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便衣纵火,拉萨惨剧重演(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7日 转载)
    
便衣纵火拉萨惨剧重演

    
    
    简介: 特务分队急调300人扮成市民和僧侣在5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萨其他闹事地点,配合公安厅、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势任务。烧毁大召寺东北方向的经塔。砸抢闹市区的粮店,引发市民哄抢粮食,并对藏甘贸易公司进行煽动性攻击。鼓励民众哄抢商店物资。除指定地点外,不得对其他设施进行攻击。在完成以上任务后,所有行动人员全部撤至雪城旅馆,并清点人数,此项任务属绝密,任何执行人员均不得将此任务外漏,违者严惩。
    
    – 摘自中国记者唐达献:《刺刀直指拉萨—-1989年西藏纪实》。
    
    
    2008年3月,1989年3月,历史是否具有惊人的重复?
    
    请详读:
    
    《刺刀直指拉萨—-1989年西藏纪实》
    
    1989年6月, 天安门“六四”惨案震惊中外,而此前3个月,在西藏拉萨,已上演了一幕西藏“六四”版,也令现任中共领袖的胡锦涛不堪回首,当时,他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
    
    据维基百科记载,当时胡锦涛向中共中央申请了戒严,但之后几天他并没有下令镇压,武警方面数次要求胡下令镇压,胡没有同意,只是要求保持警惕,后来索性不加回应,最后武警在没有得到胡命令的情况下动武。
    
    由于各方不同的利益背景,令这场事件的资料常有出入,以下为摘自新闻记者唐达献的《刺刀直指拉萨—-1989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唐达献的父母原来均为高干,曾由于倡导温和对待少数民族而遭到整肃。
    
    原文约2万8千字,为方便读者阅读,这里浓缩至约7千字,文字略有调整,标题与小标题为看中国编辑加注。
    
    (一) 大召寺飘出「雪山狮子旗」
    
    1989年2月7日清晨,有人在拉萨人民广场看到大召寺正殿上檐上挂出了「雪山狮子旗」。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引来许多人围观。拉萨公安局出动了二百警力赶往大召寺,慑于围观人群的情绪,没有上前摘旗。
    
    该事件令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和政府极度紧张,远在几千公里外的北京也一夜无眠,统战部连夜开会。当时,胡锦涛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
    
    2月8日夜,拉萨市武警二分队受命前往大召寺摘除「雪山狮子旗」,当他们到达时,旗帜已经消失,武警方面遂下令二分队进入大召寺"追查反革命"。
    
    2月 9日清晨,武警从寺中带走了20余人,并警告寺内堪布主持:如果再有挂旗事件,将查封大召寺,全寺僧人悉数逮捕。
    
    2月10日上午,大召寺派人召集了哲蚌寺、乃穷寺、色拉寺的堪布主持及西藏宗教界头面人物数十人前往区政协,要求(1)尽快释放被捕僧人,(2)向大召寺道歉,(3)将武警闯寺时拿走的寺内物品归还大召寺。
    
    由于中共西藏政府未及时做出良性回应, 2月13日到3月初,拉萨又出现了4次反共示威,西藏的日客则、那曲等地也出现骚动,气氛异常对立,街头巷尾的甜茶馆渐渐成为藏民"谈论国事"的场所,诅咒30多年来中共对西藏的失败政治。
    
    (二)整个西藏在颤抖
    
    3 月2日上午,大召寺正面的人民广场上突然挤满了人群,似乎在等待着什么。10点左右,几十名僧尼沿著八角街转经道口走进人民广场,他们边走边向人群招手, 并用藏语高呼:「坚决要求严惩迫害宗教人士的凶手!」「处死杀害藏人的武警!」(指在1988年3月反共运动中被武警打死的7名喇嘛和13名藏 人)……
    
    这时,突然,从八角街转往道口和人民广场对面的青年路口涌出两支近二百人的便衣警察,迅速组成一道人墙,将游行僧侣和围观人群隔开。
    
    广场上人群静了下来,只有那几十名僧尼还在高喊口号,然后向人民路走去,路上的行人开始向他们招手,并有人尾随,立刻这支队伍扩大到了300多人。这些僧尼和藏人高呼著口号,从人民路延雪城旅馆折回,又向人民广场走来。
    
