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计划生育看中国所面临的道德和法律危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6日 转载)
    
    作者:韦嘉恒
       前言:我以下所说的计划生育,均指中国大陆的强制性计划生育。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实行强制性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并做为“基本国策”来实施,和国际上倡导的在自愿基础上的家庭计划生育有本质的区别。为此,还发明了古今中外,独树一旗的“准生证”制度,凡没有取得当地计生办的“准生证”的计划外生育,不管妇女怀的是第一胎还是第二胎,都属于被政府强制堕胎的范围内,连九个月的胎儿也不放过,除非当事人能逃掉或交一笔罚款,才能保住孕妇的安全和胎儿的生命。在中国,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计划生育理论的美丽外表迷惑下,执行了30年的强制性计划生育,是中国百姓度过血腥暴力的、敢怒不敢言的30年。   (博讯 boxun.com)

    
      下面,我们可从中央计划生育“七不准”和《人口和计划生育群众工作纪律》看到中国计划生育充满了血腥和暴力手段,正因为多年来屡见不鲜地发生在中国大地的计划生育血腥和暴力事件,计生工作执行过程中遭到老百姓的普遍反抗,才出台一些规定和纪律。但中国部分执政者所面临的道德危机和法律观念,一目了然。
      如,中央计划生育“七不准。
      1、不准非法关押、殴打、侮辱违反计划生育规定的人员及其家属。
      2、不准毁坏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家庭的财产、庄稼、房屋。
      3、不准不经法定程序将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的财产抵缴计划外生育费。
      4、不准滥设收费项目、乱罚款。
      5、不准因当事人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而株连其亲友、邻居及其它群众,不准对揭发、举报的群众打击报复。
      6、不准以完成人口计划为由而不允许合法的生育。
      7、不准组织未婚女青年进行孕检。
      2006年国家计生委在“七不准”基础上增加一条:不准不经法定程序将违反计划生育规定人员的财物抵缴社会抚养费(超生罚款)。变成了“八不准”,
      另外还有,在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中,所有工作人员必须遵守以下群众工作纪律:   
    
     一、不非法关押群众;
      二、不打骂侮辱群众;
      三、不损坏群众财产;
      四、不违规收费罚款;
      五、不强迫群众受术;
      六、不违背服务承诺;
      七、不刁难群众办事;
      八、不借机以权谋私。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计生高官曾经公开的发言:
      2004年7月15日,人口计生委副主任赵白鸽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合众国际社记者提问:“国际上有很多的批评,都是针对计划生育政策的,都认为计划生育政策有侵犯人权的意向。我想知道,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人是出于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还是义务性的性质?”赵白鸽回答说是自愿的。(地球人都不会相信)
      2005年8月25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4日发表了《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状况》白皮书,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顾秀莲顾秀莲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中国政府反对任何形式的强迫和处罚行为,也不允许强制做人工流产、节育手术和堕胎等。(注:但现实计划生育工作中,是把“不” 字去掉了,把妇女当成畜牲,想堕胎就堕胎,想阉就阉,哪有半点保护妇女权益的法律观念?)
      2005年全国人大提出,把二胎生育的权力下放到各省来实行,而后计生委却千方百计阻挠,是计生委的权力大还是全国人大的权力大?2007年3月15 日,叶廷芳等29名政协委员提出“停止独生政策”的议案,民意上也有绝对优势的高支持率,但都被计生委否掉而流产。看来,计生委的权力更大于人大和政协。
      2007年7月10日国家计生委的法规司司长于学军博士在新华网在线访谈直播时,有网友问:“我国的法律禁止生育二胎吗”?
      于学军回答:没有。
      既然没有法律上的禁止,那么对中国人生第二胎者的任何处罚,计生委的所做所为都是违法的。在现实计生工作中,计生委以及主管官员个个是“法盲”,因为他们心中根本不把宪法和法律、人权放在眼里。
      这些当放屁来敷衍国外国内人民的官腔,体现这些计生高官的法律观念、诚信观念,只能用“语无伦次”和“无耻”来形容了。这些人都是中国的在职高官,对外对内,都代表中国政府的一言一行。
      计划生育“七不准或八不准”的内容,就像学校规定了“老师不许强奸女学生”一样可笑,本来就是最基本的人权保护和人性的基本道德操守,为什么,还要用文字来强制规定?难道我党的执法部门的法律观念以及道德底线已经低到令人吃惊、不可理喻的状态了吗?
