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3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博讯 boxun.com)


1)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告诉朋友我要回老家过清明,有朋友问我是哪里人,答曰:随州人。朋友惊讶不已,随即带着赞叹的口吻滔滔不绝,你们随州体制改革搞到前面了,机构改革很成功,这次中央的大部制就是你们随州人先搞起来的……
    
    看朋友羡慕不已的样子,我惭愧中带点吃惊,因为这个春节我都是在随州过的,从来没有听说过随州已经成了体制改革的急先锋。我对此一无所知,于是决定这次回去了解一下情况。
    
    回家乡祭祖,虽然时间很短,见的朋友并不少。每见一个随州朋友,都迫不及待地提起随州机构改革或者大部制这个话题,并告诉他们我全国各地的朋友对随州改革之向往和赞赏。可是从随州朋友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和我当初听到此消息时的反应几乎是一样的,有的一头雾水,有的迷惑不解,更多的是面露惊讶。于是,我就进一步解释,在全国各地人民眼中,我们随州在这方面已经走在了前头,中央这次大部制也是在我们随州的创举下演变而出的。
    
    最后,我的随州朋友——无论是体制内的,还是体制外的,终于都恍然大悟了,恍然大悟的随州人随即都笑了……
    
    他们笑什么呢?笑得我莫名其妙。于是要问个明白。有的朋友苦笑着说,什么机构改革?一个随州市,分分合合,折腾来折腾去,机构只多不少,人民的公仆越来越多,人浮于事,公务员越多,下岗工人也越多……
    
    另外一个朋友傻笑着说,我们改革了?老杨,我们怎么不知道?你不会那么傻那么天真吧,你还是随州人,你走出去看看,随州哪一栋像样点的大楼不是政府机关的?你到街道上看看,又有几辆稍微看得过去的小车不是人民公仆坐在里面?以前一个小小的随县,现在提升成地级市,市里套区,市里有市,官僚机构层层叠叠……到任何一个随州上档次的餐厅,用机枪扫射一遍,倒下的百分之八十都是用公款在吃喝的人民的公仆……
    
    有一个嘲笑地说,老杨,你知道我们的市领导决定,为题提升城市形象,随州市区“内环”也要禁摩了吧?过不多久,随州整个城市最好的街道和最好的地区,都会成为人民公仆的地方,老百姓会被赶尽杀绝的。什么大部制改革,人员一个不少,吃“皇粮”的皇亲国戚越来越多……
    
    还有的朋友冷笑道:本来从电视新闻上看到中央的大部制改革,我们还充满希望,以为这次总该把那些吃人民管人民折腾人民的“公仆”们减少几个了,把那些带长的,配公车的,包情妇的撤下几个,可是,怎么可能呢?你不告诉我还好,你一告诉我中央的大部制是从我们这里得到的启发,我的心都凉了……
    
    另外一个狂笑道:你真逗,随州的经验?不说还罢,一说让我笑掉大牙,不但老百姓感受不到,就是体制内的,你去找一个问问,谁不会告诉你这是开国际玩笑的?我们的宣传部门实在是太牛太强大了,使用已经无数次使用过的语言包装了一下,推上了电视,结果就成了典型,可惜我们这些生活在随州的人也自己长了耳朵和眼睛,你以为我们看不到,听不见?
    
    随州人都笑了,我就笑不出了。至于真相,我得说他们这种冷嘲热讽也不一定说得对。当然,对于我这种小民,真相不是我们能够把握的,真相是由统一单位掌握和发布的。但作为一名随州人,我回到随州见到的都是随州人,而他们对于这个在全国弄得沸沸扬扬的体改经验竟然众口一词地不屑一顾,甚至有些愤愤不平,难道不值得我们思考?这件事情让我再次思考我已经无数次思考过的一个问题:我们的电视宣传离事实有多远?我们的政府离人民又有多远?
    

2)鲜活阳具展览厅
    
    作为随州人,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写这样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写出来该不会对我们随州的招商引资有什么影响吧?要知道,我们随州的市委书记也是正厅级呢,带队到世界各地出访时都是西装革履的,像模像样的。如果我现在告诉大家,在我们随州连接全国,也是走向世界的火车站,有这么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会怎么样呢?
    
    可是,每一次经过随州火车站,我都无法抑制地想起了几年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当时是我第一次光顾我们随州市火车站的男厕所。当我走进去的一霎那,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差一点把小便撒在裤裆里……当时我看到的,也就是我想向你说明白却一直羞于启齿,或者认为自己无法说清楚的。
    
    如果在我后来又多次惴惴不安地怀揣照相机进入那个厕所后哪怕有一次成功拍照,我今天就更容易向你说清楚了。可是那里是我们随州对外的必经之路,那个厕所是那个地方能够让你身体里的东西排泄出来的必经之地,每一次都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使得我这个周旋于国际政治斗争、见过了无数间谍伎俩的人始终没有能够成功偷拍一张照片,让人汗颜。
    
    好吧,现在我只好用这只笔——不,这台破电脑为你描述一番我们家乡火车站的那个传说中的厕所——相信我,我小时在农村呆过,也到过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我见过各种被称为厕所的东西;世界上最简陋、最肮脏的厕所我不但参观过,而且还蹲过;我也曾经多次把自己的热尿撒在祖国的大好河山和高速公路旁边,可是那些厕所或者用于厕所的场所加起来也比不上随州火车站男厕所带给我的惊讶和震惊——不,不是震惊,而是震撼!
    