    20分钟后,广场上由便衣警察组成的防线被人群冲垮,游行队伍与广场上的围观群众汇合了,广场上人山人海,口号此起彼伏。
    
    就在这时,广场对面有人高喊:「武警来了!武警来了!快散—-!」人群骚动起来,那几十名僧尼被一些人簇拥著退到八角街转经道里,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武警并没有出现,僧尼们也没有再回来,广场上只剩下了看热闹的人们。直到深夜,还有不少年轻的藏民聚集在大召寺前,不肯离去。这是一股可怕的情绪。
    
    听说,各大寺及拉萨附近地区的几千名喇嘛和藏人正星夜兼程地向拉萨赶来。西藏自治区党委给北京发了三A加急电报,等候"最高指示"。
    
    1989年3月2日夜,拉萨各大寺在同一时间咏唱咒语,很多寺庙的僧尼都在护法殿里向大法王祈祷,拉萨的藏民们已开始在八角街里筑起街垒。在日喀则、那曲、昌都等西藏大小城镇,人们都在谈论着拉萨上午发生的事情– 整个西藏都在颤抖。
    
    3月3日至4日,拉萨的人们异常活跃,在街头巷尾,在甜茶馆里,三五成群,交头接耳,互相传递著反判的信息。
    
    (三) 中南海电令镇压
    
    3月4日下午,中共中央办公厅、军委办公厅联合向自治区党委军区发布了由赵紫阳、杨尚昆共同签署的电报指示,大致内容如下:
    
    1、武警作好全面作战准备。
    
    2、公安系统配合武警,立即严密封锁拉萨与外界的消息。对正在拉萨旅游的外国人,准备集中撤出,在边境口岸和机场需严格检查行李物品,防止动乱消息外漏。
    
    3、对各大寺要严密监视,必要时,可先行逮捕已在危险人物档案中挂名的反动宗教人士,不要怕抓错,要坚决防止串联。
    
    4、边境部队进入一级战备,严密注视印度方面的动向。
    
    5、对内地进藏的新闻人员,讲明不得采访动乱情况,有违者可就地处置。
    
    6、对尼泊尔、不丹、锡金各商业机构,各领事机构加强监视。如发现问题不得擅自行事,急报国安部待批后再统一行动。
    
    7、立即封锁拉萨市郊各条公路,立即封锁当雄、贡嘎机场。
    
    8、对国安部报来的外国新闻机构住藏人员,逐一查清,不得漏网。查到后,待安全部执行小组到达时移交。
    
    9、自治区党委及政府应尽快令拉萨各党政军机关人员做好一切应变准备,对擅离职守者严加查办,不得姑息。
    
    10、上述各条要求于3月6日前准备就绪。
    
    当胡锦涛宣布了上述10条电报指示后,在座的都不吭气了。
    
    (四) 1万5千军警接令 磨刀霍霍
    
    3月5日凌晨,中共西藏武警部队接到了武警总司令李连秀签发的作战动员令:
    
    1、在拉萨保持4个联队(相当于4个团)的兵力,抽出一个联队集中保护拉萨市区的区党委、政府机关、布达拉宫、中银拉萨分行、西藏大学、电台和电视台、市医院、邮政总局等重要单位,并保证不得被人占领。
    
    2、抽出一个联队的兵力,沿东方路、民族路、北京东路、沿河东路作外线布防,严防郊外人员进入拉萨。
    
    3、主力部队强行进入市中心公共设施;老拉萨饭店、雪城旅馆、八角街附近的高层公房和民房,全部占领。武警系统和区公安厅、安全局系统的情报点统归武警临时指挥部指挥,负责内部联络。
    
    4、战斗打响后,由公安厅、市公安局各行动队配合武警战斗部队进袭八角街,但公安厅、局的行动队只负责驻守和清查任务,不得担任直接战斗任务(包括运送死尸的任务)。
    
    5、 特务分队急调300人扮成市民和僧侣在5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萨其他闹事地点,配合公安厅、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势任务。烧毁大召寺东北方向的经塔。砸抢 闹市区的粮店,引发市民哄抢粮食,并对藏甘贸易公司进行煽动性攻击。鼓励民众哄抢商店物资。除指定地点外,不得对其他设施进行攻击。
    
