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母猪待遇超过中国母亲:人口、猪口与官口/章立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30日 转载)
    
    章立凡 专稿
     (博讯 boxun.com)

    我不是“标题党”,但你看了这标题,一定以为老章又在“恶搞”:人猪并列,已属不敬;与官同论,坐大不敬。
    
    诚然,官府禁地,与人猪有所区别,但人与猪,都归官管。人口、猪口与官口之间,政策上关系重大,故作此专文论之。
    
     我国人口政策是奖励一对夫妇只生一胎,每月可享独生子女补贴5至10元不等,至18岁止。另据今年两会新闻,独生子女夫妻的养老补贴,有望从目前的50元提高到100元。我国的猪口政策是奖励“能繁母猪”,2007年政策补贴已从每头50元提高到100元,补贴总数逾11亿元;母猪保险费政府负担80%,养殖户负担20%。至于官口政策,一直没有公开数据,据各方专家估算,仅吃喝、用车、考察等项,每年在9000亿至1万亿上下,还不包括庞大的医疗保健开支。
    
     恕我不恭,妇女要放环,母猪要能繁,人与猪的计划生育政策导向截然相反。同样是从50元提高到100元,人补有待实现,猪补已经发放。根据官方披露:到 2005年底,我国人口达到13.756亿(据专家论证,少算了1亿左右),目前男女比例失调高达100:122。到2007年年底,生猪存栏同比增长 6.5%,能繁母猪存栏同比增长9.4%,但未见公布具体数字。至于官口繁衍,至今没有办法放环节育,据说总数已在4000万以上,另有500万靠政策自收自支的,平均约26人养活1位吃官饭的。
    
     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实行多年,为什么广大农村的超计划生育,仍在“越穷越生,越生越穷”中恶性循环,并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性别失调?除了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生出强壮劳动力(男丁)以缓解或摆脱贫穷,也是原动力之一。农民至今仍是“二等公民”,贫困和超生的根子,仍在不平等的城乡二元结构和有悖人权的户籍制度。
    
     以往卖猪,税费最多时达90多项,金额100元以上,农户养猪赔本,导致存栏数急剧下降;如今税费仍有16项,金额在60元以上,即便是形成一定规模的猪场,也不过靠补贴略收薄利。据专家估计,猪口数量回升后,尚有一年半的生长繁育周期,故肉价仍将在高位运行。养猪补贴增加,猪肉价格疯涨,为什么农民、市民均未沾实惠?说到底仍是体制问题。政府脱了裤子放屁,一手征收税费,一手发放补贴,不知是肥了猪还是肥了官?
    
     “不怕官,就怕管”,官家管人管猪,目标是降低人口,增加猪口,以改善民生,实现人人吃肉,这创意本来不错。人口膨胀,猪口不足,肉价必然腾贵,这是市场供求规律决定的;但官仗特权多吃多占,导致买官行情见涨,官口数量膨胀,则是官场供求规律决定的。官家多年垄断“分肉”体制,任何有创意的政策,最终都在官场酱缸里演化为秕政、弊政。
    
     年年两会都见到修正人口政策的提案,今年仍未松动;每年都有“阳光法案”提出,也未闻有所进展。官场利益盘根错节,既然“官财”难见阳光,就只剩下削减“官口”这点指望了。今年“大部制”改革方案公布前,保密很严,希望很大。出台后一看,机构数量28变成27,由原人事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合并组成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两部的原副部长皆获留任,变成了一正九副。自1951年以来,国务院机构先后改革10次,给人的感觉是朝三暮四、朝四暮三……
    
     新当选的人大代表周天勇教授说,去年中国税收4万9000亿元左右,行政收费、土地出让、矿产权拍卖、烟草专卖、彩票等收入未列入,估计全部收入在9万亿元以上。果如此,则实际收入与公开数字之间,尚有4万多亿的差额。像我这种不善于当家的“主人”,难免凭着历史经验,以小人之心猜度“公仆”:不像是补贴了计划生育,也不像补贴了养猪,其中必定补贴了“养官”开销,没准还养了官家的二奶三奶、七姑八姨、孙男嫡女……
    
     公仆低效高价,官口太多太大,以往估算的每年9000亿至1万亿的官场消费,恐怕只是冰山一角。人大若控制不了政府预算,也就控制不了官口。有人总想回避民主监督,政治体制不改,以为靠“民生换民主”就能实现社会和谐,这只是一厢情愿。
    
     人口、猪口,吃不过官口。呜呼噫嘻,谁来给无限繁殖的“能繁母官”实施节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章立凡:人民立宪初探
  • 愚民者最愚——国学涨价与“凡是”思维/章立凡
  • 章立凡:创造讲真话的制度氛围
  • 章立凡:“崛起”近乎意淫,“复兴”且慢奢望
  • 章立凡:官不“搞恶”,民不“恶搞”—“恶搞”文化探源
  • 张朴:红色间谍们为何让章立凡过敏
  • 张朴:我为什么说章立凡无知
  • 张朴:是张戎在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一)
  • 章立凡 :回顾《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词改动
  • “大右派”章乃器之子章立凡:清算反右化解现实矛盾
  • 章立凡 :《江泽民传》读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