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何解放思想,给汪洋提几点建议/三户王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三户王秦
    
     新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先生甫抵广东,屁股尚未坐热,便连珠炮似地大胆放言,声称要在广东掀起新一轮思想解放深化改革的高潮,甚至说不惜杀开一条血路,也要大胆改革,重新夺回广东在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的位置。耐人寻味的是,汪先生还和省长黄华华先生一道,联名发表了一封致广大网友的公开信,希望广大网友给广东的经济建设与社会发展出谋献策,并欢迎网友们随时灌水和拍砖。 (博讯 boxun.com)

    汪先生的这一举动,联想到此前汪先生在重庆市委书记任上,容忍了史上最牛钉子户在其眼皮底下顽强存在了一个多月,最后以妥协的方式达成谅解,而没有如其他党国高官们从来不顾民意,动辄采取高举高打等刚性手段,来对付民间的维权抗争。这一举动,无疑给各地方诸侯示范了以软性怀柔的手段应对民间反抗的先例,也不能不让人对汪先生此次到广东的履新之路,抱有别样的期待。
    紧接着,广东的各路媒体和各级大小官员,都争先恐后在不同场合通过不同渠道,释放有关新一轮思想解放的言论与信号。向以开放著称的《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等广东媒体,连篇累牍地发表了一系列有关思想解放的评论与报道,分别从不同的立场和角度,来论证和阐释新一轮思想解放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为改革开放大造声势,一时搞得风生水起,尉为大观,仿佛两千多年前的那位“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 的叶公先生又投胎转世了。也着实让我等“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升斗小民好好兴奋了一阵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好像但闻雷声不见风雨,刚开了个头便没了下文,则又让人疑窦丛生。在拜读过报纸上一篇篇大言啧啧的长篇大论后发现,无论是官员们嘴里讲的,还是御用文人们笔下写的,尽管舌灿莲花语惊四座,却句句都没法兑现,务虚远远多过务实。他们所津津乐道的思想解放,似乎还停留在争论“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或者是两只脚同时迈?”这样的初级阶段,而有关解放思想的具体而可操作的方案,要么语焉不详,要么则顾左右而言他,让人看不出实行思想解放的诚意。
    作为汪先生治下的一介书生,笔者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在经历了十多年谨小慎微左倾僵化的两任省委书记之后,终于出现了一位有改革意向与胆识的领导人,无疑是广东之幸百姓之福;但在热烈欢迎汪先生的豪言壮语的同时,尤其在夜阑人静之时,又不免心下狐疑:敢情这思想解放,可不能只有口号而无行动啊。私下里和朋友们议论起来,大家先是一阵兴奋,似乎抱有莫大的希望,但再往深究,谁也说不出汪先生葫芦里想卖什么药。乐观的朋友说,估计汪先生是衔了上峰的指令,欲在广东开启一扇新的改革开放的窗口,然后再南风北伐,辐射全国,进而推动新一轮政改。
    明清以降,广东在全国的地位日显重要,故有“湖广熟,天下足”一说。近百年以来的许多重大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事件,包括九十年代第二波改革浪潮的重开和三个代表思想之提出,均发祥于广东,因广东地处珠三角中心,毗邻港澳,得开放风气之先。无论是各级官员,还是普通民众,因了各种经济文化与商业的交流渠道,受港澳和海外的开放思想影响既深且巨,现代意识比较浓烈,而较少教条束缚,因而改革举措相对较少阻力,易于推行。
    不过间中也有朋友耸人听闻地说,千万别上当,保不定又如当年伟大领袖红太阳玩一招“阳谋”来引蛇出洞,好把你们这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一网打尽。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让我在太阳底下连打了好几个冷颤。可怜的中国人啊!