    在完成以上任务后,所有行动人员全部撤至雪城旅馆,并清点人数,此项任务属绝密,任何执行人员均不得将此任务外漏,违者严惩。
    
    6、留守部队进驻布达拉宫,自治区政协和中银内,没有命令不得擅自出击。如战斗顺利结束,除负责帮助公安局疏通道路外应迅速与外层警戒部队结合,担任拉萨市的市郊双层警戒任务。保证不使暴徒向城外逃窜。
    
    7、武警特别战斗分队,在战斗中和战斗结束后,担任封锁消息的任务,负责运送死伤人员、收押人犯、市讯、清查漏网人员,接待国安部执行小组人员的视察,并向执行小组移交外国机构进藏人员。注意内外有别,没有指挥部的命令,不得向其他协作单位透露拉萨战斗序列的安排。
    
    8、加强对西藏地下组织的清查。
    
    3 月5日,成都军区紧急电报请示总参谋部和中央军委:「鉴於目前拉萨的局势,武警部队单方面镇压恐怕会引起更大规模的骚乱,为了不至出现其他意外的事件,保持西藏地区的稳定,建议中央军委考虑,拟派西藏驻军52旅部份前往拉萨接防,控制目前局势,妥否,请指示。」
    
    3 月5日早7时,中共西藏武警总队所属4个联队(4个团)6000余人全部按战斗序列到位。同时,中共西藏公安厅特别行动大队2000人,拉萨市公安局公安 大队及各派出所公安小队1000人,交警大队、消防警察大队1000人也作好了配合武警的战斗准备。远在300公里以外的林芝野战军52旅也整装待命,准 备全速驰援拉萨。
    
    1万5千全副武装的军警,在这个只有12万人口的拉萨市布下了一张网……
    
    (五)空气里硝烟渐起
    
    3月5日上午10时,武警在八角街的情报系统向临时指挥部报告:「有近500名喇嘛和尼姑及1000多名藏民已做好闹事的准备,大多数都集中在大召寺内,但什么时候开始还搞不清楚——」
    
    3月5日中午12时,武警在八角街的情报系统再报:「…..由13名喇嘛和尼姑组成的队伍正沿著转经道走向人民广场,八角街里很多人已经准备冲出去……」
    
    这时,一支由喇嘛、尼姑及部份藏人组成的队伍从转经道口走了出来。在人民广场上,由一名喇嘛打开了「雪山狮子旗」,慢慢地举了起来。
    
    这时,从八角街里涌出了无数藏人,广场上沸腾起来,人们跟在旗帜后面,声斯力竭地呼喊反对中共政权的口号。居高临下的武警士兵们也握紧了冲锋枪。
    
    藏民们高举著拳头和标语牌,随着「雪山狮子旗」前进,这时人群已达一万人左右,还有人不断地涌来。这时的八角街和人民广场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站立的地方了。
    
    (六) 特务分队"成功"造势
    
    中 午12: 40左右,人群开始冲击八角街派出所,大小不一的石块、砖头砸向派出所的门围。很多人挤在派出所里,这些人中有些显得很老练,他们搜查派出所的每一个房 间,然后撬开办公室里的抽屉,翻阅档案柜里的纸张,行动异常敏捷。随后,他们将档案纸张装进随身带来的麻袋里,挤出了派出所,消失在人群之中。一些藏人发 现了这一情况,尾随想看个究竟,但在八角街口处,被人围殴,有两名藏人被人用皮带活活勒死。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拿着这些档案去了哪 里。
    
    3月5日中午1:40,武警部队开始向人民广场发射催泪弹,人群大乱,催泪弹爆炸后放出的浓烈气味,把人们逼进了八角街转经道的几条小巷里,广场上只剩下少数不愿离去的年轻藏人。他们用毛巾或衣服堵住鼻子,蹲在广场边缘一些建筑物的角落,继续高呼着口号。
    
    下午2:10左右,大召寺正面的高大「塔经」被人点著了,熊熊烈火直冲天空。藏民们纷纷涌上前去灭火。在藏人眼里,它是至高无上的佛袒法杖,显示了密教众神在人世间的威严。面对燃烧著的「塔经」,很多老人和妇女都失声痛哭,年轻的藏人高声叫骂。
    
