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近期出现“文革”和“反右”运动的可能性都不大/王书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5日 来稿)
    近期出现“文革”和“反右”运动的可能性都不大的原因是被当前的的社会主要矛盾所决定的。现在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整个社会贫富不均差距加大;一个是党政官员的腐败导致群众的强烈不满,这两个问题的存在与对其解决,将决定我国今后的社会走向。现在的中国,尚不能说是“两极分化”,只是贫富不均差距加大,原因是富者虽然更富的,却还不能说社会的多数人变得比以前更穷了,但是,贫富不均差距加大这一事实,同样是对社会稳定的严重威胁,党的现行政策,不是向贫困者、向工资性收入者倾斜,而是向财产性收入者倾斜,2006年,工资性收入占国民收入的约 13%,2007年,工资性收入占国民收入的11%,这是一个严重的现实。

    中国的弱势群体包括普通工人、下岗工人、农民工、农村人口,以及收入很低的普通市民,另外还包括个体户和中小企业主,他们之所以成为弱势群体的情形各有不同。2007年物价飞涨,全年全国CPI上涨4﹒8%,一年期乃至三年期的银行存款利息是负值;其中,农村的物价上涨水平高于城市,城市是4﹒5%,而农村是 5﹒4%,与此相反,农村的经济增长与人均收入却低于城市,中国一贯以“剪刀差”的形式城市剥削农村的现实没有改变。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越来越大。

     在这种社会情形下,任何“政治运动”,其矛头,都不可避免地会指向政府部门,指向权力部门,指向富人,因为民众认为,造成他们贫困状况的原因是党的政策向富人倾斜、是富人剥削了他们,是党政官员的腐败,是整个社会的分配不公。民众对这种状况的不满,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作为例证,可以举出每年数以万计的“群体事件”为例。这些群体性事件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弱势群体为了维护自己被损害的正当权益起而反抗,导因很多,比如强制拆迁、强制出卖农民的土地、无理打死人、拒发工资等等。第二个特点是,参加“闹事”的多数人,都是“无利益相关者”,他们不是直接事件的受害人,却起劲地参与闹事,借机发泄自己的不满。更有甚者,一些中小企业的业主,还花钱雇人去冲击政府部门。 (博讯 boxun.com)

    在这种社会条件下,任何掌权人、任何部门想要发动一场政治运动,必将是引火烧身,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当局才把“稳定”作为政治的第一要义。

    现在就先说“第二次文革”之不可能。我国的第一次文革发动,有三个必要条件:1、有一个“神”,他在中国有至高无上的政治地位,他可以直接号令民众做任何事情;2、但是,在他的周围,却形成了一个他自己不能控制的集团,这个集团的头领,被他视为是“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由于这个集团的势力庞大,他已经不能通过正常途径加以清除;3、民众对这个“神”的个人崇拜,已经达到狂热的程度,他们愿意做“神”要他们做的任何事情,其中还有一个要点,就是,民众相信,如果按着“神”的指示去做了,可以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利益。

    现在的中国,完全不具备这三个条件。1、已经没有“神”了,2、尽管在现在的统治集团内部有同样的权力斗争,他们宁愿在其内部通过博弈解决,没有人能够或愿意交给民众去解决,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信心,他们不相信一定会得到民众的支持;3、民众也不再相信“神”了,不肯毫无头脑地跟着跑了,他们首要的是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历次的运动好好地教育了他们。

    所以我说,在目前的中国,没有发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条件。

    对于马宾们想要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的要求,可以非常合理地满足他们:1、把马宾押回沈阳,再关押他五年,如果五年不够,就关押他十年,总可以了。每天要他学习毛主席语录,坐喷气式,早请求、晚汇报;2、他的子女,如果已经从国外学成回国,并且担任了党政要职,或大企业的董事长,就把他们送到专门为他们设立的“五七干校”,进行劳动改造;3、他们的孙子辈,禁止上大学,马上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改天换地”,扎根农村六十年;4、在生活上,如果在北京,一个月半斤油、二斤肉;如果在沈阳,就是每月三两油、半斤肉,其他粮票、布票、工业券,依当时的标准发放。他们可以得其所哉,也不影响别人。

