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云飞:政党、政府、国家之我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9日 转载)
     导语:一:真正西方意义上的政党绝不是一个黑社会组织;二:国家是铁打的营盘,政府是流水的兵,流水的兵却想变成铁打的营盘,便是一种僭妄;三:国家是一个“我”之利益得到切实保护族的利益共同体和族群共同体,没有“我”的存在便没有国家。
       
       有些人动辄把不同意见,视为大逆不道。事实上对一件事情有不意见有不同看法,可以说正常得如同毋须证明的几何公理。同样的,有些人习惯自己不思考,主动把自己的大脑废掉,喜欢拿那些从小喂养的狼奶来作为反对不同意见的借口。如把批评政府视为辱华、反华,如把批评政府视为反国家,如导一部《色戒》便视汉奸文艺,甚至认为导演李安是卖国贼。同理,也有些人拿“清谈误国”这样的说辞,来阻止他人的言论自由,误国的从来都不是清谈(这一点以后我会写文章专门论证),误国的是大家都不能放开来清谈,即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事实上卖国和误国,是要有条件和资格的。条件就是你的权力很大,大到可以主宰一个国家,资格就是他权力签订条款等权利,这些都不是平民百姓所能为。退而言之,即便稍次的人要卖国,也要有相当特殊之渠道,如情报人员等(但是也要注重不要重蹈德雷弗斯案)。一般老百姓根本无卖国之条件与资格,误国也是如此。这一点我会在以后写一篇《谁有资格卖国和误国?》,但在写这个文章之前,必须在常识层面弄清政党、政府、国家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有助于我们看清谁可以卖国谁可以误国。当然真正的民主自由国家,他的制度创设,是让人最大限度地不容易成为卖国者和误国者,因为他们的约束是很多的,是很多人在承担在责任。容易卖国和误国,其根基在于当国者受制约监督太少。我在这里当然不是讲政治理论,不准备艰涩得让你头大,而是让有一定知的人们都看得懂。 (博讯 boxun.com)

    
       经常有人把党、政府、国家不分,如此混淆在一块一锅烩,正是当局所热衷。他们一党之私利,一切的丑行,正是在对政府的主宰、国家的挟持当中完成其不合法的有意抢劫的。西方意义上的政党只一个选举时的组织,不是一个进出都严苛得监狱一样不近情理的组织(入与退党都很自由),且不像袍哥一样需要一个担保一个引进似的两个介绍人(无需介绍人),更不需仰党魁鼻息,不敢发表不同意见(发表不同意见哪怕在一个党内也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那里没有例外)。换言之,中国大陆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西方意义上的政党(台湾在一九八七年以前也是如此,以后则已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这便是我们目下的政党现实。这样的现实如不加以改革,不放开平等竞争,你要指望他有更多的惠政,实在是不可能的。一言之以蔽之,真正西方意义上的政党绝不是黑社会组织。
    