    燃烧的「塔经」,高温使人们一时无法接近,正当一部分藏人提著工具准备灭火时,武警士兵从人民广场两侧的高层建筑上向「塔经」周围的人开火。
    
    有七八个藏人被打倒了,受伤的藏人忍著伤痛大声呼喊著,希望街里的人能赶来救护,但密集的枪弹把八角街转经道口封得死死的,没人能冲出去,把伤者救回来。街里的人们眼睁睁地看著躺在地上的伤者和正在熊熊燃烧的「塔经」,很多人双手合十,念经祈福,希望这些人还能有幸生还。
    
    2:30左右,高高的「塔经」在浓烟烈火中倒塌下来。就在这时,几十颗催泪弹有一次射进八角街里,浓烈的白烟弥漫了人们的视线,刺鼻的气味呛得人们大声地咳嗽,退向小巷深处。
    
    随著一阵警笛的呼啸声,来了三辆消防车,在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护卫下驶进人民广场,他们很迅速地扑灭了正在燃烧的「塔经」,武警部队的政工人员也手持摄像机拍下了救火的场面。
    
    下午3点左右,武警特别分队开始合围位於市中心的八角街,他们用催泪弹射向人群,迫使他们退入八角街的几条狭窄的巷子,藏人们利用八角街中搭起的障碍物做为掩护,和前来的武警部队展开了激烈的对抗。
    
    正当400多名手持盾牌和冲锋枪的武警从八角街里退出来的时候,青年路、北京东路一带也开始了激烈的对抗,300多名武警士兵被藏人的砖头、石块儿封锁,无法对市中心地带构成钳形包围。藏人们用「骨剁」(一种赶羊用的投石器)对这300多名士兵进行了集中进攻。
    
    (七)还有外国人 "平暴"暂缓
    
    下午3: 10左右,武警临时指挥部召开了一个联席会议,会议决定:鉴於目前正在拉萨的外国人还没有全部撤出,原定平暴方案暂缓执行,不到万不得以不要开枪。如有被打死打伤的暴徒和市民,应立即收押,不得被其他暴徒收走。
    
    下午3点至5点,武警部队奉命分别弃守了市中心的城关区政府、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吉日派出所和居民委员会、拉萨市小学校和城关区粮站。藏人们在占领这些地方时,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挡。
    
    由于城区失去了供应,一部分藏人市民开始收集物资。城关区粮店被砸开了,正当人们蜂拥上前准备装这些粮食时,却有人往粮食里泼上了大量汽油、柴油,点燃了熊熊大火。
    
    在其他的地点,物资被藏人们从商店里抱出来堆放在街上,正准备分发给群众的时候,也被一一点燃烧毁,汽车、救护车、大量的自行车等交通工具也遭受火焚。这时的市区,到处火焰冲天。
    
    一些藏人猛然明白了:这是武警便衣们干的。于是,他们见到汉人和内地人就打,他们在这种严酷的现实中开始绝望了。
    
    3月5日6点左右,在武警和公安的严密监视下,几百名正在拉萨旅游的外国人被集中在拉萨西郊的假日旅馆,开始进行有步骤的疏散。
    
    3月5日深夜,聚集在市中心的藏人分为几股向城外突围,但由于武警方面的严密封锁,只有少量的人突了出去。武警出动的小股部队在市中心地带也受到了藏人的顽强抵抗。
    
    (八)3月6日凌晨 武警开杀戒
    
    3月6日凌晨,武警临时指挥部向各参与镇压的单位下令开始公开镇压,屠杀开始了。
    
    武警部队开始沿拉萨市郊设置警戒线,大批武警乘坐著军用卡车沿线布防,把拉萨市严密地包围起来。在通向郊区的各条公路上,都能看到成片的军车和荷枪实弹的武警士兵。
    
    3月6日9点,挂著公安局牌子的8辆广播车,在武警摩托车队的掩护下,开进市区。沿青年路、林廓路和北京路,用汉藏两种语言进行广播;要求所有居民不要上街,以免发生意外。
    