      我们还记得,2007年发生在山西的黑窑事件,失踪人员上千人,还有频发的矿难,当地官员麻木不仁;但是,谁想要超生一个孩子,当地主管官员会兴师动众,千方百计,把孕妇的住所围得水泄不通,欲除之而后快,就算是刑事犯罪分子也难享受到这种待遇。我们惊讶地发现,当中有些为所欲为的事,是正常人所作所为的吗?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明目张胆地毁坏、劫掠当事人以及其亲人的财产,抓鸡拉猪拿口粮,牵牛扒房,关押当事人,强制堕胎,株连九族等行为,才是土匪、流氓和日本鬼子所做的吧?在现代文明社会,能干这种令人不齿的事,看来只有用特殊材料做成的人才能干得出来了。我们不禁要问,地球上有哪个国家的官员道德水平比中国这些官员还低的?为了他们的计生政绩,为了保住顶上的乌纱帽、饭碗,中国部分官员和计生工作者人性泯灭、道德沦丧到何等地步了?难道这就是我党所谓的“超强的执政能力”?
      在中国大陆,“七不准或八不准”就如花瓶,用来摆设而己,很多人根本没听过、看过。各级政府的计生部门和其他联合执法人员,在执行计生对象工作的过程都会把那个“不”字去掉,挥舞“国法”的大棒,在“计生一票否决”的高压下为所欲为。一些地方还雇佣无业人员、劳教人员、地痞流氓来充当打手,掠夺群众财物,关押计生对象,强迫他们交所谓的“社会抚养费(指超生罚款)”。这些令人可耻的行为,30年以来,这些计生主官们伙同地痞流氓都在干着令人不齿的勾当,同时在加速执政党政权的土匪化、流氓化进程,激化干群矛盾关系,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
      我们再来看看,曾流行于中国大地的计生标语口号:“宁可血流成河,也不准超生一个!”,“打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出来”等等。究竞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国的人口学者、计生委和中国的部分官员对自己本民族的胎儿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如此的冷血残忍?他们为减少本国人口达到了疯狂的地步。是人口过多?是资源不足?是耕地不足粮食不够吃?还是人均GDP太少?我们不管是从历史的纵向来比较,还是从世界各国的横向来比较,还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已没有一个理由站得住脚。民间学者、人士,易富贤、何亚福、王鑫海、阿蚌、防风、杨支柱等人写的上百万字的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近年来从各个角度对中国的人口政策和计划生育问题进行了全面而有力地抨击、否定。
      各级政府主管官员和计生工作执行者挥舞着“国法”,也就是中国宪法第二十五条的“基本国策”:国家推行计划生育,使人口的增长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但我们不难从中发现,“基本国策”竞是玩文字游戏的条文。国家推行计划生育,可以解释为“不生不育,或只生一个、两个、三个、多个”都可以。再次,如何才能达到“使人口的增长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也是一个模糊不清,不能自圆其说的解释。依本人之见,学者们和制定者显然是留了退路,再过多年,当“国策”质疑、否定后,替罪羊当然是各级政府的执行者和计生员了,但最终为此买单的还是中国人。可见,想出这条馊主意“基本国策”的精英们,把决策者和执行者也阴一把,确实,也够卑劣了。他们的总体心态正如路易十五说的:我死后,哪管世上洪水滔天!到2030年左右,制定人口政策的计生专家和学者们、决策者们早已作古,他们哪管中国陷入严重的老龄化、性别比严重失衡或民族问题的旋涡中?
