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思自贡灯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7日 转载)
     可以乱来/文
      
        (博讯 boxun.com)

      2008年1月31日,《南方都市报》一篇《四川自贡停居民用电举办灯会遭质疑》的新闻,被全国各大网站转载,一时间,自贡官方“只许州官点灯,不准百姓用电”劣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祖国大江南北。迫于舆论压力,第二天,原本信心勃勃打算在这规模空前灯会里大捞一笔的自贡灯会当局,不得不灰溜溜地拉下了灯会的电闸。原本灯火辉煌的自贡城区,一下变得黯然失色,而自贡老百姓的心情,却由黯淡变得舒展。人们那颗为寒冬频频停电而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在自贡本地论坛上,网友们欢欣鼓舞,把这看成是民意的胜利。
      而自贡官方的行为,却多次令人失望。先是百般狡辩灯会没有与民争电,对外公开谎称灯会用电是省经委的特批电,在省经委出面辟谣之后,灯会负责人又耍新伎俩,故意缩小灯会用电所占比重,给人们制造关闭灯会对于缓解自贡电力紧张“杯水车薪”于事无补的错觉。同时,放出大量官方马甲,在各个论坛为灯会丑闻叫屈叫冤。
      自贡灯会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宣布暂停举办后,力挺灯会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四川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王晓琦明确提出,“我们必须考虑自贡灯会是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品牌文化,这点和面子工程不能划等号。”“如果停办自贡灯会,对自贡地方经济和文化的负面影响自不待言……”“从长期以来自贡坚持举办灯会这件事就可以看出,灯会对于自贡经济的直接和间接带动作用不言而喻。但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认为在不影响群众基本生活的情况下,即使用电稍微受点影响也还是可以把灯会办下去。”四川大学经济学教授马德认为,如果停掉灯会对缓解用电紧张只是杯水车薪,那继续办下去也并无不可。(见2008年02月03日四川新闻网)
      好一个“悠久历史传统的品牌文化”、好一个“对于自贡经济的直接和间接带动作用”,那么,我们又来看看,这自贡灯会到底是不是自贡传统品牌?它给自贡人民又带来多大的好处?
      
     牵强附会的传统文化
      
     自贡官方张口一个南国灯城,闭口一个悠久历史,似乎这灯会真跟自贡有多悠久的历史渊源似的。其实,自古以来,元宵闹花灯在中国各地早已流行,这可以在许多古代文学作品得到证实。比如,我们熟知的《隋唐演义》、《水浒》、《红楼梦》等书均有记载。“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写的都是古代闹花灯情景。
      在那物质匮乏的古代,人们的业余生活相对今天是非常的单调,劳作了一年的人们,借助春节花灯愉悦自己,祈福神灵。各地劳动人民在元宵期间以各种艺术形式将街市装扮得流光溢彩,这就是中国十分普及和流行的灯会,它不属于自贡。自贡既非灯会的发祥地,也不是中国花灯制作的基地。自贡灯会近二十年来在国内小有名声,仅仅是因为自贡市政府借用了民间灯会这一习俗作为发展旅游的工具。所谓“灯会搭台,经济唱戏”,就自贡市历届政府把民间资源变成官员政绩的小戏法。一届届灯会办下来,自贡的彩灯工艺水平原地踏步,而这戏法却花样翻新,被冠以“国际”、“恐龙”等名号,都是为吸引外来游客而增加的噱头。
      自贡于1939年建市,到今天还不到70年。这自贡灯会历史再悠久,还能久到哪儿去?所以,说“自贡灯会是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品牌文化”,完全是一个历史的误会。
      但凡一种传统文化,多多少少都有后人的传承。自贡,这座自命为南国灯城的城市,灯城的概念,只存在于每年的灯会,在精神和文化层面上,几乎找不到灯文化的影子。说自贡灯会历史悠久、灯会曾经多么辉煌,只是在电视上一两个专家用嘴在说、政府工作报告里用数据在描述政绩。一座由人民公园改名的彩灯公园,一座游客稀少的彩灯博物馆,一个在电视台和性病广告一起反复播放的灯城形象广告,这就是自贡作为南国灯城的全部家当。和自贡作为千年盐都缺乏传承一样,自贡灯会这张牌,也是缺乏民间基础的空中楼阁。遍布大街小巷的茶馆酒楼,人们谈论的,是麻将扑克,是新爱旧情,就是没有彩灯和灯文化。
      