    再说不大可能再来一次“反右斗争”。1957年的右派全称是“资产阶级右派”。最初,毛泽东想要反的,只是民主党派中的头面人物,因为这些人在当时的中国有相当的政治势力,占据着政府的许多要职,只有打倒他们,才能建立起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政府。但是,后来,北京大学发生了“五一九运动”,引发全国性的大字报运动,从根本上危及了共产党在群众中的威信,从而,整个运动就转向对全国的知识分子,这个问题,我近期将专文讨论。

    现在的资产阶级怎么样了呢?现在的资产阶级很了不起,不是作为专政对象,而是作为主要的依靠对象和服务对象。你只要看看,在所有发生劳资纠纷的地方,政府多半都会站在资本家一边去对付工人,就知道了。官商勾结是普遍的现象。

    资产阶级还是共产党拉拢的对象。十六大前江泽民著名的“七一讲话”,认定五类“资产阶级分子”可以入党;十六大上,中国共产党正式宣布自己不再只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而且还是全国人民的先锋队,就是正式宣布自己是“全民党”了。到了十七大,许多资产阶级的党员,堂而皇之地以“党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党代会,这表示,资产阶级是可依靠的政治力量,在这种情形下,还会有“资产阶级右派”吗?还会有反右派运动吗?

    现在在思想战线上,共产党认为应该反的是民主派,因为民主派的主张是对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严重威胁。

    什么是民主派呢?民主派就是主张“多数人控制国家的政治派别”,它有三个特征性的政治主张:一个是言论自由;一个是多党议会制;一个是国家首脑、议会议员的直接选举。这三项主张都是现在共产党无论如何都不肯承认的,承认了,就等于放弃一党专政。其实,毛泽东先生早在1945年就明确地宣布过:“废止一党专政,建立联合政府”,现在民主派的要求,是继承毛泽东思想的结果,反对不得。这个民主派不好定性为哪个阶级的,除了资产阶级要求民主,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又何尝不要求民主呢?

    民主派的主张虽说是波涛汹涌,却还只是“暗流涌动”,在公开的平面媒体和立体媒体上是看不到的,它主要是上网络上,在民间议论上。

    如何批判这个民主派呢?很费脑筋。首先是不能在公开媒体上进行批判,因为,如果要在党所控制的媒体上进行批判,就要把民主派的主张先介绍出来,然后才能有的放矢,可是,这一介绍,就等于替民主派进行了宣传,上述三种要求是那样的合情合理,没准适得其反,反而可能使民主派赢得广大民众的欢迎。这样就不好收场了。反民主的理论是苍白的、无力的、勉强的。如果进行批判,总要多少允许对方有所答辩,这又等于替对方做了宣传。

    那么就在网络上进行批判,可是,网络上的民主势力可以说是压倒性一边倒,反民主派的力量不堪一击。

    怎么办呢?

    有两种办法,一个是在网络上进行封杀;另一个就是对民主派的人进行个体控制,限制他的行动。可是,这两样都存在很大的风险。在网络上进行封杀,在技术上存在困难,比如对我吧,我现在用的是实名,说起话来有所顾忌,可是,如果我的实名受到封杀,我就穿上一套“马甲”,隐姓埋名,反正找不到我,那样一来,我说话将会更加放肆,将无所顾忌。结果与初衷适得其反。至于对人进行控制,就更不可行了,它涉及侵犯人权。在现在的大气候条件下,风险太大。这个方式说起来过于刺激,就不说了。

    所以我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再进行一次“文革”和“反右”运动的都不大可能。民主是现在世界的主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政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必定是一块可笑的遮羞布/王书瑶
  • 王书瑶:就直接选举,向温家宝总理请教十八个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