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5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电影《武训传》的出现,特别是对于武训和电影《武训传》的歌颂竟至如此之多,说明了我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博讯 boxun.com)

    “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侵入了战斗的共产党,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一些共产党员自称已经学得的马克思主义,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这两段话,见于毛为《人民日报》写的社论《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时在1951年5月20日。那正值所谓“三大运动”即“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之际,一部电影值得新王朝君主如此大动干戈吗?
    
    且看知情人夏衍的回忆:
    
    这部影片是私营昆仑影业公司(当时还没有公私合营)1950年出品。。。
    
    《武训传》的事说来话长,得从抗战末期的1944年的重庆说起。当时进步教育家陶行知送给当时在重庆中央电影制片厂的孙瑜一本《武训先生画传》,孙瑜正为有拍片机会而没有剧本发愁,于是就写了一个电影剧本大纲,据说还得到过当时文化工作委员会的郭沫若的赞许,。。这样,这部影片在中央制片厂开拍。(《夏衍自传》,江苏文艺出版社,1996年,238页)
    
    但不久,该片即因经费短缺而停拍。这一停就停到1949年秋冬之间。昆仑公司老板任宗德和孙瑜、赵丹在上海向夏衍表示打算再开拍,夏称没钱,且认为“武训不足为训”。但任、孙坚持,说大批导演、演员没事做,政府又要我们恢复生产,只有该片才能让许多有能耐的电影工作者在事业上有所发挥。夏便让他们跑北京,找郭沫若当主任的中央文教委员会决定。十几天后,任告夏事情办得很顺利,钱借到了,剧本送中宣部,也说没问题。
    
    结果片子拍了上下两集,主演武训的赵丹很兴奋,不止一次地对夏衍说,这是他从影以来拍得最好的一部影片。(同上,238-239页)
    
    不仅赵丹自我感觉良好,在华东局和上海市委宣传部审查该片时,华东局书记饶漱石也连声说好。夏衍回忆称:
    
    饶这个人表面很古板,不苟言笑,更少和文艺界往来,所以这晚他的“亲临”,使我颇感意外。当然,更意外的是影片放完之后,从来面无表情的饶漱石居然满面笑容,站起来和孙瑜、赵丹握手连连说”好,好“,祝贺他们成功。当时,他的政治地位比陈毅还高,是华东的第一号人物,他这一表态,实际上就是一锤定音:《武训传》是一部好片子了。(同上,239页)
    
    这消息很快传开。上映之后,场场满座。京、沪和各地的陶行知学派的教育工作者纷纷撰文给予高度评价。谁知几个月后毛龙颜大怒,一下把影片定作大毒草。孙瑜、赵丹固然挨批,夏衍也免不了要做检讨。
    
    现在看来,此事是江青“露峥嵘”之始。当时她虽然只是文化部电影事业指导委员会委员,但她是“通天”的---首先向毛指控该电影有问题。其动机是向陶行知报一箭之仇。因陶在30年代中曾写诗,劝唐纳不必为不再爱他的蓝苹(江当时的艺名)自杀。诗发表后江一直怀恨在心。
    
    至于毛,则利用此事立威,打击刘、周。周于1952年3月曾在上海的一次万人大会上说:1949年7月第一次文代会时,当孙瑜向他提出想拍《武训传》时,他只提了武训这个人的阶级出身问题,而没有予以制止。后来看了影片(和刘少奇一起看的)也没有发现问题,所以对此他负有责任。同时他还说,孙瑜和赵丹都是优秀的电影工作者,在解放前的困难时期,一直在党的领导下工作,所以这只是思想意识问题,千万不要追究个人政治责任。(同上,243页)
    
    夏衍的检讨是在1951年8月26日的《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事前周扬打电话告诉他,该文先送毛看了,毛称“检讨了就好”,要夏“放下包袱”,放手工作。
    (同上,242页)
    
     由此可见,这本来就是小题大做。但毛江夫妻店从此开张,文化领域是其突破口。
    
    (08-3-24)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张成觉
  •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张成觉
  •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张成觉
  •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张成觉
  •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张成觉
  •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张成觉
  •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张成觉
  • “秋官”、股市、胡乔木/张成觉
  •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张成觉
  •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张成觉
  •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张成觉
  •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张成觉
  •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张成觉
  •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张成觉
  •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张成觉
  •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张成觉
  •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张成觉
  •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张成觉
  •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