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绿卡和抓耙仔之争/凌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6日 转载)
    

     台湾的总统选战,民进党参选人谢长廷与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马英九,都是两党中身段相当柔软的政治人物,本来预料这将会改变选举风气,体现比较文明的态势。然而到投票前的一个月的情况来看,显然还不是这么一回事。双方炮火四射,难解难分,甚至还有“肉搏”。

     始作俑者是谢长廷一方。谢长廷在登记参选时的一月二十七日提出“三不二没有”,即是当选后自己及家人不从事任何股票买卖行为、不担任任何基金会董事、不与公家机关进行商业行为;“二没有”则是自己及家人没有持美国绿卡、没有拥有美国或其他国家护照。 (博讯 boxun.com)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针对马英九的。因为马英九底下有一批基金会(他被起诉的特别费有相当一部分就是捐给自己的基金会);而在一月十八日马英九提出他的廉政政策时,居然说,他当选总统不会要求家人不能买股票,但会要求不要炒作股票。问题是买卖股票与炒作股票能分得清楚吗?回头看四年前阿扁夫人吴淑珍被捅出来买卖股票后马英九国民党的义正词严,他的改变已经使人觉得一定有什么隐情了。至于绿卡也者,当然也是针对马英九,因为谁都知道马英九一家长期在美国居住,两个女儿现在还在美国,前年阿扁的媳妇在美国怀孕,因为没有立刻回台湾就被指责阿扁要做“美国人的阿公”,甚至企图逃跑美国,后来媳妇大腹便便赶回台湾生产,如今马英九或家人如果有美国人或绿卡,马英九是不是也想逃跑?

     然而马英九对谢长廷的含沙射影仅回答说,尊重谢长廷的主张,态度镇定,似乎这些与他无关。经过四十小时的深思熟虑以后,也许是党内同志的催促,他才回答说没有绿卡;然而想想不妙,第二天赶紧再回答说过去拥有,现在没有。于是掀起一场绿卡风波。绿营追问怎样证明“现在没有”?马英九回答不用就自动失效,并且出示九○年代他去美国的签证影印。然而美国的移民律师指出绿卡失效要有一定程序,不是自己说了算。对此,马英九就是打死也不说了。这期间,马阵营与美国在台协会多所接触,似乎是想问明情况,或请美国方面美言几句。然而美国方面保持沉默。谢营业要求马英九公布绿卡号码,以便选举主管机构协助调查,但马不啃声,而前年国民党立委说阿扁儿子陈致中在美国纽约买房子,也是与阿扁逃跑有关时,陈致中把他的台湾护照全部摊给媒体与公众看,供大家调查。如今马英九被迫承认大女儿有美国护照,是不是自己随时也要逃跑?

     谢营的火力针对马英九的诚信与对国家的忠诚问题。除了马英九对绿卡的说法前后不一外,还因为正在美国留学的马英九在七七年八月拿到绿卡后,却在七八年撰文斥责取英文名字的“国人崇美”;七九年中美建交,马英九抨击外交部长沈昌焕“媚美”,是“民族罪人”、“历史罪人”。俨然马英九是一个“忠党爱国”的热血青年,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还拿有绿卡,至少是与他几个姐姐一样准备在美国长期定居。在国家危难时,蒋经国曾经批评属下不能脚踏两条船,因此绿营质疑八一年十一月马英九回台湾担任蒋经国英文秘书时隐瞒绿卡身分,马英九的回答说是蒋经国没有问,所以他没有说。

     面对谢营的穷追猛打,马英九以“他们看过去,我看未来”,“为什么不多关心一下民生”来转移话题,就是不肯再回答绿卡何时失效,有何文件证明失效,当然也不肯公开绿卡号码。谢营的炮火就像打到棉花上。但是马英九被问急了,二月四日那天终于忍不住,说谢长廷不断爆料,像“特务头子”。

     就这一声令下,马营进行大反击,把正在春节外游的国民党立委爆料大王邱毅征召回来,二月十三日,邱毅与“壹周刊”一起爆料说谢长廷是调查局的“抓耙仔”,也就是“线民”。所引资料,是谢长廷在在一九八○年代,曾担任调查局“光华专案”线民长达八年,是戒严时期国民党掌握党外情资的重点布建对象。调查局否认报导内容,但是承认曾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至一九九三年十月底,聘请时任立委的谢长廷担任调查局廉政工作谘询委员,当时开会次数极少,从未支付谢任何酬劳。于是蓝营说,谘询委员就是线民,然而当时受聘的还有法学专家林山田教授、后来担任司法院长的城仲模等,难道他们也全是线民?何况当时是在媒体公开宣布的,有这样的线民吗?而更诡异的是,马英九在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出任法务部长,调查局是法务部属下机构,如果谢长廷是线民,马英九还是他的上司,马英九能站在道德高地吗?而这时抛出“黑材料”,是不是“特务头子”马英九授意的?

     在李登辉的回忆录中,承认民进党的突然成立完全出乎当时国民党的意料之外,如果谢正是线民,当时他身为民进党的创党人之一,还是“民主进步党”这个名称的提议人,国民党怎么会不知道?然而隔了一期的壹周刊还继续追打谢长廷的“抓耙仔”身分。然而除了几位当年特工声称民进党成立时他们在场监视外,根本举不出与谢长廷有什么关系。有的说谢长廷拿了钱,但都是听别人说,而说的人均已去世。至于目前活着的,或者当年认识谢长廷的,均不承认有这些事情。

     这样互相爆料,自然引起民众的不满,认为相互抹黑,是“口水战”。这是国民党最擅长的“乌贼战术”。以国民党威权体制统治台湾超过五十年,民进党爆料怎么能够赢他们?何况还有媒体与广告加持。而最重要的是,身为总统参选人,有没有必要查清他们有无外国身分或准外国身分?