    这几天我在寻思,开放政策一如当年的洋务运动,都已经推行三十年了,无论如何,中国应该不至于重新回到毛伟人独断乾纲那样的噩梦时代吧。当然,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人们的担心疑虑,自有其内在的逻辑性。回首三十年改革开放的艰难历程,古老帝国总是步履蹒跚,改革更是一波三折乍暖还寒。当年几位披肝沥胆首倡改革的风云人物,而今安在哉?他们的命运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可怜中国的独立知识分子总是“虽九死其犹未悔”,伤疤未好痛已早忘。我也正是这样一把贱骨头,位卑却总想把国忧。心想,古来尚有“文死谏,武死战”之志士仁人,难道今人反不及古人之万一?每念及此,我也就不自量力,想冒险一次,给自己的父母官汪洋先生支上几招儿。至于这几招儿是高招还是损招,则请方家品评,要由历史来做结论,得失损益,则罪不在我了。反正我是响应汪先生解放思想的号召,付诸实践了。套用英雄王成的话,解放思想,请从我开始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既然说要发起新一波思想解放,那就应该继承当年胡赵思想解放的经验与成果,也可以参照外邦社会和平转型的经验,既跟历史衔接,也与先进国家接轨。
     何谓解放?顾名思义,解放就是奋力解开套在自己头上的枷锁,还要有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大丈夫舍我其谁的勇气,甩开膀子放开手脚,该干啥干啥,想乍干就乍干,别扭扭捏捏。上升到政治理念,就是各级权力部门向下放权让利。薄徭役,轻赋税,让人民休养生息,也才能激发老百姓的创造力,有如源头活水取之不竭,似油井喷发力大无穷。
     关于解放思想,经历过胡赵时代艰辛改革的人都应该记忆犹存,当年胡耀邦总书记说得最是分明。他在一次会见外国记者的时候说,咱们中国人解放思想,就从脖子开始解放起。那是何等的潇洒自信,举重若轻!今天想来,言犹在耳,栩栩如生。而且胡赵当年是“言必信,行必果”,说到做到,雷厉风行。两位领袖和当时的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先生、乔石先生,率先垂范,带头穿西装系领带,在全国人民面前树起了一道开放的标杆。真的是言传远胜身教,结果很快,全国人民便竞相模仿,于是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年的时间,全国从上到下,从沿海到边疆,新桃换旧符,旧貌变新颜,既往那种沉闷封闭单调的毛式中山装,一一被潇洒开放的西装革履所取代,全国人民的精神面貌与内心世界也为之一新。接下来,思想解放的浪潮便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为近三十年来中国经济与社会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与社会环境。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浪潮,虽几起几落,但还是无人能够阻挡,改革的余脉一直延续到了今日,影响所及,风靡全球。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反复揣摩汪洋先生有关思想解放讲话精神旨趣,慢慢得出一个结论,不知是否属实,尚待观察和验诸实践:汪先生可能真是胡赵改革衣钵的当代传人,属于有历史眼光和政治怀抱却又不尚空谈的领导人,是真心实意欲为广东乃至全国改革复兴大业做实事的政治家,是想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光辉纪录的改革家。基于这样的判断,我于是积极响应汪洋先生解放思想真抓实干的号召,斗胆提出自己经过深思熟虑的建议如下,尚祈望汪洋先生及其他有开放眼光与改革胸怀的政治领导人笑纳。
     一、尽快废除网络封锁这一不得人心又劳民伤财的陈规陋习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有改革的行动和预期的结果,必先开放言论空间,让思想自由驰骋,才能开启民智,赢得民众的信任与支持,也才能聚集民间的智慧和创造力。“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没有沉默的大多数的信任和支持,任何改革措施,都难以推行并取得成功。