    3月6日上午10时,中共驻藏武警部队会同地方公安部队开始合围拉萨市中心。
    
    在 八角街通向人民广场的几条小巷里,武警分成小股沿著小巷两旁的向街里靠近。藏人们开始用砖头、石块雨点般的攻击,武警士兵停止了推进。大约有300多名藏 人扑了出来,以石块儿、砖头和木棍,追击撤退的武警。当他们快冲到巷口时,大召寺顶和转德道两旁的房屋上突然出现了大批武警,机枪和冲锋枪弹普天盖地向他 们射来。这300多个"活靶子"全部惨死在转德道的当街。
    
    一些受伤的藏人哭叫著向街里爬去,但被武警士兵补枪击毙。
    
    在冲赛康市场通向北京东路的地方,一群藏人在两名藏族青年的率领下,以砖头、木棍和「骨剁」为武器,向拉萨大桥方向突围。当他们接近武警防线时,一些藏人中枪倒地,其他人四散逃去。
    
    那两名领头突围的青年被十几名武警士兵追赶,逃进了靠近青年路的一户藏族居民家里,武警士兵也尾随着冲了进去。面对冲进来的士兵,两名青年当即举起了双手,表示屈服。但武警一名下级军官不由分说抬起冲锋枪将两人扫倒,同时其他士兵也扣动扳机,对屋里的所有人进行扫射。
    
    两分钟后,两逃亡者和这户人家的9口人身体都被打成了蜂窝状。家中的3个孩子,在武警冲进房间的时候,正坐在床上做功课,死时手中还握着铅笔。
    
    3月6日这一天,拉萨一片恐怖,到处都有人被杀,一时间叫喊声和痛哭声混成了一片。
    
    在 武警特别分队的残酷打击下,据守在市中心街垒后的藏人们开始屈服了,不断有人举起捆著白布条的小棍,从街垒里走出来向士兵们投降。从6日上午9点到下午5 点,武警方面就收押了近3000人。晚间7点左右,临时指挥部向中共中央报告:武警、公安系统已成功控制了拉萨全市,并准备深入清查。
    
    (九)镇压方式太震惊 公安厅拒合作
    
    武警方面的镇压方式使西藏地方党、政、军感到震惊—-
    
    政协方面公开指责武警的这种过火行动是一种报复,公安厅对武警的战斗序列计划提出了众多疑问,并声明自治区公安厅不能执行这种计划,他们将撤出所属系统的全部执勤人员。
    
    3月6日晚8点,自治区公安厅、拉萨市公安局系统约3000名警察,撤出了拉萨市区,拒绝与武警合作。
    
    3月6日晚11点,自治区党委将这一情况紧急报告了中央统战部和中央办公厅,要求中央拿出补救方案。
    
    3月6日晚,驻林芝的国防军52旅,奉中央军委之名开赴拉萨。沿140号公路和92号公路,对拉萨地区的达孜、赛哈、德崩、堆龙德庆、贡噶、曼托林完成了外线布防。
    
    3 月7日,由于自治区公安系统"不合作",市区的武警部署出现了兵力不足。面对这种状况,武警方面希望国安部工作小组出面向自治区党、政、军、警各界讲清 楚:武警的战斗序列计划是中共中央认可的,并非擅自决定。国安部工作小组以"此次行动属特殊任务,工作小组来藏属於机密行动,不便公开"为由拒绝了武警临 时指挥部的这一要求。
    
    (十)走火打死自己人 武警找到替罪羊
    
    3 月7日下午,一队武警在市区检查过往行人时,发现有十多名藏人没有合法证件,当他们正准备将这些人押往临时指挥部时,有两名藏人逃跑,一名被当场击毙,另 一名被追赶上来的士兵摔倒。当这名士兵用枪托狠砸那个逃亡者头部的时候,不慎扣动了扳机,一梭子弹将身后的一名士兵打倒,子弹全部打中头部,这名士兵当即 死亡。
    
    当时在场的武警士兵都傻了眼。带队的军官是个矮子,他向身后的士兵要来冲锋枪,命令躺在地上的那名逃亡藏人站起来。军官走了 过去,提起冲锋枪对著那位藏人的脸部扣动了扳机,将那人的脸全部打烂,转过身对其他士兵说:「杀人犯被正法了,现在我们替他(指那位被自己人误杀的士兵) 报了仇,回去后,你们必须照这个情况讲,谁要是胡说八道,小心老子对他不客气—-」
    
