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柏相仁:近期西藏等地暴力衝突反映了什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9日 转载)
     作爲華族一員,對於此次發生在西藏、甘肅、四川等中華人民共和國省區內的系列暴力衝突,因尚缺乏某些必要匪情資訊,先略陳管見如下:
    
     首先,中共政權的情治系統顯然有明顯過失,特別是僞國安部等單位。因爲西藏問題或稱藏人問題,是中共政權控制區內最具國際影響力的少數民族問題,所謂「疆獨」等其他問題根本不可相提並論(此種差別在海外感受最強烈);而涉及到跨境,顯然僞國安部等相關單位的某些主管局有相當過失。綜合此次系列暴力衝突前後的情形研判,可以明顯察覺中共政權相關系統在事件發生前缺乏關鍵情報或準確情報,以至未能預先採取措施防範。之所以出現這種狀況,原因不外是沒有可靠情報來源(畢竟所謂境外敵對勢力要在西藏組織破壞活動之類的情報,對中共情治系統早已成「狼來了」般的資訊——早習以爲常了),或者是相關單位的情報分析人員沒有正確分析中共情報收集人員提供的某些資訊及足夠重視某些貌似獨立事件之間的聯繫,比如事發前3月2日冰島女歌手Bjork在上海國際體操中心舉行的「2008世界巡演上海演唱會」最後唱Declare Independence時高喊「Tibet, Tibet, Tibet!」以及隨後西方媒體的反應等等。若屬前者,則是情報管道布建或運做存在疏漏,若是後者,則屬情報分析人員失職,通常在後一狀況下,真正有價值的情報或分析會被留中不發,上層主管人員或單位根本就不曉得。 (博讯 boxun.com)

    
    其次,人世沒有無因之果。中共反政府武裝繼民國三十九年在大陸成功顛覆中華民國政府、迫使政府退守台澎金馬地區之後,又於1950年代實際控制了西藏,這就使其不但對華夏民族文化進行了空前破壞,更進一步將其在華夏民族地區施行的惡劣暴力手段轉用到西藏及其他藏區(即原中華民國青海省、甘肅省、西康省、雲南省),中共煽動藏族內部不和——社會下層反抗社會上層、如肉體消滅華族地(主)富(農)般從肉體消滅傳統藏族社會的權貴與地方豪強、全力推廣無神論並對藏傳佛教加以極大摧殘等等不一而足,然而由於華藏民族性差異、藏文化的國際影響(中共控制區內唯一對西方文化有影響的少數民族文化)等因素,中共政權在超過半世紀的時間裏,並沒有如改變包括維吾爾族在內(所謂「疆獨」等勢力長期被中共所蓄意誇大)的其他少數民族那樣成功地對傳統藏族社會在等級等方面的固有認知完成破壞——不才的意思是中共政權沒有那個能力。相反,在超過半世紀的時間裏,中共政權對藏文化的摧殘逐漸變成一種「累積毒素」,使某些藏人懷怨甚深,特別是在傳統藏族社會結構裏屬精英階層或謂有號召力者中的某些人。
    
    更令人遺憾的是,中共政權長期在治藏人事與治藏策略方面存在失當。比如,自中共政權佔領大陸迄今,中共組織內曾長期信用的所謂高級藏族幹部,都不是民國三十九年以前的西藏地區人,而是原西康、甘肅等省藏人,因爲這些西康、甘肅等非西藏藏人有所謂「紅軍」的資歷,屬中共所謂「長征幹部」,所以在中共內部受到信任並有特別的建言影響力,但這些西康藏人共幹對核心藏區西藏與西藏人事務缺乏識見與影響力,而西藏地區的藏人受中共培養、並成爲獲得中共內部信用的藏族共幹則是較晚的事,比西康、甘肅藏族共幹要晚了數以十年。至於治藏策略方面,中共除了前述曾盲目照搬在華族地區推行的蘇俄化政策外,對共區真正有識見的藏事專家的意見少有接受,僞國務院長期有處理西藏問題的所謂專家組之類存在,但中共政權對真正的專家從來不是「顧而不問」就是「問而不顧」,之所以會有此種狀況,與某些專家的正確建言與中共的意識形態相抵牾密不可分,此正如中共控制區不能實行電影分級制一樣——中共政權首要看重的從來不是民族利益,而是如何維持中共漢奸政權的穩定。更爲可慮的是,以中共控制區之大、共區華族人口之多,作爲跨境國際問題,據悉中共政權情治系統迄今連一位精通主要藏語方言、印地語、英語的華族國際問題研究專家都沒有,則中共政權情治系統在某些方面的能力不可高估!
    