    这个厕所在候车大厅的东部,是一个七八十平方米的正方形。一进入厕所就进入了正方形的中间,站在这里,左边有一排小便器(名牌的),另外两面都是蹲厕。问题就出在蹲厕上。
    
    旁边两行蹲厕需要上两三级台阶,每一个蹲厕都是隔开的,可是,被互相隔开的蹲厕对外却是完全敞开的,没有任何隔门阻断你的视线。也就是说,你蹲在那里方便,可以看到所有人蹲在你对面方便;如果你是等空位的,你站在中间,可以看到周围所有蹲在那里方便的人的——。最邪门的是,每一个蹲厕的大便池不是和厕所墙壁平行,而是垂直——什么意思?就是每一个蹲在那里方便的人都背壁面向厕所的中间。他们互相面对面——对了,别忘记我说的,那些蹲侧的位置要稍微高一些……
    
    现在你一定可以勾画出我第一次走进随州火车站男厕所时看到的景象了吧?不错,我被眼前一排鲜活的阳具惊呆了,鲜活的阳具还有正在工作的屁股……我当时的感觉是自己进入了一个鲜活阳具展览厅,又好像检阅部队一样,在检阅一排正对着我的阳具,以及位置比我高,正在工作的屁股……
    
    对不起,我实在无法进一步描述了,否则那就真是很黄很暴力也很恶心了。实事求是地说,随州这些年发展还是比较快的,各个政府部门都在盖新房子,听说连碧桂园那个大小姐到随州视察过,要搞随州碧桂园。我真地很高兴。但随州火车站的那个厕所却一直让我很郁闷。每一次经过火车站,我都希望这个地级市有人注意到这个世界上迄今为止最恶心、最不文明的厕所,我希望看到一个稍微文明一点的厕所取而代之。至少不要让进入厕所的人第一眼就把所有如厕人的阳具和屁股看得一清二楚——这里不是公用澡堂,因为这里的阳具和屁股正在工作——昏……
    
    我希望随州市的领导同志们能够抽点时间光顾一下我们随州市火车站的公共厕所,要知道,在外人眼里,南来北往的火车站的厕所足以代表一个地区的文明程度,对我们招商引资不利呀——
    
    当然,话说回来,对招商引资不利,也许对发展旅游事业就有好处,我听说,日本有一帮变态男女,专门喜欢看人家大便,还拍成黄色录像到处发售。如果他们知道有一个这样原汁原味的厕所,我估计,日本人很可能会不远万里来到我的家乡随州,一遍又一遍地走进这个厕所……
    

3)注意,这几天天堂那边也要通货膨胀了
    
    回家为列祖列宗上坟,也不知道他们当时是怎么想的,东睡一个,西躺一个,从老太爷到太爷再到爷爷奶奶,翻了至少三四座山走了七八个地方才一一拜祭完毕,已经腰酸背痛,真希望自己也找个地方躺一躺。
    
    我们这里的祭祖仪式大致是这样的,先把坟上的树木杂草清理干净,然后就跪在墓碑前,给他们向阴间银行存钱——烧纸钱,放鞭炮等。
    
    清理坟上的杂草不易,于是我们就用一把火烧干净,但天气很好,风也不小,很容易烧了周围的山。好在我们人多,随时扑灭。可是四周一看,到处是烽火连天,有的半个山头都被烧光了。人家都没有我们家族这样人多势众,随时扑灭星星之火。
    
    就在给老太爷烧纸的时候,我突然想,大家都集中在清明节前后给冥间银行存钱,那里会不会通货膨胀?一旦通货膨胀,物价要上涨,那我们烧的这些纸钱是否够用?
    
    听说传说中的老太爷雄霸一方,喜欢玩枪,也是打土匪的好手,而老太奶奶正是被土匪所杀。老太奶奶被土匪杀后,老太爷爷更喜欢玩枪了。我们刚刚烧的那点,够他在天堂里购买一些现代化的武器吗?想到这里,就后悔没有多弄点纸钱来烧,或者下次直接用纸做一些现代化的武器烧给他老人家,就像人家现在经常烧房子、别墅给先人一样。最近,很多孝顺的后人还在叠纸房子时,顺便做了画了盖着房产局公章的房产证呢,哈——
    
    又想,中国政府今年会不会下通知,禁止各地扫墓的孝子贤孙们给先人们烧纸做的二奶呢?!
    

杨恒均 2008-4-3 湖北随州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 杨恒均:解放思想 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 杨恒均: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杨恒均
  •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杨恒均
  •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杨恒均
  •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杨恒均
  • 杨恒均:中国比美国的言论更自由!
  •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杨恒均
  • 杨恒均: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杨恒均:“大中至正”该不该拆?(图)
  • 杨恒均: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图)
  •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图)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杨恒均
  • 杨恒均:美国怎样把灾难变成教科书——纪念911
  • 杨恒均:给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 又一个好民警死了/杨恒均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