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毒饺子与西藏屠杀/夏一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夏一凡
    3月10 日,中共副外长武大伟在回答记者关于毒饺子的提问时,一方面承认良好的中日关系非常重要,另一方面却又“轻松”地说:“几个饺子能够阻挡中日关系的进程吗?!”。很明显,中共官方对于毒饺子事件颇不以为然。
     (博讯 boxun.com)

    无独有偶,几天前,在北京的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面对国际媒体时,无视自己的同胞刚刚被枪杀的事实,公然否认中共军队开枪。
    
    表面上看,以上两个事情没有什么共同点,不过是中共延续一贯的做法——诉诸暴力,蔑视舆论。但是,细细想来,这背后却反映出了专制制度视生命如草芥的实质。
    
    按道理说,武氏曾经长期工作与生活在民主社会,应该知道人类主流文明的基本内容。那就是:对于生命的尊重,既是国家存在的基础,也是社会发展的手段和目的。换言之,尊重生命作为人类活动的手段和目的,它贯穿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和各个深度。只要生命——无论是族群或者个体,无论是多数或者少数受到伤害,那有关的政府、组织和行动就既没有存在的合法性,也没有文明发展的合理性。
    
    而那位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据说出身藏族,想来也该有基本的宗教情怀,或者说,理应对于宗教尤其是藏传佛教有基本的了解。在藏传佛教的教义 中,杀生、妄言者都不可能为藏人所接受,更不用说担任自治区主席了。如果他不能保护藏族,甚至公然与屠杀者同流合污,那他就必然失去在西藏从政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让我们再往前追溯,5、60年代的反右和饿死人到天安门事件、SARS等等,可以清楚地看到,与上述情况类似的事情在中国大陆已经延续了60年。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中共的官员们不顾公众的谴责,不顾良心的煎熬,前赴后继地去进行违反国家民族利益和背离公序良俗的行为,毫无愧疚之心地去对自己的同胞下手呢? 又是什么原因使很多本来在亲友眼中的好人成了万人唾骂的屠夫,成为千夫所指的民贼呢?
    
    这里的答案就是一个,就是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里,人权、道德和法律没有哪怕最低的地位,人性中残暴、愚蠢的一面被不断的激励而膨胀。劣胜优汰之下,这个制度就越来越具备绞肉机的血腥功能,它甚至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在这个制度中讨生活的人,包括像武大伟和向巴平措这样的高级干部,不但要具备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口才,也得有灭亲友、烹走狗的冷酷心肠。不然的话,自己也就可能被这个机器绞进去。像陈独秀、张国焘、彭德怀、刘少奇、胡耀邦、赵紫阳就是明证。历史清楚的告诉我们,中共的倒行逆施将“惠及”每一个人,而且不因国家、民族、信仰、贫富等等差异而有所不同。例如,中国农民曾经支持中共夺得政权,得到的报答却是财产被夺走,数千万人被饿死;中国工人一直是写入宪法的领导阶级,但今天却拥有最大的“下岗”群体;中国的“民主党派”曾经伙同中共颠覆了民国政府,但是今天却连自己立党立派的章程都得由中共“钦定”;而日本也曾数次挽救中共的命运,但是今天却连认真对待毒饺子事件的基本要求都不被满足…。总之,中共是以专制的需要而不是人民利益作为自己的行动依据,甚至杀人、流血也在所不惜。在他们眼中,什么战略伙伴,什么民族大家庭,什么和谐社会,统统都是骗人的幌子!
    
    表面看来,正如大陆媒体所不断明里暗里强调的那样,毒饺子和西藏屠杀都发生在中原之外,似乎中原是例外。但在实质上,这两个问题的最大受害者还是中原人。例如,毒饺子引发的贸易后果大多要内地承担;西藏屠杀损坏的国际形象也大多要内地承担;而且,如果没有强大的反对势力,同样的专制思维方式和专制统治手段更将会加诸于中原人民。土改、反右、文革、天安门事件、SARS 事件,哪一次不是内地受害最大?!殷鉴其实真的不远啊!
    
     2008年3月18日于东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祸岂能伪装成天灾!/夏一凡
  • 中国雪灾,专制罪恶的又一见证/夏一凡
  • 国殇日祭文/日本民主中国阵线夏一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