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解放思想 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博讯 boxun.com)

    ——《杨恒均思想解放系列》之二
    
    不解放思想,中国好像已经走不远了,不解放思想,深圳等经济特区也走不动了。看起来只能再来一次思想大解放,我们才能迈开步子向前进,于是有人提出了,不如设立“政治特区”,例如把深圳等这些经济发达的特区改设为“政治特区”——在这些“政治特区”里,和政治有关的一切,都不再是禁忌,以大无畏的精神,打破束缚发展的旧框框,吸取先进国家和地区的政治体制和行政管理体制之精华……
    
    这观念说新也不新,要知道小平同志早在设立深圳经济特区之时就说过,要在广东再造几个香港。当时由于各种条件限制——主要是受经济发展迟缓的限制,再多几个香港自然是从经济水平来说,可现在情况不同了,深圳的经济发展和香港已经日益接近。我想,如果小平还在世,还能够生龙活虎地南巡,能够亲眼看到和听到民意的话,他老人家一定会再次发出“再造几个香港”的号召——这一次,是在政治方面,要再造几个自由、法治并在十年时间内就达到民主的香港。
    
    第一次思想解放设立了经济特区。可你不妨回顾一下,深圳当时设立特区时,非深圳户口的国民入境竟然要使用特区通行证,也就是边防证。当时我在政府部门,知道内地居民申请到深圳的审批还很严格(后来才发展到用钱就可以买到),而当时一个内地农民,根本就无法在当地申请到这种证件,他们都是到广东后通过高价购买了特区通行证……对于这些农民,这种在一国之内划分特区设立关卡的行为和“分裂祖国”有啥区别?特区本身与其说是思想解放的结果,还不如说是思想不够解放的结果。
    
    说这话的意思是,如果特区是好的,为什么不推广到全国?如果是不好的,为啥要设立?三十年过去了,特区是好是坏已经不用说了,深圳目前是居民收入最高的城市。但大家也不能不注意到,深圳和内地的边界已经渐渐模糊了,边防证也不用了。大家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在思想上,深圳和内地已经没有了区别,控制深圳特区边界两边的指导思想是一样的,深圳能够走多远?
    
    当初设立特区时划分了边界,并不只是限制货物流通和人员往来,而是要把特区圈起来,既发展经济之特,也孕育“思想之特”。这一点从我当时到海南特区工作时接触的领导那里也得到证实,他们都是拥有“尚方宝剑”的,要准备大干一场——当然不光是经济上大干一场。
    
    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不说也罢),加上后来特区的领导没有几个像最初的几位垦荒牛一样具有那种开阔的胸怀和解放的思想,硬是把特区整成了关税少点、红灯区多点的“特区”。既然特区之特只在于口袋里多了几个钱,街上多了几张风尘脸蛋,也自然不用那条用来阻止思想和观念自由流通的边界了。这一点可以用来解释深圳和香港的“海关”为何暂时还无法撤掉,因为在香港,自由流通的不仅仅是钱币和货物,更重要的还有思想——一种解放了的思想!
    
    现在我们要设立“政治特区”的目的就是要设立一个思想可以更加解放的区域,在那个“特区”里,我们将看到,思想到底能够解放到什么程度,以及解放的思想又能够把我们带向何方。
    
    设立“政治特区”的最大好处是能够平息国内不稳定因素,真正实现“和谐社会”。现在国内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是什么?毋庸讳言,就是思想无法统一。我说这话完全是根据中国的国情。因为在国外,你从来没有听说思想这玩意还需要统一的(不过,从来不搞思想统一的西方人对于自己的政治制度,倒是高度的思想统一,他们几乎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认为那是世界上最不坏的制度),你更没有听说,一个国家领导人出来号召大家“解放思想”。
    
    思想是什么?思想就是你怎么想的。那东西又不像言行举止,不是你能够控制得住的。例如,你说不能解放思想的时候,我却一直在悄悄地解放。等到你说:大家准备好,我们要解放思想了,好,准备好了吧?那么,开步走!——哈,这思想就解放了?真是胡扯淡!
    