网络无疑是最具现代意义的公共资源,具有最大的共享性和公平性,是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最快捷、最敏锐、最真实的现代化传媒,是整个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涵盖了经济、政治、文化、商业、娱乐等社会信息并提供全方位交流沟通的载体,也是社会组织、社会单元与社会成员之间、官民之间进行信息交流、情感互动和资源共享的平台,它能整合社会的正面力量,化解各种刚性的矛盾。因而,网络不能被政府或其他利益集团,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或借口,出于私利而强行占有或控制,为自己谋求经济和政治利益服务。要让所有的网民和社会成员能够真正体会到在网上冲浪的乐趣,成为信息交流与情感互动的乐园,让上网的人没有任何压力,能够畅所欲言,自由讨论各种问题,不删贴不锁贴,不追究网上言论。这就从根本上解放了套在网民头上的紧箍咒,才是真正的思想解放。思想是行动的指南,只有思想不受局限,人的创造性才能充分发挥,社会的良性力量才有发挥作用的空间,改革才有动力。当人们的不满和怨气有了宣泄的出路,各种社会矛盾造成的压力有了减压的阀门,社会才能达至我们句句不离口的和谐与繁荣富强,也才有社会的长治久安。
     二、平反冤假错案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一再证明,大量冤假错案的存在,无疑是社会封闭、权力垄断而僵硬、统治集团缺乏自信而采取高压残暴统治的标志。释放所有因言论与和平维权被定谳的良心犯,是迈向开放和解的必经之途。事实上,这一举措,类似当年文革结束之后,胡耀邦先生主持的为地富反坏右平反摘帽,为各种极左路线的受伤害人员与家庭平反昭雪。当时其实也是受到各种阻力与压力,但胡耀邦硬是凭他个人的良知和勇气,带领一帮人,平反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对中华民族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从而既赢得了人民的信任与支持,也获得了自己政治上的资本。尽管这样由统治集团内部主导的平反还留有尾巴,但人民仍然感激并永远铭记他。
    有关冤假错案的名单,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心知肚明的。可以分步骤地先易后难地逐一解决;先解决民愤大的,后解决民愤小的;先解决简单而少有争议的,后解决复杂而争议较大的,当然也需要顾及社会影响和保守势力的强力反弹。这尤其需要耐心与智慧。这方面,胡赵时代留下的政治与精神遗产,足堪借镜。同时,要充分团结和利用各种社会资源,汲取全部炎黄子孙的智慧与能量,真心诚意地欢迎海外的因不同时间不同原因不同背景,发表了各种异议言论,而被迫流亡的各路精英回国发展或献计献策。这样就能重拾民心,鼓舞精神,融合各方资源与力量,朝着中华民族大和解大发展的方向迈进。
     三、筹办一个类似凤凰卫视且相对独立的声讯媒体
    电视媒体也是一个有相当影响力且为普罗大众所喜闻乐见的现代传媒。是集现代科技成果和人类智慧于一身的现代化综合传媒,涵盖了各种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科技、军事、商业、娱乐及其他社会信息的互动平台。
    有比较才有鉴别。二战以来,尤其是东西方冷战结束后,人类社会变得更加文明,也更加开放和多元化,拥有更大的文化包容性,但在价值观念上,又有了更多的认同,经济正逐步走向一体化。受各种发达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信息和价值观的影响,曾经闭关锁国的古老民族终于眼界大开,对各种讯息的识辨能力,对各种文化和艺术的欣赏水平,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逐渐与人类文明主流的价值标准趋同。三十年来,人们早已看够了央视的那几张苦瓜脸,也腻烦了那日复一日如念悼词一般的几个肉喇叭单调刻板的声音,急切盼望出现清新的面孔和亲切的声音,人们不愿再听闻那种扳着面孔拿腔拿调永远代表伟光正来训人的声音与口吻。所以,设在香港的凤凰卫视,尽管有央视九频道之称,但因为有相对宽松的环境和开放的思维与政策,经过短短十年的建设发展,无论是主持人的风格,还是节目的丰富性、真实性、深刻性、观赏性和节目的质量与内涵,都全面超过了包括央视在内的所有大陆媒体,因而很快赢得了大陆多数观众的喜爱与欢迎。央视花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动用了那么多社会资源,尽管节目多多,但搬着脚丫子也数不出一个令人喜欢的节目。什么原因?就是因为其思想僵化,意识落后,模式陈旧。如果广东仿照凤凰卫视的模式,凭借广东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人力与社会资源,一定能够在声讯媒体方面赶上或超越凤凰卫视。