       政府是政党通过平等竞争选举出来的公共利益的托管者,政府只是流水的兵,即没有永远执政下去的政府,再强大也不行。克林顿在位的时候,美国经济做得比较好,但他囿于美国宪法(链拉门不是决定因素),只能当两届,意识说再能干的政府也只能干两届。即政府的流水性质,才能在制度约束与诸多监督之外,保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简言之,政府是流水的兵,国家才是铁打的营盘(这营盘的尺寸可能有变,但其作为营盘的意义没变)。中国古代是换朝代来更换政府——你不能说这是在政府在更换国家——换朝代更换政府的方式,基本上都是流血革命(像宋太祖这样玩把戏就当上了政府首领,那只是后周气数已尽)。也就是说,唐朝灭亡了,宋朝湮没了,明朝过去了,清朝不在了,都不影响中国的存在。政府一茬一茬地过去,中国却从来没有完过,这就是铁打营盘流水的兵的道理。即政府不是国家,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基本判断。再进一步说,政府是可以换的,但换的方式随着现在文明的进程,随着普遍政治文明的方式,应该实行票决实行民选,而不是流血革命。政府是可以且必须换的,但方式应由暴力革命换成民选票决,和平变更,减少社会震动和阵痛成本,避免人民在社会变革过程中生活质量下降、生命安全受损、自由及相关权利受剥夺,这是一个国家选择政府时必须仔细衡度的。政府只是一个公共利益的托管者,他没有先天的求善本领,更不可能 “伟大、光荣、正确”,反倒是因为这里面牵涉到民众的普遍很容易为恶。因为托管者有很大的权力,当这些权力得不到有效制约与真正监督时,其为恶的概率之高,令人瞠目结舌。令人愤懑和锥心之痛的是,近六十年来,我们所处的这个政府的权力却是扩到大无边,但他们的权力却基本上不受任何约束,所以他们为恶起来,就特别能创造吉尼斯纪录,特别能创造世界奇迹,特别能把民众当作是可以任意实验的小白鼠。布什总统说,人类政治文明最明显的个进步就是把政府当作笼中之虎来驯服,政府是一头不容易听话的猛兽,应该让他受到笼子的约束,一旦没有约束,放出来他就会无穷无尽地伤害人。中国的改革必走之路就是从各方面限制政府的权力,扩大民间力量的生存根基,以便进一步对政府形成有效的约束与制衡。
    
       国家是什么?答案当然不会只有一种。我的回答,简言之,便是我们赖以生存土地、制度、文化能够给我一种族群认同感、归宿感、自豪感,那么这便是我的国家。既然是我的国家,那么我在其中必然有相当之权利,而这权利是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可以抢夺的,不管你谁来主政。谁主政,我理应获得的权利不能受损,这是一个公民对一个政府的基本要求,也是生活在这个国家,能得我认同的基本要件。没有这一切,这个政府便不是我要的政府,这个国家也不是我所内心真正爱的国家。国家及民族都只是一个近现代社会才有的概念,那是因为族群文化认同以及个体的利益,必须依靠更多的人形成一个利益集团,来对对方加以制约,所以国家民族才诞生了。而在此几千年以前,没有国家民族的概念,而个人早已生活在土地上,所以个人的权利应该至高无上。由每个人的权益都得到保护的个体所组成的文化、利益共同体,才可能是一个我所要的国家。如果只是打着人民的旗号欺世盗名,以剥夺我的利益为己任,以挟持国家、政府来谋私利的一党独裁,那这是用国家及政府的名利对我的利益的抢劫。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府需要改革,这样的政党需要真正的竞争对手,需要真正的平等竞争,以便个体之利益得到最有效的保护。只有以每个人的利益都得到切实保证而组成的利益共同体亦即国家,这样的国家个体才有尊严,国家才强大。否则只是一党之私利强大,而民众贫弱而已。我们始终要记住胡适那句话,为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自由和民主的国家不是一帮奴才能够建成的。
    
       我必须真正分清政党、政府与国家的不同,这三者有很大的区别。我们应该多懂一点这些看似卑之无甚高论的常识,以明白我们的权益为何受损,而我们又无可奈何。我们要怎样才能保证自己权益,获得自己的自由与尊严。懂得这些,与我们的实际利益息息相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冉云飞博客被封事件的几点看法/流水
  • 谁动了冉云飞的博客/流水
  • 冉云飞:独裁之下岂有完卵?!
  • 天涯冉云飞:我认为说明白话很重要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40)
  • 天涯冉云飞:张志国权倾胡锦涛
  • 天涯冉云飞:2007年十大中国人物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8)
  • 嫁人要嫁冉云飞/西风独自凉
  • 冉云飞:政党、政府、国家之我见
  • 冉云飞:奸商史玉柱的大跃进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7)
  • 天涯冉云飞和傅熹人关于《“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要宽容但决不纵容!
  • 天涯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6)
  • 天涯冉云飞:用一群死人搞活一具木乃伊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