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被强迁户沈永梅致信胡锦涛主席/上海维权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沈永梅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 (博讯 boxun.com)

    
    您好!
    
    首先祝贺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顺利召开。
    
    我叫沈永梅,原住上海市卢湾区114地块、自忠路239弄22号,2003年1月9日,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的住房强行拆除,问题至今也没有得到解决。
    
    我用血和泪已经走了五年上访道路:多次被拘留,无数次被监禁、传唤、打骂、侮辱、恐吓。法律在上海仅成了摆设品,法院办案徇私舞弊、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警察可以任意抓人、关人,他们忠心地为上海帮“一条龙服务”。
    
    这不是我一个上海普通市民的遭遇,像我这样类似情况在上海有成千上万
    
    我要控告上海市长韩正、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其不该作为时乱作为,勾结香港房产开发商罗康瑞;充当房产开发商打手;违法行政;利用公权力对我实施非法拘禁;暴力压制上访;暴力遣返;恶意用莫须有的罪名刑拘30天(使本人只有释放证,没有刑拘通知书);胡乱强行安排取保候审(无本人申请);恣意抢夺本人私物——手机(以赃物认定,至今未归还);该作为时不作为,剥夺本人申诉权(本人多次申诉信石沉大海——无答复);房产开发商无任何手续深夜破门、砸房、抢劫,本人到卢湾分局报案不立案、不侦察。
    
    我要求:按国发(2004)46号文《全面推行依法行政纲要》要求: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违法要追究。
    
    事实与经过:
    
    2003年1月9日房产开发商无任何手续情况下深夜11时破门而入,大砸、大抢,顷刻之间将我房夷为平地。连我父母骨灰盒也遭劫难;至今无影无踪亡灵不得安宁。当天向公安部门报案;警察不作笔录、不立案、不侦察、不抓凶手;时隔数月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到九月无奈之下我只能进京上访。在京期间受到了二办、建设部、公安部、法制办有关领导的热情接待和温謦的同情。没想到9月29日半夜12点睡梦中的我被一群不明身份的大汉冲上来就反剪双肩、揪着头发、拳拳向加的抬上一辆巴士,押回上海。(事后方知这一群不明身份的大汉都是上海的警察)我身上已留下壹佰多处淤血与青紫块;双肩如断裂般疼痛;胸闷气塞,天阴下雨各关节酸痛不已。由于无钱至今无法就医。这就是“集中劝返”。
    
    回沪后,被非法秘密关押在蒙自路430号原收容所;两天后又转移到瞿溪路668号继续关押;期间无任何法律手续,限制我人身自由达11天之久。紧接着恶意用莫须有的罪名(涉嫌聚众闹访、集访)将我刑拘30天;连刑事拘留证通知书都没有给我;造成我只有释放证,没有刑拘通知书。
    
    在以上事实与经过中,控告的对象: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还犯有打击报复之罪行;同时违反《刑法》第24条《公安机关对办理刑事案件程序》第18条规定。制造了一起新的冤、假、错案。取保候审则是变相、变法的延长迫害。整个刑事拘留全过程——全部违反法律、法规的法定程序;在既无事实依据又无其他证据的情况下;强按罪名。剥夺了我的申诉权情况下,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30天的刑事拘留给我带来的却是一辈子的精神枷锁与包袱;一身病痛与债务;目前打工无着落,居住无定所,生活在最贫困线的底层。家中父母的亡灵又得不到安宁、安息。凶手、强盗们任逍遥法外。践踏法律、宪法的任可恣意妄为。老百姓怎肯甘休?
    
    上海政府指使复兴集团五心公司私设黑监狱,非法关押我长达44天——
    
    在“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大召开之际前一个月,9月16日,由复兴集团五心公司的动迁公司人员王美凤、张海兰,从我的暂住地强行带到复兴路369号地下车库,叫我到15楼办公室去谈话,看这架势我觉得不对劲,我不愿上去,大约过了半小时, 五心公司的总经理袁德炯派来了外聘黑社会流氓戴锦生等打手,当着副经理的面猛扇我的耳光,并恫吓我说:不听话就打到你听话为止,并抢了我的手机和翡翠手链等个人物品,还用恶言恶语骂我已经过世了的母亲。在光天化日之下用暴力手段强行将我押进车内送到瑞金一路6号二楼的黑监狱,并安装了二道铁门,安装了摄像探头,楼上有拆迁公司雇用的黑社会流氓看管,楼下有瑞金街道派人看管,动用16人来监禁我一个被强迁的弱女子,这就是发生在国际大都市的上海,而且是政府天天高喊要倡导所谓的“依法执政,文明执法,”和大谈要在“和谐”社会的环境中发展的“中国特色”。
    
    在监禁期间,不让我睡觉,就让我坐在躺椅上过夜,我绝食以示抗议,但以戴锦生为首的黑社会流氓打手,就骂我、用脚踢下身、打我耳光,在我绝食抗议下,他们不得不搬来床。
    
    复兴集团副总高光清和瑞金街道每隔几天来检查关押我的房屋设施是否牢固(门窗),并暗示必要时可以动用武力,我向他们提出要看病(被打耳光后耳朵痛)、洗澡、需换洗内衣,他们却不予理睬而扬长而去。
    
    9月27日瑞金警署派来警官王善荣等二人来给我做笔录,我单纯地想,向他们报案,我被五心集团非法监禁,但得到得回答是:“沈永梅你不要为难我们小警察,侬也明白,这是政府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大家混口饭吃,这是领导安排我们来的,我们不来就饭碗不保,请侬帮帮忙配合一下吧!”
    
     10月13日戴锦生借找我谈话之际,对我进行流氓行为,用手摸我的胸部。并扬言:“你再去北京上访就打断你的双腿”。
    
     从9月16日——10月29日关押了44天, 从以上这些行为可以看出,这是一起由政府官员操纵的“黑监狱”。
    
    北京在召开十七大党代会提出要“和谐”,我却在被“和谐”关押44天,过着暗无天日,没有人权、人格、和没有尊严的日子, 政府中的腐败官员是人权侵害案件的主要制造者和执行者。
    为此强烈要求还我公道;还我清白;惩治恶警;秉公执法;严惩不法房产开发商罗康瑞;还我家园;让我父母的亡灵得到安宁、安息。
    
    市长韩正、副市长胡延照、沈俊、在任区长期间就是一个打、砸、抢分子的总指挥,只要韩正他在上海一天,我们就不会有出头之日。
    
    请胡主席尽快派工作组到上海来,专项调查此事,我和上海许多市民盼望您将上海问题查清,保护上海市民的诉讼权力,本人强烈要求:罢免韩正市长的职务,将混在共产党队伍中的腐败分子揪出来严惩!
    
    
     中国公民 :沈永梅
    
     2008年 3月5 日
    
    联系电话:1304664339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