     官办灯会的短期行为
      
     自贡灯会,原本是民间传统习俗的一个项目,1987年,自贡市政府成立“灯贸管理委员会”, 指定它为自贡市彩灯行业的主管部门。职责是“统一规划、协调管理自贡灯会的对外展出活动”,并且特别规定,灯贸委“是“自贡灯会”商标的唯一拥有者和使用者”。这其实就是宣布,自贡官方从此霸占灯会这一民间文艺资源,自贡灯会从此告别民间,成为政府意志的载体。为实现政府对灯会的全面垄断,2000年6月,自贡市政府以政府第44号令的形式,颁布了《自贡市彩灯行业管理规定》。该规定明确指出,政府对灯会的设计、制作、销售、租赁和彩灯展出等经营活动实行文化经营许可证管理制度,凡大于1平米的彩灯,从内容到形式,都必须经过灯贸委的审批和监管。这是政府对自贡灯会从经济垄断发展到艺术垄断,极大地遏制了民间设计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由于灯会服务于经济贸易,自贡市政府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将灯会作为艺术来搞,举办灯会二十年来,彩灯的艺术形式和制作技术几乎没有进步和发展。
      自贡灯会的制作队伍,主要由企业普通工人和社会闲散人员组成。不知道这些人能掌握多少彩灯制作的精髓?同样是彩灯制作,广东佛山市有一个“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这是成立于1956年的佛山市属综合性民间艺术研究、创作设计、生产经营专业单位。设计制作的扎作彩灯、剪纸、秋色等工艺品类远销国内各地及欧洲、美洲、澳洲、东南亚、港澳台地区等地,过去曾获得“北有北京琉璃厂、南有佛山艺术社”的赞誉。灯,与夜随行。自贡灯会,如果没有黑夜和灯光,那就是一堆布料与铁丝拧在一起的垃圾。而佛山的灯不同,不仅夜晚光华,白天更有素颜之美。因为佛山人把许多心思放在了灯里,岭南的细密俊秀,能在佛山彩灯中见得一斑。有这样的艺术成就,是与佛山彩灯从业者的培训机制密切相关的。从事彩灯制作47年的陈棣桢师傅介绍,一般来说进入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学习彩灯制作,至少也要做3年学徒。当时,他们每周上2天美术课,从师著名的美术大师杨焱、汤集群和薛里昂,其余时间主要跟吴球和邓辉两位老师傅在车间学习彩灯制作。
      自贡灯会出名,一方面是自贡政府每年春节炒作和忽悠的结果,另一方面,是每年都有一些自贡的灯会制作公司到全国各地参与灯会制作。这些灯会公司以赢利为目的,他们四处奔波,将制作周期短,艺术和技术含量较低的灯组传播到那些没有举办过大型灯会的城市,获得商业利益。
      长期以来,自贡灯会只有制作技术的简单重复,缺乏艺术创作上的推陈出新。外地人好糊弄,他们对五光十色的灯组充满好奇。而自贡本地人,面对年复一年的灯会,早已审美疲劳。这次市民对灯会叫停,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因为灯会形式和内容的重复单调超出了人们的耐性。据业内人士透露,今年灯会的设计工作,由灯会管理部门找几个人设计出各灯组样图,然后找几家灯会制作公司负责制作完成。这种由灯贸委主导下的闭门造车式的灯会设计制作过程,怎么搞出令人满意的东西来?
      灯会犹如民间少女,被自贡市政府这个官家看上之后,将她霸占,强行将民间活动变成政府意志。过去的官家,霸占民间少女之后,至少还能让她成为姨太太,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而自贡市政府这个官家,将灯会霸占之后,没有把她变成姨太太,却将她变成可以挣钱的小姐,让她到全国各地卖弄风骚,坐台陪客,为官家赚取名利。
      
     谁把自贡灯会变成了过街老鼠?
      