      就是就凭这条模凌两可的“基本国策”,在计生专家和人口学者的诱误导下,计生工作执行者们和决策们不顾妇女的身心健康,不顾家属的憎恨,不顾其他孩童惊恐吓呆的眼神,不顾激化干群矛盾关系,不惜践踏宪法和人权。在中国广大的农村,计生工作搞得人心惶惶,鸡飞狗跳,甚至还夜袭乡村抓孕妇堕胎。多少人为之倾家荡产、流离失所?农村人说,中国还没有完全解放,还有土匪、日本鬼子进村扫荡。可以说,为了计生政绩的达标,不惜一切代价了。怪不了,很多人说:中国的法律如同儿戏,只是用来吓唬老百姓而己。
      在那些人的眼里,他们荒唐地认为:中国人的第二个小孩会消耗掉第一个孩子和当今活着的人所有的资源,他们害怕中国人的第二个小孩会抢掉第一个小孩和活着的人的工作,第二个小孩还会破坏、污染他们的生存环境等等,所以中国各级基层政府大部分的工作,30年以来都是围绕如何把中国人的第二个小孩从妇女的肉体里消灭掉,并自豪地称之为“天下第一难的工作”。很可笑,既谋财又害命的工作,当然是“天下第一难”了。甚至有某省级高官上任后就出惊人之语:抓计划生育就是抓生产力!看来,以前所说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被颠覆了。放眼全球,要么他们的思想是最具智慧的,要么就是其他国家的人民最愚昧了。
      官方还不断地宣称,中国人口过多是国家的负担,他们还要为减少世界总人口而不遗余力地奉献自己特色的国际主义精神,而进行着疯狂减少中国人的计划。在堕掉本民族胎儿的同时,热烈欢迎外国人来中国定居,媒体报道,韩国每年就有10万人到中国定居,2008年还要实现百万人定居中国共同体;浙江的义乌也吸引了大量MSL外国人来定居;南方,广州街头,随时可见的黑人,据说还是无证无照。寄生委干吗不收取这些外国人的社会抚养费?宁赠外邦,不予家奴的心态在作怪。计生高官多次骄傲地向世界宣布,他们已成功地消灭四亿中国人,使世界60亿人口日推迟了4年。微不足到的4年,能改变世界历史前进的车轮吗?
      想想看,古今中外、上下7、8千年,有哪个君主、朝代靠剥夺人民的生育权来积攒自己的政绩?!说说看,古今中外还有以减少数亿人口为荣的吗?将人视为废物、草芥,不是人伦丧失又是什么?这与胡总提出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理念背道而驰。一个人自己堕胎可能有不得己的苦衷,但一个国家向世界宣传以 “堕胎”为荣,少生了四亿中国人之类,真是古今中外堪称之奇迹!我们知道,我国目前的人口增长还远达不到世代更替水平生育率2.1。难道除了消灭胎儿外,就没有别的办法控制人口过快增长吗?从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答案是有的,那就是: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普及教育、城市化等手段都可以大大降低生育率。世界上,比中国人口、资源、环境等压力大的国家还有多个,有些国家只实行了在自愿的基础上的家庭计划生育,但这些国家都已后悔,现在这些国家都在鼓励生育,如日本、韩国、新加坡、德国等国。    同样的道理,中国计划生育,即使提前放开二胎生育、提前调整十年又如何?我们能挡住人类历史的发展潮流吗?中国的人口学者和中国的经济学家一样,都是一群堕落的群体,典型的专家误国,他们给出的人口数据都不能自圆其说,和统计局公布的结果相差那么远,相互矛盾。人为夸大人口数据,制造婴儿高峰潮,最大的好处就是计生系统、人口学界和既得利益相关者,最佳1.8谬论的生育率,是他们最后的生存底线和救命稻草。计划生育产生的后果,调整越往后拖,所百临的问题越严重,还将耽误了现今的育龄妇女。在这种关系着计生系统以及既得利益相关者地位的生死存亡,甚至还有人要为此失误负责而要坐牢,想要他们不说假话已很难了。当今,中国的人口学者和计生系统也很害怕人民,因为他们所取得的地位和利益,是牺牲了中国无数善良的妇女和她们家人的血泪获得的,他们手上沾满了无数被计划掉婴儿的鲜血。
      世界资源的竞争是不道德的,当本民族实现自虐、自宫后,才发现自己被别人占据了更多的资源和优势,最终消亡于世界民族之林中。以急剧压缩人口规模为代价而带来得生活水平提高,和过把瘾就死没什么区别。靠计生、靠灭绝子孙来致富,就好比练葵花宝典:欲练神功,先挥刀自宫,只怕50年以后突然发现:挥刀自宫也练不了神功,反而把自已给变成废物了。翻到下页,蓦然发现,不自宫,也可以练成神功。
      中国这些官员、学者和计生员在执行“国法”时宣称:中国老百姓的素质太低了,多子多福的封建思想难改,迫不得己而实行严厉手段强制的计划生育来控制人口增长,否决人口会“爆炸”。我们知道,世界上除了中国外,没有哪个国家实行过如中国式的强制性的计划生育,这难道不是又自打嘴巴说,中国人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的素质是最低、思想最封建吗?如果有人这样质问,这些官员又来个大转弯,说:我们国家的制度是世界上最优越的!代表最先进的文化。最优越的制度反而培养出世界上素质最低、思想又落后的人民?谎言就是谎言,载脏就是载脏,还要花心机用另外的谎言来自圆其说。真话、假话?令人匪夷所思。
      我们可以这样说,计划生育的初衷和目的已完全变质了,计生系统以及既得利益相关者,是以“控制人口增长!”为口号,以虚拟的“人口爆炸”来煸动世界末日论,骗取财政的巨额支出,再用“社会抚养费”来搜刮民脂民膏来中饱私囊!中国一个人口40万的中等县,每年强制收取上千万元名目繁多的超生罚款,全国每年估计就收取上千亿元的罚款,都用在哪了?在美丽谎言的掩护下,多少腐败,多少罪恶在假汝之名?