    在我们的国度,一向比较注重对思想的控制,所以,说到收紧思想是一晚上的事,你不赶紧收紧思想,弄不好连命都会丢掉;说要解放思想了,也来个人人表态的一刀切,很有点像操练时的立正和开步走。当然在这种规则下,我们相信了思想能够解放到什么程度,我们就能够进步到什么程度。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设立“政治特区”,也就是要画一个圈,然后要求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把脑袋里的限制思想解放的圈圈大胆地擦掉。
    
    各位明白了吧?我知道有人会说,你不就是想搞一个“政治特区”,搞你推崇的那一套?搞什么权力制衡,搞什么人权、自由和平等?你不就是想取消绝对的领导和绝对的权威?你不就是……我们凭什么让你搞那样的特区?那样的制度我们不适应,我们不喜欢,我们喜欢的是……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大家是不是经常上网?大家是不是经常和人争论?你心里最难受的是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心里最难受的,就是你自以为一些不言自明的道理,在有些人那里却成了歪论邪说。而他们当成真理的东西,却让你难过得无法入睡,让你气愤得想冲过去扇他们一耳光。——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没有碰上这种情况。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恨网络不是实名制,为啥?因为,我很想知道那些人到底是谁?例如,那些还在怀念文革的人,到底是谁?他们是文革中的打砸抢分子吗?还是一个根本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年轻人?还有,当听到有人说,民主不是个好东西的时候,我就想立即冲到那个朋友电脑旁边看一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什么样的东西?他是否贪污腐败分子?他是否用人民的血汗钱把自己的子女送到了他口中的腐败的资本主义国家或地区?……
    
    最想知道的其实是,这些人是真实的吗?或者他们说的是真心话吗?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就产生这样一个问题:我凭什么要人家都来接受我的观点?我凭什么把我认为是最好的制度引进到全中国?让每一个人都接受?不接受我的观点,我就认为他们愚昧?我又凭什么认为适合我的东西就适合其他的中国人?例如人权、自由和民主,也许人家真地不需要,也许有人喜欢绝对权力造成的绝对腐败,有人就喜欢生活在绝对权力下过那种不需要思考和思想的生活?毕竟,人家有“拒绝自由”的“自由”吧,还有“不要民主”的“民主”吧?
    
    你崇尚法治、自由和民主,你对思想统一不屑一顾,那你当然也不能要求别人和你一样的思想吧?所以我也要反思。可是,反思来反思去,知道他们认为和我这种人生活在一种体制下觉得不稳定、不和谐,而我也感到委屈,觉得和他们这种人一起过一种被剥夺了自由精神和独立思想的生活是一种屈辱。怎么办?
    
    
    要解决这个问题以前就是靠枪杆子或者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都不妥。不过,我好像找到了新办法了,我们还是回到三十年前第一次的“思想解放”起点上——那时的思想解放打破了“两个凡是”。用什么打破的?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打破的。
    
    好了,大家不用争论了,什么你的思想,我的理想,你的主义,我的人权,都让我们回归到最初的思想解放吧,用实践来检验一下,好不好?
    
    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呢?检验一个治病救人的药方可以搞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可要检验一种治理国家的思想和理论谈何容易?大家都知道,人类经历了很多社会制度,唯一一个完全依照某个人的理论建立起来的只有社会主义。这种把半个地球的人拿来检验一个理论是否真理的搞法,付出的代价我就不说了。所以,当网络上有网友指责我宣扬普世价值可能是要搞乱中国的时候,我确确实实地觉得挺委屈,也犹豫了。那些普世价值真得不会把中国搞乱吗?毕竟中国还有大批的反对这种普世价值的人存在呀?他们如果自己都觉得不能接受,我们又凭什么为他们做主?这符合我们自己追求的民主原则吗?
    
    今天写这篇文章就是要告诉大家,老杨我突然找到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是源自于两天前写的帖子里的一段话,在这个帖子里,我说,如果有人怀念毛时代,我们不妨多设立几个南街村,让他们搬过去住……这段话出来后,引起一些网友喝彩,当然也引起一些网友的质疑和辱骂,在看这些网友的评论时,我突发奇想,也就是说,我的思想突然解放了。
    
    我想到,为什么我们不多设立几种“政治特区”?!注意,是“几种”,而不是“几个”。我们在那里吵吵嚷嚷,建议北京设立一个思想更解放的“政治特区”,设立一个能够接受普世价值以及更好吸收国外以及西方先进管理体制的特区,从我们的思想体系和思维方式来讲,当然没有错。但有人就不乐意了,为啥?因为设立那样的特区是我们的理想,可有些人的理想并不是这样的特区呀!
    
    他们的理想也许是生活在另外一种特区里,例如北朝鲜那样的制度,或者说南街村那样的体制。
    
    南街村是什么?南街村就是一个“特区”——一个“政治特区”,在全中国人民都与时俱进,从毛泽东思想进化到邓小平理论,又跳到“三个代表”,终于来到科学发展观以及和谐社会的时候,南街村的人民还在高举毛泽东思想,不被一切先进的思想所诱惑,请问这不是“政治特区”是啥?
    
