到2008年1月1日有意结束共产党统治的中国过渡政府在美国成立了,伍凡任总统。还有到2008年3月已经有3400万中国人以包括化名在内的方式退出了来自西方的共产党及其共青团,少先队,”刘蔚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好啊,革命形势喜人。有人还担心共产党垮台了会给民众带来坏处,它垮台了才好。它垮台了,每个人满了18岁都能领取住房,土地独立生活;它垮台了,每个人不花一分钱都会有房子住,有饭吃,有书看,去哪里玩也不再买门票,过上真正的幸福生活。按理说13亿人都是被压榨的,他们早就该起来了,但是几十年来在中共的影响下,他们的主要精力不是放在为自己获得公平上,而是放在获得歧视/轻视别人的资本上。城市人瞧不起农村人,收入1000元一个月的瞧不起收入400元一个月的,研究生瞧不起大学生,大学生瞧不起中学生。中共就喜欢百姓相互攀比,争斗,它就好继续霸占百姓的家园获得比他们多千倍万倍的财富了。13亿人相互争夺上学,就业的机会不是出路,获得公平才是出路。只要有公平,每人有老天给他生活的上千平方米的土地,每个人都可以过得很好。人与人本来就是平等的,每个人有生有死,中间靠诚实的劳动生活,谁要多挣了两个苹果,就自己一边吃去,因为他并没有给别人带来好处,不能算是一个优点。
    
     “几十年来家庭成了共产党转嫁它压榨民众后果的场所。除了上面谈到的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还有婚恋关系。现在许多女士要求男士给她们提供住房等基本生活,不就是要求男士承担共产党压榨她们的后果吗?她们所谓的要求男士有本事,有‘经济基础’其实也就是要求男士给承担她们被压榨的后果。我们上面谈了,在有公平的时候,每个人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这四项基本生活都不会是问题。一个人一顿吃一斤粮食,住100平方米的住房,对他未必真有什么好处。就是说在公平或大致公平情况下,一个人是不会需要其它人承担他的基本生活的,”张军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说得对,有人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一定道理。不错,共产党有枪有炮,老百姓赤手空拳,除了汗水就是泪水,但如果13亿人中的多数人不参与它搞的一系列压榨民众的活动包括它的股市,学校,军警,政权机关,如果多数家庭不再承担它压榨家人的后果,它对民众的压榨也不会象今天这么疯狂,可能已经垮台了。它不可能真的用武警拿着刺刀,逼着人们去炒股,参加高考,公务员考试。当多数人还是热衷于参与共产党搞的一系列活动的时候,它怎么会垮台呢?我们又怎么可能摆脱它的压榨呢?不参与就是人们说的非暴力不合作或者和平革命。武装革命也不是不可能。不从事生产,把老天给各位生活的土地,矿产等资源霸占起来去自己发财的共产党师局级官员们根本不可能的真的给谁什么待遇或好处,他们所谓的待遇就是抢你十元还你两元,然后把那两元叫给你的待遇,你说是不是?军队的小规模起义发生过不止一次,现在民间也有约100万支枪,将来军队,民众都可能起义。现在他们没有起义因为还被共产党欺骗着,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获得歧视别人的资本上,而不是在获得公平上,”李燕说。
    
     “讲得对。我们来谈谈现在家庭实际上可以做什么,目前民众可以做三件事。一是不去共产党的学校,不参与它的高考。在实行市场经济的情况下,一个政府根本没有权力通过办学考试的方式对社会说一个人懂不懂文学,懂不懂数学。民众交税给政府是要它维护社会公平,不是要它广播我李燕,你张军懂不懂文学,数学的。一个政府最多办个公务员考试为它自己选拔人才。民众有没有知识由民众自己判断,在今天有图书馆,因特网的情况下,一个人获得知识可以不花一分钱。今天从小学到大学16年,共产党收约10万元人民币学杂费,而2000年以来60%以上的大学生出来是没有一分钱的。90%以上的民众都不去政府单位工作,而去民办单位,他们没有理由去政府办的学校。共产党学校教育的目的是要民众认同它的谁有力就归谁的唯物主义/强盗主义,认同它的刺刀经济。可以说共产党的教育是对民众的侮辱,毒害,压榨,我们根本不应该去它的学校,也不应该送孩子去。
    
