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曾节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6日 转载)
作者来信:
您好!贵网站的编辑于今年三月六号将我首发于《自由圣火》上的文章《曾节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转载于博讯自由发稿区新闻栏,同时没有注明“《自由圣火》首发”的字样,见:
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8/03/200803061226.shtml
我虽然欢迎贵网站转发我的文章,但不能不指出:转发他人的文章却不注明首发刊物或出处的做法,是对作者和版权的不尊重。
贵网站的编辑于今年三月六号对拙作不负责任的转载做法,引起了有关刊物负责人对我的误解、损害了我的声誉、并有可能给我带来稿酬被取消的损失,因此,我要求贵网站改正错误,并给我一个答复。
最好告诫博讯各栏目编辑人员,注意这一常识性问题。
敬候回音!
曾节明 于民国九十七年星期五 2008年3月7日晚

博讯解释:自由发稿区的稿件是非博讯人员转发,博讯编辑根据来稿审核发表,基本上无法查找原始出处,除非注明。博讯鼓励、建议供稿的朋友们注意注明出处,除此之外,欢迎指正、补加出处。谢谢理解


首发于《自由圣火》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文章摘要: 明明是专制的政治体制绝不容许表达的自由,《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一文的作者却“柿子挑软的捏”,把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人大、政协代表和现行官员头上,文章借用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的话 ,认为内地官场上形成的假话、空话、套话“新八股”作风,限制了表达的自由。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曾节明,
    
    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对汪洋掀起的“解放思想”热潮一直冷眼旁观的《人民日报》,忽然刊登了《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一文1,一时间又引发了一些人的兴奋揣测:这是不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声?是不是“中国思想自由的春天”就要来临了?一些可怜的人,又开始了联翩的浮想:或者认为“胡温”就要推动全民“和解”了;或者又认为“胡温”要“逮捕江曾”、“解体中共”了云云。
    
    我要这些幻想癖们且慢兴奋,因为《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一文的内容丝毫没有解放思想、解放表达的诚意。
    
    该文以最近召开的广州市“两会”为由头,称赞与会的香港、澳门政协委员敢讲真话,发言时言之有物,批评内地的委员内地委员不敢说真心话,习惯于讲空话套话官话,文章引用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说:内地的委员的假话、空话、套话作风,是“需要摒弃的新八股”。作者唐易水在文中貌似痛心疾首地感慨:
    
    “遗憾的是,现如今,在公开场合,说四平八稳的套话,讲滴水不漏的官话,已经是很多人的“话语逻辑”,渐而演变为人所共知的时弊--官话安全,套话取巧,人们习惯大而化之,甚至到了说套话很正常、听真话不顺耳的地步。这就让人有此忧心:如果我们的表达环境是“讲真话”需倡导,“听真话”成负担,批评遭到排斥,说了错话不被宽容,恐怕观念更新与思想解放,都将流于空谈。”
    
    但是,纵观全文,却没有一个字提及为什么内地的人们不敢讲真话?为什么中国存在一个不敢讲真话、不能听真话的表达环境?同样是中国人的基因,为什么港澳委员敢讲真话,内地委员却不敢说真心话?难道内地的中国人,生来都是骗子、都是伪类?生来就劣人一等?
     对于这些个实质性的问题,这篇貌似开明的文章没有一个字的真话回答,连含蓄的暗示都没有,反倒是又打开套话、空话、假话的官话匣子,说什么:
    
    “改革开放之初,小平同志说,“好的意见不那么敢讲,对坏人坏事不那么敢反对,这种状况不改变,怎么能叫大家解放思想,开动脑筋?”足见解放表达与解放思想的关系。
    
    试想,没有反对“两个凡是”的语言表达,怎么可能有思想解放的汹涌大潮?没有新时期不断涌现的新思想新理论,以及创新的语言表达方式,又怎么可能逐步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试问,由最高掌权者邓小平恩赐的这种“画圈”式“解放表达”算得哪门子“解放”?在思想领域,摘掉毛始皇摘掉的红色恐怖阶级斗争的铁圈,新套上邓皇帝伪共法西斯的紧箍咒,这算“解放思想”、“解放表达”?魏京生不过写了句“警惕新的独裁者”,还没有点邓皇帝的名,就被小平同志关进铁笼十五载,这就是邓小平的“解放表达”!
    
    中共当年打造扼杀表达自由的铁幕专制,是老百姓反对“两个凡是”的勇敢表达能够破除的吗?当年李九莲挺身而出,批评华主席、反对“两个凡是”,结果却被中共惨杀,李女士死得真惨呀,死后还被奸尸割乳!
     不错,邓小平利用重新夺回的权力破除了“两个凡是”,但那是真正的解放思想、解放表达吗?邓皇帝授意的反对“两个凡是”,对中国人来说,这不过是奉旨解放,把思想从毛泽东的束缚中,解放到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唯经济论的新束缚中。反对“两个凡是”的语言表达,真的促成了思想解放、表达解放吗?看看二十多年来强加在中国人思想上的那些越来越多的乱七八糟的套套框框就明白了:马列毛思想--邓小平理论--江贼民“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胡紧套“科学发展观”--XXX学说(?)--......这就是作者所说的“新时期”的“思想解放”、“表达解放”!
    