    这个政治特区是破灭了,但是设立南街村的那种理念和理想并没有破灭,他们像当初《共产党宣言》里说的,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XX大陆的上空徘徊……。
    
    不相信你到网络上去看一下,那种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人是少数吗?我经常被这些人攻击得一塌糊涂,以前还回击两句,后来就没力反击了。我想,如果像有些朋友说的,这些人是“五毛党”,或者某些部门聘请的领导舆论导向的“网络评论员”,或者只是穿上不同马甲的贪污腐败分子和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员,那倒好了,但实际情况可能要复杂得多。我们不是没有在生活中遇到这样的情况。对于这些人,人家也有思想,敢于说出来也是思想解放的结果。他们可能认为,不光是吸收普世价值和国外先进管理体制才叫思想解放,想复辟封建社会和奴隶社会,或者想用孔孟之道教育人民本身也应该算是思想解放的一种吧。思想解放并不都是按照你指定的方向就叫解放,对不对?!
    
    同样的道理,既然中国能够允许南街村这个“政治特区”存在了这么多年,继续高举那个给全国人民带来了灾难的理论体系,为什么不能设立我们希望的政治特区??
    
    老杨今天算是创立了一门新的科学体系,就叫“政治特区”理论,也算是小平“一国两制”理论的发展,姑且叫“一国多制”吧。在我的理论框架里,原则上说,只要有一批中国人愿意,人数达到足够的数量,就可以搞一块“政治特区”。
    
    我们不妨在这块土地上设立各种“政治特区”,例如喜欢开放的,就到深圳去生活;喜欢自己管自己,喜欢民主的,或者整天说人权的,可以弄几个省给他们试一下西方的制度;喜欢香港就到香港;向往台湾的,也可以到台北或者台南;愿意回到毛主席时代的,或者认为毛泽东思想照耀他们可以生活得更滋润的,很好办,可以多设立几个南街村,南街市,或者南街省;当然如果有喜欢奴隶社会的,也不妨把他们送到山西的黑窑洞附近定居,只是他们也得找到愿意给他们当奴隶的人,否则,他们就得把自己的儿子送进黑窑洞了。奴隶制度总得有奴隶,就像文革时代也总需要被批斗和踩在脚下的人吧……当然如果嫌这个太复杂,不妨直接设立“文革特区”、“大跃进特区”、“北朝鲜特区”、“古巴特区”、“自由民主特区”以及最大的特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特区,让国人自由地选择他们和家人生活在哪一个体制下的特区里……
    
    声明一下,我不是要分裂中国,我设立的特区基本上和以前的“深圳特区”差不多,每个特区都是在一个中国——而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下的“一国多制”。这个理论当然需要专家学者的进一步论证,一开始可以以人数的多少划分特区土地,以省为单位,照顾到资源情况,合理分配。
    
    在人民有充分迁徙自由的情况下,实行不同制度的“政治特区”可以互相竞争,最后那个没有了国民的特区(国民不堪忍受那种体制,都跑了),也就自我消灭了,从中国大地上消失了。当然由于是“一国多制”,这些所谓的特区也就是像深圳那种特区。所以,即使你学习北朝鲜,设立“朝鲜特区”,也不能像现在的北朝鲜一样,把那些想逃出魔窟的人抓回去枪毙!而即使你学习美国设立了一个特区,也绝对不能像美国鬼子那样不许大陆人民偷渡过去……(请原谅,我又用上了写小说的手法,但我现在写的可不是小说)
    
    中国的情况确实很特殊——这几年在现实和网络上的经历让我认识到,“中国特色”确实存在,而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各种僵化的思想非常顽固的存在。加上,全中国国民素质参次不齐,任何一种制度都不可能让所有的人满意,任何一种制度都可能造成混乱,或者形成不和谐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要强迫大家接受一种管理模式和体制,显然也不是长久之计,迟早会出乱子。如果使用全民选举的方式,也要冒一定风险。所以最好的办法,我认为,是设立“政治特区”,在一国的前提下,允许不同的特区自由发展,互相竞争,优胜劣汰……只有经过这样一轮的实践,才有可能真正检验出适合中国国情的真理。也只有经过这种“政治特区”的方式,才能让全民族从理解达到和解,最终“统一思想”。
    
    三十年过去了,第一次思想解放记忆犹新,然而,我们是不是该问一句,我们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打破了“两个凡是”,但我们是否真正接受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如果是,那么请用实践检验一下这些年束缚我们思想的那些所谓“真理”吧!也请用“实践”来检验一下:人权,民主和自由这些普世价值是不是真地不符合中国国情?!
    
    杨恒均 2008-3-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杨恒均
  •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杨恒均
  •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杨恒均
  •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杨恒均
  • 杨恒均:中国比美国的言论更自由!
  •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杨恒均
  • 杨恒均: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杨恒均:“大中至正”该不该拆?(图)
  • 杨恒均: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图)
  •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图)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杨恒均
  • 杨恒均:美国怎样把灾难变成教科书——纪念911
  • 杨恒均:给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 又一个好民警死了/杨恒均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 杨恒均: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