     “第二件事是子女满18岁生日时应该搬出父母家自己生活,这点父母从小就应该告诉子女。我们知道现在99%以上的子女都买不起住房,流落街头就流落街头。当多数民众都这么做的时候,那人们都看见这个政权是多么的罪恶。18岁以后天天如此,至少多数天如此,让国内外人士看见中国民众的苦痛,民众的呼声,每个城市都是这样。我们没有说谁要去游f行,没有说有自己住房的人也在街上住,而是自然的结果。对于每个人来说,18岁以后生活不应由他父母承担,政府实行刺刀经济害得他没有住房,他不就只有住在街上了吗?同时在街上,野外我们必然认识与我们一样受苦受难的人们,至少能诉诉苦,获得更多人的同情,支持。
    
     “第三件事与第二件事相关,就是子女不养父母。父母如果没有房子住,也不应住到子女那里去,那也只能住到街上去。他们也能认识与他们一样受苦受难的人们。这同样能使主张公平的民众大大增长。我们一再讲13亿人互相争夺上学,上班的机会不是出路,相互转嫁共产党压榨他们的后果不是出路,获得公平才是出路。几十年来,民众创造的财富主要都没有到民众手里,结果就是我们说的今天2008年中国0.4%的人占有那里70%的财富。中国今天2008年一个人要解决住房等四项基本生活需要3500元人民币一个月,能够达到此收入的人只占总人口的1%,其它99%以上的人都不能解决自己的基本生活,挣扎在死亡线上,”王琴说完喝了口白开水。
    
     “说得对。一方面今天中国人生活苦,另一方面我说今天中国多数人不讲道德可能很多人不服。不顾别人的苦痛,不顾制度是否对多数人公平,只顾自己拼掉别人,获得更多的利益就是不讲道德,强盗不就是这样干的吗?中国人可以选择继续热衷于西方马列党搞的一系列活动,各个家庭,男女朋友也可以选择继续承担共产党压榨家人的后果,也可以选择公平。还是我们说的,今天你要被共产党压榨一辈子,机会来了;今天你要成为革命者,甚至民族英雄,机会也来了,”张军说。
    
     这时刘蔚看见窗玻璃上有几条水滴。“下雨了吗?”他边说边走到窗边,看见下面的街已成了灰黑色,街区的两个小贩也撑起了直径几米的伞。
    
     “下雨了,好啊,”李燕说。
    
     “好久没下雨了,”张军,王琴说。
    
     本文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蔚:在广州讲真相之一/唤醒国人之165
  • 刘蔚:雪山上的民族,你们是当今世界的英雄/唤醒国人之164
  • 刘蔚:在上海讲真相之三并向今天的西藏人致敬/ 唤醒国人之163
  • 刘蔚:在上海讲真相之二/唤醒国人之162
  • 刘蔚:发动战争一方在开战前必须宣战/唤醒国人之161
  • 刘蔚:共产党要在2008年4,5月间攻打台湾吗?/ 唤醒国人之160
  • 刘蔚: 在上海讲真相之一/唤醒国人之159
  • 刘蔚:喜欢看围棋之3/ 唤醒国人之158
  • 喜欢看围棋之2/刘蔚 唤醒国人之157
  • 刘蔚: 唤醒国人之156—喜欢看围棋之1
  • 我们是否需要改变?/刘蔚: 唤醒国人之155
  • 假话与假货/刘蔚“唤醒国人之154”
  • 20美金的欢迎费是怎么来的?/刘蔚唤醒国人之153
  • 没有国,哪有家?/刘蔚: 唤醒国人之152
  • 共产党几十年来搞的是刺刀经济—唤醒国人之151/刘蔚
  • 刘蔚:说说马列区的语汇/唤醒国人之150
  • 刘蔚:我们为什么要谈政治?/唤醒国人之149
  • 刘蔚:中国人应该怎样反对歧视?/ 唤醒国人之148
  • 刘蔚:共产党管区人们的四大误区/唤醒国人之147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