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截访绝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我窝身于学院书屋之中
    却难得有一张平静的书桌
    世界的风雨与我息息相关
    特别是我苦难的同胞
    命如草芥的劳苦大众
    当我获知华龙与夏凤的遭遇
    我对自己说笔拙也得写出来
    我不能扼杀自己的良知冲动
    写过了明天死去也心安稳
    
    我的眼前是血淋淋的场景
    千里之外的北京京西宾馆
    地下室里一对恋人尸体横陈
    遍体鳞伤的华龙已经闭目
    脸上从血污中透出安适恬静
    他终于不需要被长途追杀了
    妹妹和父亲可在天国重逢
    从此诀别了人世的苦难
    只是他可知道夏凤随他而去
    覆在他身上嘴唇咬着他嘴唇
    华夏一对龙凤恋人绝了命
    天国里的情缘永远不再苦痛
    周围环绕尸体站着什么人
    惨杀这对恋人的刽子手
    他们得到目的了为什么发愣
    特别是那为首的截访吏
    正在强行搬拆着紧抱的恋人
    
    随着一闷棍砸出华龙脑浆
    他如比萨斜塔轰然倒在地上
    夏凤猛地摆脱了抓她的恶棍
    扑过去将变冷的尸体抱紧
    她迅速掏出刀来抵着胸口
    听到父亲皮笑肉不笑地靠近
    她急忙刀一挥又迅速归位
    截访吏笑僵住抓女儿的手缩回
    她看到父亲扭曲的脸如魔鬼
    一次次地追随着苦命的龙凤
    终于在天子脚下索了他们的命
    龙凤警惕四周又看着屏幕
    京城一家信访办内外人头攒动
    夏凤指着屏幕上的名字叫
    华龙拿着序号走向接待台
    突然冲进四个穿制服的人
    扭住他俩的手臂便往外面冲
    他们被捆住毛巾塞住嘴
    夏凤被扔上车看到父亲后
    套上了美军给囚犯带的黑头罩
    
    在父亲和四个打手的惊诧中
    夏凤一只手臂搂着华龙
    将自己的嘴唇咬向华龙的嘴唇
    另一只手将胸口的刀使劲一抵
    她感到胸口发热并且湿润
    感觉好像那次与华龙在北京
    游乐园坐螺旋滑车的眩晕
    那天是他们恋爱的纪念日
    华龙带她在游乐园玩了一天
    他们坐转动木马大观缆车
    在恐怖隧道中缩在他的怀里
    但真实的恐怖还是出现了
    截访鬼们在河岸边鬼鬼祟祟
    他俩只好弃舟逃出了游乐园
    晚上到邻家休息不敢回自租屋
    深夜的上访村窜进几条人影
    冲进屋里才发现扑了个空走了
    却让在邻家窥视的龙凤胆战心惊
    邻家访民只一个老头是东北人
    已在这里上访了十年冤情
    老家截访鬼们刚走京警来了
    推土机将繁荣的上访村推成废墟
    他们只好住进前门巷子招待所
    打听到新的上访村形成又搬过去
    华龙问你为什么跟我流浪吃苦
    她说跟着你进地狱上天堂没商量
    
    血在夏凤胸口汩汩地流淌
    华龙的嘴唇还是那么性感甜香
    那时他们在家乡的大学相识
    形影相伴爱情于教室树林运动场
    华龙给她的初吻出其不意
    绽放了一个纯情处女的花季
    他们设想毕业后一道下乡
    在山村中学培养祖国栋梁
    谁料想他们却永远毕业不了
    多舛的命运将他们逼向了流亡
    华龙在城里打工的妹妹死了
    裸体跳楼分明是受辱灭口
    衙门抢先烧尸体解散宾馆
    但父亲找到女儿的裤头带精斑
    事件变化得叫人应接不暇
    父亲的上告导致自己被杀
    华龙从此开始了去北京上访
    不为父亲和妹妹讨回公道决不罢休
    华龙缺课请假太多被大学开除
    夏凤经过思想斗争后下定决心
    辍学跟着华龙走向天涯海角
    为此她只给家里写了一封解释信
    谁料她的父亲竟是截访吏
    带着四个截访鬼与华夏龙凤作对
    
    我窝身于学院书屋之中
    却难得有一张平静的书桌
    世界的风雨与我息息相关
    特别是我苦难的同胞
    命如草芥的劳苦大众
    当我获知华龙与夏凤的传奇
    除了祝他们天国里幸福
    我控制不住绅士外表痛骂
    对于截访吏鬼人人皆可诛杀
    干这缺德罪孽一行的遭油锅炸
    
    2008-3-4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卖淫女之恋
  • 槟郎:卖淫女抗日——故乡女侠双传
  • 槟郎:青楼对外开放
  • 槟郎:天朝的女人
  • 槟郎:怀念工人女友
  • 槟郎:薄命妾红颜
  • 槟郎:狱墙里的美人花
  • 槟郎:女学生姐姐出家
  • 槟郎:哭悼邻家美眉
  • 槟郎:琼岛舞女
  • 槟郎:京都之恋
  • 槟郎:我的打工妹情人
  • 槟郎:诗人与墓园美少女
  • 槟郎:留给儿子的遗嘱
  • 槟郎:寻物启事
  • 槟郎:故乡不会死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