     绿卡问题影响马英九的形象与选情,因此台北市长郝龙斌与台中市长胡志强都出来为马英九缓颊,说绿卡问题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他们也都有。 一些民众也认为有没有绿卡是小事情,因为有绿卡的人太多了,不能作为判断忠诚度的标准。问题是,绿卡是申请入籍美国的前奏,或者可以说是“准国籍”,台湾规定公务员须放弃外国国籍,总统当然不可以例外。如果总统拥有外国居留权的绿卡,自然与普通民众拥有绿卡不一样,显得很不正常,至少不会“安心”治理自己的国家,情况不妙就会弃国他去。许多国民党权贵子弟拥有绿卡,不就是怕共产党“解放”台湾铺后路吗?中共太子党也是这种心态,怕被民众清算而留后路。因此谢营要求中选会调查,很正常,就是时间拖得太长,而马英九自始至终拒绝提供他的绿卡号码,难免令人起疑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其实最后的结局可能是,马英九身为哈佛博士,也并不是万能博士,他以为绿卡不用就自动失效。又由于他被媒体塑造为“马神”,一路走来,永远正确,因此说错话以后,不可能认错;就像他开始说特别费是公款,无法转弯成实质补贴的私款,才引来那样多风波。因而他越不承认,谢营就认为他越有鬼,越要追打,形成恶性循环。但这也是不诚实与傲慢的表现。

     与绿卡风波相关联的,马英九被查出有五个英文名字,几天之后他才说他是第一次听到,并且说护照只有一个名字,但是至少他在哈佛大学的博士论文用的名字,与护照名字不一样,使人称奇。而出生地则有三个,广东、深圳、香港。生日则有两个,一个是一九五○年七月十三日,一个是同年的十月三十一日,这不可能是阴历与阳历之差,马英九回答说是“笔误”。这些乱象使马英九更成为谜一样的人物。

     绿卡问题拖得太长,形成口水,的确影响总统选举正常的政纲辩论,这也是马英九的拖延战术。然而虽然马英九只肯说出自己的政纲,例如完全相信中共对台湾的和平诚意而可以签订和平协议,当选总统后立即三通,完全开放台湾资金到中国投资,承认中国学历等,却一直拒绝开展有关辩论,也就是害怕对手的质疑,一直到无法再拖的情况下,才答应二月下旬与三月投票前各辩论一次,而谢营则要求四次,但未能实现。 而与绿卡风波出现的同时,马英九老婆周美青买卖股票也被揭露,她比吴素珍更高明在每次交易没有输过钱而被绿营封为“股神”。而平时非常高调充当马英九“分身”的大姐马以南,也被揭在马英九担任台北市长任内任职于中国化学制药公司,业者也取得优势销售药品给台北市立联合医院;马以南不只担任中化制药副总,也是神绩生物科技董事长、中化裕民健康董事、生展生技董事,是台北市生技制药业的“大门神”。其中中化裕民成立于二○○○年一月十七日,是马英九在一九九八年当选台北市长后才成立的。马英九的态度是“欢迎检举”,再不说话,马以南则以女儿生产为名回到美国,在那里发表声明否认有利益输送,并且声称要上告。

     不但如此,绿营还拿出四十年前的“中央日报”,内有马以南当年当枪手代考大学联考,却因被代考人未考上而未被起诉,质疑马以南至少涉及诈欺及伪造文书罪嫌,怀疑她是以特权脱罪。因为涉案团伙中其他人除了判刑,还开除学籍,到了外国的取消护照,但是马以南却可以立刻到美国读书,一住十五年,过了台湾的追诉期才回台湾。对此马英九没有否认,但只承认大姐当年“年少轻狂”而犯错,并受到老爸严厉谴责云云。

     马氏家族一直被塑造为“家教严厉”、“忠党爱国”的模范家庭,居然还出现这些问题。就是老爸马鹤凌本人,也不是没有可议之处。台湾媒体曾报导他是CC系统的情治人员;而二○○五年马鹤凌在干女儿闺房暴毙,也引来一些流言,不过这是小节,不必扯到选举来。问题是前年红军乱台时,第一家庭及他们的亲属都被高标准检视,甚至谣言满天飞,如今先检视未来不论是哪一党的总统,就可以尽量避免未来的乱局。

     对这些民众怎么看?台湾智库在二月二十一日公布进行“绿卡、政绩比较与入反联公投”民调结果,有的数字显得比较奇怪。例如,对绿卡问题,五成一民众认为马英九夫妇应公布护照资料澄清外界对绿卡效力的质疑,认为不用公布的则有二成五。此外,有三成九受访者认为马在绿卡事件的发言“不诚实”,仅一成七认为“诚实”。民调中有三成认为拥有绿卡者“不适合”担任国家领导人。同时,四成二民众不满意马在此事的危机处理能力。也就是说,多数人对马的绿卡问题及处理手法不以为然。然而,民调也显示,有六成五受访者表示不会因为绿卡事件改变支持对象。另有六成七民众认为这只是“政治口水”,仅有两成认为是“重要讨论”。也就是说,即使马英九再不诚实,对台湾的忠诚度有疑问,他的绝大部分支持者还是要投票给他。这不能不是台湾民主的悲剧,也是煽动民粹的结果。

     离开总统选举投票只有一个月,看来不管谁当选总统,蓝绿的对立还是难以解决。原因是对岸的中国暗中使力作怪,造成统独的对立。只有时间才能解决国家认同问题,问题是共产党给不给台湾时间。

    “开放”2008年3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