    再次,西藏問題早不是單純的華藏關係問題,而是一個涉及中共政權、印度、美國等的多方博弈。從地緣政治方面研判,西藏獨立,固然對中共政權控制區——華族主體地區影響最巨,但印度從西藏獨立獲得的好處並不如維持西藏牽制中共政權控制區來得更大,因爲西藏獨立後能在西藏發揮最大政治影響力者顯然是美國而不是印度,而且西藏獨立也直接影響到俄羅斯在附近地區的利益。若西藏獨立,只能使鄰近地區的政治生態更加複雜,這是毫無疑義的。作爲一個小民族,藏族反抗勢力(不論是反共還是反華< 族>或二者兼反)的悲哀在於,正越來越多地在被大民族(印地、昂格魯-撒克遜民族)所利用,這種不幸就仿佛當年在蘇俄(羅刹人)、美國(昂格魯-撒克遜人)的博弈之中,犧牲掉的是(中華民國)華族人的利益一樣,大國大族或強國強族才是決定小民族或弱民族命運的推手(比如,若是當年中華民國政府未失守大陸地區,不但華族文化不會受中共漢奸的空前破壞,藏族文化亦不會受共匪的殘酷摧殘——這是大族或強族命運決定小族命運的另一種狀況)!從藏族反抗勢力自身處境而論,不求助其他大民族,彼等就無法獲得存在或發展,而相關民族是否別有用心已不能兼顧或不能預期。
    
    雖然中共政權現在乃至未來相當長時期內無疑能有效控制西藏地區,但一旦未來發生華族第三次光復、消滅中共政權與中共組織的暴力衝突(這只是時間問題,但現在的達賴肯定看不到那一天),西藏政治歸屬顯然是最麻煩的邊疆問題——若以滿清政權留給華族第二次光復政權的最大領土難題是蒙古歸屬問題,不才以爲中共政權留給未來華族第三次光復政權的最大領土難題顯然就是西藏歸屬問題。無論如何,西藏問題,都應是未來第三次光復大陸者們需要未雨綢繆的問題之一。
    
    最後,平心論,自鄧小平執政迄今發生的西藏及其他藏區有規模的暴力衝突,可以發現不論是藏人自發組織還是所謂流亡藏人跨境策劃者,均缺乏必要訓練,發動者不但對發動藏人的能力估計過高(畢竟中共曾長期不憚于把對付華族地區反共勢力的辦法搬用於藏區,震懾或欺騙的效果未可低估),更對中共政權的反制能力估計較低,換言之,即廟算不足。顯然中共控制區外出生或成長的藏人對中共、中共控制區缺乏全面、客觀認識,而彼等與中共控制區內出生長大的藏人互動效果亦未可高估。但不論如何,藏人反抗勢力若要獲取暴力衝突的更大效果(暴力升級),顯然靠其自身的力量是不夠的,這勢必要把印度或者美國政府等勢力拖入更深,才能獲得擴大暴力衝突所必要的物質供應與人員組訓,所以,歸根結底,西藏問題的真正有影響力的幕後大老闆不是達賴先生,而是某些需要戰略制衡中共政權或華夏民族主體地區的地理大國或政治強國。在政治效能方面,敝意以爲,沖在現今暴力衝突最前面的藏人,與當年沖在中共反政府武裝最面前的華人並無兩樣——蘇俄「大老闆」(毛澤東語)並不在乎這些人的死活,美國「大老闆」亦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蔚:在上海讲真相之三并向今天的西藏人致敬/ 唤醒国人之163
  • 全美学自联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 “鼠类屠夫”:从达濠死亡集中营,“六四”大屠杀 到西藏大屠杀/陆士绅
  • 毒饺子与西藏屠杀/夏一凡
  • 陈破空: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 西藏暴乱中的数学问题/林晓
  • 唐枫:阻击中共,西藏做先锋
  • 今日西藏不可成为明日台湾
  • 王宁:西藏骚乱,疑胡锦涛集团安排人打砸纵火
  • 外交部关于西藏问题的言论:厚颜无耻的自欺欺人
  • 胡锦涛从西藏爬上来,必将从西藏跌下去!/一平
  • 加国为何不抓魁北克搞分裂的党魁?西藏问题反思/凌岩
  • 德国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向中国示好/何必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回返悉尼,侯迎西藏精神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回返悉尼,侯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回返悉尼,侯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秦晋(图)
  • 张朴先生“西藏归来话西藏”一文中可商榷之处(一)
  •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二)
  •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一)
  • 西藏骚乱波及内地:北京民族大学戒严禁外人进入
  • 西藏流亡政府:证实一周来99人死亡
  • 西藏究竟有多乱,外界信息实在非常少
  • 美高官:无证据可证实北京有关西藏骚乱的指称
  • 西藏危机与新闻自由
  • 一名女子把西藏旗绑在脖子企图自尽,解放军正从四川调往西藏
  • 法国报摘:北京欲使西藏与世隔绝,但西藏危机仍在蔓延
  • 问题在恶化:汉藏人民冲突加剧 成都增兵西藏(图)
  • 北京处理西藏问题的方式将影响奥运会的举办/RFI
  • 大陆网络严厉过滤“西藏”字眼
  • 大陆网友关于“西藏事件”的评论(网页快照)
  • 北京和洛桑出现声援西藏示威活动
  • 温家宝回答西藏暴乱问题
  • VOA: 西藏骚乱中国内地只听到官方报导
  • 北京和洛桑出现声援西藏示威活动
  • 西藏流亡政府:镇压已致数百人丧命 如何收拾残局?
  • 中国会让西藏独立吗?
  • 近几日爆发的西藏危机,是暴力反抗的新开端?(图)
  • 安全部队在西藏展开逐户搜捕行动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