    《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一边“痛心疾首”地呼吁讲真话,一边却中大讲空话、套话、假话,以空话、套话、假话来证明其观点,这不是忽悠是什么呢?
    
    作者在文中承认:
    
    “语言是思想的“外壳”,没有自由的表达,难有活跃的思想;限制了表达,也就限制了思想。”
     但是,在中国内地的现实社会中,是什么限制了表达?对此问题,作者马上就顾左右而言他了,再也不置一词,连一个擦边球都打不出来了。
    
    明明是专制的政治体制绝不容许表达的自由,《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一文的作者却“柿子挑软的捏”,把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人大、政协代表和现行官员头上,文章借用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的话,认为内地官场上形成的假话、空话、套话“新八股”作风,限制了表达的自由。其实,中共的官员并不生来都是坏人,他们既是专制权力的行使者、也是专制体制的受害者,全中国大陆所有的人大、政协代表和政治局以下的官员完全可以就此质问《人民日报》:
    
    “不错,我们浑身浸染着讲假话、空话、套话“新八股”作风,但这“新八股”作风是自我们才开始的吗?容不得真话,谁讲真话谁倒霉的制度是哪一个党的中央定的?使官员和代表噤声畏言、生怕触碰“政治高压线”的“反右”、文革、反自由化、***、镇压***等运动是哪一个党的中央发动的?在重大问题上搞“人人表态、人人过关”是哪一个党的中央惯例?不经过司法程序剥夺党员人身自由的法外之刑“双规”是哪一个党的中央定的?
    
    无论官民,中国内地人之所以不敢讲真话,完全是中共国专制暴虐的政治体制一手造成的!中国人决非生来就低人一等,中国内地新生婴儿一样纯朴、可爱,决不比香港、澳门的婴儿差,中国人内地人成人的素质之所以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中共难辞其咎!广州市委书记朱小舟对容不得真话的现行政治体制连句隐晦的责备都不敢有,却掉过头来“勇敢”地高调指责中国内地人风气歪、素质差,朱小舟的行为貌似开明“敢言”,实则蛮横混账。
    
    实践证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的奉旨“思想解放”永远解放不了思想,永远把思想解放到设立的囚笼中。
    
    实践证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就没有表达的自由;没有保障新闻、出版自由的新闻、出版的立法就没有新闻、出版自由;没有司法的独立就没有保障新闻、出版自由的立法;没有权力制衡就没有司法的独立;没有三权分立就没有权力的制衡;而没有政治体制的宪政民主变革就没有三权分立。
    
    具体来说,如果中共中央真有诚意解放表达,首先就必须撤销专职封堵表达自由的中宣部、解除党对对媒体的钳制、对互联网的封锁...可是事实恰恰相反,以胡紧套为首的中共中央一边高唱“解放思想”,一边强调“净化网络”、“占领舆论宣传阵地”、钳制媒体、抓捕记者和异议言论者、对互联网封锁过滤变本加厉、不断升级...在对待新闻媒体的理念上,胡紧套至今死抱毛共“喉舌论”,视自由化和“西方式”的三权分立为洪水猛兽。一边高举“解放思想”的幌子,一边抓人、封网、清理上访村“不和谐”群体、大肆逼办暂住证、逼得北京的外地人星夜排长队,以求在自己的祖国“暂住”......
    
    可见,中共根本没有“解放表达”的诚意,秉承中宣部意旨的《人民日报》文章《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丝毫没有思想自由春天气息,不过是胡主席对中国人的再一次忽悠,就像“纪念胡耀邦”的忽悠一样。今年以来,随着通货膨胀的加剧,国内矛盾更加尖锐,中共统治的危机深重,胡主席大概要重演开明大戏,以缓解缓解中共的压力,先把不满的中国大众忽悠过奥运会再说。
    
    
    注1:2008年2月22日人民日报、人民网,作者:唐易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8/3/08)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曾节明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曾节明
  •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隐晦的暴力共产制度/曾节明
  •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曾节明
  •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曾节明
  • 警惕!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曾节明
  •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曾节明
  •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曾节明
  • 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曾节明
  •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曾节明
  •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 驳冼岩/曾节明
  •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曾节明
  • 张国堂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曾节明
  • 中国应该像伊朗借鉴什么?(下)/曾节明
  •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上)/曾节明
  • 只有除掉中共才能组建成熟政党/曾节明
  • 三堆乱麻,一盘死棋/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