     这次自贡灯会丑闻,表面上是被《南方都市报》曝光的缘故,实质是自贡灯会被大多数自贡本地人遗弃甚至唾弃的结果。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全国很少见到大型灯组,自贡灯会还能给人新鲜感。那时的自贡灯会,观灯者人山人海,引起媒体关注,确实能产生一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随着时代发展,进入九十年代末,自贡灯会的简单重复和粗制滥造,已经使原本自命为“天下第一灯”的绚丽光环消失殆尽。举办灯会由过去的赢利变成无利进而到连年亏损。只顾经济利益的灯会官办组织,不思进取,不从灯会的发展创新着手,却将灯会的亏损风险摊派给企业。让市内的国营企业轮流坐庄承办灯会,政府的灯贸委坐收管理费,包赚不赔。灯会从此变成了企业负担。
      为了给灯会造势,自贡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以灯会的名义大搞形象工程。为了保证灯会用电,每年冬季,自贡城区都要拉闸限电,农村停电更频繁,这给自贡市的工农业生产以及人民的日常生活造成极大不便。2004年年底,自贡市政府为举办四川省人居会议和灯会,大搞面子工程。无数个夜晚,居民住宅大面积停电,人们生活在黑暗之中,而街道两旁却张灯结彩灯火辉煌,什么天际灯、轮廓灯、河岸灯、满天星。。。花样百出。这有限的电能,政府拿去照山、照水、照屋、照桥、就是不让人生活用电。正常的工业生产也受到限制,许多企业白天限电不得不安排工人上夜班。为了改造城区环境,政府强行拆除城区临街住宅窗户和阳台上的防盗栏,给小偷们大开方便之门。政府还出钱在临街楼房刷上颜色统一的涂料,结果,大雨过后,那些楼房变得惨不忍睹。为了掩盖穿城而过的釜溪河污染严重的事实,政府不惜将上游水库里储存的生活用水放出来冲洗河道,然后,在河中放上成百上千只鸭子,政府出钱在河边安排洗衣女和垂钓者,政府还出钱购进豪华游艇,在河里跑来跑去,制造环境优美的假象。不过,这些假象掩盖不了自贡经济萧条的现实,河中那几百只鸭子,很快就被饥民们捉去变成盘中美食。象征自贡旅游辉煌历史的沙湾饭店,已倒闭关门。
      如今自贡有关部门承认办灯会没赚钱,但强调灯会带动了旅游,由此给自贡的经济带来繁荣。不否认,春节灯会给自贡带来许多外地旅客,但是,这些游客能给自贡带来多少经济收入,很难说。
      来自贡观灯的游客,基本都来自自贡周边地区,不象八九十年代,来了还要住一两天再走,如今的游客,很多都是包车或开着私家车,基本上是看完当天就返回,而自贡本地人,早就对灯会没了兴趣,去看灯会的并不多。灯会外围的收入,不容乐观。灯会里面的商贩,每个都向灯贸委交纳了几千上万元不等的管理费,他们为了捞回本钱并获得利润,搞的都是一锤子买卖,提供的商品质次价高,能蒙则蒙能骗就骗,反正游客一辈子就来看一回灯会。
      对于每年举办的灯会后果,自贡人印象最深的,一个是停电,另一个大概就是物价上涨。今年,由于全国物价普遍上涨,自贡人可能对此没什么感觉。而往年,每次灯会的举办,都会带动自贡的消费品物价向上波动,而灯会过后,物价却回落不到原来的价格水平,这样逐年下来,自贡市的消费价格,特别是关系到居民生活的副食品价格,远远超出全国中小城市价格水平,已达到甚至超过大城市的水平。以猪肉为例,去年最高达到30元/公斤,目前保持在26元/公斤左右,北京上海也不过如此。2007年自贡市城镇人均年收入,才九千多元,跟大城市相比,差得很远。
      每次办灯会,政府动用财政资金大搞工程建设,而每次灯会的收入如何?这些收入如何分配、如何使用?我们纳税人一无所知。
      自贡政府部门历年对公众谎称停电与灯会无关,灯会用电是省经委特批额外用电。如今,省经委已公开辟谣,否定了自贡市有关部门的谎言。陕西的“虎照门”事件,同样是政府撒谎,现在已有政府部门站出来向公众道歉。而自贡的灯会丑闻,却一直不见说谎者站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扒下自贡官办灯会最后一条裤衩,人民网一位网友的回帖总结得十分经典:点亮的是政绩,燃烧的是良心,漠视的是民生,照出的是鬼脸。
      
     自贡灯会的出路在哪里?
      
     反思自贡灯会由盛到衰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缺少人民群众的支持,是灯会举办者一亏再亏的根源。灯会官办之后,急功近利,惟利是图成为必然。今年灯会前,自贡电视台“盐都播报”节目曾报道这么一条新闻,有位退休老盐工,热心于制作微型天车模型,他向灯会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希望在灯会里展示他的作品,被灯会主办部门要求交纳三千多元的摊位费。后来,据说由电视台出面,这事才算摆平。天车,是井盐开采的井架,是自贡作为古老盐都的象征。灯会主办者将传播盐都文化的热心人拒之门外,表明官办灯会与宏扬自贡传统文化没有任何关系。
      撤掉官办组织,还灯于民,让灯会回到民间去。让自贡老百姓真正参与到灯会中来,变被动观灯为主动参与。象维坊国际风筝节一样,让自贡灯会成为全世界彩灯爱好者的归宿,搞大型彩灯技艺交流活动,让自贡成为彩灯艺术交融的中心。。。只有不断创新,才能重新赢得观众。或许,这才是自贡灯会最后的出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市荣县委县政府非法拘禁曹晓丽
  • 四川自贡:血债累累的盛世中华/张耀杰
  • 自贡灯会丑闻事件的反思(图)
  • 刘正有:再揭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真相(图)
  • 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调查(组图)(图)
  • 自贡电视台访谈拦目举行了市长谈民生问题的观后感
  • 自贡,一个搞“面子工程”上瘾的城市(之四)
  • 自贡,一个搞“面子工程”上瘾的城市 (之三)
  • 自贡,一个搞“面子工程”上瘾的城市 (之二)
  • 自贡,一个搞“面子工程”上瘾的城市 之一
  • 自贡市发生民工和建材商“1.7”跳楼与堵公路讨薪讨债事件(组图)(图)
  •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去京上访再次被关进黑监狱
  • 陈守林等人告警察再审案被自贡市中级法院驳回(组图)(图)
  • 自贡上访人吴昭玉被关进黑监狱55天获释(图)
  •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关押在黑监狱绝食抗议/刘正有
  • 自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3名上访人的申冤纪实(图)
  •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行政判决上诉书(图)
  • 自贡市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案法院枉法判决书/刘正有
  • 單裑龍鸣:四川省自贡市汇东公安分局感叹调
  • 自贡:出动警察,将住户骗走后,强暴拆民房
  • 四川自贡动用警力200多人强拆民房
  • 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