     四、重新开放广州的跑马场
    十五年前,在当时改革派领导人的支持下,广州率先建起了中国第一个大型室外跑马场。马蹄一响,黄金万两。想当年,笔者曾和几位朋友亲临现场观看晚间赛马,那种万人涌动,众马奋蹄,争先恐后,观者云集,欢呼雀跃,声震八方的动人场面,真让每一个身临其境的正常人血脉喷张兴奋不已,也成为当年广州改革开放敢为天下先的重要象征之一。同时也为广州的市政建设和国家财政聚敛了大量的民间与海外资金。可惜这一改革开放的标志性项目,九十年代在极左思想的干扰与压迫下无疾而终,广州从此沉寂了下来,成了一个了无生气只有嘈杂的人群聚集地。致使广州的经济逐渐衰退,大量资金外流。这一结局,既是广州人的伤心事,也是全中国人的悲哀。如果能够顶住各方压力重开跑马场,就会重新唤起广东人的自信与改革精神,同时为各项建设聚集财力与人气,无疑会极大地促进广东的社会开放与经济发展,还能加强粤港澳经济圈的更快发展与良性互动。
     五、将广东地区普遍存在的地下“红灯区”逐渐合法化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外开放和各种商业活动日益繁荣,应运而生了遍布各地的大大小小的地下色情交易场所。事实上,撇开空洞的道德说教不谈,地下性产业的繁盛,也是政府财税的重要来源之一。回顾人类的历史,性产业发达的地方和时代,一定是商业文化和贸易发达的时代与地区,这样的史实毋用赘言。关键是如何管理的问题,可以考虑选在城市边缘或毗邻港澳门的珠海、深圳等地。只要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都应该承认这样的现实,卖淫几乎是与人类社会艰辛发展的苦难历史相伴生,有了人类的聚居,就开始有了性交易。这是人的本能所决定的,与道德没有必然的关联。所以,与其让事实早已存在的色情交易非法进行,且衍生无数黑恶势力对地下性工作从业者的敲诈勒索以至屡发生命惨案,还不如让其合法化,从地下回到地上,从而便于管理并名正言顺地纳税。既有利于各种性传播疾病的控制,对交易双方的身心和利益都有保护的作用。这样的举措,可以缓解各种暴力犯罪的发生率,也能减轻社会就业的压力,还能增加国家的财政来源,于国于民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当然这一举措,可能会引起更大的争议与反对,但既然汪洋先生誓言要杀开一条血路搞改革开放,我想就不要怕别人反对,只要从大的方面来看,于国于民利大于弊,就不妨多尝试。
    我也知道,这后两招儿一定会招致一帮正人君子的口诛笔伐,说我这是不折不扣的阴招儿损招儿。事实上,重开跑马场和将地下性产业合法化,不过是如当年胡赵时代承认个体经营者为合法的私营企业一样,也是国民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让早已遍布社会各个角落的具有草根性与顽强生命力的性产业公开化合法化,也可以吸引大量外资进入广东,这也恰恰是执政党一再声称的实事求是基本精神的体现。
    笔者所陈上述建议非常大胆,甚至胆大包天,可能会受到开明人士的热烈欢迎,也可能受到某些保守人士的担心与忧虑,更可能受到政治辅导员们的白眼乃至围攻与唾骂,那就随它去吧。“闭户高眠辞贺客,任他嗤笑任他嗔。”(陈寅恪甲辰元旦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知我罪我,一任诸君。
    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既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历史的必然,谁看得更高就能走得更远,就能把握历史的机遇,创造历史,造福子孙,也好青史留名。然而非大智慧大胆魄者,不能为也。但愿汪先生是这样大智大勇的人。一个需要巨人也会产生巨人的时代业已来临,就让我们书写历史,留赠后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朦胧记得马克思老人家说过这样的话,我已经表达出来了,我已经获得了灵魂的自由与思想的解放。创造历史,此其时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都》案落幕與廣東思想解放/張華
  • 思想解放,只为焕发创造力/庞忠甲
  • 奧運會與「思想解放」/李大同
  • 中共面临第三次思想解放
  • 第三次思想解放蓄势待发
  • 中共党报再发“皇甫平”文章,谈“新的思想解放”
  • 汪洋欲重現廣東的思想解放運動/張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