      在如此高的暴利和利益的驱动下,随之而来的就是血腥和暴力。他们可以任意妄为地将没有“准生证”的妇女,进行强制堕胎,进行强制上环、强制节育手术。他们借着国策的名义,不顾妇女的身心健康,对即将临产的孕妇痛下杀手,不断地造成一死两命的血案。在计划生育搞得最火的时候,甚至把9个月大的婴儿也计划掉,把一个个活生生的婴儿直接扔到垃圾桶里。我不明白,一个可以把还有哭声的婴儿当垃圾倒掉的民族,还会有什么发展前途?这些人还配谈什么公德心、正义感、良心之类?要想买下这胎儿的生命,除非你有足够的本钱。因为他们有公安、法院等机构对他们进行保驾护航。你纵有万般的冤屈和充足的理由,报警、上告法院?都是徒劳的,中国的法院大门不为计生、人权案件开设。除非,像广西玉林地区博白县等地人民在2007年5月间发生了官逼民反的计划生育事件,当地人在忍无可忍,毋须再忍的集体保护意识下,以暴以暴,暂时还能维护自己部分的权益。计生执行者无法无天的所作所为,好人都会变成麻木不仁的坏人,和古代的逼良为娼有什么区别?
      我不知道,计生官员向上级所汇报时,得意洋洋地说计划生育已深入民心的假话,是怎么得来?计划生育深入民心是肯定的,三岁小孩都知道,得不得民心又是另一回事。我曾问过我时年四岁的小孩:爸妈再生个弟弟或妹妹给你做伴,好不好?孩子答:不好,妈妈会被公安抓去的,球场的阿贵妈妈都被抓了。听后,心情很沉重。计划生育,确实有法,是披着法律外衣下的无法无天。哪有半点“依法治国”的法律观念?
      何亚福先生有篇文《“冯谖市义”与“计划生育”》中提到,计划生育是为了敛财而失去民心。透过那些血腥的计生口号,就会知道,计划生育是播种机。播什么种呢?播下仇恨的种子。每征收一笔“社会抚养费”,每搞一次强迫堕胎、强迫结扎或强迫上环,就播下一颗仇恨的种子。民心,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失去了。无论计划生育是否取得其它方面的好处,单是丧失民心这一项,计划生育就已经是得不偿失了!有一句古话说:不怕你恶,就怕你恶的轻,恶到极点你也就到头了。
      如今,在中国大陆,计划生育已经成为一个巨大产业,有数百万人的工作与计生息息相关。如果放开二胎,那么就很少有人超生了,也就很少能征收到“社会抚养费”了。这就是为什么计生委官方的研究总是不遗余力地强调将来还要继续加强计生工作的原因。要想让他们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而放弃计生政策,其难度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我们常发现,凡有外国媒体指责中国的计划生育时,中国对外的发言人总会义正严词地反驳“国外反华势干涉我国内政”之类的措词。这正象民众所说的,关起门来打自己的孩子,还不让孩子哭!内残外忍也。更可笑的是,连人口问题和计划生育问题也不能公开讨论,且封杀相关言论。如果有人质疑了人口专家的计划生育理论,还被扣反华势力代言人的帽子。他们认为数百中国人口学者汇聚而成的计划生育理论就是真理,容不得他人质疑,这和西汉汉武帝时期董仲舒提出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有人说,中国是几千年以来未有的盛世。盛世之下,只许养宠物,容忍富人、贪官养情妇,却不准中国人生第二个孩子。不许或养不起第二个小孩的社会是一个极度自私、变态的社会,这也叫“盛世”?!我们口口声声说的可持续发展,正是人的可持续发展,如今中国还干着断子绝孙的事,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以人为本的理念就是可持续发展的具体体现。
      我们不妨这样假设:如果每个中国人都遵守一胎化政策,中国也就没有了所谓的人口学者,没有了庞大的计生系统。但这种“只生一个好”或“丁克”的观念维持得越久越深的话,在加上7亿、3亿等人口适度谬论的宣传配合下,这个民族的人口很快急剧锐减并衰老、衰退,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将是暗淡的,走向灭亡之路不是很遥远。很简单,一个国家如果在50年内不生孩子,一百年后就会亡国灭种,因为妇女的生育年龄是在49岁之前。所谓计生专家所宣扬的“1.8是我国的最佳生育率”,是这个民族慢性自杀的好主意,大大低于这个数的,那更是民族急性自杀了。可见,那些千方百计敢于超生的父母,对国家和民族将来是极其有贡献的。有人会说,未来的生育政策会改变的。要知道,人口问题有惯性、更复杂,人口的成长周期要20年以上才形成,生育率、生育愿望,并不是像水龙头那样,想关就关,想开就开,那么简单。  也许有人还会说,把计划生育工作存在的问题和方法改为更人性化,不就行了吗?话虽如此,但大错已铸成,可不是妓女洗心革面后,再从良那么容易。人口问题不仅涉及资源、环境等问题,还涉及政治、经济、国防军事、历史、民族、宗教、伦理道德等一系列问题。史无前列的计划生育所造成的负面将持续影响着未来中华民族数十年、数百年的历史进程。