    「一名士兵被藏人开枪杀死了」!武警临时指挥部里的大小军官们为之振奋。在当天报给中央和总部的材料中,他们把死亡士兵和那位无辜被杀死的「凶手」照片放 得很大,并在报告中大肆渲染:藏人在这次暴乱中大量地使用了枪械。为了编得更加合理,他们把平时没收的一些鸟枪、气枪和双管猎枪摆了出来,放上许多自动步 枪子弹和雷管,拍摄了录像带和照片报至中共中央和武警总部。
    
    公安厅和其他部门一时不知如何对待这突爆的「冷门」。道理"似乎很简单":既然藏人敢动用武器还击,那么,武警方面的屠杀当然是不可避免的。
    
    公安系统对武警的态度首先转了风向,在向自治区党委和公安部报告时承认了这些证据的可靠性。西藏电视台在新闻节目中反复地播出了这些「证据」,用以说明镇压的必要性。
    
    (十一)新华社「内参」编辑挑破明显漏洞
    
    面对这些「证据」,新华社「内参」编辑部人员在发稿时提出:这些枪和这些子弹根本不能配套使用,「这里面有明显的漏洞,我们不能发稿!」
    
    一石击破水中天,怀疑从北京方面立刻蔓延到拉萨各界。武警方面赶快派人去电视台取回了那些所谓的证据材料。但这则笑话已经在拉萨各界传开了。西藏政界有人断定:武警这回输定了。
    
    3月7日晚,在自治区党委主持的联席会议上,胡锦涛宣读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对此次事件的联合指示:此次平乱对维护祖国统一、维护西藏的安定团结起到了积极作用,对一小撮破坏祖国统一的分裂主义分子给予了有力的打击,效果是良好的……
    
    这 天深夜,哲蚌寺、乃穷寺、色拉寺和大、小召寺在同一时候吹起了法螺,并有节奏地敲击皮鼓,众僧尼咏吟著《密法金刚经》,开始了对死者的超度和对杀者的诅 咒。在听到这声音,拉萨的藏人也在家中摆起了酥油灯祭坛,插上了高香,齐声合咏。这声音凄历而低沉,和著法螺和皮鼓升入了漆黑的夜空,直到天 明……
    
    作者简介:
    
    唐达献,新闻记者,年轻时因反对毛泽东 的统治而被捕, 1975-1979年坐了4年牢,其后获得平反。1983年和1989年前后两次长时间在西藏地区进行社会调查,广泛接触了西藏的各阶层人士和中共官员、 军官,从1984年开始以研究员的名义前后多次上书中共决策阶层,包括统战部、民族事务委员会、国务院宗教事务局等,提出在温和平等的基础上解决中国存在 的民族问题。他的父母原来均为高级干部,曾由于倡导温和对待少数民族而遭到整肃。
    
    (转自国内专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镇压拉萨示威:看来中国不想举办奥运会了?
  • 唯色:拉萨林卡的变迁(图)
  • 2007--拉萨碎片:西藏的屏障在崩解分裂(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四川甘肃藏民抗议再遇开枪镇压 拉萨过万军警进驻搜捕抗议者
  • 拉萨暴动在中国西北地区蔓延
  • 拉萨动乱,汉藏政治难解习题 (图)
  • 拉萨事惊动天下 有消息说死亡人数多达100人
  • 一周新闻聚焦:拉萨发生大规模骚乱,中共当局派军警镇压
  • 拉萨骚乱:11世班禅表态坚决拥护党中央
  • 星期日的拉萨 平静中充满紧张
  • 拉萨八角街——历次动乱爆发点
  • 拉萨主要街道封锁 坦克巡逻
  • 拉萨藏民骚乱,考验胡锦涛智慧
  • 拉萨藏民示威及骚乱:内地报章沉默,网络限制言论
  • 西藏拉萨:数以万计荷枪实弹的军警清场 全面搜捕
  • 传拉萨自来水被投毒 全城恐慌
  • 国际舆论看拉萨骚乱与北京奥运
  • 藏人流亡政府:拉萨有30人丧生/BBC
  • 呼应拉萨抗争事件 印度藏人恢复返乡行动
  • 拉萨骚乱:西藏高法、检察院、公安厅第一号通告
  • 中国官方英文报道称拉萨抗议事件十人丧生
  • 拉萨现场:汉人和藏人开的店都有被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