      不废止强制性的计划生育,不废止高压下的“计生一票否决”权,不废止各民族不平等、不对称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废止城乡二元差别的生育政策,中国离真正的法治社会、民主社会还差得很远很远,更不要奢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各民族一律平等”的空话,也不要谈“以人为本,和谐社会”之类的空话。构筑公正、公平、民主的社会,以法治国(非“依”字),始终是中国的第一要务,而并非以经济建设中为心来瓜分国有资财。中国在这种人治下的法律观念和道德水平,来治理国家,“崛起”也只是坛花一现。能废除中国的强制计划生育者,真伟人也!   韦嘉恒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借鉴“犯人船”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王鑫海博士
  • 该是怀疑计划生育国策的时候了/何必(图)
  • 读懂了计划生育国策,我不再为南京大屠杀难过!
  • “签字门”孕妇惨死案内幕揭密:被计划生育干部迫害致死!/旧华社编辑
  • 揭破伪环保人士的画皮:户籍制度与计划生育政策改革刻不容缓
  • 大军:美国凭什么独吞中国30年计划生育人口红利?
  • 两男争美女:安徽人惨败只因计划生育土政策
  • 吴晓:以12年强制义务教育和家庭计划取代强制计划生育统筹解决人口问题
  • 老子论拆迁和计划生育/王鑫海
  • 计划生育与全球气候变暖/万生
  • 关于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一点感想/万沐
  • 呼吁国际社会严重关注中共借计划生育为名,普遍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 /安均
  • 谢楚廷:计划生育是中华民族的自杀!
  • 计划生育官员给我家造成的悲剧
  • 鲁扬:计划生育——母亲的屈辱,人类的暴行!
  • 联合国权威数据显示中国计划生育是错误的/易富贤
  • 无耻的“国策”──评中共的“宪法”和“计划生育”
  • 王金波:“计划生育”政策的罪恶
  • 张维庆:建立计划生育工作新机制
  • 中国计划生育二胎指标即将上市交易?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不会调整
  • 中国计划生育政:张维庆叫“屈”,大家都笑了
  • 沈阳访民徐玉兰因计划生育致残的控诉材料(图)
  • 计划生育虐民发财新措施:五户联保、百米绳/陈一明
  • 邹恒甫教授告诫计划生育将使中国变成废墟!面临亡国危机!
  • 山东沂水爆野蛮计划生育致人精神失常案/刘飞跃
  • 大陆计划生育标语:舍血腥改温情
  • 黑砖奴及暴力计划生育事件引起海内外媒体高度关注
  • 广西博白民变规模很大 因计划生育沦为贪腐工具
  • 江西泰和县南溪乡强迫计划生育打死无辜群众
  • 加广新闻:中国计划生育
  • 中国将为计划生育政策增加人情味
  • 计划生育家破人亡:莆田一个老汉吴国兴的哭诉
  • 万延海: 计划生育、人权和艾滋病
  • 以侵犯人权的方式推行计划生育贻害无穷
  • 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 计划生育政策不会改变
  • ‘计划生育’是历史上最大的骗局
  • 搞计划生育总要让她穿个裤头吧?
  • 江西计划生育年关突击抢劫:养了一年的猪被拖走(图)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